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公车上 轮流进入,老公轻一点啊

和媛倒是听说过,“是我们学校三年级的,她长得很漂亮,男生们都喜欢她,对了,”和媛想起什么,满脸羡慕地说,“咱们开学时在讲台上做主持的就是她……唔,你是最近才来的,可能没见过她,咱们学校好多同学都喜欢她呢,还叫她校花。”校花是大学生从更大的学生那里学来的。

“是这样啊。”温阮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后桌好几天没和她们讲话的龚敬豪有点忍不住,想和她们聊天,可是又拉不下面子,那天他可是说过以后都不和她们玩了的,鼻子里哼了一声。

和媛回头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哼什么哼。”

龚敬豪撇撇嘴,说道:“你们根本就不懂,那怪物……”他脱口而出,立刻看到温阮阮拿起崭新的课本,赶紧抱住头喊道,“我不喊他怪物了,你别打我。”

温阮阮想了想,点头放下书,“那好吧。”

她完全就是,只要你不说他是怪物,我们就是朋友的态度,龚敬豪那叫一个郁闷,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就那么喜欢那个……那个转学生。

龚敬豪趴在桌上和她们头碰头继续八卦道:“听说昨天李初南在学校外面和转学生搭话了,校花长得多好看呀,学习又好,还是中队长,转学生肯定喜欢她,不过他也不看看自己的条件,人家李初南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

他说得信誓旦旦,好像他亲眼瞧见步豪对那个李初南表白过似的。

温阮阮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两人在学校外面说过几句话,步豪就要喜欢李初南了,那她们和龚敬豪也说过好多话啊。

不过她没再问,她瞧了瞧低着头沉默地坐在教室最后角落里的步横,心里还是那个想法,想去找他说话。

教室最后桌,因为有人从外面跑进来叫了一声老师来了,谢以权又踹了步横的桌子一脚,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小学生其实并不懂什么男女之情,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只是觉得这种事件这个词特别新奇,拿在嘴上说给不懂的同龄人听,就能享受到其他同学好奇或者崇拜的表情。

于是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年级甚至是整个学校,全校的人都知道一年级二班那个丑八怪怪物竟然喜欢李初南,好些人还特意跑来看步横到底有多丑,去公园看猴儿似的。

温阮阮心里担心极了,她隐约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却不知该怎么阻止。她只知道步横不是猴,被人这样围观心里一定很难过。

下课后,有人在教室门口找她。温阮阮抬起头,看到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女孩站在门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温阮阮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有点害怕。

虽然有点害怕,温阮阮还是起身走了过去,“表、表姐。”

宋思雅看到这个畏畏缩缩的小表妹满脸不耐烦,两人的母亲是亲姐妹,但是温阮阮的母亲杭若兰,也就是她小姨,嫁给了有钱人家,常年不回家,所以两人的外婆几乎都是她母亲在照看的,她小姨倒好,不管外婆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女儿留在外婆照顾,宋思雅讨厌她很久了。

“我告诉你,温阮阮,”宋思雅不客气地用手指戳着她的头,温阮阮人小个子矮,被她不客气的手指推得后退一步,差点跌倒,宋思雅也不管她,自顾自地说道,“你在学校别给我惹麻烦,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告诉你妈,让她打你。”

温阮阮本来看到她就有点害怕,听她这样一说更加紧张了,求饶道:“表姐求你别告诉妈妈。”温阮阮从小没有感受过母爱,这段时间杭若兰对她好极了,温阮阮贪恋这份温柔,生怕表姐在妈妈面前说自己坏话,妈妈就不喜欢她了。

“看你表现了。”宋思雅哼了一声,趾高气昂地转身,结果差点和一个男生撞到。

那男生和她相撞时下意识偏过头,宋思雅看见他漂亮好看的侧脸,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步、步横!”温阮阮也惊了一下,这个她仿佛叫过很多遍的名字脱口而出。

步横目光扫过她的脸,微微顿了一下绕过两人进了教室。

宋思雅没有瞧见他另外半张脸,温阮阮见她脸上的不耐烦不见了,脸颊变得粉红粉红的,有点茫然。

步横在学校仍然没有什么朋友,而且因为他惹到了谢以权,谢以权放话谁敢跟他玩就揍谁,才六七岁的小学生们当然害怕,更加没有人再和他玩了。

这天下午是体育课,小学生的体育活动不多,尤其是一年纪的学生,多数都是用来娱乐的。

体育老师脾气挺好的,就让大家围成一个圈,跟身边要好的朋友牵在一起跳舞唱歌。

二班一共有46个学生,两两成对,数量正好。

和媛自然想和温阮阮手牵手,但是温阮阮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步横,她转过头去,果然,步横又一次被孤立在了一旁。

