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哥哥挺进我子宫,天龙八部婬乱王语嫣

第一次与陌生的人类同住一个屋檐下,阿斯蒙蒂斯本以为要适应一段时间,但事实是,他在躺椅上一躺就睡过了头。

醒来已是傍晚。

鲜艳的花朵沐浴着夕阳,仿佛开启了护眼模式,看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正静静欣赏,手边的手机屏幕无声地亮起。

一接通,就听董宏宇在那头哀嚎:“为什么不接电话?我还以为我手机丢了,你是我做梦给自己编出来的故事!”

阿斯蒙蒂斯说:“手机没有响铃。”

“不可能,我把铃声设置到最大了。你是不是不小心按到了静音键?”董宏宇确定自己送手机之前,把该检查的设置都仔仔细细检查过了。

阿斯蒙蒂斯拿着手机,瞬间消失在卧室内。

客厅里,托尼喜气洋洋地端着刚拌好的沙拉,刚走到卧室门口,笑容就垮了。

……

当阿斯蒙蒂斯拿着重新设置好的手机回到公寓,就看到托尼失落地站在自己房门外。

“找我吗?”他站在托尼的身后。

托尼的精气神肉眼可见的饱满起来,笑眯眯地转身,捧着沙拉献宝:“我做了晚餐,一起吃吧。”

来之前,石飞侠就夸下海口,称中国是美食的地狱——任何人都会被牢牢吸引,不得超生。阿斯蒙蒂斯对美食的追求不像别西卜那么执着,却也有些好奇。

他在餐桌旁坐下,在托尼的目光鼓励下,拿起金色的小叉子舀了口沙拉吃。

托尼坐在对面,期待地问:“好吃吗?”

阿斯蒙蒂斯低头看着与预期不符的、毫无技术含量的酱拌蔬菜水果,不忍打击他的积极性,含蓄地说:“这道菜的口感清爽得很……容易被人接受。”

“你喜欢的话,还可以加点金枪鱼或火腿,沙拉的口感会更加丰富。”

阿斯蒙蒂斯表情凝固:“这道菜叫什么?”

托尼笑容一顿,强行转移话题:“夜宵吃牛排好吗?我在澳洲当地买了两块牛排……呃,当然不是我亲自去了澳洲,这怎么可能。我是说在,网上的……进口商店。或者,我们出去吃?附近也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夜排档,海鲜很新鲜。”

“沙拉”和“莎拉”的英文读音有差异,但中文一模一样。

阿斯蒙蒂斯被勾起了伤心事,顿时失去胃口,婉拒了共进夜宵的提议,擦擦嘴巴就离开公寓……去了董宏宇的酒店——他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

心情澎湃了一天的董宏宇举双手双脚表示欢迎。

克服了对“鬼”的恐惧后,少年人的猎奇心空前旺盛。他拿出白天买的纸钱和火盆,恭恭敬敬地放在窗前,激动地问:“我要怎么烧,妈妈才能收到?”

阿斯蒙蒂斯摇头,戳破他的希望:“地狱不用纸钱。”

“那用什么?真钱行么?哪国货币最好用,我可以去兑换。”

“地狱与人界的货币暂不流通。”

“啊,这样啊。”董宏宇讪讪地低下头,将纸钱放进火盆里,掏出打火机想点燃,又想起这里是酒店,有烟雾报警系统,握打火机的手沮丧地垂落。他怔怔地坐下,忽然叹气,自嘲地挠头:“我妈都能把你请来,肯定在下面混得不错,比我好多了,我能帮上什么啊。”

阿斯蒙蒂斯并不擅长安慰,沉默了会儿,指着他的手机:“昨天手机里大眼睛的小女孩是谁?”

“我手机里哪有大眼睛小女孩!”董宏宇瞪大眼睛,一脸被诬陷的羞愤,“我才不会谈恋爱。”

阿斯蒙蒂斯记得清清楚楚:“她昨天在你的手机里转圈圈。”

董宏宇反应过来,打开手机游戏,翻出其中的一个角色:“是她吗?”

阿斯蒙蒂斯说:“不是这身打扮。”

董宏宇给她换了身皮肤:“这是游戏啦,你要不要玩?我带你上分。”

……

阿斯蒙蒂斯下载游戏的时候想:让灭世者玩物丧志,也算完成任务了吧。

然而——

任务比想象中艰巨得多。

达成十连败成就后,两人默契地退出了游戏,再无初次合作时的张扬。

阿斯蒙蒂斯在十二点前回到了家。

客厅留了盏灯,卧室门上还贴着张纸条,告诉他夜宵在餐桌的食罩里。

没有沙拉,都是绿豆糕、状元糕、千层酥等无需加热就能吃的点心,中间一大碗银耳汤,上面浮着两颗红枣,像一对圆滚滚的眼睛,无声地诉说着无辜。汤碗下压着张粉色小卡片,上面详细描述了每道点心的中英文名,还有食材和烹饪步骤。

