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护士姐姐和我,潇湘院王爷仗打男宠

“也不算完全消失吧。”董宏宇清朗的少年转而艰涩,“绑架的事情,虽然我怀疑是后妈做的,但没有证据,案情一直没有水落石出。”

阿斯蒙蒂斯本不必再理会失去了灭世者身份的董宏宇,但,也许今夜月光太温柔。电话那头娓娓倾诉的少年,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诞生后的那段时光。

那时的天使都在天堂,那时的烦恼忧虑于今而言,不值一提。

阿斯蒙蒂斯突然说:“我帮你。”

已经开始抱怨数学作业太多的董宏宇愣了愣,惊喜地问:“你要帮我做数学作业吗?”

做作业?阿斯蒙蒂斯想起了在天堂被作业支配的恐惧,无情地戳破了他的幻想:“不,我帮你调查绑架案。”

说是调查,其实与勘察现场、询问人证、搜寻物证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直接假定幕后主脑为后妈,然后趁她敷面膜,制造了一场幻境,让她陷入绑架犯掉头勒索她的情境中。

幻境证实,董后妈不仅是主使者,社会背景还很不简单,不但不害怕对方反水,还反过来威胁了一波,很是威风。

阿斯蒙蒂斯将她在幻境中透露的绑匪联系方式发给董宏宇,让他去举报,再让应龙山关注一下案件进展。

被硬拉着在董家偷偷摸摸藏了半天也不知道搞什么鬼的应龙山,终于忍无可忍:“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告诉你,做人是有底线的,我绝对不会和魔鬼做交易!”

阿斯蒙蒂斯低头看了看手表,指针走向很稳定,感慨道:“如果你不是人了呢?”

他的意思是,应龙山变成了灭世者,不能算人类了,但应龙山理解成了威胁,昏花的老眼顿时又凶又红:“我没有关系,但不能殃及我的家人。”

灭世之下,谁能逃生?

阿斯蒙蒂斯摇头:“到那一天,谁都逃不过的。”

这是非要赶尽杀绝,一个都不放过的意思了。应龙山不但老,而且奸巨滑,知道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愤怒,作出屈服的姿态:“你放心,我会交代人做好的。”

阿斯蒙蒂斯虽然意识到他有所误解,却也懒得解释。有了危机感的老应,应该会少打点麻将,多干点实事吧。而且,根据目前的猜测,也许越愤怒,灭世者身份越稳固。

应龙山憋着气,一路微笑到家,吃完晚饭,还若无其事地陪着老婆在花园里兜了一圈才回房。门一关,脸就绷不住了,拿起枕头狠狠地砸床。

应老太太正卸妆,看到梳妆镜里的老头发神经,不屑地说:“多大人了,还玩枕头。”

应龙山不知道阿斯蒙蒂斯藏着多少手段,不敢随意透露他的身份,抱着枕头生了会儿闷气,突然问:“你平时没少在寺庙捐香火钱吧?”

应老太太翻了个白眼:“怎么着?昨天降了你信用卡的额度,你想从这里扣回来?”

“不是,我想问问你认不认识道法高深的高人?能通神御鬼的那种?”

“这种人你不是认识的最多吗?上次一个风水大师生日,你送了个金罗盘,价值一万多块。”应老太太的脑子里装了本电子账簿,能随时翻阅。

话不投机半句多!

老女人!

哼!

应龙山屁股扭了个方向,对着窗户不说话了。

应老太太没理他,去洗了把脸,敷上面膜后,才慢悠悠地问:“你是不是甩不掉这个蒙德斯?”

应龙山猛地回头:“你怎么知道?”

应老太太往摇椅上一躺,抖了抖脚:“几十年夫妻了,你一撅屁股我都知道你今天拉不拉稀……你怎么招惹上人家的,老实交代吧。”

应龙山实在憋不住,先试探着说出身份,见房间内外,一片祥和,又说了出两人相识的过程,也没有任何不祥之兆,终于和盘托出。

应老太太眯着眼睛,老神在在:“这么大的来头,就你我的朋友圈,请谁都是白给。目前看,人还挺正义,你先跟着混着,我找我的小姐妹打听打听。”

房间内仿佛很安静,又仿佛有一首歌在两人的灵魂深处慢慢吟唱:

