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人伦之陪读,班主任叫我上她

佘璨家中的巨型餐厅已经超过联邦五星级酒店,摆设运用了大量的黄金,放眼望去黄澄澄一片。

金丝镶嵌的水晶灯极尽精美,摇曳生姿,华美的餐桌是上等香木嵌上金珠,桌面的黄金与宝石拼凑成异常精致的图案,富丽堂皇到不像餐桌。

碗碟上镶嵌的红宝石与黄金花卉交相辉映,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灿烂的光芒和色彩,碗碟里的竹叶、竹笋、竹茎都洒了可食用金箔。

黄金蟒对黄金的喜爱流淌已经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中,有人调侃道,如果医学技术进一步发展,黄金蟒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给血管鎏金。

【佘家的厕纸是不是也是镶金蕾丝边的】

【我好酸,金箔又不能消化,怎么吃进去怎么拉出来……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看弹幕的白竹笙皱起小脸,他也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群人……该不会在打他粑粑的主意吧?

白竹笙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在地球上,饲养员奶爸会收集“青团”,也就是熊猫的粑粑。熊猫的粑粑是绿色的,还散发着淡淡的竹子清香,于是被称为青团。

最开始年幼的白竹笙看到奶爸们捡青团,他整个熊都是懵逼的。

小小的白竹笙不明白奶爸们要对他的粑粑做什么,后来知道滚滚直播间的具体用法后,白竹笙特地去搜索了青团这个关键词。

原来奶爸们会搜集青团称重,由此知道他们的进食情况。科普看到这里,白竹笙的表情还是正常的。

接着白竹笙看到人类会用青团造纸。

熊猫的消化道结构不如草食动物完善,对竹子的消化率不高,无法完全分解竹子,造纸公司将熊猫的青团回收利用,通过洗选、蒸煮、高温消毒等一系列的环节提炼出植物纤维,生产熊猫手纸。

他们是这样评价的:“熊猫纸色泽自然素雅,纸质细腻柔韧,没有臭味,还泛着淡淡的竹子气味。”

小芝麻团子的头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小白竹笙又看到人类会把青团摆出来供人参观,还有很多人去闻青团。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青团看起来很好吃吗】

【呜呜呜呜可爱的滚滚拉的粑粑都好可爱】

【听说闻起来像茶叶,好想闻一闻~】

这是人类对青团的评价。

小芝麻团子的头顶缓缓打出两个问号。

再然后白竹笙看到有人用青团来泡茶,也许灵感是从猫屎咖啡来的,这位喝了青团茶的勇士认为,青团茶不如龙井清澈,略有混浊,闻起来竹香中夹杂一丝腥味,喝起来十分酸爽。

小芝麻团子的脑袋上疯狂打出无数的问号。

回想到这里,白竹笙抖了两下,抱住胖胖的自己重新看向弹幕,直播间的在线观看人数已经破亿,弹幕和潮水一样汹涌而过,只有大会员发的弹幕能在直播间多停留一会儿。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财势滔天了,能不能把镜头转到小雌性身上】

【其实餐厅这层的装饰不土,特别雍容华贵】

直播镜头从碗碟移到高椅上,苍白的手搭在椅背,食指上佩戴的蛇形戒指犹如微小雕塑,每一个线条都洋溢着生命力,每一片蛇鳞都清晰可见,两颗细小的红宝石充当蛇瞳,栩栩如生,巧夺天工。

佘璨拉开椅子,将怀里的芝麻团子放在高椅上,在一片色彩饱和度极高的金色画面中,雌性幼崽的黑白两色截然不同,不同到像是要跳脱出这副华美画卷。

芝麻团子身上流露出一股青涩又甜蜜的味道,团子的曲线柔软又饱满,浑圆的线条从头部一直流淌到尾部,一簇短圆的小尾巴突然翘了起来,好像将那些渲染到极致的甜蜜都倾泻出来。

佘璨没有忍住,伸出手去触碰那簇翘起发的小尾巴,手指刚刚摸到尾巴尖,下一秒就被小黑爪凶狠地踩下去。

“你啷个摸人家尾巴嘞!再摸我上去就是一爪爪,给你脸上拓个印印,让你知道竹子为什么拉莫绿!”超凶的芝麻团子骂骂咧咧地扭动小屁股,藏好自己的小尾巴,甜蜜的小奶音即使是放狠话,也像是在撒娇。

被爪子踩住手掌的佘璨收回手,垂眸看着手掌上的泛红小爪印。这个雌性幼崽刚刚的反应速度和力度在他的意料之外,这种身体素质,不光在雌性中极其罕见,甚至都能碾压绝大多数的雄性幼崽了。

【奶凶奶凶的,像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佬!】

【什么?摸小雌性尾巴竟然能被小雌性踹脸?嗷嗷嗷放开那个小雌性让我来!我一定能把小尾巴摸秃!】

【大家好,我是阿伟,请问我是直接死,还是走程序】

白竹笙紧张地护好自己的屁股,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身为可爱的国宝,出门在外,很有必要保护好自己!

