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各种地点的肉肉多的文,啊不要舔了好痒啊

康城的冬日,前一日或许寒冷刺骨,但第二日也有可能转暖,出现太阳,阳光温暖。

暖暖的阳光透过两片窗帘的细缝之间照入了房间,落在了许媛的脸上。本来就柔和的五官,现在更像是覆上了一层柔柔的光,让出现在房间之内的人忍不住偷偷的把手机拿了出来,偷拍了一张照片。

拍好了照片之后,房间内的陆母捂脸轻笑把手机中的相片偷偷存了起来。

随后轻手轻脚的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得实实的,然后才踮着脚尖走出房间,动作非常轻的把门关上了。

看来这两个人昨晚都睡得很晚,所以早上九点了,两个人都还没有起床的征兆,早餐她就不用准备了,应该再下楼多买点菜准备午餐才对。

知道儿子已经开始放假,所以陆母一早就过来了,打算陪儿子住两天,然后再一起回老家过年,但没想到只是打算进房间放点东西,却发现了她儿子在这二十九年来,送了最好的一个礼物给她。

一个她十分满意的儿媳妇。

陆母喜滋滋的盘算着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在康城办一次婚礼,然后再回老家办一次,婚礼一定要办得够大够隆重。

而陆母幻想中的两个主角,都一致的翻了一个身,继续睡下去,丝毫没有发现这房子中进了第三个人,这个人不仅盘算他们的婚礼在什么时候举办,更快盘算到他们以后生多少个孩子了。

*

许媛睁开眼睛,舒展了手臂,正想要起来的时候,却僵住了身体。

略微欧式的装潢设计和她那简简单单,毫无美学可言的平房相比,她眼前的房间完胜,但……

但现在不是装潢的问题,而是——这到底是哪?!

低头拉开了被子,见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好好待在自己的身上,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始仔细的回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谁把她带到这李的。

想了好一会,什么也都想了起来,头痛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她昨晚跟着陆简回他家了。

何姐呢?

一想到何姐,许媛就立即坐不住,立马下了床,穿上自己的鞋子,跑出了客厅,但才出到客厅,对上了一张和蔼和亲的笑脸,许媛整个人都不好了。

“媛媛,醒了呀,我把洗漱用品都放在了洗手间,一会洗漱完之后我再喊阿简起床,差不多可以吃饭了。”

许媛怔愣的看着陆母,陆母拉起了她的手,”别太紧张,把这当成自己家一样。”

许媛:“……”真当自己家的话,陆简会杀了她的。

陆母把许媛牵到了洗手间的门口,随即说:“快洗漱吧~”

声音温柔得像是能掐出水一样,让许媛怪不自在的。

震惊微缓,向陆母说了声“谢谢”,然后才进了洗手间。

在漫长的十五分钟内,许媛已经无数次看向另一个房间的门口,无数次的迫切的期待着那扇门能打开。

——陆简怎么还没醒过来。

终于,在第十六分钟,陆简的房门打开了,穿着一身暗蓝色的睡袍的陆简看到许媛的时候,微微一愣才想起来昨晚是自己把人带回家的,随后目光落在了餐桌上一桌子菜上,略一蹙眉:“你做的?”

许媛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厨房。

陆简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下一瞬间,陆母端着个青菜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看到陆简,眉开眼笑的:“我正想让媛媛去叫你呢,你就醒了,快坐吧,我里边还有一个汤,我先去端出来。”

陆母放下了青菜又转回厨房去都端汤,态度简直就像是儿子带着准儿媳回家了一样,兴高采烈的连做了六个菜。

陆简只觉得头痛,揉了揉太阳穴,在许媛的对面坐了下来,问:“我妈什么时候来的?”

许媛摇了摇头:“我一早起来她就在了,你妈她好像误会我们复合了,我解释的时候……她嘴上说相信,但好像不信。”

陆简抬眸看了眼许媛:“在敏感的时间出现在犯罪现场,嫌疑人说他没杀人,你相信?”

“可这中间隔着一堵墙呀。”

陆简“呵”了一声,“那你觉得只有亲眼看着杀人凶手杀人才算罪证确凿吗?”