老夫妻携手白头,多少风雨狂风,我们都一起走过。老夫妻爱河同游,难免趣味相同,想再生多几个小朋友。

……

生小朋友就算了。

应龙山感动地抱住了老伴儿的大腿。

应老太太也摸了摸老伴儿贫瘠的秃脑门。

董立国的案子在舆论的推动下,很快有了进展,由于涉赌金额巨大,提供聚赌场所,确认被刑拘,委托律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被拒绝了。

董后妈这些天也很不好受,自从某天做了个细节清晰的漫长噩梦,人就变得疑神疑鬼起来,总觉得那三个绑匪要谋害哀家,睡眠质量极差,白天还要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救看守所里的失足中年,短短几天,人就老了一轮。

就在她焦头烂额的时候,警察通过董宏宇提供的联系方式,抓住了三名精神同样不太正常的绑匪。

这三名绑匪自从大白天开车碰上悬崖,莫名其妙丢了人质之后,就神神叨叨的,非说被厉鬼缠上了,赖在寺庙里不肯走,被抓之后,那司机还很高兴,一直对着警察说:“同志啊,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赶来。你们身上有正气,压得住鬼。”

警察以为他开玩笑,顺着说:“那你一定要把心里的鬼老老实实地交代出来。”

司机点头如小鸡啄米:“必须的必须的。”

于是,他们落网的第二天,董后妈就被请去喝茶了,这一去,也没再出来。

应龙山一直兢兢业业地盯着董家动向,一得到消息,立刻向阿斯蒙蒂斯汇报。

阿斯蒙蒂斯说:“他们会坐牢吗?”

这事儿应龙山问过自己的律师了:“只要罪名成立,肯定坐牢。”

对一个上万岁高龄的堕天使来说,几年一眨眼就过去,但人类生命有限,这是很严厉的惩罚了。他知道董宏宇多少顾念父子之情,打电话转告时,用了非常传统委婉的方式:“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董宏宇提心吊胆地听完,疑惑地问:“哪个是坏消息?”

阿斯蒙蒂斯:“?”

“和你谈完,我回去又想起很多董立国可恶的事情,真的是罪有应得啊。”

阿斯蒙蒂斯:“……”如果哪天董宏宇又变回了灭世者,他一点都不会奇怪。

眼见着董家大戏即将轰轰烈烈的落幕,黎帕终于带着英国女贵族回来了。

出国了一趟,他精神面貌有了极大改变,为了扮演托尼而刻意营造出来的市侩气已经荡然无存,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不逊于贵族的风度与自信。

名叫海伦的同行女贵族完全沉沦于他的魅力,每过几秒,总要看上一眼。

但黎帕的态度很冷淡,始终保持一米的距离,她一靠近,就会不着痕迹地挪开,只有见到接机的阿斯蒙蒂斯时,才流露出笑意:“我以为要过一个多小时才能见到你。”

阿斯蒙蒂斯说:“你提供了航班抵达的时间,不是为了让我接机吗?”

被揭穿想法的黎帕毫不羞涩地说:“但我不奢求你真的愿意。”

阿斯蒙蒂斯:“……”

总有种……这位天使去英国进修了语言学的错觉。

被晾在一边的应龙山主动寻找存在感:“不介绍一下吗?”

阿斯蒙蒂斯指着黎帕:“我的伙伴。”

黎帕眉眼一弯,人立刻挪到他身边,看上去像是一起来接机的。

应龙山见状,心中暗暗琢磨,地狱派了这么多使者,是不是要搞事情?

阿斯蒙蒂斯又指着海伦,问应龙山:“你不认识她吗?”

应龙山看了一眼就摇头:“不认识。”

黎帕跟着问海伦。

海伦倒是仔细打量了应龙山很久,才苦恼地摇头:“我分辨不出亚洲人的容貌,他们太相似了,我不确定我有没有见过他。当然,你例外。”

黎帕对她的讨好置若罔闻,必要的话说完,又像隐形人一样藏在阿斯蒙蒂斯的身后。阿斯蒙蒂斯狐疑地问应龙山:“你怎么这么笃定不认识?”看的时候也很敷衍。

应龙山冷哼一声:“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我见过,回去一定会写一份详细的报告,我笃定我没写过。”

阿斯蒙蒂斯:“……”

依照应龙山与其夫人这几日的相处来看……答案真实可信。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