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殷素素干张无忌,快停下太快了不要了

006.

“今遥,你真的想好了?农场那地方不是好待的,你一个姑娘家受不了那苦。”

晚上,宋今遥在收拾行礼的时候,宋建国走了进来,看着整理了大半的房间,忽地有些不舒服,旧调重弹,尝试再次说服宋今遥。

其实宋建国也不知道这个女儿是怎么了,怎么偏偏就要去农场受苦而不嫁给团长,在他看来,宋今遥的做法无疑是愚蠢的,哪怕是为了怄气,也不能为难自己。

他眼看着大女儿跳河后气质变好了,瞧着人也比以往聪明,怎么做事还是这样犯糊涂,真是一点都不像他亲生的。

说道亲生,宋建国不免又想起了前妻,漂亮爱笑,当初让他一眼就看中了,可惜就是不够聪明,命也薄。

想到这,他对宋今遥不免有几分心软。老实说,比起宋明雪,宋建国心里多少还是偏向亲生的女儿宋今遥,但是这些年宋今遥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失望,懦弱拿不出手,生了副好相貌,偏偏藏得没人发觉。

若是她早日露出这样的样貌,表现得落落大方一点,杜朗又怎么会让宋明雪笼络去呢?虽然画食能力弱了点,可只要够漂亮抓的住男人的心,这点儿又有什么太打紧的呢?

偏偏她就是守不住男人,竟然在眼皮子底下给宋明雪截了胡,杜朗心里有了宋明雪,想退亲,他这个亲爹也没办法,他还能强摁着杜朗娶了宋今遥不成?结婚不是结仇,他也想借杜朗的势,看看能不能再进一步,所以宋今遥这个亲女儿,也只有退让一步了。

结果没想到她会去跳河,如今又这么强硬地要推掉国家分配的好婚事,宁愿去农场劳作都不肯服软,还把户口迁出了家里,现在一个月的思想工作期还没过去(如果提出撕毁协议,会有一个月的时间用来做思想工作劝服改变主意,或者是凑够资金/画食品抵消劳作) ,又要离开家里,他着实是不知道宋今遥脑袋里都想些什么!

“宋先生我现在跟你无关,受不受得了苦不关你的事。”宋今遥一个眼神都没给宋建国,现在才来关心她有什么用?他亲女儿早跳河没了,再关心都来不及了。

而且她手上如今有断绝关系书,又拿到了迁出来的单独户口本,子女户口是随母亲走的,她母亲是城里人,迁出来后她也是城市户口,可以留在城里,不必搬到乡下太远,又何必留在这让她不舒服的宋家?

“你……”宋建国一哽,随后看到宋今遥面无波澜的模样,心下一咯噔,他亲女儿这是真的要不认他这个父亲,不是他以为的斗口气。

虽然之前宋今遥拿赵美香威胁逼他签了断绝书又迁了户口,但宋建国始终认为宋今遥心里还是有他这个爹的,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认的,只是如今一时伤心了愤怒了而已,谁知道宋今遥是完全死心了。

宋建国不由得有些后悔,如果少纵容赵美香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但很快又剩下气愤,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他再怎么不好,也是宋今遥亲爹,咋能真记恨他?

“怎么说话呢?一点都不孝顺!”宋建国呵斥了句,又软了语气,“你还小不懂事,这怄气不能损了自己利益,好好跟那团长相亲结婚不好吗?人家再怎样都是团长,职位比杜朗还高呢,你嫁过去亏不了。至于那两个拖油瓶,爸爸帮你想办法劝人送回去,反正亲爷爷也还在,没人会说什么呢。”

“你就听我的,这个月如果婚办所的人上门来就说同意婚事,别犟着,我是你亲爸不会害你的。”

“也别搬出去住了,一个人住外面不安全,说出去也让人笑话,还以为你爸我没本事,养不起你呢。”

宋建国这反复的模样看得宋今遥腻味,显然是把她当不懂事好糊弄的傻子,当初见要波及到自己就赶紧想撇清,现在有了转折,不怕她改口再牵扯赵美香,就又跳出来做好爸爸。

摊上这样的爹,她真为原主感到不值。

“要么替我出罚款,要么别假惺惺。”

宋建国:……

“好啊,我就看你一个人在农场怎么生活,哼!”

最后宋今遥拖着行李箱背着斜挎包离开,宋建国都没给她给好脸色,反而赵美香母女还故作挽留。

至于宋卫军宋卫民还有宋明花三个孩子,都没在家不知是刚好出去玩还是躲着走了。

——

宋今遥要搬进去的地方是在南巷那边,离宋家有一定的距离,不过那地方地理位置好,离派出所两三百米,也不偏僻。

这房子是在房管所租的,一个二十多平米的大单间,带有一个小阳台,走廊可以做饭,一个月六块钱的租金。

还是碰巧赶上,不然短时间内也租不到公家这样的房子。

若是租私人的,房间不一定有这么大,还会有一堆麻烦。

而租公家的就好多了,起码每个月按时交租金就行,不用应对房东。

宋今遥离家的时候宋建国生气,并没有给她一分钱,她身上的几十块钱,是原主省吃俭用留下来的。

这些年虽然宋建国对她漠视,但逢年过节亲朋好友给的钱都没有拿她的,赵美香到底也没那个脸。再加上宋今遥画食异能刚觉醒时,宋建国很是大方了一段时间,零零碎碎,便攒下了几十来块钱。

也正是有这些钱,宋今遥才能这么快离开宋家,还一分钱不要,彻底割开关系。

本来宋今遥打算明天再搬家,但宋明雪是个恶心的,宋建国又是那副作派,为免夜长梦多,宋今遥连夜拉着行李箱就走。

这个点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晚班六点半就停止,路上也没其他车可以坐,宋今遥只有走路过去。

好在南巷虽然与宋家有一定距离,但路上基本都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也不用害怕。

慢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宋今遥总算是到了租房。

放下行礼,简单擦拭了一下床铺,再打扫下房间,宋今遥也暂且将就了,走这么多路,确实挺累人的。

而在她休息的时候,宋明雪和赵美香却正在为赶走了宋今遥沾沾自喜,这个家终于没有外人在了,能不让人高兴吗?更别提宋今遥一个月后要去劳改农场,二十年过下去,即便她命大活下来,那跟毁了也差不多,怎么都翻不了身的。

长得再好看又如何,还不是和她没得比?

至于宋今遥是否能交出等值画食品,她们都没往这方向想,就凭宋今遥那弱的要死的画食异能,给她一辈子都凑不出那个数量!

“不过,这事你还要跟杜朗通通气,免得他对你有什么不好想法。”

“放心吧妈妈,我知道怎么做的,我又不是宋今遥那傻子,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