芝麻团子正襟危坐,瞅瞅撒了金箔的竹笋,有些心动,他还没尝过金子的味道呢!

满怀期待地吃了一口,味道还是竹子的味道,别的啥也没尝出来。芝麻团子怀疑地砸吧嘴,将小圆脸埋进碗碟中,用力吸了一口气,除了竹子味,别的啥都没闻出来。

“金箔是没有味道的。”佘璨在一旁解释。

白竹笙:“???”

你咋成天搞这些花里胡哨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白竹笙用爪爪挥开金箔,颇有一种视金钱如粪土的气势,他左爪爪一根竹笋,右爪爪一把竹叶,左右开弓,大快朵颐。

佘璨的目光落在被白竹笙挥开的金箔上,金色卷发后的小蛇也呆呆地探出小脑袋,看看金箔,又看看佘璨。

这是佘璨今天不知道第几次被这个雌性幼崽拒绝了。这么久以来,他被拒绝的次数屈指可数,几乎没有人会忤逆他。

可是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轻轻摩挲着手背上的红印子,那个小爪印已经很淡了,像踏雪寻梅图。

佘璨突然生出了久违的渴望作画的欲望。

“啥子?你想画我?”白竹笙摸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肚皮,无所谓道:“晓得了,你画就画呗,但我先和你嗦,我不可能一直摆着一个姿势不动哈。”

这个世界上想画国宝的人多了去了,不过在地球上白竹笙遇到的更多还是摄影。

白竹笙记得他还是一只很小很小的熊猫崽崽时,动物园的奶爸将他和别的崽崽按个头大小排了三排,一堆小芝麻团子整齐地趴在绿台子上。

小白竹笙旁边的一个芝麻团儿蠢蠢欲动,好几次都差点要从绿台子上掉下去,幸好有饲养员奶爸负责捞团子。

目睹了一切的小白竹笙特别有优越感,他想,咋个有这种憨憨熊猫,瓜兮兮的。

小白竹笙优越感满满地挪到了台边了,边挪边想,我就不会掉啦~

结果没有算好力度,绒呼呼的小团子猝不及防地从台子上“流”了下去,大头朝下直栽,脑门儿着地,两只前爪雏鹰展翅般瘫在草地上,一只后爪翘在半空,肉垫朝上,另外一只后爪颤巍巍紧贴绿台子——不让唯一的爪爪掉下去,是白竹笙最后的倔强。

这说时迟那时快,闪光灯突然那么一闪,抓拍住白竹笙熊生中最糗的瞬间。这个抓拍的画面充满动感与喜感,获得了许多摄影奖项。

白竹笙:“……”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佘璨准备去书房拿绘具,AI管家突然出声道:“璨少爷,您的合作伙伴钱先生登门拜访,他现在在门外等候,还带了礼物。”

钱先生?

白竹笙竖起一只小耳朵,打开滚滚直播间看佘璨的弹幕:【他怎么来了】

他?哪个他?是他想的那个他吗?

“让他进来吧。”佘璨到白竹笙去会客厅,白竹笙坐在会客厅的按摩沙发上,好奇地望着缓缓打开的纯金电梯。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是一个长相平平无奇的兽人,手里提着一个平平无奇的箱子。芝麻团子亮起的黑瞳仁儿逐渐黯淡,怏怏不乐地瘫在沙发上,然而下一秒,白竹笙猛然抬起头。

因为他在滚滚直播间看到了熟悉的熊猫头表情包:

【你好,初次见面不知道说什么,那先接个吻吧.jpg】

熊猫头面无表情地挠头。

白竹笙惊到结结巴巴:“你、你是?”

佘璨介绍道:“他是我的一个生意伙伴,钱钧。”

佘璨的真心话则是:【这么说也没错】

那位长相平平无奇,声音也平平无奇的“钱先生”对白竹笙微微颔首。

【我是你在电线杆子上见过的重金求子富婆.jpg】

八字眉微垂,熊猫头从容不迫。

白竹笙认认真真打量了这位钱先生好几遍,发现这位钱先生除了熊猫头表情包,全身上下是真的非常平平无奇,大众脸,银发灰眸,脸上的兽纹也和君乾不一样。

白竹笙迟疑着打开光脑手环,给君乾发了一条消息。

【[自动回复]你好,我现在有事,一会儿也不会和你联系.jpg】

熊猫头彬彬有礼道。

“……钱钧?”芝麻团子小声唤道。

“钱先生”礼貌点头。

【对,戏精就是要这种感觉.jpg】

熊猫头举着黑白条纹的场记卡,满意道。

白竹笙:“???”

这个瓜娃子就是君乾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