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换妻口述又大又粗经历,男的一直在吃奶

师亦回到珀西的别墅后已经很晚了,看了看呈现着蒙蒙亮的天空,师亦想了想,还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在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之后,珀西所说的那个病人也来到了别墅。

是一个容貌十分俊美的青年。

青年伤势应该十分严重,整个人坐在一个轮椅之上。他的脸毫无血色,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身体虚弱,但身上有着一种无法忽视的威压感,让人完全不敢去直视他。

可十分矛盾的是,师亦从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颓废和阴沉。

虽然珀西身上也是死气沉沉的,但和这种感觉相较却有些微妙的不同。珀西身上的更像是看透一切本质的漠然,而青年身上则是一种很负面的感觉。

这是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师亦想了想,才弄明白了这种矛盾是由什么导致的。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和气势应该是来自于本能和习惯,而现在的颓然则很有可能是身上的伤势所造成的。

他的伤势可能十分糟糕,有可能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未来。

“情况确实有些糟糕,我先给你详细地检查一下。”没有为师亦和伊凡介绍对方,珀西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

师亦虽然知道珀西的身份不一般,但他其实还是低估了珀西在帝国的地位。身为安格斯家族的继承人,伊凡在找到珀西之前已经拜访了无数医术高明的医师,可这些医师对伊凡的伤却丝毫没有办法。珀西已经是伊凡最后的希望了。

如果珀西也没有办法治疗,伊凡就真的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了。这也就意味着伊凡会被家族彻底抛弃。

为了能够让珀西同意出手,安格斯家族付出了十分巨大的代价。

眼眸中闪过了一些暗沉,伊凡死寂般的眼神终于闪过了一些光彩。他慢吞吞地跟着珀西到了一边装满各种机器的房间里。师亦本来是准备要帮伊凡去推的,但看到后者的脸色后他还是停止了这个举动。

毫无缘由地,师亦觉得这个受了重伤的青年似乎并不想要他的帮忙。

珀西的检查耗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师亦是在现场的,在每使用一个装置的时候,珀西都会向师亦介绍一下用途。从始至终,珀西的表情都很冷淡,让人完全看不出来他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样的想法。

“可以治是可以治。我有一种办法能让你恢复到本来的状态而且不影响到未来的发展潜力,但成功率不高,耗时很长,你也会经历巨大的痛苦。我并不是很建议你这样选。”珀西一边慢条斯理地收拾装置台,一边说道。

“有一种更加稳妥的办法,我来做的话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需要你愿意放弃自己发展的潜力。当然,我会尽力把你恢复到之前所达到的巅峰状态,最起码也会达到90%的地步。以你的实力,就算不再有突破,也还是佼佼者。我比较建议你选第二种。”

珀西完全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态度,他平淡地看着,“当然,最终还是得由你自己决定。你也不需要现在就给我答案,两种选择初期的准备阶段都是一样的,在准备阶段没有结束之前,你可以慢慢思考。”

在整个过程中,师亦没有和伊凡说过一句话。

伊凡就在珀西的别墅里面住下了,虽然同处在一个屋檐下,但师亦和伊凡之间并没有太大的交集。师亦还是和以前一样,炼制药剂,完成珀西所布置的作业。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在珀西给伊凡治疗的时候在旁学习。

而伊凡则是配合着珀西的治疗,在没有事的时候就安静地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一动也不动。

直到一天,伊凡照常地去拿水杯的时候。他的脑海突然出现了一些阵痛。很突然的一种感觉,像是锐利的针尖突然扎了一下,眼前忽然黑暗了一刹那,伊凡的右手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

“咣当。”

水杯从桌子上砸落了下去,这声音在安静的别墅里面格外得显眼。

伊凡的眉头当即是皱了一下,他眯了眯视线模糊的眼睛。就在下一秒,他听到了隔壁传来了一道爆炸的声音。

旋即,师亦就从那边跑了过来。

伊凡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他是知道师亦正在旁边制作药剂的。在炼制药剂的时候,医师的注意力需要格外集中,外界任何的声音都可能打扰到对方。

他刚才将杯子摔碎绝对打扰到对方了,所以,应该是来兴师问罪——

“你没事吧?”

