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领导偷闻老婆内裤,酒店约炮啪啪啪

王秀香刚想问问能出什么事,秦小玉端着一大茶缸的泡茶糤突然进来了。笑着端到小玉跟前,“来,吃点吧!”

这个年月,能吃饱饭已经不容易。要能再吃个白糖泡茶糤,那可真是羡慕死人了。白糖也不能搁的太多,一大茶缸里能放上一平勺,已经是奢侈了。

就这,平时王秀香也是舍不得拿出来的。要不是小晴来了,她才舍不得呢!

“姐,我吃过晚饭来的!”小玉笑着将大姐拉坐到自己身边,想到了什么,便说道,“上次跟你说的老孙家的事儿,你考虑的咋样了?”说着话,用筷子将露在外面的茶糤又往糖水里压了压。

白糖泡茶糤,茶糤压进糖水后赶紧拿出来吃掉,口感最佳!时间短了,茶糤还太脆,咬起来还是嘎嘣嘎嘣的;时间长了,茶糤已经软了,毫无嚼劲。

压好后秦小晴吸溜了一口,又将茶缸推到王秀香跟前,让她也尝尝。

王秀香可是舍不得吃这么好的东西的,连连摇头说不饿。

秦小晴又推到秦小玉跟前,让她也吃一口。秦小玉一边推开,一边还在思索该如何回答妹妹。

她丧偶也有几年了,即便王秀香没说什么,可罗梅三不五时的戳着她的脊梁骨在那说三道四。即便她厚着脸皮在娘家继续住下去,可大壮怎么办?

“这事儿啊……”秦小玉犹豫了。

继续在娘家住,怕大壮总是被秦珍珍欺负,被人说闲话。可若是改嫁,大壮……能接受么?

“人家老孙家虽说穷了些,可孙二铁可是没成过家的。家里头兄弟虽多,但现在这年头,谁家也不比谁家好过多少。你说是不是!”小晴说着,用肩膀抵了抵小玉。

“那……大壮……”秦小玉蹙紧了眉头,似是下了决心说道,“大壮还得姓罗,不能改姓。”

秦小玉跟王秀香两人面面相觑。

农村人家,日子都不好过,爹死娘改嫁的事情多不胜数。改嫁之后,孩子跟着后爹姓的,也是寻常事。否则谁家也不富裕,谁愿意养个外人?

王秀香说道:“实在不行,把大壮留家里,妈给你养着!”

“那不成,我是要带着大壮的!”秦小玉当即反对。

秦小晴摇摇头,看了眼王秀香。说道:“你瞧我说什么来着,哪个妈愿意离开自己的娃呢?你真觉得四弟妹就能一辈子守在咱么老秦家,还是说,她舍得把孩子留下?”

一语惊醒梦中人!

王秀香一拍大腿,“是啊!她以后要是把我乖孙子带走了改嫁了,可咋整?!”

话题突然被带跑了,秦小玉连忙将吃的底都不剩的大茶缸端走了。再留下来,还得说到孙二铁!

----

崔元雪一觉安稳,隔天早晨却是被院子里头熙熙攘攘的声音给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好衣服便出去了。

自从有了早孕反应,这还是她第一次出房门。

真别说,双脚踩在厚实的土地上的感觉,真好啊!

出了房门,吸了口新鲜口气,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长嘘一口气。

谁知懒腰还没伸完,就被王秀香一个箭步冲上来给拦住了:“我的小祖宗呦,你哪能做这么大动作的啊!再抻着我的小乖孙,可咋办啊!”

“咋了,怀个孕,连动都不能动了?”不远处赵锦兰的声音传来。

崔元雪眯眼定睛一看,这不是她那亲妈么?!

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两个跟她长得很像的中青年男子,估摸着便是她那四个哥哥中的两个。再往后,天哪,还有个长得瘦瘦长长,花白胡子拖老远的老爷爷。

老爷子虽然手拄着拐杖,但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瞧着倒是精神矍铄的很。

崔元雪略思索,便猜到这个老爷爷应该就是老崔家的老当家,她这原主的亲爷爷。

“雪啊,还呆愣那做什么,没瞧见爷爷来了么!”赵锦兰笑意盈盈的说道。

崔家老爷子几十年前是这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阴阳先生,一生帮人看了无数的墓地和生辰八字。前些年搞了大运动后,因为他岁数大了,加之也没搞出什么真的问题来,上头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别再出来了。

赋闲在家后,他这一身看罗盘手艺,倒是后继无人了。

“爷爷。”崔元雪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爷爷,眼前这个慈祥的老人,倒是让她的心软了不少。

“乖。”老爷子走近后,笑呵呵的摸了摸她脑袋,稍有些浑浊的眼睛盯着孙女儿看了看。脸色微不可微的抽动了下,只一瞬,便又立即恢复笑意,“瘦了。”

