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嗯哦啊快点用力,口述与60女人作受

蔺晋元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哭了?

她怎么又哭了?

其实在之前在蔺家,顾念替他擦身上的水时,他就听出顾念的声音有些哽咽,不过他那时候因为对面的人是他三姐,他不敢在她面前露出异样,便不曾深究。

现在顾念念竟然当着他的面流泪了。

蔺晋元抬头向她望去,就见顾念已经侧过头,不再看他了。

他应该没伤得多重吧?

他感觉不到疼啊。

顾念吸了吸鼻子,用哽咽的嗓音问着医生,“医生,他怎么样了。”

看着小团子的那道伤,不知怎么地她突然眼眶泛酸,她真的好想好想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她原来世界情况怎么样。

她爸妈在第二日醒来时,发现怎么也喊不醒她,会是怎么的难受。她是独生子女,没了她的话,她爸妈真的没有其他人陪伴了。

“没事,伤口泡了水,处理下就好了。”

顾念抹了把眼泪,问道:“会疼吗?需要打麻药吗?”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哭也无济于事,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穿到书里来,可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眼前的事最重要。

医生听了顾念无比认真的话笑了,“疼会有点疼,伤口又不需要缝合,还没到打麻药的地步。再说了,打麻药对它的健康有很大的影响。”

“哦哦。”顾念点头,一副都听医生的样子,转头便安慰起小团子,她现在不敢碰小团子,只好蹲着身子与他对视,轻柔的嗓音安慰着他,“你乖点,等下别挣扎,咱们争取快一点弄完,处理好伤口后,咱们很快就能好起来了。”嗓音里能轻而易举的听出她的关切。

安慰完小团子,顾念这才抬了抬头看向医生,“需要我做什么吗?”

医生摇了摇头,拿出消毒酒精与棉球,“不用,你太紧张了,在一旁看着就好了。”狗狗伤得并不重,他们也不会为了治疗费故意讹顾客的钱。

看着小团子剪了一圈毛的地方,顾念不紧张也没有办法啊,不过她还是比较听医生的话,乖乖的站在旁边并没有动手和插嘴,只不过时不时的心疼地看着小团子。

蔺晋元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干脆拿着爪子放到自己的脑袋上,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这行为纯属是掩耳盗铃,不是他捂住自己,顾念就看不到他了。

好不容易处理完伤口,回到家时天已经擦黑,顾念看着小团子有些蔫头耷脑的模样,责怪的话也说出口。而且刚才处理伤口的时候,小团子着实是太乖了点,一吭不吭的任由医生替他包扎。就连医生都说现在的宠物都娇养着,难得遇见这么乖的宠物,估计是怕她难受,才一动不动。

“还是得准备条链子把你拴住,下次不能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你实在是太不乖了。”顾念抱着蔺晋元把他放在他的专属小窝,蔺晋元从头到尾都耸拉着耳朵,无辜的表情望着顾念,试图让顾念手下留情。

经过小团子这番折腾,顾念都忘了在蔺家的事了,知道吃完饭时才有空想。

因为回来的时间不早了,饭是顾念在外面买了带回来的。是顾念念常去的那一家,味道还不错,她不仅替自己买了饭菜,还替小团子买了肉糜粥。

因此,小团子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吃狗粮,一种是吃顾念买回来的肉糜粥。

不过蔺晋元那种都没选择。

他看着眼前一只盛粥,一只放狗粮的碗,没有半点食欲。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时不时看向顾念,又看向厨房的方向。

几次之后,顾念明白了他的意思,这种眼神顾念太明白了。

每次她做完饭从厨房端东西出来的时候,小团子的眼睛就一直跟着她转,尤其是她端他的口粮出来的时候,一双眼睛都在她身上怎么都摆脱不掉。现在这副表情,他又是想让她亲手熬粥了。

“小祖宗耶,真是惯得你要上天了。”话虽如此说着,但顾念还是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起身去厨房准备给小团子熬粥。看在他受伤的份上,她就不和他计较,给他熬粥算了。

蔺晋元看着顾念的背影,圆溜溜的眼睛闪了闪,他在试探她的底线,可是好像他到目前为止都摸不到边?

结果试探到现在,他发现顾念念真的太纵容小团子了,只要不会伤害到小团子的事,她都能答应。到头来难受的反而是自己,他不想承认自己开始有些嫉妒小团子了。

蔺晋元气得在桌子上待不下去了,纵身一跃跳下桌子,准备去厨房陪着顾念,结果刚下桌子,就被正在淘米的顾念发现。

顾念擦了擦手上的水,抓着他两只前爪子放到椅子上,念叨道:“太不省心了,你乖乖的待着,再乱跑的话就让你饿肚子算了。”

蔺晋元挥舞着爪子,后腿胡乱的蹬着,好歹也把他抱起来啊,这样提起他,让他没有半点尊严。

“你小心点,背后还有伤呢。”顾念见小团子反抗情绪高涨,赶紧把他放下来,低声哄着他,语气跟哄孩子差不多,“别捣乱,伤上加伤疼的可是你。”

背后的伤经过处理已经不怎么疼了,奈何顾念把他当成瓷娃娃似的,生怕他弄伤自己,他只是想跟着他反而,可是顾念才不管他反对不反对,放下他转身就要走。

蔺晋元作势也要下去,顾念猛地转身,吓得他默默的把已经凌空的前爪收了回去。还真别说,那一刻他有些怂了。

“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你要是再闹,就罚你连续十天吃狗粮,正好最近月底我得赶稿子,不想伺候你这祖宗。”顾念恶狠狠地说着,说完还点了点小团子的脑袋,以示警告。

蔺晋元见顾念认真了,也不敢再去烦她,只是可怜巴巴的抓着靠背柱子,望着顾念渐渐远去。活脱脱的像被关押在牢房的犯人,期盼着有人能来瞧他一眼。

顾念虽然不曾回头,可通过厨房门反光看到了他被人抛弃似的怨妇表情,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顾念觉得如果不是小团子实在太可爱了,自己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照顾他。不过这样的日子确实比自己初来时,多了几分生机与活力。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