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皇帝和紫薇还珠肉,同学你的大鸡巴真舒服啊

解扬忙着回忆剧情,仇行的询问,他全部以“不清楚”“可能”“也许”“嗯”这种简短的句子敷衍了过去。

仇行的语气越来越沉,话越来越短,最后彻底安静。车内气氛降至冰点,司机瑟瑟发抖,很想摇着解扬的脖子让他多吐几个字出来!

车停进荣鼎S市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仇行下车离开,一个眼神都没给解扬。

司机掏出手帕擦汗。

完了,老板气得都不等他过去开门就自己直接走了。

解扬终于从思考中回神,侧头看司机,问道:“我可以自由活动了吗?”

“啊……啊?”司机笑中带苦,“这……这恐怕不可以,您中午还得和老板一起去赴解董事长的约,不能随意离开。”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干等?”

“当、当然不是。”司机斗胆猜了猜老板的心思,试探建议,“要不,我带您在周边转转?等快吃饭了,我再把您送回来。”

解扬只是想找个能独处的地方安静思考一下以后的出路,闻言点头,应道:“可以……这附近有电影院吗?我想看电影。”

十分钟后,两人到达最近的一家电影院。

司机看着影院宣传屏,说道:“周怀仁导演的新电影《六月淮安》评价好像不错,要不看这个?看的话我去给您买票。”

《六月淮安》,女主的大银幕处女作,也是个重要剧情。

解扬的视线在《六月淮安》的宣传海报上停了停,摇头,指角落的专区:“不,我要看这个,去买票。”

司机看过去,怀旧经典专场几个大字映入眼帘。专场是十几部电影连播的模式,随看随走。海报上有各连播片子的名字,无一例外,全是抗战神片。

“……”解先生的品味好独特。

司机去买票,顺便给仇行发短信报备自己和解扬的动向。

司机走后,解扬把视线挪回《六月淮安》的宣传海报上,打量一下印在角落处的女主,弯腰抽了一张《六月淮安》的宣传页。

怀旧经典专场没什么意外的很空,解扬挑了个角落位置坐下,拿走司机手里的爆米花和饮料,示意他坐远一点。

吃的被抢走,司机敢怒不敢言,乖乖坐去后排。

大屏幕上,灰头土脸的士兵正在战壕里翻滚,解扬吃了一颗爆米花,靠到椅背上闭上眼。

要改变必死的命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和仇行离婚,远离剧情圈子。但这条路目前来说行不通。仇行是个孝子,这段冲喜婚姻是仇母安排的,仇母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仇行不会逆仇母的意思。早上试探时,仇行也确实是一副不松口的态度。鉴于他和仇行之间十分不平等的地位,只要仇行不愿意,这婚就绝对离不了。

解扬又拿起一颗爆米花放入嘴里,用牙齿轻轻磨,磨下一点碎渣后再用舌头舔掉,慢慢品那丝甜味。

既然离不了,那就只能深入剧情去搅弄一下风雨了。原书中炮灰最后死于车祸,当时那种情况,会是谁想杀了炮灰?

男主有可能,他夺权的法子不太光彩,炮灰知道得太多,不死就是个隐患。女主也有可能,女主最后对仇行是愧大于恨,内心里十分厌恶背叛了仇行的炮灰。仇家那群依附于仇行生存的亲戚也有可能,他们恨炮灰毁了他们养尊处优的生活。风家人也有可能,风家人恨所有仇家人,炮灰勉强算是半个仇家人。炮灰的家人更有可能,他们恨炮灰毁了他们好不容易抱上的大腿。目前还没见过的那些男配女配也有嫌疑,他们最后都成了男女主的狗腿,急男女主之所急……总结一下,就是全世界的人都想杀炮灰——除了仇行。因为仇行在炮灰死前就已经病死了,没机会动手。

解扬把爆米花咬碎。

很好,全员恶人。

他睁开眼,抽出口袋里的宣传页。

其实整个剧情中,最让他觉得棘手的不是未来的必死和这个身体小白菜一般的身份地位,而是作者给女主设定的金手指。

原书中,女主有一个名叫喜爱值兑换系统的金手指。这个系统很强大,可以把女主从粉丝或者随便哪个人那里获得的喜爱值积累起来,再根据女主的意愿,把它们兑换成女主需要的美貌、运气、演技,甚至是某个人的好感。靠着这个系统,女主轻轻松松就成为了人生赢家。

剧情中,几个重要的剧情人物全被女主兑换过好感,包括原主。

解扬皱眉。

也不知道这个金手指具体操作起来会对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左右人的神志。

他本能地紧了紧手指,却没感应到异能的存在,怔忪一瞬,松开手。

算了,慌什么。

他丢开宣传页,又抓起一颗爆米花。女主那个兑换好感的技能只能在有肢体接触的时候使用,而且是有时效性的,最后能留下多少好感全看被使用人对女主的真正印象如何,只要他小心一点,应该可以避免中招。

不过小艺人可能得继续当下去了,要搅弄风雨,只当个被反派养着的废物可不行。

十点半,解扬站起身。

司机忙也跟着站起来,问道:“解先生不看了吗?”