“是啊爹,你瞧雪脸色差成啥样了!”赵锦兰说道。

“小五,谁对你不好,你跟二哥说!”老二崔宏达的火爆脾气跟秦老三差不多,都是一点就着的人。

原来是崔老二,崔元雪努力记住了。

“二哥,你别冲动。没听咱妈说么,雪啊有身子了,这刚有身子不都会瘦点么。”说完意味深长的用余光瞥了瞥王秀香,说道,“再说了,谁敢欺负咱雪啊,谁不知道咱雪有四个哥哥。谁要是真对她不好,不怕被掀了房顶啊?!”

“小五,你说三哥说的对不?!”崔宏兴“笑嘻嘻”的冲着崔元雪说道。

原来是崔老三。

崔元雪很满意他们自报家门的方式,笑呵呵的喊了喊:“二哥好,三哥好。”

崔家四子,各个精明强干,各个拿得出手。在整个公社也都是出了名的,关于这一点,他们倒还真不是说大话。

“老二老三,说什么呢!”老爷子用拐杖顿了顿地,说道,“咱今天是来接你们妹妹回家的,得和和和气气的!”

崔元雪在心里头啧啧啧了半天,这崔元雪娘家这么厉害,她怎么最后还能死的那么惨?果然是一副好牌打得稀巴烂啊!

收回思绪,只瞧着老爷子走到王秀香跟前,说要借一步说话。紧接着王秀香便跟他去了院角落,老爷子嘀嘀咕咕说了好一阵话,听得王秀香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崔老三笑,“放心吧小五,咱爷什么人,区区一个王秀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听见儿子这么说话,赵锦兰“啪”上去就打了他一脑袋,“王秀香也是你能叫的?!”

真别说,即便意见再大,这赵锦兰对于教育孩子上还真是一点没收手软。老三都这么大的人了,说教训就教训。

“哎……嘶……”老三捂着脑袋假装疼的不行,哎呦哎呦的叫唤着。

“行了,别装了。”赵锦兰说道。

说话时,眼睛都没敢离开院角落。本来她想带着老崔头来接闺女的,无论如何,女儿回娘家,到哪儿都说不出个不对来。可临行前,老爷子突然出来了,说他也要来。

老崔头不放心,老爷子毕竟已经□□十岁了。虽说两个大队离得不远,可万一路上出点啥事,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老爷子也是轴的人,说一不二。

没办法,老崔头只能同意了。又跟支书请了假,让老二老三都跟着来,以防万一。那老二力气大,老三脑子活,两人跟着,老崔头这才稍稍放心。

没一会儿,只瞧着王秀香对着老爷子连连作揖,老爷子摆摆手后,这才气定神闲的往这边来。王秀香紧跟在他身后,半步不敢逾矩。

“嘿,还是咱爷爷厉害!”老三说道。

“雪啊,进去收拾东西吧,跟你妈回家。”老爷子走近后说道。

崔元雪狐疑的看向他身后的王秀香,王秀香挤出一丝笑:“去吧去吧,跟,跟你妈回家住一段时间。等得空了,再回来啊!”

“行了,你婆婆都发话了,还不赶紧!”赵锦兰推着崔元雪就往屋里头走,看的王秀香心惊胆战,连忙让慢点慢点再慢点。

赵锦兰也没搭理她,直接回屋后关上了房门。

没一会儿,便收拾完了,打了两个大大的布包裹出来。崔家老二老三,一人肩上扛一个,便准备打道回府了。

王秀香看着行李那么多,心里头担心极了,生怕这儿媳妇带着她的金孙子不再回来了。脸色变幻莫测,崔元雪看的十分神奇。真是不知道那崔爷爷给她下了什么蛊,居然能让她放人。

走到院门口,王秀香突然拉住崔元雪的手:“雪啊,你昨晚上跟妈说的话,妈都记着呢啊,你可千万别忘了答应过妈什么啊!”

知道她怕什么,崔元雪点了点头。

“千万别忘了啊!”王秀香又握了握紧她的手,满脸的担忧的重复道。

看着她这幅样子,崔元雪突然觉得老太太也挺可怜的。说道:“放心吧。”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行了行了,走吧!”赵锦兰扶着闺女的胳膊,挤开赵锦兰,便上路了。

因为崔元雪有身子,崔爷爷年纪大了,都不方便长途跋涉。所以几口人选择了水路,上了铁蛋的船。

铁蛋待他们坐稳了,便撑起长长的竹竿,滑动起船身。

讲真,这还是崔元雪第一次这么气定神闲的看着半溪河。想到几天前她还在这寻过死,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生活可真奇妙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