只是,伊凡发现师亦的眼神里面并没有责备,反而是有一点儿担忧。那双纯粹的眼睛里面清晰地倒影着自己。

就连那清清冷冷的声音里面也带了一些关切。

珀西现在并不在,身为珀西的弟子,师亦自认为还是很有必要帮珀西照看一下病人的情况的。所以,在听到那道声音之后,他以为伊凡发生了什么事,就放下了药剂的炼制赶了出来。

“……没事。”

心里面出现了一些微妙的情感,伊凡一边摇了摇头,一边弯下腰准备去捡那些打碎的杯子碎片。

“我来吧,你现在身体不是很好。”略微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发现确实没有太大的问题后,师亦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同样弯下了腰,“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就叫我,我会很快过来的。”

只是,师亦的手刚伸下去,就被伊凡给甩开了。

“我都说了我没事。”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伊凡身上的那种颓废和烦躁又浓烈了一些,“我现在还没有废到什么都需要别人帮忙的地步,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地表现你的同情心。”

自从伊凡受了重伤之后,伊凡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人都认证他废了,周围人的眼神全部从崇拜敬畏转变成了同情。

不管他做再怎么简单的事情,都有人要来帮他,哪怕只是拿一本书。

受了重伤、随时可能面临被家族抛弃的情况已经让伊凡的心态发生了剧烈地转变,他似乎在一瞬间就由天才变成了废物,之前的所有辉煌全部都被抹杀掉了。每一次寻找医师,他都会满怀着期冀,可每一次,这种希望都会破碎掉。周围人同情的举动无时无刻地在提醒着他,他已经废了。

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必须依赖着别人的帮助才能活下去。

伊凡正处在治疗阶段,珀西给他开的药剂是含有让他情绪变得容易起伏的因子的。师亦的话刚好就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伊凡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说出来了这句话。

也是在话音刚落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他立马准备想师亦道歉,只是,伊凡的瞳孔却猛然缩聚了一下。

师亦的手被他甩开了。

师亦今天穿得是一件很宽松的衣服,他正弯着腰,伊凡也刚好坐在轮椅上。从伊凡的角度看过去,他就很清楚地看到了师亦右手手臂上的那一个胎记。

那是——

这一愣神让伊凡暂时忘记了道歉,他仔细地看着那一处胎记。直到师亦收回胳膊之后,他的视线才转移到了少年的脸上。

少年似乎是因为他的话而怔住了,那双纯粹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些迷茫。

伊凡就眼睁睁地看着少年微垂着自己的脑袋,然后低声说了句,“哦。”

就像是受伤一样,声音里面也透着一点儿有气无力,突然地,伊凡心里面生出来了一种十分地强烈的后悔。他刚准备说什么,师亦却已经返回了自己之前所待着的那个屋子里面。

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些懊恼,伊凡的脑海里再一次闪过了他刚才所看到的那个胎记。

双手微颤,伊凡在光脑上给安格斯家族发布了一条信息。

伊凡在发完短信之后,就准备跟师亦道歉。只是珀西刚好回来给他检查,这件事就不得不暂时耽搁了。等到晚上的时候,伊凡没有像往常一样很早地就休息,而是去找师亦。

“你今天的药剂没有炼制成功?”不过,珀西也刚好在那里。

“嗯,因为失败而爆炸了,然后这里所有的药材都因为爆炸而化成了灰烬。”主人似乎觉得自己做得很过分,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失误。我应该把那些药材放在隔离箱里面的。”珀西的声音还是和以往一样,并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不过,我觉得以你之前的水平,炼制今天的药剂话是不应该失败的。能感觉出来是因为什么问题失败的吗?”

是因为他。

伊凡微怔,他的手突然攥紧了一些。在发现珀西也在那里后,他就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待着。

“不小心就给失败了。”师亦的声音还是像犯错了事一样低。

“没事的,一会儿你再炼制一下。我在旁边给你看一看,找一找问题究竟出现在哪……”突然地,珀西的声音顿了一下,“现在已经很晚了,还是先去休息吧,明天在炼。”

师亦轻轻点了点头,但是在离开的时候,他还是用因为说话声很轻所以听起来软软的声音问道,“老师,你要不要罚一罚我?”

他长得很好看,在说这种内疚的话的时候就像是在无意识地撒娇一样。不管是珀西还是伊凡都微怔了一下。

也是下一秒,伊凡就看到珀西揉了揉师亦的脑袋,“都说了这不是你的问题,快去休息吧,晚安。”

看到这一幕,伊凡再一次愣神了一下,他突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晚安。”

乖巧地点了点头,师亦朝珀西露出来了一个大的笑容。

也因此,伊凡再一次错过了道歉的机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伊凡就开始变得关注师亦起来了。按照安格斯家族发来的回信,伊凡找到了师亦掉在地上的一根头发送回去进行鉴定。