“不看了。”解扬往外走,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回头问道,“你那有充电的地方吗?”

两人回到车上,司机找出一根充电线和一个充电宝给解扬。

“谢了。”

“不客气不客气,那……我们回去?”

解扬“嗯”了一声,找出原主的旧手机,充上电。

手机刚开机,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来电人的备注是“爸”。

解扬接了电话。

“你手机怎么一直关机!真是一点都不懂事!”解修劈头就是一句训斥,然后连忙转到正题,“本来昨天就准备找你谈的,结果你不见人。一会就要一起吃饭了,我现在长话短说。你书就别读了,那什么男团也别参加了,给我退团专心跟着仇行,好好把住他,明白吗?”

原来原主变成废物的源头在这。

解扬回道:“不明白,不可能,以后别联系了。”说完直接挂掉电话,把解修拉入黑名单。

刚操作完,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胡标。

“你跑哪里去了?”胡标的语气意外的很平静,不过傻子都听得出来,他的平静不是不生气,而是风雨欲来。

解扬回道:“回家和父亲断绝了一下关系。”

胡标噎住:“什、什么?”

“标哥,从今天开始,我没爹了。”

一阵窒息般的安静后,胡标怒吼出声:“你少给我鬼扯!解扬,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你要是还不见人,不用粉丝抵制,我第一个让你退团!”

电话挂断,没过半分钟,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来电人柯蓝。

解扬继续接。

“你的机会我还给你,别闹了。”柯蓝的声音很好听,但语气却很冷淡,隐隐带着讽刺,“解扬,你是不是觉得IUD快糊了,配不上你那高贵的梦想?”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解扬皱眉,眼看着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烦得直接把手机关机。

驾驶座,被迫听完所有电话内容的司机偷偷咽了口口水,僵着身体把着方向盘,头上的问号缠成一团乱麻。

信息量好大,解董事长可真敢想,居然想用儿子绑住老板……

工作结束后,仇行故意磨蹭了一会才下楼。车停在老位置,不同的是,司机独自等在了电梯外。

仇行沉了脸:“他跑了?”

“不不不,不是。”司机瞄一眼跟在仇行身后的助理何钧,欲言又止。

何钧自觉走远避开。

司机赶在仇行不耐烦前长话短说地把解扬那几通电话叙述了一遍。

仇行越听表情越古怪,眉毛挑得高高的,问道:“解扬把解修的电话拉黑了?”

司机用力点头。

仇行品味两秒,突然笑了:“这可真是……有意思。”他大步走到车边,拉开副驾驶的门,“下来,坐后座去。”

解扬推掉兜帽睁开眼看他,问道:“中午这顿饭我能不去吗?”

“不能。”仇行笑得春风和煦,“不过如果你求我,或许我会考虑一下不带你去。”

“……”

解扬立刻下车,拉开后座车门矮身坐进去。

仇行哼一声,绕到另一边开门坐上去,整了整袖口,说道:“我喜欢听话的孩子,说说看,想要什么奖励?”

解扬掏出手机开机:“离婚,你给么?”

仇行一秒切换阴森脸:“看来你叛逆期还没过。”

解扬打开微博:“你的更年期倒是提前了。”

仇行冷冷看解扬。

解扬不为所动,点进微博热门榜单。

助理何钧把两人的相处看在眼里,惊得不轻,坐上副驾驶后朝着司机看去,眼带疑问:怎么回事?

司机满心沧桑,递给他一个“别掺和,就当自己聋了瞎了”的眼神,发动汽车。

何钧:“……”

微博上正热闹,#木周易弄脏BV礼服#、#木周易无故缺席慈善晚宴#、#木周易得罪BV#这几个话题几乎把热门榜单屠了榜。和原书剧情一样,女主果然因为缺席晚宴和礼服弄脏的事被黑了一晚上,营销号痛批她目中无人和假慈善,黑子也趁着这股风编了一堆女主的黑料到处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