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被抱着做还走顶的更深,啊好深好涨喔,搞我啊

陈渔正洗手的时候,系统突然出声。

【我有个同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陈渔动作一顿,他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镜子。

陈渔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种表情,就是现在这样,似笑非笑、让人拿捏不准他到底在想什么,系统默默观察一秒,觉得这不是反感的表情,自己可以继续说下去。

【我同事绑定了一个宿主,但那个宿主不务正业,每次做任务的时候都不专心,一心想着和任务对象谈恋爱,搞得所有任务都失败了。我那个同事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崩溃之下,就转行当虚拟歌手去了,现在他正在筹备自己的第二张专辑。】

陈渔:“……”

“听起来是个很励志的故事,”陈渔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你究竟想说什么?”

系统和人类不一样,它们不会产生冗余的感情,虽然体内程序会让它们在说话时尽量照顾宿主的心情,但某些时候,它们还是直来直去的。

【我想说,你千万不要和那个宿主一样,放弃任务、就知道谈恋爱。我没有我同事的唱歌天赋,要是我也崩溃了,就只能被送到系统博物馆当观赏标本了。】

陈渔:“……”

最近陈渔和系统相处的不错,他对这一现状很满意,不想打破这难得和谐的人统关系,然而听着系统一本正经的叮嘱,他实在是忍不住。

“放心吧,你和你那个同事不一样,就你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性格,我崩溃了,你都不会崩溃的。”

拿过一边的毛巾,擦掉手上多余的水分,他不在意的补充道:“再说了,我又不是恋爱脑,怎么可能在任务世界谈恋爱。”

系统很诚实的指出他今天的反常之处。

【可你让叶离进来了。】

就因为这?

陈渔嗤笑一声,“这能说明什么,你就是太敏感了。”

系统有心再反驳一句,可陈渔完全没把它的话放在心上,他走出卫生间,又回到了客厅。

系统在宿主的脑子里说话,会占用宿主的注意力,外人在场的时候,它一般都会保持安静,省得被别人发现不对劲。系统沉默的盯着陈渔和叶离两个人,过了一会儿,它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

宿主说的没错,我是炮灰系统,防火墙和耐受力都比渣受系统高级多了,我肯定不会崩溃的,嗯。

……

陈渔出来以后,叶离就不再管面粉了,他坐到陈渔身边,随口问道:“你今天去哪了?”

“我男朋友的公司。”

这回可不是借口,但陈渔不管说真话还是说假话,神色都是一样的坦然,让人无从分辨。

叶离关注的重点也不在地点上,而是在男朋友三个字上。

他唇角的笑意淡了一些,“你没和他分手?”

陈渔原本坐姿闲适,目光淡然,听到这个问题,他古怪的看过去,“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们应该分手了?”

叶离顿时沉默,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虽然他看起来不喜欢燕丞久,但这不代表,他对“顾隽离”这个人就没偏见。

换个角度去想,假如他是岑宁,他也不会喜欢这个给自己间接带来麻烦的男人,即使他什么都没做过。

陈渔还在等他的回答,叶离默了默,低声说道:“因为你不喜欢他,所以我以为,你们很快就会分手。”

陈渔挑挑眉,他已经发现了,叶离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普通的谎言在他这里根本站不住脚。刚见面时,他们说起燕丞久,他在叶离面前放松了警惕、露出了马脚,此时被他一语道破,也是很正常的。

陈渔不怎么在意,叶离知道就知道了,他就是个路人甲,知道再多,也不会对他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因此,他不想再欲盖弥彰的解释什么,多说反而会多错。

他一手撑头,眼睛看着叶离,“不管我喜不喜欢他,我都不会跟他分手,你就别操心我们的事了,好好操心你自己吧。”

陈渔说前半句的时候,叶离没什么反应,只是唇角下垂了一点,听到后半句,叶离轻抬眼皮,“我自己?”

陈渔扬了扬下巴,视线望向他腹部的伤口,“让你受伤的那些人,你解决了吗?”

陈渔正等着他回答呢,结果半天也没见叶离说一个字,倒是他刚刚垂下去一点的嘴角,又咻的一下翘了回来。

叶离笑得很开心,“你是在关心我吗?”