许媛摇头。

“没有亲眼看见的杀人案才让人更加的浮想联翩。”陆简的逻辑能力满分。

许媛默,她竟然觉得陆简说得非常有道理,她敏感的身份出现在了敏感的地方,所以他妈才会这么的脑洞大开吗?

“什么杀人不杀人的,饭桌上可不许讨论工作的事情。”端着汤出来的陆母刚好听到杀人案这几个字。

陆简看了眼许媛,微微挑了挑眉,许媛瞬间明白他的意思——这眼神的意思就让她不用管,由他这个二号嫌疑人来搞定。

陆母在许媛的身旁落坐,不时的往许媛的碗中夹菜:“你比以前瘦了那么多,这几年肯定没有好好吃饭。”

许媛微愣了一下,“阿姨,你怎么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

从上次在在商场的时候,她就想想问了,时隔七年,只是见过几次面的人,怎么可能一见面,聊了两句话就认出来了?

“这个呀,当然是……”

“妈,排骨没熟。”

“啊,不可能的呀,我用高压锅蒸过了,怎么可能没熟。”说着,夹起了一块,自己试了试,“熟了呀,肯定是你的问题。”

许媛看了眼陆母,随后又看向陆简,陆简也正好瞥了眼她,但很快就别开了视线。

陆简的微表情,许媛看在了眼里,微微皱眉,陆简刚刚是在转移话题?但又为什么不让他妈把话说完?

午餐后,在陆简换衣服的间隙,许媛帮忙收拾,在厨房洗着碗,看了眼正在冰箱前整理的陆母,后再从厨房的门口看出去,看了眼陆简紧闭的房门。

想了想后,似不经意的说:“阿姨,我们都那么多年没见了,当时在商场的时候,你怎么会一眼就认出我了?”

陆母把剩下的菜覆上保鲜膜,放进冰箱之中,像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转头看向许媛,反问:“真想知道?”

看着和陆简差不多同款的笑容,许媛头皮一阵发麻:“也不是啦。”

陆母俨然把许媛那“也不是啦”忽略掉,说:“想知道的话,一会我就告诉你。”

许媛:……

好吧,她承认,她确实很好奇,好奇为什么搞得这么神秘,更好奇为什么陆简刚刚要打断,这里边好像有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事情一样。

陆简从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换上了一件灰色的家居宽松毛衣,随意的倚在门口,看了一边聊得甚欢的两人。

“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他妈抬起头,微微一笑,“就不告诉你。”

陆简挑眉,随后看向许媛,许媛配合得极好,立马摇头:“阿姨不让我告诉你。”

随即陆母和许媛相视一笑。

陆简扫了两人一眼,随后视线回到许媛得身上,拿出手机,递向她,说:“打个电话给Katie,她有话和你说。”

许媛一怔,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一声不坑就离开了,一定让人担心了,但随即看向面色平静得陆简,觉得他肯定交代过了。

擦了擦湿漉的手,走到陆简得面前,接过开了锁,已经打到了Katie号码的界面的手机,“阿姨,那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去吧。”

许媛走出了厨房,走到了阳台外边打电话。

陆母笑眯眯得看了眼阳台外的许媛,随后看向自己的儿子,挤了挤眉:“老实告诉妈,是不是旧情复燃了。”

陆简白了她一眼,走到冰箱前,拿了瓶牛奶,“你想太多了。”

陆母闻言,轻“哼”了一声,“你是我生的,你什么脾气我不知道?别和我说是因为许媛喝醉了,你不知道她家在哪才把她带回家的,你可不是这么好心肠的人,没有半点感觉,你管她是睡马路还是睡大街。”

陆简不理会耳边的絮絮叨叨,拿了牛奶就往客厅走。

“被我说中了吧,要是还喜欢,就赶紧追,别让自己后悔。”

陆简打开牛奶,微仰头喝下牛奶,视线望出了阳台外,只见许媛刚好转回来,对上了视线,随之朝他露出微微一笑。

冬日暖阳最是柔和,有阳光洒到了她的身上,笑容格外的耀眼。

笑容之间,牛奶似乎同时入喉,忽然被呛到,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