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母亲到处说我的不好,宝宝我想要你嗯

王敏汇想要顾念离开蔺晋元,自然不希望她与蔺家人过度接触,她蹙眉思索,担忧的望着顾念,看起来很是为她着想,“那蔺晋元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顾念心底很是无所谓蔺晋元,可话却不能这么说,反而她还得表现出对蔺晋元关心,秀气的眉头一皱,语气颇为感慨的道,“还能怎么样,等他醒来再说吧。”男女主她不打算交好,也不打算招惹。

至于没了她在,是否会因为剧情不能顺利发展,而导致世界崩塌?

她相信自己没那么重要。

单凭男主招花引蝶,女主人见人爱的体质,即便没了她在中间作妖,他们相爱之路也会遭遇各种磨难,然后终成眷属。

王敏汇在顾念看不到的角落里翻了个白眼,抓住她的手恨铁不成钢的说着,“你傻啊,他要醒早就醒了。给蔺晋元看病的都是国内外最著名的医生,照我看现在只是硬拖着不宣布结果。蔺晋元成为植物人是一定了。”

昏迷不醒?

植物人?

毕竟有外人在,蔺晋元怕被人察觉出异样,低下头掩盖住眼底的神色。依照目前形式来看,植物人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毕竟他能灵魂出窍在条狗身上,保不齐他的身体也能被别人夺舍。所以想过最糟糕的情况是,他的身体被不知哪里跑来的鬼怪占据,幸好不是他想的那样。

只要身体还在他就还有机会。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顾念念和他退婚。

王敏汇心思真是一道一道儿的,表面上是关心,其实话里话的意思都是在让她想办法解除婚约。顾念不知道是该说原主单纯好,还是脑子缺根筋,意图这么明显了原主竟然都没发现,要是原主和王敏汇闹掰了,她也就无需和她虚与委蛇了。

“会醒来的,他一定会醒。”顾念说得笃定,轻柔的嗓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人不自觉的相信她说的话。

蔺晋元诧异的瞥了眼顾念,她就这么信他会醒?

王敏汇有些焦灼顾念的态度,细细的眉头频频皱起又松开,王敏汇不是那种一味追求潮流的人,当下流行的全是毫无差别的韩式平眉,她的眉毛却是符合自己脸型而画,不论是笑还是皱眉头,都别有一番风味。

顾念瞧着她频繁变幻的脸色,在心里默默点评了句,还真是不错。知道自己优点在哪儿,最大限度的利用起来,明明她心里在想坏主意,表现出来的却是担忧她。要不是两世为人,乍然间来到异世,对所有人事皆保持着警惕心,她真要被骗过去了。

“你是不是蠢啊!”王敏汇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顾念,多好的机会能够摆脱蔺晋元。

明明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但顾念偏在他那儿没有讨到半点好处。她时常见她在蔺晋元那四处碰壁,身为他的未婚妻,就连要见他一面都难,这种情况还得霸占着这位置?

她要肯主动腾出位置,对大家都好,她还能顾忌点从前情分,届时对她好点儿。

顾念可不认为自己蠢,她从不以自己知道剧情发展为傲,也懒得在其中干涉剧情,可却会利用所知为自己屏蔽不必要的麻烦。

“你又不是医生,怎么这么肯定他会醒,要是他醒不来呢?”顾念的语气带了严肃的意味在里头。

作为顾念念好友,王敏汇知晓她喜欢蔺晋元。

顾念杏眸疑惑地望向王敏汇,仿佛不明白为何往日沉静友好的好友,如今一再逼她与蔺晋元断绝关系,“醒不来总有醒不来的办法,走一步算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王敏汇看清顾念眼底神色,莫名的慌神,恼怒的站起来,恨恨地说着,“你真是没救了,从前你脑子也没这么不开窍过。”

不听你话就是不开窍?蔺晋元在心里默默吐槽,听了你的话才是最惨的。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生气老得快。”顾念扯了扯王敏汇裙摆,惹急了眼还不知道她会怎么从中捣乱,得要给她点希望掉吊着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这事真不能着急,还是别因为他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啊。”

蔺晋元不服气的闷哼一声,顾念念可真是蠢,还因为他伤害她们两之间的感情呢。

她难道看不见这女人眼底的嫉妒和算计吗?这女人看似句句话为了她着想,但是合在一起明明就是巨大的阴谋。现在这种情况顾念念去蔺家解除婚约简直就是在两家中间下蛆。

如果他不能醒过来,顾念念会被人说是迫不及待要落井下石,如果他能够醒过来,知道顾念念竟然敢抛弃他,以他从前的性格,肯定不会轻易饶了她。从来只有他蔺晋元抛弃别人,没人能抛弃他。

就算现在顾念念把他照顾得算是无微不至,那他也不能容忍顾念念抛弃他。顾念念敢在他昏迷不醒期间去蔺家谈解除婚约的事,他敢保证,等他苏醒后绝对不会放过她。

顾念听出了蔺晋元的不满,拍了拍他背,示意他少拆点台,也防止他引起王敏汇的注意,遭到惦记。

“你说我老?”王敏汇如今对年龄很敏感,一听到‘老’这个字,整个人都快要炸了。

虽然25岁还很年轻,不着急着嫁人,可这阶层这年龄的姑娘大多都结婚了,要不然就是订了婚,或者有了稳定的对象,偏生她如今哪哪都赶不上人家的节奏。

顾念:“……”她只是说了句调侃的话缓和气氛罢了。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别生气啊。”

王敏汇甩开顾念的手,怒火并未因为顾念和善的态度而消散,瞪了她眼,“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

说完便夺门而去。

要不是顾念家的门窗牢固,地基结实,就她摔门的架势,只怕连屋子都要散架了。

顾念怕小团子被吓到,下意识地背过身子对着看,将他拢到怀里抱着,手就捂在了他的耳朵上。

顾念瘪了瘪嘴,她也不稀罕王敏汇给她洗脑,把小团子抱到跟前,“怎么样?吓到了没?”

蔺晋元眼前漆黑,被顾念捂住了耳朵,并没有受到任何惊吓,还未反应过来,他就对上了顾念的视线。

顾念眼里的关心毫不作假,看在蔺晋元眼中就像夏日的阳光浓烈而璀璨,彻底驱散掉他因为身份转变而沾染上的阴霾,可同时他也明白,顾念的感情给予的都是小团子,而不是蔺晋元。

蔺晋元心头揪起来疼,呜咽了声,一头栽进顾念的怀里。

该死的,为什么偏偏买他的人是顾念念!

“怎么了呀,是不是被吓到了?”想到王敏汇吓坏了小团子,顾念就越发的对她不满了,嘟嘟囔囔的说着:“都怪蔺晋元,要不是他招惹的烂桃花,咱们家小团子也不用遭罪。”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