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他将她压在门上索要,老子今天就让你舒服了

徐大修被他噎了一下,他这一天三五趟的都是在奶那里抠钱,然后跟赵美丽看电影嗑瓜子去了,谁还管他招工不招工的?

但他心底里认为这就是徐工搞的鬼,就是他没良心不顾着家里人,把好处送给外人!

可他也不想想,什么叫把好处送给外人?

这招工又不是他徐工拱手送给周意的,那就是通个消息,人家凭自己真本事应聘上的,他哪来的不服气?

再说了,就算是他拱手送过去的又怎么样?

那是他亲媳妇,他给自个儿媳妇扒拉好处,难道还要通知你这便宜大哥一声?

想什么美事儿呢!

而且你徐大修但凡想自立自强一点,多在公社转转不就行了?就算不能找到好的活儿,那也能得到一些新消息。

可你自个儿就知道从家里老人手里抠钱,然后带着心上人到处转悠潇洒装大方……怎么,自个儿潇洒的时候想不起来有亲兄弟要照顾着,这有好处了就埋怨兄弟不想着你?

想白捡便宜啊?

做梦!

豆子婶如今觉得儿子的事情解决一半了,再加上孩子们即将要分家,在家里也很少再顾忌着自己这层继母的身份。

也真是绝了,豆子婶这一强硬起来,徐大修倒是不敢作妖了,消消停停的去“孝顺”他奶去了。

次日一早,徐工先是送周意去学校上班,回来还没来得及上山,就叫他二哥徐铁给抓住了。

“怎么了二哥?”家里兄弟几个,因着徐大修这个奇葩在,其他倒是关系空前的好。

“那什么,你丈母娘……”徐铁挠了挠头,“你丈母娘那边打听过了吗?”

“我丈母娘?”徐工一懵,他哪来的丈母娘?

“哦,忘了你不知道了。”徐铁一边拍脑门,一边把兄弟拽进了屋。

边走边说道:“就是周周她妈,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妈估计也没想起来跟你说,毕竟人都不在了。”

兄弟俩坐了下来,徐铁继续说道:“周周她妈在嫁到周家前结过一次婚,因为生了女儿被婆家休了,女儿也扔给了周周她姥姥养。周叔因为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也说不到媳妇,就娶了周周妈……周周出后没多久,周叔身体就病的越来越严重,然后去了……”

“那她现在在哪儿?”徐工问道。

“人早就没了,周叔去了后,因为周家就周周一个孩子,闻奶奶倒是把孩子留下了,但是她自个儿又嫁了个外地人,生儿子的时候难产没了。”

“那这跟你找我的事儿有关系?”

徐铁沉默了一会儿,“妈给我说了个对象,是周周的姐姐,那边姓邓,就是跟周周姥姥一起长大的那个姑娘。”

徐工点点头,“姥姥还在?”

徐铁回道:“还在的。”

徐工诧异了,“那这跟我有啥关系?别说是异父姐妹了,那边姥姥既然还在,这么多年要是走动过,那咱们这儿肯定早知道了,没走动的话就是没什么关系,你那边该怎么说怎么说。”

好歹也是亲外孙女,这么多年没看过,那也不关他什么事儿啊。

徐铁神色有些尴尬,“那边……其实那边有些想要走动的意思,这些年没走动,也是因为家里过得太难了。”

徐工摆摆手,“二哥,这事儿你跟我说没用,说到底,我那丈母娘人都没了,其他俩都不是一个爸,走不走动的得看闻奶奶的意思。我就算跟周周结婚了,那也只是孙女婿,这个我管不着的,得看人周家的意思。”

徐铁有些不赞同,“你是男人。”

“你不也是?”徐工反问道:“而且男人女人的,谁高兴谁当家作主,我就爱叫周周做主,没得说因为一个没啥关系的姨姐,还叫我自个儿媳妇不高兴的。”

徐铁觉得走动起来没什么不好,亲姐妹嫁给亲兄弟,不是亲上加亲吗?

徐工不置可否,条件难的时候连见一面都不敢,生怕赖上了;现在周周有了所谓的铁饭碗,开始想认亲了?

徐铁还待再劝说,徐工就直说了,“二哥,你要是跟那邓姑娘成了,那就是我二嫂,其他的看缘分。”

而且还是分了家的二嫂,周周爱不爱亲近那都得随意。

兄弟俩的谈话算不上多愉快,但也没什么矛盾,结果没等走出屋门,外头就传来了他们家老大那夸张又得瑟的声音。

“美丽我跟你说啊,我们徐家可不是一般人家,而且我们是兄弟结婚就分家的,到时候咱们小家就给你做主!”

“……哦,那分家又是怎么个说法啊?”赵美丽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还能怎么说法啊?我是家里的老大,长子长孙,占大头的当然是我!”徐大修的声音充满了底气。

兄弟俩脸色都黑了下来,徐铁直接走了出来,“大哥你说的没错!”

“咱们老徐家苦了这么些年,要说家产,那是一个子儿都没有。分家啊,你肯定得担起来!你这长子长孙子这些年占了我们兄弟念书的份额,享的福最多,还叫咱兄弟几个供你吃供你喝的……可不得占大头吗?其实不算多,也就是咱爷奶这些年吃药看病的花销,因为这些背的债,你这长孙必须得拿大头!”

其实徐铁人倒也不坏,也没就真的说兄弟几个结婚分家了,就叫家里的老两口背负着这笔长辈的医药债务。

本来几个兄弟就说好了,结婚后,分家的时候也分一分这债务,算是偿还父母这么多年养育他们的恩情。

可他老大这话说的倒显得他徐家很有钱似的,到时候赵家那边要是狮子大开口,他自己又没个本事,再叫他回来逼爷奶啊?

都是姓徐的,谁不了解谁啊,奶到时候准得去逼后妈!

可是凭什么啊?

摸着良心说,徐铁跟徐路兄弟俩打小就觉得这后妈真是不错了。

村里又不是没有别的后妈,对比旁人家的后妈,再看看他们这个亲姨妈兼后妈的女人,那做的算是到位了。

也就是他们奶糊涂,一味的把这长孙养废了,也逼的妈不待见他们。

可是再不待见,也没叫他们没饭吃、没衣穿,还答应结婚的时候给出席面。

老大这个嘴上没把门的,叫他这么一搅和,到时候妈要是不管了,他徐大修有奶兜着底倒是不担心,可他跟老三找谁说理去?

到时候他这头牛皮吹上天,就算拿不出来,也有本事逼着奶去找妈的麻烦。

这要是因为他结婚再去借一大笔债,那兄弟几个就算再有良心顾着爷奶,也不乐意替老大去填这个窟窿。

“没那本事就别吹那牛皮!”吹出来了又担不起事儿,坑的全是兄弟几个,谁乐意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