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霸道总裁车内h,校长大人不要了

配汉服的鞋子忘了买,不是什么大事,宋星野嚎了几句发泄了一下心情,就犯困得不行:「寒哥早点睡,晚安。」

司寒正在想事情,过了良久回了句:「晚安。」

然后摩挲着手里的手机,在椅子上静静坐了一会儿。

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起身出门。

趁着夜色,他丝毫不顾掩饰浑身的匆忙,走到和宋星野逛过的那条街,看到还没有关门就松了一口气。

配汉服的男式鞋子,摆着满满的一排,颜色和图案也太多了,司寒一眼看过去,看中一双白色的鞋子,鞋面上绣着银色的花纹。

他拿下来摸了摸,指腹传来丝滑的触感,顿时感觉耳朵一热,因为想起了宋星野的尾巴。

上次一起泡温泉的时候,司寒无意中触摸过几次那条尾巴……触感就跟,有温度有弹性的宝石一样。

第二天早上还蒙蒙亮,小宋正在梦里发财,手机在耳边嗡嗡地狂叫。

他寻思着,自个昨晚睡得时候也没调闹钟。

拿起来一看,司寒。

“寒哥?”宋星野的声音慵懒迷糊中带着疑惑。

司寒:“开门。”

“你在门外?”宋星野一下子蹦跶了起来,以一个下半~身失踪的造型出去开门:“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一打开门,司寒就看见宋星野消失的下半~身,并且没穿鞋,白皙的脚掌直接踩在客栈无数人踩过的棕色地板上,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进去穿鞋吧。”

男人的口吻淡淡的,似乎只是顺口提醒。

“嗯,早上确实有点冷。”宋星野不舒服地踮着脚,有点滑稽地跑回床上。

怎么说呢,宋星野用手握着自己脆弱的脚,变成人鱼之后打赤脚难受死了,踩到稍微硬一点的东西就疼。

“你的袜子在哪里?”司寒在他的房间四处看了看,打开一半的行李箱可怜兮兮待在角落。

司寒找到袜子和舒缓剂,加上他自己手里的那双鞋,三样东西,放到宋星野床边就退后。

宋星野不解地看着他,但是心神全被那个鞋盒吸引住了:“鞋?”

一打开可不就是一双鞋吗?

白底银纹,美得炸裂!

啊啊啊啊!

这双鞋配汉服妥妥的美腻。

看他这么激动,司寒嘴角勾了勾,心里也挺高兴的:“试一试。”

“行。”宋星野抱着鞋狠亲了两口,然后穿上袜子,把鞋套到脚上,刚刚好,两只穿上下来一走,也舒服。

“谢谢寒哥。”宋星野笑弯了眼,露出一口阳光的小白牙,看得司寒微出神。

“你什么时候买的?”宋星野喜欢得来回走动,身上散发的味道让司寒下意识地退后几步。

“昨晚。”司寒靠在不能在后退的柜子上说:“那我先走了,你出门记得喷上舒缓剂。”

他走了,宋星野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今天早上出门,宋星野一身风流公子打扮,骚得路人频频注目。

司路一脸嫉妒:“我也要穿汉服!”

秦少凡支持:“小路我给你买。”

司路嗯嗯点头,想说好啊,但是马上想到什么:“宋星野,汉服贵吗?”

宋星野:“汉服三千,鞋子应该也要大几百。”说完看了眼司寒,眼中带着询问的意味。

“不用大几百。”司寒步履沉稳地走在他们身边,气质看起来像个来视察市场的,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过他总是冷着脸,长得再高挑再好看,也没有人敢上前打他的主意。

“那我不要凡哥买了。”司路抱着秦少凡的手臂:“等凡哥工作以后再给我买。”

秦少凡一脸温柔:“3000可以买很多料子,小路我给你做几套,一定比店子做得更好看。”

司路笑着点头:“嗯嗯。”

宋星野看看恩爱的小两口,下一秒无意识地转头看司寒。

对方冷峻的侧脸,好看得像是电影里的明星。

逗留在古城的时间就是两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向最后一站海边出发。

这就意味着在海边第二天看完日出,他们就要赶飞机回A市。

这趟难得的旅行也将圆满结束。

晚饭商量行程的时候,众人的情绪都是不舍的,连一向最爱和宋星野拌嘴的司路,也不和宋星野吵架了。

“明天要早起看日出,你和凡哥少打游戏,早点睡觉。”司路不愧是感情细腻的人鱼,连宋星野都看出他舍不得结束旅行。

“暑假还没结束呢。”宋星野敲敲他面前的碗:“回到A市还不是说出来就出来吗?”

“是啊。”秦少凡摸摸司路的头:“你男朋友二十四小时听候差遣。”

宋星野:“是的,不是我吹,搭个帐篷在你家楼下陪你这种事凡哥分分钟都做得出来。”

司路:“切!”

