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菊眼乖乖撅高扇肿男,女主人兽np文

虽然叶离已经回国半年了,可是对于这个已经离开十三年的城市,他还是只能算一个客居人。

他还不如陶助理更熟悉这个城市,很快,陶助理就把他们送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家私人医院中,距离这里两公里的地方,是顾家的专属医院,但陶助理不敢把岑宁带过去,他怕那些人知道岑宁的存在以后,又会闹出一堆事来。

比起公共医院,私人医院的好处就是,只要你有钱有势,一堆医生护士都会放下手边的工作,专门为你服务。

听起来很可笑,也很讽刺,然而在其位谋其政,当你真的享受到这种待遇的时候,就很难再升起疾世愤俗的情绪了。

在顾隽离已经回国这个消息传得人尽皆知的时候,人们也知道了,顾家即将易主。听说抱着病人的是顾三少,没过几分钟,连院长都来了。

陈渔就是感冒,不过这感冒来势汹汹,医生马不停蹄的给他做检查,陈渔的体温就快升到四十度了,但好在来得早,没有引发更严重的后果。知道这个年轻人没有大碍,医生也就放心了,毕竟顾三少刚进来的时候一脸阴鸷,搞得他还以为这个年轻人快死了。

医生放松了心态,手下的动作也变得游刃有余,谁知道,一直安安静静的年轻人突然闹腾了起来。

“我不。”

陈渔紧紧拧眉,他坐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死活就是不让护士采血。

陈渔现在处于一种很奇异的状态里,他知道自己病了,也知道自己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在发烧,但他感觉很好,完全不觉得难受,甚至他都不觉得自己在发烧,体温好像也正常了。

其实,这都是他的错觉,因为他高烧的时间太长,他的认知都错乱了,他以为自己很冷静、很淡定,可实际上,他现在就像个七八岁、任性又不听话的孩子,他藏起自己的胳膊,不管护士怎么劝,就是不让她把针头扎进自己的胳膊里。

不采血,就没法知道炎症有多严重,护士为难的直起腰,看向医生。

医生:“……”

医生也很为难,他看向抱着面粉充当背景板的陶助理。

陶助理:“……”

陶助理没办法,只好转过头,看向叶离,“叶总,要不您劝劝?”

其他人都以为陈渔是在闹脾气,叶离拧眉,看了一会儿陈渔,发现他一直都在偏着头,好像很怕看见护士手里的针管一样。

叶离好像有点明白了,他走过去,坐在陈渔身边,“只是抽一点血,很快就好,让护士给你检查检查身体,好不好?”

陈渔不喜欢他这个语气,好像自己是个小孩子一样,从来都是他照顾别的孩子,还没有别人把他当孩子照顾的时候,他抿直唇角,干脆不说话了。

这架势,完全是要血没有,要命他也不给。

……

陈渔也知道,叶离说的是对的,他们都是为自己好,可他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只要是作为人类,他就总有需要动用针管的那一天,给别人打针,他无所谓,但针管不能扎到他的身体里。

以往他都是死扛着,不管别人说什么,他就是不扎,那些人拿他没办法,也就无可奈何了,而这样做的结局只有两个,一个是他扛过去了,另一个就是,他没扛过去,最后把自己折腾的昏迷不醒,那些人在他没意识的时候做完了一切。

……

何苦呢。

陈渔咬牙坚持,叶离看了看他,突然,他凑过去,高大的身影落在眼前,遮住了急诊室的灯光,陈渔不解,刚要抬头,他的双眼就被遮住了。

温凉又干燥的大手轻轻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瞬间夺走了他所有的视力,视觉消失之后,触觉被无限放大,陈渔能感觉到,叶离正在虚虚的圈住自己,他低沉的嗓音响在自己耳畔。

“这样可以吗?”