陈渔:“……”

至于么,一句话就能让他高兴成这样。

“不是,”陈渔回答的很无情,“我只是在话家常,哪怕坐在我最讨厌的人身边,我也会适当的问候两句,省得冷场。”

叶离微微抿唇,然后诚实地回答:“解决了一半,我让他付出了代价,可不是我想要的那种代价。他是我哥哥,我们的父亲为他求情,我就暂时放过了他。”

“暂时?”

叶离扯了扯嘴角,“这次他没想要我的命,我没理由对他赶尽杀绝。但谁知道下一次,他又会做什么呢,人心不足蛇吞象,我的哥哥们,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

陈渔眨眨眼,“听你这意思,你好像很欢迎你哥哥来要你的命啊。”

叶离没否认,“我只是想尽快处理掉他们,毕竟他们太危险了。”

在陈渔的潜意识里,他还是觉得,自己和叶离就是两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听着一个陌生人跟自己说他家里的秘辛,陈渔觉得有点奇怪,他直起腰,换了一个坐姿。

叶离还在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回应,陈渔默了默,“我还以为你是个不怕危险的人。”

受了伤还能坚强的跑出这么远,甚至挺到了遇见他才晕倒,这不是一般的身体素质好就能做到的,肯定还有大量的实战经验做支撑。

叶离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他垂眸片刻,然后又抬起眼睛,他的神色很认真,“我当然不怕,可我怕他们通过我、找到你,给你带来危险。”

这算是迄今为止,叶离说的最露骨的一句话,陈渔安静地看了他好几秒,才说道:“叶离,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叶离微微抿唇,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陈渔。

陈渔被他看的心脏一沉,还没来得及生出任何想法,就听系统骤然出声。

【他这个表情,我觉得是‘老子才不care’的意思。】

陈渔:“……”

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你这个狗系统告诉我?

被系统这么一插科打诨,原本还算凝重的心情瞬间就散了,陈渔轻轻眨眼,“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要恩将仇报了?”

陈渔表情不变,语气也是轻飘飘,可他用的措辞过于沉重,居然让叶离轻微变了脸色。

“我没想做什么,”叶离拧眉,“我不在乎我的名声,可我在乎你的,所以,在你和他分手之前,我不会做任何事,更不会让你难堪。”

陈渔忍不住笑了,“我要是和他一辈子都不分手呢?”

“不可能,”叶离回答的斩钉截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这么笃定,“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分手。”

陈渔觉得,在这种时候,他应该也斩钉截铁的回送给叶离一句,哪怕他和燕丞久分手了,他也绝对不会和叶离在一起。

然而望着那双幽黑的眼睛,陈渔半天都没张口,这个话题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晚饭前,陈渔赶走了叶离,感觉他要是不开口,叶离就能厚脸皮的留下来过夜。

第二天,陈渔在实验室呆了一整天。同实验室的几个人要么放假、要么请假,一整天都只有他一个人,清净的让人想哭,不过这份清净,在陈渔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就宣告结束了。

天气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雨。系统再次给出一份最便捷的路线,陈渔下了公交车,仰头看一眼乌云压顶的天空,然后慢慢走向燕丞久住的地方。

燕家老宅在九城历史最悠久的城区,这里是新开发的商业区,燕丞久在这边买了一个联排别墅,平时就一个人住在这儿,只有节假日才会回燕家。

燕丞久孤僻又自大,家里连个佣人都没有,临近他家的时候,陈渔还真有点担心,他不会病的快没命了吧?

剧情里的燕丞久虽然安然无恙,但现在是不同的世界了,所有可能都会发生。陈渔按了好几下门铃,都没人过来开门,就在陈渔犹豫着要不要翻窗进去的时候,系统再次播报。

【燕丞久过来了。】

顿了顿,系统的声音变得有些不确定。

【宿主,他好像喝醉了。】

系统说话的时候,天空刚好打了一个巨大的闪电,一阵强劲的凉风吹来,激起了陈渔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陈渔刚皱起眉头,别墅的大门就被打开了,里面没开灯,黑黢黢的房门,再配上姗姗来迟的一声惊天炸雷,成功把没有表情又阴沉吓人的燕丞久塑造成了要人命的鬼屋主人。

陈渔:“…………”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