但好歹是笑了。

“虽然这次是出来玩,”司寒的声音突然响起,低低沉沉的,像极了在会议上发言的调调,听得三小只头皮发麻,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但是一趟旅行的目的除了娱乐,更应该有思想上的收获,所以你们每人写一篇旅行感悟。”

宋星野:“什么?”

秦少凡:“什么?”

司路:“什么?”

三个人异口同声,震他妈惊了。

难得暑假出来旅行一次,还要写旅行感悟!

“嗯,就这么说定了,”司寒不紧不慢地搅拌了一下加了方糖的红茶,端起来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不用感觉不平衡,我也会写。”

三小只:“!!!”

这他妈是平不平衡的问题吗!

显然不是。

只能说司寒积威甚重,哪怕他们不满也没人敢哔哔。

即将结束旅行那点子不舍,瞬间被突如其来的作业给闹没了,三个人在四人群的基础上,马上拉了一个三人群。

司路:「我哥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秦少凡:「寒哥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宋星野:「寒哥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这一天晚上四人群安安静静,智商完爆弟弟们的司寒抬了抬眼皮,在四人群发了一条:「有什么在这里说,不用建小群。」

宋星野:「谁建小群了?司路,凡哥,你俩建小群了?」

司路:「我和凡哥建小群不是很正常吗?」

秦少凡:「哟,这个点了,睡觉睡觉。」

早上集合,司寒在安静昏暗走廊里遇到宋星野,走近才发现宋星野靠在墙壁上打瞌睡,一副根本没睡醒的样子。

司寒凑近些许,在宋星野耳朵边小声:“真的没建小群?”

“……”宋星野一个激灵醒过来,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但那时身边已经没人了,司寒站在他一臂之遥,甚至更远的地方。

“下去了。”对方转身下楼,带起一阵微风。

丢脸小宋擦擦嘴角,背着包跟了上去。

大家都没吃什么就上了车,这时宋星野的背包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取下来拉开拉链,把零食分给前面的小两口,剩下的问司寒:“寒哥你要吃什么?”

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司寒想想又咽了下去,说了句:“都行。”

“那你吃这个。”宋星野立刻把自己喜欢的一包塞给司寒:“奶香小饼干,人鱼形状,一口一条嘎嘣脆。”

说着还帮忙撕开了包装袋,拿出一条扔嘴里,的确是一口一条嘎嘣脆了。

“谢谢。”司寒接过魔性的小饼干,努力了半天,终于捏着一条……放进嘴里,自然吃不出宋星野那种嘎嘣脆的效果。

隔壁:“你的怎么不脆?”

司寒:“……”

当光芒从海平面上升起时,天与海的界线在人们眼前慢慢分开。

“好美啊。”他们下意识地张开了双手,面朝大海和阳光,迎着海风的吹拂,看完了整个壮丽而神奇的日出过程。

秦少凡早已和司路拥抱在了一起,享受着这短暂又美好的一刻。

好感动啊。

宋星野自己傻乎乎地张着手臂,司寒在旁边站着,伫立在礁石上的清隽身影,似乎与美丽的风景融为一体。

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看完日出他们就要走了,回去吃完早餐,拖着行李踏上回A市的路途。

今天起得太早,小年轻上了车就开始睡觉。

司寒看他们都睡了,自己就算有点困也得坚持着,喝了口保温杯的里的茶,戴上耳机听音乐。

期间宋星野醒了过来,一脸难受地看着司寒,脸色通红,并且欲言又止。

司寒看得心里一咯噔,沉声询问:“宋星野,怎么了?”

不会是……

“我尿急。”宋星野憋着脸,动了动腿:“妈的,早上喝了两罐奶茶。”

司寒:“……”

司寒吐了口气,把脸撇开,无能为力地继续听音乐。

憋得难受的小宋,瞅了眼冷酷无情的男人,只好咬牙憋着。

一到机场,宋星野把行李托付给秦少凡,就一溜烟地跑去了找洗手间。

司寒看着他的背影,皱着眉跟身边的人说:“我去看看他。”然后就快步地跟了上去,有一段甚至小跑起来。

司路从没见过他哥这么急的样子。

“宋星野真是不靠谱,这么大了还让人担心。”

“也不是吧。”秦少凡的心大程度跟A城其他三帅是一样一样的:“我野哥关键时候蛮靠谱的,平时只是为了活跃气氛才扮傻。”

司路翻白眼,宋星野明明是真傻。

机场洗手间,宋星野进来发现全满了,他弓着身在走道上等待,一脸想死。

“等不及就去女厕所。”司寒进来看到他这样,说了句:“你是人鱼没关系。”

宋星野咬牙:“你试过吗?”

“我又不是人鱼。”司寒说,回他一个怪异的眼神。

“啥……”这时一个门开了,宋星野顾不了那么多,赶紧先进去放水。

等他终于不再煎熬的时候,脑子里响起司寒刚才的那一声,我又不是人鱼。

宋星野:“?”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