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玉米地里表妹要了我的第一次,啊哦好棒哦用力啊

白竹笙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尤其是看到虚弱无措的小秃猫小猪仔,和知道真相却隐瞒的琉璃岛员工,他就气到胸口闷。

明明有解药,只要及时接受治疗就能健健康康地活下去,却放弃治疗。

明明是活生生的幼崽,却要被当成一次性安抚剂。

白竹笙还记得《兽人星球百科全书》中有关狂躁期的描述,高等雄性兽人的狂躁期半年一次,每次狂躁期发作,只要接受雌性小半天的安抚就能恢复正常。

如果狂躁期没有得到安抚,身体会有一定无法挽回的损伤,当这种伤害积累到某种程度时,最严重的情况是失去理智,变成彻头彻尾的野兽。

基因等级越高的雄性兽人,失控时的破坏力就越大。

联邦每年等待安抚的高等雄性兽人高达数千万,但所有的高等雌性兽人加起来还没超过一万,而且一万个高等雌性兽人中,有过半的雌性已婚。

已婚的高等雌性,他们的配偶无一不是权高位重的大人物。雄性兽人对配偶有极强的占有欲,他们无法容忍任何人染指自己的配偶,他们憎恶和排斥任何觊觎配偶的雄性,让这些雄性同意自己的配偶去安抚别的雄性,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踩过他们的尸体。

高等雌性在结婚前,有义务每个月安抚五位高等雄性兽人。他会在数千位高等雄性兽人中,选择最有好感的几位兽人进行安抚。

每个月安抚太多的雄性兽人,会对生性怯懦的雌性造成过多负担。曾经联邦规定雌性一个月至少要安抚十位雄性,在这样的强度下,有雌性兽人焦虑过度,自杀身亡。

当时舆论一片哗然,为了雌性的身心健康,安抚义务最终改为现在的每月五位雄性兽人。

可对于雄性来说,却这是残忍到极致的概率。

陆震就是一位怎么也轮不到安抚的高等雄性兽人,作为上将,他立下许多军功,攒了很多贡献值。

贡献值对雄性兽人的价值远远高于联邦货币,因为只有花费贡献值,才能申请与雌性见面。

陆震每个月都会交一大笔贡献值,去申请安抚资格,然而每次都会落选。落选理由很简单,雌性不喜欢他的长相。

陆震是一位虎族兽人,他的长相说是可止小儿夜啼也不为过,吊梢眼,高鼻阔口,再加上虎族的兽纹比其他种族更多,大面积的黑色兽纹覆盖在古铜色的脸上,使得这张原本就凶神恶煞的脸更显彪悍。

他的证件照就像穷凶极恶的通缉犯,雌性光是看到他的照片都会受到惊吓。所以这么多年,即使陆震的贡献值很高,却始终无法得到雌性安抚。

就在这一次狂躁期中,他的身体骤然出了大问题,失控情况进一步加强,如果两年内无法得到雌性安抚,他的光明前途就将变成一个笑话。

魁梧的虎族兽人坐在急速行驶的军舰上,玻璃窗倒映出他今天的精心装扮——漆黑军服上挂满功勋章,彰显他的赫赫军功,寸头上戴着粉色兔子耳头箍,据说这个头箍很受雌性幼崽欢迎。

他要去见一位雌性幼崽。

听说那位雌性幼崽是基因药剂的受害者,最多只能活一个月,联邦的意思是,榨干那位雌性幼崽的利用价值,一个月安排三十位处于危险状况的高等雄性兽人接受安抚。

没有庇护的雌性兽人,其实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昨天他决定退役,血狮元帅拦下了他的退役申请。望着越来越近的琉璃岛,陆震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元帅阁下的声音:“你的军功足够兑换‘一日领养权’,如果琉璃岛的那个幼崽能安抚你,我会把解药给你。”

“使用解药后,那个幼崽能多活十几年,不过从此之后他只是一个中等雌性幼崽,你能不能照顾他一辈子。”

没有去想为什么元帅阁下有解药,陆震行了军礼,扯着嗓子吼道:“能!”只要那个幼崽不怕他,愿意和他走。

这次的竞争对手不止陆震一人,足足有二十位高等雄性兽人。陆震的贡献值是最高的,所以他能优先进入琉璃岛,但如果幼崽不想要陆震当监护人,那么就轮到剩下十九位兽人表现。

虽然知道能够抢到这次机会的兽人每个都不简单,可是当陆震在琉璃岛的停车区看到极具标志性的土豪金星舰时,忍不住瞪大眼睛。

佘家?!

