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和网友大叔滚床单细节,女主是苏婷的书叫什么

院方为首的还是师亦曾经见过的那位青年,他身后的三个人和他一样都穿着月色的长袍。那是帝都学院专有的服饰,只有学院的人才有资格穿。

师亦并没有要回答主角受的意思,只是沉默地听着青年诉说他此行的来意。

“我们接到举报,说参加学院招生的人里面有人使用了违禁用品。”青年的视线从在场的每个人身上挨个划过,在看到盖伊的时候,他的瞳孔明显缩聚了一下,声音也蓦地顿住了。

是看到盖伊朝着他微微摇了摇头之后,青年的声音方才继续响了起来。他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收回了目光,但声音里面的那种高高在上却减少了不少,“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决定对参加过招生考核的所有人进行一次检查。如果给各位带来什么麻烦的话,还请各位能够体谅一下。”

一边说着,他微微侧身露出来了被他挡住的一台机器。并不是很大,但每个部件都很小巧紧密,浑身透着一种金属制的光芒,“这是用来检查的机器,只要站在下面,机器就会对身体进行扫描。如果真的有人服用了违禁药品的话,机器就会发出警报声。”

略微讲了讲情况,青年继续说道,“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检测了。我念到谁的名字,谁就上来测试。”

孤儿院里面参加了招生测试的有七个人,机器扫描每一个人时都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在他们挨个上去检查的时候,人群里面也爆发了一阵小声的议论声。

“竟然有人敢服用违禁用品,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这种事情始终是会暴露的啊。”

“也不是没有可能吧,那可是帝都学院,一旦进入了,那身份就截然不同了。服用药剂后身体素质会在短期内有很大的提升,考核成绩能有飞跃是必然的,有人愿意为之冒险很正常……”突然地,说话之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下意识地就落在了师亦的身上。

孤儿院的其他人也纷纷联想到了什么,看向师亦的眼神都变得惊疑不定起来,“该不会是师亦吧?”

师亦被怀疑是很正常的事情,孤儿院的人每天都生活在一起,他们对身边每个人都知根知底,自然是清楚师亦的真实水平。就算是在考核的时候超常发挥,师亦也不可能达到被帝都学院录取的条件。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他被学院录取就说得通了。”说话之人嗤笑了一下,“现在让校方的人兴师动众的进行检查,他还真是胆子够大的。这回总没有人会出现保他了吧。”

不过他的声音很快就顿住了,少年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格外锐利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冻结了起来,那眼神之中隐隐带着些杀意,如果眼神真的能够杀人的话,少年觉得他现在可能已经没命了。有些僵硬地扭动了一下脖子,少年看到了脸色格外阴沉的盖伊。

盖伊现在的心情格外糟糕,他知道事情的所有经过,也知道师亦的无辜。师亦现在越是沉默地忍受着这一切,他就越是赶到心被揪住了一样的疼。他很想要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但是他不能。

他不能让师亦的心血白费。

“下一个,夏普。”

不管场面发生了某种变化,检查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夏普是倒数第二个被念到的,在走上台之前,夏普看了师亦一眼。他其实一直在等师亦的一个解释,但后者却似乎瞬间和他变得疏远了起来,从始至终都不发一言。

双手微微攥紧,夏普走到了机器的下面。

理所应当地,机器依旧没有发出警报声。在夏普走出机器的一刹那,师亦的名字被念了出来。

“下一个,师亦。”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师亦方才慢慢地朝着机器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但就在他准备要踏进机器的一刹那,师亦的右手手腕突然被人给握住了。

眨了眨眼睛,师亦看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盖伊,有些奇怪地歪了歪头。

虽然没有说话,但师亦的这个举动已经表明了他的疑惑,他在询问盖伊为什么要突然握住他。

“你……”

长相俊美的青年似乎词穷了,他并没有说出来什么原因,但眼神里面的情绪格外浓烈。被这样的一种眼神望着,师亦感觉很不舒服,他之前没有和真实的人接触过,看不透盖伊眼底的情绪,但这并不妨碍师亦有了一种自己快要被这种感情淹没的不适。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盖伊说这话的声音很慢,一字字地,就像是在借此不让自己失控。

听到这话,师亦重新眨了一下眼睛,很自然地在心中补齐了盖伊的未尽之语。

你为什么明明知道夏普想要去学院,却还是要抢走他的名额?