陈渔愣了愣。

他觉得,他的脑子是真不清醒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在这时候发呆,甚至还微小的点了点头。

采血就这么艰难,医生拿着好不容易弄到的血样,擦了擦额头的汗,陈渔的病症实在太好判断了,没过多久,他就被安排到了顶层的病房,准备输液。

输液也有针管,叶离如法炮制,当金属针扎进他的皮肤时,陈渔的身体抖了一下,叶离察觉到,连忙搂住他的肩膀,瘦弱的青年就在自己怀里,病症让他变得脆弱又软绵,看着他,自己的心脏好像都被人用力攥了一把,叶离微垂眼眸,掩去心中真实的情绪。

他把下巴轻轻搁在陈渔的头顶,护士收起药盘,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十分自然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两人。

只看一眼,她就走了,直到走出病房,她才激动的跺了跺脚,把所有尖叫都咽回去。

麻麻麻鸭!我嗑到真的CP了!!

……

护士走了大约三分钟,陈渔闷闷的开口:“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病房里就他们两个人,安静得很,这句话说出来好几秒,叶离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他。

陈渔还是觉得晕,于是很快就又睡过去了,叶离一直留在病房里,没有离开过,陶助理接手了面粉,顺便还要回陈渔家,处理被“不明分子”暴力破坏掉的防盗门,这些都是小事,让陶助理去做,其实是大材小用,不到一小时,陶助理就回来了。

彼时陈渔还没醒,叶离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阴沉沉的看着熟睡的陈渔,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的脸色一直都很差。

看见陶助理进来,怀中还抱着通体纯黑的面粉,叶离思索片刻,下了命令,“把它送到我那去。”

陶助理微愣,“可是医生说岑宁输完液就能走了啊,这猫是他的宠物,他要是找不见肯——”

说到一半,陶助理自己就琢磨过味儿来了,默了默,他点点头,“我明白了,叶总。”

陶助理带着面粉离开了,走在医院的走廊里,陶助理一边撸猫,一边感慨。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前几天还说什么不会追,会耐心的等,等个蛋蛋啊!猫都拐走了!

……

叶离确实没打算在这个时候追陈渔,他相信陈渔,所以决定什么都不做,静静的等他把燕丞久踢到一边去,可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愚蠢透了。

他之所以会一早上就来到陈渔家,就是因为他看到了手下送来的报告,他的人还在监视燕丞久,在房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可陈渔是怎么夺门而出,又是怎么失魂落魄的在大雨里走了好几分钟,报告上写的清清楚楚。

陶助理吩咐的时候,只说过让他们监视燕丞久,却没说假如岑宁出现,就要第一时间把报告送过来,叶离不过是迟了一个晚上看到消息,然后,岑宁就把自己搞成了这副样子。

他简直不敢想,假如他不知道呢?假如他恰好有事,隔了两三天才过来呢?

他一个人住,又没有真心的好友,会发生什么,已经不用明说了。

其实事情没有叶离想的那么严重,这是现代社会,大部分情况下,感冒还是死不了人的,但现在叶离满脑子都是悲观的想法,他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把陈渔连人带床搬到他家去。至于燕丞久,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不耽误叶离想把他打成二级残废的心情。

下午三点,陈渔才醒过来,他出了一身汗,浑身黏糊又潮湿,对着天花板眨了眨眼,想起之前发生的事,他坐起来,看向身边。

叶离正在看一份文件,正在工作的他看起来严谨又端正,听到动静,他抬起头,看见陈渔醒了,他没有第一时间走过去,而是慢慢抿了唇角。

陈渔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氛围,“谢谢你。”

叶离垂下眼睛,偏过头,不再看陈渔。

默默观察一秒,陈渔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在跟我闹别扭吗?”

叶离:“……”

转回头,他站起身,走到陈渔身边,“你感觉怎么样?”

陈渔微微笑了一下,“挺好的,不难受了,就是有点饿。”

说完这句话,他等了一会儿,发现叶离既不走、也不说话,还总是苦大仇深的看着他,看在他送自己到医院的份上,他好心递了个橄榄枝过去,“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叶离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看着陈渔清澈的眼睛,半晌以后,他只憋出了一句:“你到底什么时候和他分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