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二嫂那里水好多 儿子睡赔读妈

“坐好”,琪琛最近好像变得越来越霸道了。

他竟然无视我!?

闷声端坐在位置上。

看唐糖动也不动,期琛只好俯身过去

偶像剧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桥段,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应该就是…

唐糖紧紧闭上双眼,微微撅嘴,等待着王子…

等待许久,嘴唇边仍是温凉,或许琪琛在酝酿吧。

直到听到安全带系上的声音,梦醒时分。

琪琛坐回位置上,单手攥着拳头捂上嘴巴憋笑着,这几天发现唐糖越来越可爱。

双眼叮溜溜的转动,害臊爬上脸颊,微微侧首瞄一眼琪琛,他竟然在偷笑!

又不可以明说自己刚刚的行为,又好气他看笑话,唐糖,你丢脸丢到家了!

“偶像剧都是骗人的,你不要看太多”,琪琛敛住笑容,哭口良心的劝诫,启动车子。

“谁让你长的那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那是我的错咯”

“偶像剧多浪漫,可以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做好多好多喜欢的事情”,唐糖一一细数着在偶像剧里看到的浪漫桥段,琪琛,是她的初恋,所有的一切美好都想要与他分享。

“还包括…刚才?”琪琛意有所指。恰是红绿灯路口。

“我没…”,“唔”,说字还未吐出,嘴唇一片温热,唐糖瞪大了双眼,双手紧张地攥住不敢动弹,琪琛的眉眼在瞳孔中放大,随即,不断缩小,半晌,才缓过神来,用手轻点嘴唇,残存的温度告诉她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是她的初吻。

——————

杨宅。

“爸,昨天和凡大交了手,对方确实准备的很充分,完全没有理由不接受,但我们…”,杨深不解,天宏地产有十几年的成就,应该接大单子的合作,怎么父亲这次要与刚刚起步的凡大合作。

杨老全身心专注着泡茶,制作完最后一道工序,才缓缓开口,“先闻其香再入口”,“茶道也”

随即珉了一口,茶香四溢!

“深啊,凡大虽然刚刚起步,可是现任总裁却是个狠角色”,杨老放下茶杯,娓娓道来,“他一上任,便立即找到我们天宏地产”

靠在沙发上,双腿叠加,双手自然放在腹部位置。

“可是另一个豪都地产也在争取这一个与我们合作的机会,凡大实力比豪都不知差了几倍”

“听说这个莫琪琛刚从国外回来,是个黄金单身汉,青年才俊”,“这次与他们合作的倾城苑,主打面向的就是年轻人,有他这个形象,倾城苑很快就会被大众所知”

“那他凡大也会被大众所知,占据一席之地啊!”

杨老笑里藏刀,“深哪!眼前的利益固然重要,可放长线钓大鱼,才是发财之道”

此次让杨深参与这次合作的就是为了培养他的远见,继承人得成大器。

———————

W城。

这是妈妈的故乡,每年这个时候夏末秋至,都会来陪妈妈。

一跳下公车,往前两条巷子就是老家。

每次走近胡同,都会不自觉放慢脚步,手指轻点微凉的墙壁,凹凸不平的墙面正是时光留下的痕迹。

“阿公好”,巷子头总会有穿着白汗衫,蓝短裤的老人坐在林荫下乘凉,唐糖微笑着打招呼,看着阿公和蔼可亲的模样,亲切感油然而生。

纵使时代变迁,人的习惯却会一直延续。

家门口这把锁头已经有些生锈,唐糖费了些力气才拧开。

每次回来都会静静在家中坐上一坐,盯着墙面上唯一一张妈妈和爸爸的结婚照。

妈妈和爸爸离婚的原因一直没有去问,也不敢去问。

只是自懂事起,就跟着妈妈一起生活,爸爸偶尔也会看我们,但是搬了家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看到这相片,爸爸的模样才不至于在岁月中模糊

还记得小时候,喜欢在家门口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画,经常看到有爸爸抱着孩子一脸宠溺的样子,也不哭也不闹,就拿着树枝画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然后满意的看很久。

或许喜欢画画就是那个时候结下的缘。

老钟表敲下正午12点。

轻轻擦去灰尘,小心翼翼的把相片挂回去,像照片中的人一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半晌,才重新锁上枷锁。

刚刚还有些阳光,现在天空却是灰蒙蒙一片,幸好出门时随手拿了把伞。

隔着玻璃窗,看着正在低头专注修剪花枝的女子,轻唤一声“琴姐”。

约摸40出头的女子朝门口望去,笑容甜美,岁月倒是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来啦”,琴姐起身拿来早已准备好的花束,“修剪好啦,就等你来”

唐糖接过,“谢谢啦”,“那我先去咯”

琴姐人很好,第一次来买花时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聊得不错。来过两次,都是这一天。去年琴姐问过原因,所以这次直接准备好等唐糖来,真是很有心了。

墓地有些远,像往常一样,拦了辆出租车打的过去。

还有些雨丝断断续续下,青山显得更加生机勃勃。

地面有些潮湿,唐糖蹲下身子,手指轻轻摩痧着墓碑上相片中的笑脸。

“妈”,“我来了”,“带着你最爱的小雏菊来看你了”,佯装欢快的声音响起。

“还记得你说,小雏菊是爸爸送过给你的唯一一束花,还是定情信物呢!”,“自那之后,每次路过花店,都会买上一束,回家插在花瓶里”,不争气地泪湿眼眶,有些哽咽,“妈,我想你了”

“对了,妈,你还记得琪琛吗,他回来了”

“要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算是在一起了”

“你很快就会有女婿了,现在你是不是,笑的合不拢嘴啦”,说了这么话,回应自己的只有空山的寂静,不禁埋怨起妈妈,“妈,我说了你都不回我一下,是不是又睡着啦”

将小雏菊放躺在墓碑上,要告别了。

“妈,我明年再来看你”。

走一步回眸一遍,强烈的不舍让唐糖无法干脆的离开。

坐上出租车还有些晃神,直到司机问了三遍到哪,才收回哀思,报出酒店名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