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黑人老外的大肉棒,前后两根黑人粗暴

时间飞快流逝着,很快的大巴车抵达了A市。陈楚琅抱着女娃下车后先躲在了一旁,再仔细观察了下周边是否有可疑的人出现,发现没有异常后,这才抱着女娃朝车站外走去。

他知道他得抓紧时间了,因为那边发现他没按路线走,肯定会跟那头联系,有可能会在各大车站围堵他。

陈楚琅在抱着女娃先去买了些干粮,又花钱买了几瓶牛奶和小糕点,孩子总得吃些东西。在经过一家卖衣服的店铺时,沉思片刻后便走了进去挑了一件黑色大棉衣和一个大帽子以及一条格子围巾。

将自己去全副武装后,陈楚琅看着还在睡的女娃,又挑了一件暗色的小外套。本想把女娃身上的棉衣脱了换上,又想着可能这可能是她父母给她的唯一一样东西了,于是就没动棉衣,直接将暗色的小外套往女娃身上一套,再拿个小帽子一扣,嗯,这回比较不打眼了。

陈楚琅掏出钱付完账,就抱着女娃出去了,还好天气冷,就算包的严严实实的也不会热,因为天气寒冷大家都包的比较严实,走在人群里也不是很明显。

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个集市,此时已经是中午了,太阳在冬日里散发着微弱的热度。陈楚琅看到了旁边有好多三轮车,车前是一辆自行车,后面有个两人宽的位置,旁边有两个大轮子,这些车辆并排摆放着,每辆车旁都有一个脖子上带着毛巾的师傅。

陈楚琅抱着女娃过去问道:“师傅,A市能做船不。”

师傅搓了搓有些冻的手,抬头后用带着些口音的话回道:“可以哩,咱A市临海,通往好几个市哩,你没来过我们这吧。”

陈楚琅没回,而是问道:“那你知道往南去的话,可以到哪些地方吗?”

师傅也没在意,随口答道:“晓得,晓得,有X市和Z市,不过这两个地方有点远哩,光坐船就要一天哩。”

陈楚琅沉默了片刻,心想:“一天是久了些,但是没办法了,坐船是最稳妥的,并且还快,船一天走陆路的话可能需要三天,而且他们总没办法跑到船上一个个排查吧,只是回去的时间要延长了。”

陈楚琅对师傅说:“那好,师傅,你看送我去码头乘船需要多少钱。”

师傅看生意来了,满脸堆着笑道:“有点远哩,不过俺也不多算你的,给俺3毛,俺就把你拉过去。”

“行,走吧。”说着抱着女娃抬脚往三轮车走去,坐到后面的位置上。

师傅将白毛巾甩到肩上,腿一跨就骑上自行车,“您做稳嘞。”

陈楚琅下车后看见了一个热闹了码头,到处都是喧嚣声,一些工人正在运送货物,他到旁边的售票处买了张去X市的船票,看了下时间还要一会才能开船,就去附近买了水,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将自己的大棉衣掀开一点,露出了包在里头的女娃,发现她还在睡着,也不知道还要睡多久。

陈楚琅将水打开,然后伸手轻轻捏住女娃的两侧脸颊让她微张开小嘴,轻轻的往女娃的嘴里喂了一点水,好在水还喂的进去,女娃用那粉嘟嘟的小嘴小口小口的吞咽着嘴里的水,但还是没醒过来。

在喂了些水后,陈楚琅又拿出了牛奶,用同样的方法又给女娃喂了一些牛奶,他自己就有两孩子,且对他那个闺女还挺稀罕的,所以在照顾孩子方面还不至于手忙脚乱。

想着都一早上了,女娃估计也要解决人生三急之一“尿急”,于是陈楚琅又赶忙把女娃抱出来,把了次尿。好在女娃没尿裤子,估计一上午没吃东西的原因。

解决完人生大事,陈楚琅也拿出了自己的干粮就着水大口的吃了起来。吃完后时间也差不多了,陈楚琅抱起女娃随着人群检完票上了船,船发出了长长的鸣笛声。

上船后,陈楚琅抱着女娃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休息,奔波了一天,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夜里,陈楚琅是被怀里的动静弄醒的,小女娃在他的怀里动了动,像是挣扎着要出来似的。

陈楚琅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一下,发现小女娃半睁着眼睛努力想撑开眼皮,最后却无济于事。

他想着可能是饿了,于是掏出之前买的牛奶,将牛奶喂进女娃的嘴里,就看见她小口小口的喝着,发出了小声的咕噜咕噜声。但是没一会,小女娃的眼皮又达拉了下去,缓缓地又闭上了。

陈楚琅也没在意,小娃子吃着吃着睡着的现象太常见了,于是他把没喝完的牛奶收了起来,将女娃裹好,又睡了过去。但是他没发觉的是怀里的女娃气息越来越弱,最后呼吸还停止了片刻,约莫过了一会,才重新有了呼吸,由微弱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平稳。

女娃从那晚醒来了一次到下船都没再醒来,下船时已经是隔天的早晨。陈楚琅发现在码头有几个穿着与之前见到的那个黑衣人身边的那伙人穿着打扮相似,于是他连忙躲到暗处,小心的观察了一下。