你为什么要用如此肮脏的手段去作弊?

你怎么就这么恶毒不堪!

因为他是反派呀,心里面叹了一口气,师亦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挣脱了盖伊的手走进了机器。

“滴滴滴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才服用了药剂的缘故,在师亦刚进去的时候,机器就发出来了警报声。成功完成了系统的任务,狠狠地刷了一波盖伊的厌恶,又没有破坏掉主角受的机缘,在心里面为自己的尽职尽责点了个赞后,师亦就放任自己的意识陷入了混沌。

在服用完药剂之后,师亦的身体就格外糟糕,他现在正在面临着药物的反噬,之前也是一直在强撑着。听到警报声响起之后,师亦脑海里紧绷着的那根弦也就松开了,几乎是下一秒,他就倒了下去。

这个变动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夏普看到之后反射性地就准备跑过去。但就在他的脚步刚刚迈开之后,他看到盖伊已经接住了师亦。盖伊动作十分温柔地揽住了少年,眼神中也流露出来了无法掩饰的心疼和担忧。

夏普的动作突然僵住了。

因为师亦那糟糕的人缘,从始至终关心少年的人就只有他一个。可现在,好像有别人可以担任他之前扮演的角色了。想起之前的警报声,夏普的拳头攥紧了。

他现在心情很差,但夏普也不知道原因究竟是什么。是因为已经证明了师亦用作弊的方式抢走了他的名额,还是因为本来只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染指了,亦或是两者都有。

“这附近最近的医院在哪里?”盖伊有些着着急急地问道。

夏普就待在原地怔怔地听着盖伊问出这个问题,然后看见学院中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站了出来,“我是医师,送我那里吧,我给他看。”

听到这话,盖伊立马抱着师亦跟着眼镜青年离开了。学院的另外两个人也开始搬机器,只留下了那个为首的青年。因为事情太过紧急,所以谁都没有注意到青年在听到刚才那句话时微变的表情,以及脱口而出的,“您……”

……

师亦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挪了一个地。身下的床出乎意料地柔软,师亦一边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一边挪了挪身体。等到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他才看向了房间内唯一的一个活人。

一个戴着眼镜、衣服整整齐齐的青年。他的年纪并不大,样貌也十分出众,寻常人戴眼镜一般都不会太好看,但他戴上却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你昏迷了之后,就被带到了我这里治疗。”简单地解释了一句,青年说道,“现在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在看到师亦摇头之后,青年点了点头,他的视线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那么我们就可以聊聊其他的事情了,你知道在帝都学院招生考试的时候服用违禁用品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师亦现在的面色十分苍白,所说的话也有气无力,他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知道。”

他的反应太过平淡,表情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这种表现让青年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再一次认真地打量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年,样貌相当出色,整个人身上都透着一种孱弱感,看起来十分乖巧。正在和他对视的眼睛也出乎意料的纯粹。

是真的很纯粹。

眼睛里面什么都没有,但并不显得冷漠,反而就像是刚出生的幼儿一样让人心软。

想到他查到的那些事情,青年感觉自己的心突然颤了一下。但他说出来的话依旧很冷,“我发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举报比赛中有人作弊的好像就是你自己。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己举报自己的情况,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躺在床上的少年似乎是被问住了,并没有很快地回答。

青年也没有等他,只是继续说道,“明明自己服用了药剂,却还是去举报了,但凡是正常人都不会这样做吧。刚才给你治疗的时候,我抽了你的一些血去化验,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药剂生效的时间在你测试完之后,也就是说,你应该是考核完了才服用的对吗?服用完之后就去举报了有人作弊。”青年的声音微微顿了顿,“是因为那个叫夏普的人?”

眼看着少年的表情上终于出现了一些波动,眼神里面也流露出了戒备,青年突然叹了口气。

“如果你不想说原因的话也没什么,我也可以帮你把这件事隐瞒下去,但是有一个条件。”

眼眸微微垂了垂,师亦问道,“什么?”

“做我的学生。”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