他低头的时候,托尼的房门悄悄地打开了条缝,床头小灯橘光柔柔,蓝牙音响乐声幽幽。

有灯光布置和背景音乐的夜宵果然比晚餐美味。

阿斯蒙蒂斯吃完,十连败的郁气也随之消散了。

没酒点心饱。他回到房间,踌躇满志地摆弄手机,半天也没想好怎么让人破产。两只手习惯性地抱肚皮,摸到外袍的兜兜里藏着张硬邦邦的小抄。

石飞侠怕他学得太急,都是短期记忆,所以重点知识用七号字体打印了下来。

字体太小,很费眼,要是几年前,得拿个放大镜才能看清楚。

他原本视力不好,在石飞侠的启发下,地狱研究出视力矫正术,如今两只眼睛都恢复到6.0,看七号字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小抄列举了很多人界用的工具软件,中西都有,但中国的更详细。

董宏宇帮他下载、申请了支付宝和微信,一个付钱,一个聊天,起不了破产的作用。他自己下了淘宝,在搜索里输入“破产”,跳出了很多房产、汽车等资产拍卖的信息。

翻了一遍,没看到董立国。阿斯蒙蒂斯感到很遗憾,如果他能识趣点自己破产就好了。

继续下APP,都没什么用……直到打开晋江。

琳琅满目的“破产小说”大大开拓了他的眼界……且寓教于乐,学习起来一点都不乏味。

阿斯蒙蒂斯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地学习了两天两夜,终于拿着薄薄一张纸的成果出关。

那一天,连阳光都比往日明媚。

托尼适时地端上午餐,还没来得及说早安,盼了两天、见了半分钟的人就无情地消失在了眼前,只留下空气中,一丝淡不可闻的幽香。

放下餐盘,托尼在原地站了会儿,确认对方真走了,顿时散去了面上的轻松,服帖的板寸慢慢伸长,褪去黑色,绽放出金灿灿的光华。

平凡的面容渐渐俊美出挑,眨眼间,古板的黑眸已被海水般剔透的湛蓝所替代。

他看着人去楼空的房间,表情苦恼。

同居了三天,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而进展……无限接近于零。打电话的那次,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触动对方隐藏的内心世界了,又无缘无故的功亏一篑。

好像天生神力却无处可使,令人沮丧。

也许应该尝试一下别西卜的建议,用真实的身份唤醒对方的记忆?但根据以往无数次的经验来看,除了加深对方的厌恶,没什么其他的改变。

自带浅金色小光圈的纯白小信鸽扑腾翅膀,从窗外飞进来,落在他的手心里,肉色的小喙吧嗒吧嗒地啄着手心,像在发送摩斯密码。

接收的人很快就懂了:“他找董宏宇之后,很快去了城北?”

但是,城北有什么呢?

城北有……

董立国的竞争对手。

阿斯蒙蒂斯看了十几本小说以后,总结出三条很有用的经验,要搞垮一个商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天必须凉。

地利,对方刚好倾家荡产买了块能挖出古董的地。

人和,有个能调动亡命之徒的阴险对手。

董立国运气不好,今天才八月中旬,没赶上自然破产的好时候,地皮倒是买了两块,偏巧都是老居民楼改建,阿斯蒙蒂斯亲自考察过,下面别说古董,连虫的出生年月日都很新鲜。幸好竞争对手群庞大,矮子里拔将军,总算拣出一个叫应龙山的阴险大佬。

这位大佬社会关系深厚,背景复杂,口碑奇差,旗下产业投诉率居高不下,坊间还给取了个城北应霸的诨号,可见是个能干坏事的人。

阿斯蒙蒂斯从董宏宇那里得到信息后,如获至宝,第一时间赶到对方公司里。

应龙山年事已高,公司的事早交给了儿子,自己偶尔来公司露个面,还是以会友居多。此时,就和几个老董事躲在小会议室里打麻将。

阿斯蒙蒂斯心头正热,用幻境将几个牌友隔离,自己坐在了对面。

应龙山低着头,咬着烟,还在研究做混一色还是对对胡,踌躇半天打出一张“六条”,一抬头,老伙计们都不见了,对面坐着个一脸不怀好意的陌生青年。

到底见过世面,应龙山拿下嘴里的烟,镇定地往后靠了靠:“你是什么人?老张他们呢?”

阿斯蒙蒂斯说:“我来自地狱,想请你帮个忙。”

应龙山手里的烟头一抖,掉落一撮烟灰。他猛吸了口烟,定了定神问:“什么忙?”

阿斯蒙蒂斯说:“天气太热,董立国可以凉了。”

应龙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