陈楚琅发现那几人像是在找人似的,一直盯着下船的人看,尤其是带孩子的。但是可能是查的人有点多,左边的一个似乎有些不耐烦,只是随意的看着。

陈楚琅想了一下,将自己里面的衣服脱了一件,然后用衣服将女娃固定在了胸前,再把棉袄穿上,看起来十分臃肿,但好在陈楚琅比较瘦,只让人觉得穿的多,再将大围巾包住脸,把剩下的围巾垂在胸前,然后就一手空着,一手拧着包裹大方的走了出去。

陈楚琅特意往那个看起来不太耐烦的人那边走,果然那人只是随意的看了一下,发现他没带孩子,也就没再看他了。

陈楚琅出了码头,叫了一辆三轮车就往车站去。

三轮车师傅边拉着他往车站赶,边和他唠嗑道:“大兄弟你这穿的有点多呀,咱这边没那么冷那。”

陈楚琅笑道:“我体制偏寒,怕冷。师傅你知道你们这X市附近有哪个县人比较少,又比较偏僻的吗?“

师傅是个畅谈的,“你要打听这偏僻的地方啊你还真问对人了,我们市临海,但是有个县的却靠山,都说靠山吃山,可是整个安县都穷,可能跟他们的交通有关系吧,他们那里交通不行,大巴车只能到县城,村里头连大巴车都进不去,靠的都是牛车和三轮车。”

听着条件是挺差的,但陈楚琅却激动了,这不是刚好很符合条件嘛,于是决定了就去安县。

车站很快就到了,陈楚琅付了钱就按之前的方法躲过了车站的眼线搭上了前往安县的大巴。

上车后陈楚琅忙把女娃解出来,怕把她闷坏了,等到要下车才继续包上,这回仔细了些,将领口微微敞开,再用围巾虚虚的盖着。

车子行驶了2个小时就到了安县,陈楚琅发现这里的车站还是有可盯梢的人不禁纳闷的想:“既然人手这么多,怎么还会找上自己?怕是要将这女娃扔掉的是很熟悉的人,才会怕被查出有干系。”

但这时候容不得他多想了,他出了车站看到了有牛车,就上前压低声音询问:“你这牛车去哪儿的呀?”

看牛车的林大叔看起来不爱笑,板着脸道:“我这牛车只回我们蒋家村,三小时能到。”

陈楚琅又问:“那太巧了,我刚好要去你们村的隔壁找一个远房亲戚,有人托我给送点东西,我能搭你的车吗?”

林大叔:“是去李家村?”

陈楚琅:“是的是的,老大哥你怎么知道。”

林大叔:“去他们村需要搭我们的牛车,他们村没有牛车走。”

陈楚琅又道:“那你等会还回来吗?我送完东西还往这县城来的。”

林大叔:“来,我一天要走两趟,将人拉回去后我就会再拉一趟。”

陈楚琅一喜:“那你到时候等我,我还搭你的车。

陈楚琅知道他不能留村里,如果他留下被人发现的话说不定不小心就被人打听到了,所以送完小娃娃就得赶紧走。

村里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看到坐在牛车一角的陈楚琅疑惑的问道:“这人看着眼生,好像没见过。”村里的人及周围村里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些印象。

林大叔道:“去给亲戚送东西的。”

村里人看了一眼他的包裹,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人穿的也是蛮多的。

三小时在马车上颠簸颠簸的就过去了,马车停在了一个岔路口,林大叔指着那条路道:“喏,从这条小路进去,走个十分钟左右就是李家村了,你快去,半小时后在这等我,如果我来了你不在我可不等你的。”

陈楚琅道了声好,连忙下车朝着里头走去,待看不见牛车时便伸手抱着怀里的女娃狂奔。

他要找个村里人比较有人经过的路,将女娃放那就走,所幸在快到李家村村口的时候,旁边一条山道引起了他的注意,可以看出这里经常有人在走,且现在是午后,估计回来的或者上山的人也多,于是就抱着女娃朝山道跑去。

蒋幸黎便是在这一阵颠簸中被颠醒的,望着那个说要将他丢掉的男的,她一时间有点懵,心里想归想,却也没再说话,想着静观其变。

陈楚琅想着这女娃也是真会找时间醒,但他好歹也抱了几天了,且这么大的孩子也不记事,于是在类似威胁的话语说完后又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我楚琅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大好事估计就是带着你这小娃娃跑了好几天,你可不知道将你从北方那地儿带到这南方来我楚琅躲过了多少人,虽说你离了亲生父母,但好歹我也算救了你一命,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你呀,得好好活着才对得起我这三天的奔波。”话音刚落便看见女娃又闭上了眼睛。

蒋幸黎听完陈楚琅的话还没来得及回应就感到了一阵眩晕,又昏睡过去了。

这时从村口走出来一个人,隔着有些远,看不太真切,应该是扛着把锄头,陈楚琅不敢再多逗留,想着这里人经常出没,估计也没什么野兽,再看看那个扛着锄头走出来的人,农村大多淳朴之人应该不至于那么倒霉遇上不良之辈,于是他将蒋幸黎放在山道上就走了,他还得赶回去搭牛车。

可惜他没看见的是那个扛着锄头的人往另一个路口拐了进去,而这时候从山道旁串出了一只沾满灰的狼,它朝着蒋幸黎凑了过去嗅了嗅,然后张开嘴巴咬住了她身上的棉袄将她叼了起来迈着四条腿稳健的向山里跑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