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进进出出轮流抽插校花,女婿在卫生间搞我

白天忙碌了许久。

晚上左右右一躺在床上,立马困的睁不开眼。

浑浑噩噩中好像被什么舔了一口,又黏又有点拉人。

唔....

挣扎着微微睁开一条细缝,入眼便是一团白色的毛茸茸,紧接着又被舔了一口。

左右右困意瞬间吓飞,惊恐的蹭的躲进某个温暖的衣服里面。

这是什么??!

“呵,昨天胆子不是挺大,嗯?怎么怕了?”耳边响起砍手狂魔阴测测的声音,低沉的像是从地狱而来的催命符。

qwq。

她胆子不大,真的qwq。

身子不受控制的被砍手狂魔操控着从衣服里面出来,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搁在一个暖呼呼毛茸茸的东西上面,然后被迫上下来回撸毛?

等等,撸毛?

这个毛色,这个身躯?

左右右眼前一亮,难道这个就是那只二哈?

唔....

毛茸茸的好舒服,喜欢,不在抗拒的享受着撸毛。

察觉的右手的变化,陆厉眼中凝聚着黑雾,漠然的把右手收回去,冷冽的看了眼摇尾巴的狗。

二哈很有危机意识的嗖的跳下沙发,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委屈巴巴的躲在门后面睁着水雾雾的大眼盯着铲屎官。

陆厉面无表情的撇了它一眼,淡淡的夹杂着阴翳。

“嗷...”二哈低低的叫了声,可怜的低着头往自己的窝走去,乖巧的趴在上面,下巴抵在地上,尾巴左右摇晃。

左右右双眼发光,死死的盯着那团毛茸茸,手痒难耐。

好可爱,好想摸。

挣扎着伸手,还没伸到一半就被砍手狂魔攥住,紧接着传来一阵阴冷可怕的气息。

“想摸?嗯?”陆厉仰靠在沙发上,慵懒的翘着二郎腿,在左右右看不见的地方,眼神阴翳暴躁。

呵,昨天是那个白宁,今天是那只蠢狗,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手。

“想摸可以,但你那什么来换,嗯?我的狗可不是让你白摸。”男人漫不经心的敲着桌面,一声一声的打在左右右心上,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狗窝趴着的二哈听到有人叫狗,惊喜的抬头看铲屎的,然而并没有等到呼唤,失落的又趴在地上,尾巴无力的啪嗒啪嗒敲打地面。

见右手没有动静,陆厉也不急,休闲的一只手翻看微博。

很有耐心的等着它的回答。

唔....

砍手狂魔不愧是砍手狂魔,摸一下他的狗还要报酬qwq。

拿什么换呢,她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可以交换吧?

不不不,应该是作为右手她能干些什么???

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右手那样那样的场面,脸像是炸了一般爆红。

用力的把不和谐的画面晃出去,想到毛茸茸小心翼翼的戳了戳砍手狂魔,指了指他手里的手机。

陆厉面无表情的把手机递给它,翘着腿等着回复。

右手:不如,以后我给它洗澡?

呵。

陆厉瞬间被气笑,眼中的阴翳加深,黑色的眸子阴沉沉的看不清情绪,给那只蠢狗洗澡?

真是让人——

俯下身咬牙切齿的在右手身旁低低沉语:“只要以后上洗手间的时候乖乖听话,就让你摸狗,嗯?”

qwq。

她是不会屈服——才怪!

迫于毛茸茸的杀伤力,左右右挣扎都没挣就同意了。

陆厉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阴翳散去嘴角微勾,温和的朝狗窝趴着的二哈招手。

“过来。”

二哈听到铲屎的声音,猛地抬起头,踩着地板欢快的走过去:“嗷呜~”

用脑袋使劲的蹭铲屎的腿,尾巴开心的摇晃不停。

左右右早就忍不住上手沉迷摸狗中,险些薅秃了二哈身上的毛。

哈帅眯着眼把头搁在铲屎的腿上,不时的拿头拱一下右手。

陆厉凤眼微眯,看着这只蠢狗享受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拍了下它的狗头示意它自己去玩。

“嗷呜.....”二哈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睁着圆滚滚的大眼无辜的看着他,伸着舌头讨好似的舔了他一口。

陆厉皱眉擦去脸上的口水,冷冽危险的撇了它一眼。

“嗷呜....”二哈低低的叫了声,垂着脑袋又一次回到狗窝。

左右右不好意思的看了眼二哈身上支楞的毛,一不小心摸嗨了。

居然把砍手狂魔的狗子薅秃了qwq。

完了,不会拿刀砍她吧!!

“摸够了?”砍手狂魔的声音低沉嘶哑,虽然很性感很好听,但不知道为什么左右右从里面察觉到了杀气。

还没认真想出逃跑计划,身体突然临空,紧接着与洗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qwq。

这...这...这是要干什么?