体育老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关于步横这个学生,他刚来学校那天还发生过一件事,学校一个老师,在无意中看到他的脸以后,没有控制住情绪,一下子尖叫了起来,这件事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会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不用多说了,校长当时就把那个老师批评了一顿,这才有了后来将他送去二班的事。那个老师教的是一班。

“那么,有哪个小朋友愿意和步横牵手做朋友呢?”体育老师鼓励地看着班里的其他学生。

几乎所有学生在老师看向自己时,都低下头避开了她的视线。以谢以权为主的那几个男生笑得非常得意,甚至嚣张地当着老师的面说:“谁想和一个怪物牵手啊,谁知道他那是不是什么怪病,别被他传染了。”

步横垂在身侧的拳头捏得死紧,闷着头一声未吭。

“谢以权!”体育老师本就同情步横的遭遇,对谢以权这个问题学生非常不满,气愤地说,“向他道歉!”

谢以权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撇着嘴笑嘻嘻说:“对不起咯。”一点也没有真心想道歉的样子。

集体的排斥行为,让步横幼小的身影看起来更加孤独凄凉。体育老师瞧着心里也挺难受的,知道像谢以权这样的学生说也是白说,正想自己走过去牵住他,忽然,靠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姑娘紧张地举着小手,“老师,我、我……”

她的声音怯怯的,但在只有他们班级所在的操场上非常的清楚。

体育老师赶紧温柔地问她,“怎么了小朋友?是不是想上厕所啊?”

温阮阮从小就是个中规中矩的普通学生,突然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出头让她紧张得都快要喘不过来气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老师,我、我想和他做朋友。”

体育老师显然非常意外,班上其他同学都惊呆了,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她。她竟然要和那个怪物牵手!她到底怎么想的啊!

和媛也很不解,摇了摇和她牵着的手,“阮阮,你不和我玩了吗?”

“要的,”温阮阮赶紧向她解释,“但是今天我想先和他玩,好吗?”她很紧张地望着她,虽然她一直都想和步横说话,但和媛对于她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朋友。

和媛这个小姑娘倒是很好说话,点点头说:“那好吧,阮阮你去找他玩吧,我们下次再一起玩。”

不止是其他人很意外,步横也一样非常意外,他甚至猜过那个女孩是不是像谢以权那样,只是想戏弄羞辱他。但是他看到那个女孩的瞬间,这个怀疑,忽然就烟消云散了。

小女娃扎着两个又长又黑的小辫子,大眼睛圆溜溜的,怯怯地望着他,走到他面前紧张地问:“我、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

步横恍惚间,忆起多年前,阮姐姐忽然降临他灰暗的世界,将被人压在地上殴打的他抱起来,紧张地问:“宝宝,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步横没有回答,温阮阮紧张极了,软软的手指捏着衣摆,大眼睛因为得不到回应而漫起了一片水雾,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步横也很紧张,除了阮姐姐,他还没有和别的小女孩接触过。他无措地捏了捏衣角,又怕她等不到自己的回应就离开,小心地把手伸了过去。

温阮阮一直在注意他的动作,见他伸出手,立刻破啼为笑,伸手牵住他的手。

两个小朋友手牵着手,都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体育老师非常开心,拍着手说:“来,大家一起把手摆起来,跟我唱歌。”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起,唱!”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

小孩子们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插曲,开心地与好朋友摇着手晃着脚唱起了儿歌跳起了舞。

温阮阮声音软软的,唱起歌来偶尔会有点咬字不清,但是却唱得很高兴。步横一直侧着头看着这个女孩,他其实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那么害怕他,她却主动来找他玩。

她让他想到了阮姐姐……

“好捧!阮阮唱得很好听哦!”体育老师因为步横的原因,特别夸奖了温阮阮一句。

温阮阮被夸奖得脸蛋红红的,明亮的大眼睛里透着高兴,牵着她的步横猛地转过头去,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她。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