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详细的性交故事,我被两个外国人轮上

郑启巍的脸色黑如锅底,四周温度骤降,数字军团五人顿时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引火烧身。

郑五默默在心里为锦鲤祈祷,希望老大不要对这条可爱的锦鲤太残暴。

不然晚上摆上餐桌的时候不好看,影响食欲。

不知道锦鲤味道好吃不。

直面郑启巍怒火的萧锦离反而是最轻松的那个,他晃悠着尾巴,远远逃开郑启巍的身边,躲在角落警惕地盯着郑启巍。

四目相对。

郑启巍双眼微眯,声线发冷:“看我也没用,你自己找死,谁也救不了你!”

郑二忍不住咳了一下:“那个,老大。从生理构造来说,鱼眼调节视觉靠眼睛的晶状体前后移动,而不是改变晶状体的凸度。实际上它是看不见您的……”

郑二在郑启巍杀人的眼神中闭上了嘴巴。

“弄死它太便宜它了,”郑启巍鼻翼抽动,“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准给它喂食。”

“是!”

郑启巍狠狠瞪了一眼一动不动装死的萧锦离,双手支撑身体翻上泳池。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战况太激烈,泳池边此时溢满了水渍。郑启巍一时不留神踩上了一块光滑的瓷砖,脚底猛然打滑,整个人倒栽葱一般摔进了泳池里!

数字军团来不及救援,被溅起来的水花喷了满脸。

重新上岸的郑启巍额头上青筋暴起,对着同样湿身的下属也发不起火来,只能憋气走了。

数字军团面面相觑。

郑一没好气地锤了一下郑二:“你是不是傻,当着老大的面说那些干嘛?”

郑二沉默半晌:“其实我还想说,鱼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普遍可以存活两周以上,体质好的鱼种比如黑鱼,甚至能坚持一个月不饿死。锦鲤是观赏鱼,我给它打个折扣,但扛上十天不在话下。”

萧锦离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嘲讽似的一甩尾巴。

只是他的力道有限,水流只能到达他们的裤腿就后继无力了。其他四人懒得搭理萧锦鲤,唯独郑五蹲了下来,跟萧锦离玩起了泼水的游戏。

“我去跟老大说吧。”郑三捡起被他丢在地上的白色衬衣。

郑一一把拉住他:“你不要命了?老大都气糊涂了,你们谁见过老大受过这样的气?你现在过去提醒老大,岂不是让他想起自己被打脸的那一幕?”

郑三挠头:“那该怎么办?”

“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郑一耸肩,穿衣服的同时踹了一脚郑五的屁.股,“走了老五,别特码玩了,跟条鱼有什么可玩的?”

“来了大哥!”郑五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跑到一半回头用口型对萧锦离说:我等下给你带吃的!

人去池空。

萧锦离仰躺在水面上,柔软的尾巴漫不经心地摆动着,荡起一圈圈水纹。

刚刚他故意靠近那群人,想得到点什么信息,结果却一无所获。现在他只知道这群人是那个臭脸男人的手下,而他现在处于随时都有可能暴毙的处境。

唯一能救得了他的,就是他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到的那个“宋小少爷”。

没记错的话,就是这个宋小少爷把他送给了臭脸男,或许宋小少爷有可能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一条鱼,这是他仅有的线索了。

隔天,宋彬彬终于来了。

他带了一大堆鱼饲料,各种颜色的都有,边走边嘱咐郑启巍:“养鱼一看水质二看饲料,水不能用太干净的水,养在鱼缸里的话一周换两三次就可以了。饲料一次也不能喂太多,否则鱼会撑死。”

郑启巍全程冷漠脸。

“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郑启巍敷衍道:“记住了记住了。”

宋彬彬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我的天!我昨天把小锦锦交给你的时候可是生龙活虎的,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他丢下饲料飞快奔向泳池,心疼地把翻着白色鱼肚子的萧锦离用双手捧了起来。

郑启巍也看到了这一幕,锐利的浓眉微微蹙起。

“老郑,你到底对它做了什么?”宋彬彬大怒,“它只是条鱼啊,你怎么都下得去手!”

“我没动它。”郑启巍轻啧一声。

观赏鱼就是观赏鱼,饿一天就死了,真没用。

“你还狡辩,好端端的它还能自杀不成?我都跟你说了,这条锦鲤能给你带来好运,你把它养死了,是要招灾的!”宋彬彬急得满头冒汗,他背后隐隐有一棵青松的虚影显现,“你现在跟我去找大师,他一定有办法帮你消灾!”

