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3p都是怎么玩,护士查房我没忍住

这边李燕菊直接敲响了村长家的大门,林春花应了声赶紧过来开门,谁知门刚一开李燕菊就抓着她的肩膀急切的问:“春花,你告诉我,你有没有跟别人说我家果果是捡的,有没有?”

“没,没有啊。”林春花被这架势吓到了。

“真的吗?你真的没说出去吗?”李燕菊反复的确认道。

“真没,李嫂子,我虽然爱去唠嗑,但是我还是知道轻重的,我们家树军也是交代过我不能说出去的。” 她确实没跟别人说过,她虽然爱八卦,但还是知道轻重。

李燕菊的手无力的从林春花的肩膀上滑落,她整个人心不在焉的往回走,边走边不住的在心里乱想“春花没说出去,那怎么会有人来把孩子抱走呢?会不会家里的小孩到外面说了?可是应该也不会的,家里的孩子都交代过了,那就是毛豆的双胞胎妹妹,小孩只知道多了个妹妹,并不知道那是捡的。”

路上遇到了几个村民,看到李燕菊的样子就知道孩子还没找着,都上前安慰几句,他们也知道了爱国家丢了两个孩子,还是龙凤胎,也都在帮忙找,但毕竟不是自己家的丢了,所以找起来也没有很尽心就是了。

李燕菊向村民们道谢后又求着他们帮忙多留意多找找,村民们都应好。

等李燕菊回到家的时候后脚蒋爱国也回来了,但他带回的消息可不太好,他看着家人期盼的眼神缓缓开口道:“警/察那边说会帮忙找,在各个关口留意,他们那边会尽力,但是让我们自己这边也抓紧找,因为每年都有人因为小孩丢了报/案的,但很少有找的回来的。”说完抹了把脸吸了口气接着道:“我们也别太指望着那边,赶紧的吃完饭我们自己再去找找,仔细点找。”

于是一家人食不知味的快速吃了饭又急冲冲的去找孩子,赵桂苗故意磨磨蹭蹭的磨到了最后,心想:“早知道就不把毛豆一起扔了,看这架势好像很轰动,要是只扔果果说不定因为不是亲生的就不会这么积极找了。”但想想他们估计都找不到山上去,他们现在都想着可能被人贩子抱走了,都朝着这个方向去找了。

“呵,反正怎么也找不着,随他去吧。”赵桂枝愉快的想着,只要一想到以后家里少了两个人吃饭她就很开心。

刚拿起碗筷转身想朝着厨房走去,谁知道一转身就看到蒋松木站到了她面前,“哎呦!你吓死我了,你干嘛啊,站在这吓我一跳。”

蒋松木沉着脸道:“你告诉我,毛豆和果果是不是你抱走的?”

赵桂苗紧张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后用力的拍了一下蒋松木道:“你要死啊!在这问我这个!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做的,我今天不是跟你一起去下地了吗?”

蒋松木一脸的不信:“你中间去上厕所上了快一个小时。”

赵桂苗辩解道:“那我每天都去啊,又不是只有今天去。”

“总之,你如果扔了果果可以,但是毛豆不能扔,那是爹的亲孙子,爹知道了会打死你的。”蒋松木说完转身走了。

赵桂苗赶忙追上去道:“没有,我真没有,不是我,你相信我。”赵桂苗心里懊恼的想:“早知道扔个毛豆这么麻烦她就不扔了。”

在他们走后,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桌底不解的挠了挠脑袋,她刚才勺子掉了就钻进去捡,捡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排蚂蚁在搬家,想到爹不让她出去玩,于是她就坐那里看蚂蚁搬家了,而今天的大人们一个个的都想着赶紧去找孩子,所以谁都没注意到麦芽钻进去后就没出来。

麦芽咬着勺子有点不解的想:“大伯为什么说扔掉果果就行,扔毛豆不行,都是弟弟妹妹怎么可以扔掉呢?等娘回来一定要跟娘说不能扔掉弟弟妹妹。”因为也没人跟麦芽说弟弟妹妹丢了,所以麦芽还不知道弟弟妹妹不见了,

这边蒋松平已经把范围扩大到了李家村去找,李燕菊则是在本村找一些老姐妹帮忙找,蒋爱国跟着村长又到镇上的公安局去打听消息,林翠一个人沿着村口的路一路找上去,然而越找越绝望,好像看不到头似的。

********

而被扔在山上的幸黎这时候也陷入了难题,她今早好不容易把毛豆带到了山道上,然后在山道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帮毛豆解了裤子让他尿/尿,就怕他尿裤子了,这种天气要是尿裤子里不用多久肯定就生病了,好在毛豆今儿还算给力,但是现在他们又遇到了另一个难题。