不...不会吧...这么快就要兑现承诺...她还没准备好。

忽的,水流划过手背手心,紧接着被涂上了一层泡沫。

唔....

左右右下意识的闭上眼,黑暗中感官更加的清楚,砍手狂魔一会这样搓一会那样搓,又痒又有些尴尬。

脸不自觉的红了一大片。

水流把泡沫冲洗干净,暖洋洋的毛巾把水珠擦去。

“你说我帮你洗干净,你要怎么好好答谢我,嗯?”陆厉举着右手慢斯理的翻身打量,狭长的凤眼黑沉沉毫无感情,偏向阴柔的脸透出点点邪魍。

唔...

我又没让你洗.....

但是她没那个胆说,要是她说出来,立马就会被砍。

左右右想起那天在桌上瞥见的一兜子糖果巧克力,眼前一亮,伸出食指在左手手心比划写字。

给你买糖好不好qwq。

qwq?

陆厉微敛眼眸,盯着那个奇怪的符号发呆。

qwq是什么意思?

没有听到砍手狂魔的回应,左右右先是在他面前晃了下吸引他的注意力,又重新在左手手心比划写字。

给你买糖好不好qwq。

呵。

陆厉回过神左手握拳,眸子平淡无波,声音也冷冷清清,耳尖通红不自觉的动了动。

然鹅左右右视线有限,并没有看见。

“最后那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符号?砍手狂魔说的是那个表情咩?

小心翼翼的撇了眼砍手狂魔,然而只能看见他的下巴。

嘤,该怎么解释这是一个表情呢qwq。

“怎么,不说,嗯?”陆厉语调上挑,凤眼微眯,周身撒发着危险的低气压。

说说说,当然说qwq。

左右右生无可恋的伸出食指暗搓搓的戳了下左手手心,备受压迫认命的比划写字。

是个表情符号,你到底要不要吃糖呀qwq。

陆厉漫不经心的撇了它一眼,胆子倒是肥了不少,还敢冲他这样说话,呵。

“吃。”

左右右闻言松了口气,要吃就好,这样就不会砍它了qwq。

没问题,明天就给你糖。

比划完美滋滋的放松下来,有闲心的嗅了嗅身上淡淡的香气。

唔....

这个味道好好闻....

等等,砍手狂魔的洗手液不是怪怪的榴莲味么?怎么换了一个味道?

不过真的好喜欢这个味道,梗着脖子使劲往后撇,刚好看到台子上的洗手液。

英文?

看不懂qwq。

察觉的右手的意图,陆厉好心情的问她:“喜欢?”

左右右疯狂的点头,后知后觉自己现在是只手,默默的在他手心里写到:喜欢喜欢,好好闻。

呵。

品味不错。

陆厉嘴角微勾:“既然这么喜欢,以后这瓶就是你的。”

左右右惊讶的杏眼微睁,砍手狂魔今天怎么了,这么好说话,不会有什么阴谋在等着她吧?

比如在洗手液里添加毒药?

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颤巍巍的看了眼那瓶洗手液。

“呵,要求倒是不少,明天给你瓶新的,嗯?”陆厉弹了下右手,凤眼微挑显然今天的心情是定好的:“时间不早了,睡觉。”

关上洗手间的门,迈着修长的大长腿朝卧室走去。

从衣橱里拿出一件黑色的睡袍,就开始换衣服。

大脑一片空白的左右右qwq。

想到自己为了摸到毛茸茸签订的不公平条约,想到砍手狂魔枕头下那把光滑可鉴的刀,默默的给他换衣服。

期间指尖不时的触碰到温热滑腻的皮肤,忍不住红了脸。

死死的闭着眼不敢乱看,生怕一不小心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长针眼。

陆厉眉头微簇,右手指尖微凉,一接触到皮肤就会出现一阵电流般的麻意。

狭长的凤眼微眯,黑色的眸子染上一层水雾。

耳尖泛着红色,随着右手的触碰下意识的微颤。

很快衣服换完,陆厉低垂着眼帘,声音稍有些嘶哑:“睡觉。”

说着就躺在床上,把角落的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

左右右松了口气,整只手陷入柔软的床中,舒适的让手睁不开眼,渐渐的步入睡梦中。

陆厉闭着眼,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右手指尖的微凉。

心中涌出一个烦躁,猛地睁开眼盯着虚空沉思,凤眼中凝聚着阴翳暴怒。

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突然有了一时的右手,微抿着薄凉的唇,从枕头地下掏出那把锋利的刀。

就着月色寻到右手处,架在上面,只要微微一用力就会立马砍掉它。

砍了它,就不会胡思乱想。

陆厉眉眼阴翳狠厉,左手紧紧的握着刀柄,淡蓝色的月光透过刀身打在那双阴沉沉的眼上。

呵。

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的把刀放了回去,它承诺的糖还没给。

他可不是什么慈善的基金家,到手的糖绝不会从他的手里飞走。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