“够了,不要闹了。”郑启巍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宋彬彬抿唇,眉间聚起失落。

郑启巍垂眼看他:“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没必要。我生来就不是被眷顾的人,如果指望运气活着,那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哥,”宋彬彬突然喊了他一声,“算我求你了。”

郑启巍抬了抬眼皮,眼里几不可查闪过一道暗芒,但很快被他隐藏。他背过身,用最不近人情的语气说:“你回去吧,以后也别来了。还有,我不是……”你哥。

话音未落,身后突然传来宋彬彬欢呼的声音:“太好了,小锦锦活了!”

萧锦离也不想这么快露馅。

可是这俩兄弟磨磨唧唧的,宋小少爷手里的水都干了,他一条鱼离不开水,差点窒息了好么!

就不能先把他放到鱼缸里你们再聊?也怪他考虑不周全,干嘛装死呢,装得半死不活就好了。

郑启巍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一抹鲜红钻进了泳池之中,飞快地游走了。

那活跃劲儿跟刚刚露白肚皮的死态截然相反。

经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警惕令他很快意识到有古怪,没等深想,宋彬彬就问他:“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你……”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听!”宋彬彬捂住耳朵,“还是那句话,你给我好好养着它,否则有你好看的!”

萧锦离苦恼地目送宋彬彬离开,说起来,他现在虽然是条鱼,但他的视力完全超出了鱼的范畴。

也许这是唯一一个好消息了吧,否则他无法想象,跟半个瞎子没什么区别的他可能死到临头了都不知道是谁宰的自己。

思忖间,一只大网猛然兜头罩下!

萧锦离拼命扑腾,也没逃出这张结实的大网。

郑一把萧锦离从水池里捞出来,有些犹豫地问:“老大,真的要弄死它吗?万一宋小少爷……”

“最近那几个家族动作都不小,我看他们是打算孤注一掷了。”郑启巍目光森冷,“当初他们怎么逼死我父亲的,我现在就怎么逼死他们。我也要让他们尝尝绝望的滋味。这个节骨眼上,彬彬老老实实呆在宋家最好。他频繁来找我,难保会有人盯上他。”

郑一颔首:“我明白了。”

他伸手去抓萧锦离,不料网兜底部突然破了个洞,萧锦离又从网中掉进了水池。

数字军团下饺子一样跳进池中,又一次跟萧锦离展开角逐。

可每一次在马上就要抓到萧锦离的时候总有意外发生。

不是老五和老三撞了头,就是老二和老四抽了筋。郑一心下狐疑,以他们哥几个的身体素质,就算不做热身运动横渡长江也不在话下,怎么追一条鱼就这么难?

郑一就不信这个邪,他手足发力,推动着自己快速游向萧锦离。

好巧不巧的,他在飞快游动的时候打了个嗝。

一串气泡从他的口鼻漫出,随着噗噗噗气泡炸裂的声音响起,大量的池水涌入他的口鼻。

郑一霎时开始翻白眼了!

郑启巍亲自下水,把郑一捞起来,扶着他游向其他四人。

郑三接过咳嗽不止的郑一,帮他顺气。郑二一瘸一拐地走向郑启巍,尴尬地道歉:“对不起老大,我们太没用了。”

郑启巍不答,转身跳进水中。

萧锦离的精神高度紧张,他感觉得出来,这人对他动了杀意。这股杀意近乎实质,令他止不住有些颤抖。

颤抖的同时还有点其他的什么感觉,可惜萧锦离太紧张了,根本没察觉到那一丁点异样。

眼看郑启巍游鱼一般向他游来,他果断选择往底下钻。

水的浮力极大地限制了郑启巍的行动,也幸好池水够深,郑启巍没办法长时间呆在水下,必须隔一段时间上去换气。

萧锦离就趁这个空档转移阵地,让自己活动的空间尽可能大。

萧锦离在心中倒数,距离郑启巍上一次换气已经过去了快五分钟了。

普通人经过训练之后,一次性能憋三到五分钟已经是极限了,一些专业的潜水员能憋得更久。萧锦离经过之前的观察,基本上可以确定郑启巍最多能坚持五分钟不换气。

五分钟一到,萧锦离就开始准备按部就班地转移阵地。

突然,他身子一重,紧接着一股挤压感从他身上传来。他感觉自己的血肉都快要被挤出来了,疼痛几乎侵.占了他所有的知觉!

萧锦离总算明白过来,这阴险的家伙居然从一开始就在迷惑他!他憋气的极限根本不止五分钟!

要不是说不出话,萧锦离真想问问他:至于么,对一条鱼玩这种心理战术?

郑启巍手背上青筋暴起,五指愈发收紧,眼看要当场捏死萧锦离,一道惊怒交加的尖叫冲天而起:“我日了,你在干什么郑启巍,你快把锦鲤给我放下来!”

扑通。

萧锦离掉进水里,劫后余生让他整条鱼都像虚脱了一样,跟刚才一模一样地翻着白肚皮。

等等。

这个臭脸男人特码叫郑启巍?!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