被魔音穿耳的幸黎无奈的叹了口气,她饿了,毛豆肯定也饿了,这不,正嚎着呢。幸黎也没办法,这除了树还是树,一如她两个月前刚到这的场景,不过现在好像更惨一些,因为她们现在在山道上,她连找颗松子都难。

如果她进去找吧,扔毛豆一个人在这她又不放心,带进去找吧,那等会出不出的来还不一定,哎,头疼!幸黎想着还是先给哄停了吧,再哭她也要爆炸了,于是赶紧伸手把毛豆拉过来抱住。

毛豆被幸黎抱着缓了缓哭声,但还是委屈的抽搭着。幸黎也着急啊,这要是还没人来,他们两个估计真得饿死在山上,想着要不要带着毛豆下山,但看看陡峭的山路还是放弃了,怕是没下去毛豆就得摔的不成样。

就在幸黎一筹莫展,而怀里的毛豆也饿的想再大哭一场的时候,一阵沙沙声从身旁的树林里传来。

幸黎赶紧对着毛豆“嘘”了一声,然后轻轻的捂住他的嘴巴,紧张的盯着一旁传来动静的地方。

“沙沙”声越来越近,听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走了出来,幸黎紧张的盯着,怀里的毛豆也感受到了紧张,一动都不敢动。

慢慢的一抹白出现在了幸黎的视线里,然后随着越来越近的声音显示出来者的全貌来。

“银蓝(狼)!”幸黎又是惊喜又是紧张的叫道,惊喜是看到了许久不见的银狼,紧张是担心银狼不认毛豆,要是把毛豆当猎物了,她这小身板可挡不住,她自己倒不是很担心,想想隔几日就出现的猎物,银狼应该是记得她的。

银狼慢慢的走到幸黎前面,低头静静的看着她,幸黎看着银狼眼神里不变的慈爱悄悄的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银狼的脑袋,银狼低头舔舔幸黎的脸,久违的洗脸方式让幸黎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银狼舔完幸黎的脸就将视线转向她怀里的毛豆,幸黎紧张的紧了紧怀里的毛豆,对银狼道:“毛豆,不吃。”

银狼低头嗅了嗅毛豆身上的味道,毛豆看到狼也不害怕,伸出手就要去摸,幸黎一巴掌给拍了回来,心想“这熊孩子还真是不懂怕是什么。”

银狼闻完了毛豆身上的气味就静卧在了旁边,一如当初守着她的姿势,幸黎看银狼没有伤害毛豆的意思也就放松了些,将毛豆松开后往银狼方向爬,她要看看银狼身上有没有口粮,可惜经过两个月的时间银狼早就回奶了,再次面临饿肚子的幸黎无奈的叹了口气。

银狼是被毛豆的哭声引过来的,没想到能在山上看到幸黎,也算意外之喜。银狼等幸黎从它身上离开就站了起来,然后看了她一眼后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啊,就走了?”幸黎一时有点石化,她们都好久不见了,怎么就这么走了。幸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毛豆,发现他的眼泪又在眼睛里打转,得,先哄好这娃吧。

约莫过了半小时,“沙沙”的声音又从旁边传来,幸黎惊喜的发现银狼又回来了,只见它走到幸黎面前然后将嘴里叼的一只野兔子放到她前面。

幸黎:“………”如果她是狼崽子她肯定很兴奋的扑过去吃了,但是她不是啊,她看了看银狼,又看了看兔子,相顾无言。

银狼看她没动就用前爪把野兔子往她面前拨了拨,幸黎看着野兔子考虑着吃的可能性,咬是肯定咬不动的,喝血的话可以是可以,但是小孩肠胃弱,特别是毛豆身体本来就不好,这要是喝下去拉稀什么的不就更完蛋了,“啊!明明有吃的,却要饿肚子,难受,想哭!”

银狼看着幸黎把野兔子往它这边推了推就歪头看了看她,然后叼起野兔再次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幸黎在心里祈祷着如果还能带吃的回来可千万带点她和毛豆能吃的,虽然几率真的是很低。

这次银狼去的时间长些,它回来的时候毛豆正整个人奄奄的靠着幸黎,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银狼走到幸黎的前面然后低头放下了一小串东西,幸黎一看惊喜的发现是5个小果子,每个都只有成人拇指指甲盖大小,但是这种果子她认得,是一种野山梨,吃起来有点涩涩的,但经过霜冻后就会甜一些。

幸黎摸摸银狼的脑袋夸到:“东民(聪明)!”然后赶紧的把一个野山梨擦一擦随后往毛豆嘴里一塞,再拿一个自己吃起来,因前几天霜降过,所以这个野山梨不会特别硬,幸黎和毛豆都用自己的小米牙磨着磨着就能吃的动。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