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我们班的男生都强过我,公车上好湿好紧

上一世,一直到最后,陈学的家人都没有站出来说过一句话。穆辞宿假想过很多可能,要么是家里没人了,要么是被打压得太狠,没法站出来。

可当陈学的奶奶哭着拉住他的手的时候,穆辞宿顿时什么都懂了。

不是放弃,而是现实不允许。

和乔西一样,陈学也是山村里走出来的孩子。可和乔西不同的时候,陈学的父母很早就因为意外过世。而等陈学走后,陈家就只剩下陈学的爷爷和奶奶这两个年过八十的老人。

他们不是不想求助,更不是对陈学的死无动于衷,而是因为上一世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陈学在死前都经历了什么!

只能说学校里还有那么一些良心未泯的人。

这一次,穆辞宿打官司的事儿闹得很大,眼看着有赢得希望,所以在一审开庭后,有人偷着把这件事告诉了陈学的奶奶。

老太太在听说后立刻出发,千里迢迢从老家过来,就一件事,找到穆辞宿为给自己的孙子求个公道。

“我,我已经是半截身子埋在土里的人了,眼瞅着就要去找他了。好歹到了地下,我得对娃子和娃子他爹有个交代啊!”

“您别急,慢慢说。”陈学奶奶情绪激动,穆辞宿赶紧先把人带到楼上的房间里,让两位老人坐下喝口水,在慢慢说。

“我知道您现在心情比较激动,所以我一点一点帮您梳理,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帮您的好吗?”

“行!你问吧,我来说。”陈学爷爷还比较冷静。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

“是别人告诉我们的。我们村子里还有一个娃子也在省城上学,见过我家娃子最后一面。他说他死的可能冤枉。”

“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娃子走了六七天了,我们才收到通知。娃子所有的东西都被收走了。我们到的时候,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啊!”

“不对,这不符合办案流程!”

“什么办案流程?就没有人报案啊!说我娃是自杀的。”

“那法医鉴定报告呢?”

“那是啥子?”陈学爷爷和奶奶对视一眼,都一头雾水。陈学奶奶颤颤巍巍的把怀里紧紧抱着的书包交到穆辞宿手里,“这是娃子留下的最后的东西,您看有没有什么用处?”

“我们听人家说了,前面那几个都是被欺负的,能不能替我看看,我家是不是也……”

老太太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我……我真的不相信啊!陈学是特别好的一孩子,特别孝顺,出门在外生怕我和他爷爷担心,从来都是笑着回来。以前农忙的时候,坐在地头一边背课文一边帮我干活。后来去了省城,有钱都寄回来。”

“他得了特别多的奖状,给你看。”

老太太将书包打开,把里面报纸包着的奖状拿出来让穆辞宿看。

从小学开始,主要是数学为主,县级的、市级的、省级的、全国级别的……穆辞宿大致翻了一遍,几乎能够梳理出来陈学堪称学霸的一路。

可纵使他再优秀,也到底没有什么下文了。

“娃子之前说过,再难也要把书念出来,还说以后挣了钱就把我们老两口接到城里去。他不会自杀的。十多年前,他亲眼看见我和他爷爷送走他爸妈……娃子最孝顺了,绝对舍不得再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陈学奶奶哭着哭着就坐不住了。

穆辞宿赶紧扶着她在床上靠着,让她冷静下来,“奶奶您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给您一个交代。”

“就,就靠你了。”

“嗯。”

穆辞宿点头答应,然后他先把老两口安排好了,接着带走了陈学的遗物,打算找出能够并案的理由。

不过即便如此,陈学留下的信息还是太少了。最后穆辞宿还是给陆萧打了电话,约在了乔西家见面。

毕竟陈学的受害顺序是在陆萧之后,乔西之前。穆辞宿认为,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联系。

等穆辞宿到了乔家的时候,陆萧已经提前到了。

三人一起检查了陈学的遗物。不知道是不是被清理过的缘故,里面除了一些日常的练习本,就只剩下一张歪歪扭扭的遗书。

“奶奶,对不起。”陆萧念出来,然后就愣住了。

“你也觉得不对?”穆辞宿问他。

“嗯,这个字迹看起来像是陈学的,可我总觉得说不出来的古怪。”

陆萧之前听说过陈学这个人。  

他和乔西还不一样。乔西是个女孩,爸妈宠爱长大,某些方面会更脆弱些,况且于美倩干的那些事儿,对于女孩子来说,比一刀一刀凌迟她还要残忍。但是陈学不是,陈学当家早,性格坚韧,也足够隐忍。而且陈学守着爷爷奶奶,按理说就是像尹言那样疯了也未必会死。

“我怀疑是谋杀。不过要等笔迹鉴定出来。”和陆萧的想法一样,而且穆辞宿总觉得没有报警,不让家里人见最后一面,学校签字火化,以及收走陈学大部分遗物这些举动都太诡异了。

因为按照正常流程,即便是自杀,也要先报警,经过法医鉴定,同时通知家属,有家属签字火化。而且所有遗物应该全部转交,这种种疑点,都说明了陈学的死,可能并不简单。

而就在这时,乔西突然出声打断了穆辞宿的思路,“穆哥,你看这是什么?”

穆辞宿顺势看去,原来乔西在数学书封面的夹层里发现了一张奇怪算式的草稿纸。

有点像是什么微积分?

穆辞宿这方面学的少,陆萧显然也不会。倒是乔西琢磨了一会,突然拿笔算了起来。

“你会?”陆萧很惊讶,这题目明显不是高中范畴。

“嗯。我是奥数特长生啊!”乔西的回复十分自然。她一边算一边给穆辞宿还有陆萧解释,“这种命题看起来很复杂其实是一种数学游戏。”

“什么方面的游戏?”