在一众高大兽人中,佘璨是耀眼到众星捧月的存在,他身上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威慑力,这是属于基因等级带来的威压,撇开基因威压不谈,他的长相就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金色的卷发如瀑布般垂在两肩,格外醒目的长相好似开到糜烂的玫瑰,轮廓深邃,英挺的鼻子不显女气,他漫不经心地抬起下颌,血眸傲慢又怠倦,像是世间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也许是陆震的目光停留太久,藏在灿烂金发后的一条银色小蛇探出蛇头,对着陆震吐出蛇信。

黄金蟒无毒,而这条被佘璨豢养的小蛇却是全星际赫赫有名的剧毒蛇之一,别看它只有拇指大小,毒液只要沾上一滴,就足以使一个高等兽人失去战斗力。

陆震头皮发紧,下意识后退一步。

那条银色小蛇不屑地瞥了陆震一眼,它慵懒地爬上佘璨的左耳,犹如耳饰缠绕在惨白的耳朵上。

佘璨用指腹温柔地摩挲小蛇,狭长的血眸微微眯了起来,他整张脸都是灰败的颜色,好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唯独眼睛和嘴唇是如血一般的红。

鲜红的唇张开,声音沙哑又轻柔:“别急,那位可爱的小雌性,暂时还不想见我们呢~”

银色小蛇贴着佘璨的耳朵,不满地嘶嘶两声。

“哦?你说小雌性要等的兽人都来齐了?”佘璨缓缓转过头,与银色的小蛇一起看向陆震,将陆震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冰冷、细致地打量了一遍。

肾上腺素极速分泌,紧绷的神经随时都要崩断,一种无法避免的恐惧从后背蔓延开来,这种极致的恐惧,陆震只在元帅阁下失控时感受到过。

这位大名鼎鼎的黄金蟒脸上浮现出嘲弄的神情,声音恶劣又傲慢,“还不滚进去。”

陆震就像被.操控的木偶般僵硬地走进琉璃岛的城堡,那道冰冷残酷的目光一直贴在身后,到城堡的大门关上,强大的压力戛然而止时,陆震的后背不知何时已经被汗水打湿。

这一刻他的大脑才能够迟钝地运转,为什么佘璨要来到这里,佘璨口中的小雌性是他要领养的猫族幼崽吗,乱糟糟的问题在脑海中轮番浮现,然而当他看到大厅中央坐着的黑白团子时,所有的思绪都被剥离,甚至连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

所有狂躁期的痛苦都烟消云散了,他仿佛陷入了某种混沌的状态中,激烈的情绪不动冲击着身体,当实在无处发泄时,这些情绪从包裹着心脏的血管一路升腾而上,化作滚烫的热泪跌落眼眶。

【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雌性!】

白竹笙看到刚进门的傻大个嚎啕大哭着发了这条弹幕。

白竹笙:“???”

这是个湿垃圾,可以扔了。

小秃猫瑟缩着挨着白竹笙身旁,看到陆震即使热泪盈眶依然不失凶狠的长相后,他嘤了一声,弱弱道:“好、好吓人。”

听到小秃猫带着颤音的哭腔,陆震才从这种着了魔的状态脱离出来。他傻愣愣地用手背抹去泪水,后知后觉地发现大号芝麻团子身边挨着一只小号橘团子。

这个猫族幼崽才是他要领养的幼崽。

至于这个过分可爱的熊族幼崽……陆震心脏突然一缩,又是被人注视的压力笼罩住他,这次的压力甚至比刚才更加可怕,一滴冷汗从额前浮现,他全身肌肉紧绷,僵硬地看向压力来源处——

一个灰发遮眼的兽人。

他站在镂空屏风后,斑驳的光影落在苍白得犹如雕塑的脸上,好似最忠诚的骑士,守护着最重要的宝物。

这一瞬间,陆震突然明白了佘璨口中的雌性是谁……一个,他不能染指的存在。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