师亦和伊凡之间依旧没有什么交谈。在过去了几个星期之后,师亦看到了孤儿院被犯罪团伙洗劫的消息。

是在每天都送过来的电子报上刊登的,看着上面的消息,师亦的眼眸微微垂了垂。

上面有刊登着一张照片,一张师亦自己都快要认不出来的熟悉照片。现在的孤儿院已经变得一片残骸,遍地的尸体和鲜血。

这也是师亦第一次经历熟悉的人因为剧情需要而死得那么惨烈。

看着那张照片,师亦就觉得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的身份真的很特殊,在每个游戏里面都有着所谓的关键转折点。譬如在有玩家完成任务之后,会开启某种不一样的机制,例如宠物机制、转职机制等。师亦就是这么一个关键剧情点的npc。

在本来、现在还完全没有办法改变的设定里面,师亦是注定要被推倒的大Boss。只要有玩家触发了他的任务,并且顺利通过,全息网游就会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要比那些所谓的专职机制引发得变动还要大,全息网游会进入一种全新的篇章,足以推动整个人类世界的某种进步。

也因此,那些科研人员才选择让他来这些世界担任反派。他们没有办法改变这种设定,也无法割舍背后所藏的利益,所以想要师亦提前适应这种被注定推倒的过程。

同样,他们也担心师亦会在那个时候暴动伤害到玩家,所以暂时让师亦进入了一个玩家很难才能进入的副本世界。

如果师亦始终没有完成任务,他就会不停在副本世界里面穿梭。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暂缓之策,毕竟,说不定他们就能找到其他解决的办法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突然有了意识,如果不是因为摧毁他会影响到主脑的运行,身为反派的师亦下场就和眼前的人一样。他根本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是注定好了的,只是为了剧情能够推展下去。

“你似乎很关注这个报道。”因为师亦在电子报面前停留了很久,伊凡也没有察觉到了这些,当看到孤儿院的时候,他的瞳孔微缩了一下。

师亦点了点头,“我是这个孤儿院的人。”

他在伤心。

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师亦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太对,伊凡的眉头微皱了起来。

“你放心,我没有伤心,我其实很讨厌这些孤儿院的人。他们经常在我背后说我坏话的,所以,看到这篇报道我其实很开心。”回过来神的师亦尽职尽责地开始扮演自己的人设。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语的可行度,师亦还弯了弯唇角。

但伊凡的眉头并没有松开,反而是皱得更加厉害了。

少年在说谎。

他现在明显就在强颜欢笑,他刚刚就明明看到师亦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了一些哀伤。

蓦地,伊凡感觉心脏像是被扎了一样的疼。

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抗呢?

伊凡的手轻轻抬了抬,他想到了之前珀西安慰少年是揉后者脑袋的一幕。在少年上一次伤心的时候,珀西就是这样安慰他的。

他也想要这样安慰后者。

只是——

伊凡最终还是将手收了回去,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外人,这样做会吓到对方的。

轻轻地攥了下手,伊凡的眉头皱了皱,再等一等。

……

在看到那篇报道之后,师亦就意识到快要到他的戏份了。果然,在不久之后,师亦就看到了安格斯家族要开宴会的消息

只是,不知道出现了什么偏差,宴会举办的日期发生了转变。

“虽然没有邀请函,但还是死皮赖脸地过去吧,先闹一场败坏一下名声再露出自己的身份。”师亦低喃道,“然后要狠狠地得罪一下伊凡,嗯,暂时就是这样。”

……

“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加文的宫殿之中,加文正看着站在他面前恭敬行礼的少女。

“那个液体是一种失忆药剂,但药性很温和,不会对人产生什么副作用,只是让人失去前5个时辰的记忆。”少女就是师亦之前见过的那位少女,“但那个人的身份没有查到。”

眼见加文温柔的眼神望了过来,少女连忙补充道,“因为那个少年和珀西大师的关系不一般,我们也只知道这个消息,所以我们是从珀西大师那边查的。但确实是什么都没有查不出来,很有可能是珀西大师为了保护他封.锁了他的所有消息。”

“如果殿下允许我们大张旗鼓地去查的话,或许能够查出来。”发现加文眯了下眼后,少女犹豫地补充道。

“暂时还是暗中查吧,不要让其他人发现。”略微思索了一下,加文一锤定音。

少女点了点头,但突然,她有些犹豫地道,“殿下,还有一件事。和您有婚约的那位安格斯家族的小少爷已经找到了,安格斯家族准备特意为其开一次宴会,给您的邀请函也已经发过来了,您要去吗?”

身为那位小少爷的未婚夫,加文为了双方的面子也应该去参加。但加文金色的眼眸却闪过了些什么,他轻轻用手敲击着桌面,在过了一会儿方才温柔地回道,“不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