“是外国一个老师给学生留下的遗产。能够解出来,就能够打开一个银行保险箱的密码。”

“保险箱里有什么?”穆辞宿也好奇。

“是他们老师对数学真理毕生的研究结果。”乔西嘴上说,手里却很快。“算出来了,是这八个数字。”

“不过有什么用呢?”乔西十分迷茫。之前她看陈学把这张纸藏得隐秘,还以为有什么线索,现在看又似乎不能说明什么。

可穆辞宿的心里却陡然生出一种想法。

“真理……遗言……”联想乔西方才说的那个典故,穆辞宿拿出手机,打开通讯软件,输入那八个数字进行群查找。

五秒钟后,出来一个群——替天行道。

群成员12个,包括群主在内,全都没有姓名隐藏。然而陆萧的脸色却骤然改变,“穆哥!就是这个群!这就是屠戮榜那个群!”

乔西听到也凑过来看,紧接着她也呆住了。

“我,我知道这个群主。”

“你知道?”

“嗯。”乔西点头,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抖。“不可能啊,怎么会是余生学长?他……他和于美倩竟然是一起的吗?”

乔西之前和穆辞宿说过,学校里那些特权阶级如果还有好人可能就是这个余生学长。

之前于美倩欺负乔西,余生看见了都会阻止。甚至有两次,他还主动把乔西从矛盾圈子里带走。所以乔西非常感激他。

“余生学长是我们奥数小组现在的组长。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好人。”乔西根本不敢相信,可陆萧却因此想到了一些事。

“等等,你说这个余生也是奥数的?”

“对啊!”

“怪不得呢!”陆萧冷笑,“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因为一直以来,所有受害人都是男生,只有你一个女孩。现在倒是明白了。”

“就是这个余生在搞鬼了!”

“没错。”穆辞宿也提到了一个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之前在S市,陆萧和我提过屠戮榜,还有这个群,当时说是每个年级有三个,一共十二个,我那时候就在想,那剩下的三个人又是谁?”

“现在看来,多半是往届毕业生!”

穆辞宿说完,立刻打电话找人查了这三个人的去向,终于将真相彻底还原。

谁能想到,这场校园暴力的开始,竟然是因为嫉妒。

国际学校里百分之九十五的学生都是家境优良的富二代。

这年头,富一代好做,富二代难守。所以那些小有资产的家庭教育孩子都十分严厉,从小就开始的精英教育。因此从某种角度来说,国际学校里的这些孩子本身就是极为优秀的。

但是有些时候,天赋这两个字却是没有办法比的。总有一些人是老天爷赏饭吃。

例如这三个往届毕业生就遇见了这种尴尬的情况。同年的三个特招抢走了他们的全部风头。

于是,他们决定开始报复。认为这种特招进来的学生就是破坏学校的规则和秩序。

尹宁被选为报复对象,是因为他是赢过了群主的女朋友拿到的国际少年油画大赛的优胜。而陆萧是因为和群主争夺国家少年队入队资格。

至于陈学和乔西,恐怕就是因为他们在数学上的天赋。

细节点就在于,陈学和乔西是在余生成为群主之后被选定的。

余生只是在排除异己,就为了半年之后的国际高中数学竞赛!

“太可怕了这个人。他们疯了吗?”

乔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都听到了什么。

然而穆辞宿却有另外一种想法。“乔乔,如果他们的目的是这样的话,那会不会在你们之前其他受害人的情况也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说……”

“你们高中不是每年有因为不适应教学进度而转走的?”

“对。”

“他们会不会也遇见了同样的情况?”

“穆哥你打算做什么?”

“我想把国际高中也同样列入被告席!”穆辞宿眯起眼,校园暴力已经成为习惯,优等生之间的竞争全靠不择手段。然而老师、主任、校长、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漠不关心,只想着像割韭菜一样收割他们最后奉上的荣耀。

这种学校,这种畸形的教育方式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当天晚上,穆辞宿先去找了尹家兄弟,询问他们当初遭受校园霸凌时的细节,然后第二天一早,穆辞宿就联系了法庭。

他申请举证期延长,并且要求聊天软件方配合提供相关证据。同时他把那个群号交给了法官。

这是刑事自诉案件和民事案件最大的不同。刑事自诉案件如果需要,并且有证据证明是案件相关,在确定立案后,可以通过法院来申请配合调查。

穆辞宿现在要做的,就是强行调出这帮人的聊天记录。

他要把他们的罪名统统挖出来。不仅是乔西他们四个,而是从有这个群开始到现在的所有受害人,统统挖出来。

而此时于美倩一家也同样充满担忧。至于屠戮榜的群里也难得不是因为如何欺负别人而变得活跃。

没错,在穆辞宿的穷追不舍下,他们终于开始感到害怕了。

“你们说,要是真的被抓了怎么办?”于美倩十分想哭。乔西能走到这一步是她没有想到的。她昨天晚上偷听到父母的谈话,说如果实在不行,就要让她去给乔西认错了。

因为她的履历表上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相关的罪名。

然而一直没说话的余生却开口了,“每次遇见这种事儿,都是要给钱给钱给钱。我挺好奇,别人怎么看。”

于美倩一开始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回去和家里父母说了之后,于美倩的父亲却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当天下午,于家律师又一次试图和乔家人商议和解的事儿。可这一次,他并不是找到乔西,而是直接去了工地,找到了工地上,正在干活的乔西的父亲。

并且,这位于家的律师站在乔西父亲面前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给你多少钱你能答应撤诉?”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