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一妻四夫的甜蜜生活,花核颤抖肿胀绳子瑶池

第19章

“没事,学妹你们要是忙就先走吧。”

沈佳语不想看到陆清欢的这张脸。

她侧过身,不再和她说话,转而去找别人。

陆清欢撇了撇嘴。

没吱声。

“诶!我什么时候要和你一起走了。”

林沐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好了衣服回来了。

她站在陆清欢的身边,也顺着她的方向张望。

“换完衣服赶紧走,别在我身边唧唧歪歪的。”

陆清欢没有给林沐烟的一个眼神,转身回到了自己班级的队伍里。

“你!”

林沐烟气的不行,指着陆清欢的背影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明明是你说的,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一起走,无聊!”

扔下一句话,林沐烟也不再管她们班级的队伍,直接走出了礼堂回家去了。

陆清欢心里虽然是好意,但是她就不爱和林沐烟说。

两个人水火不容这么多年,陆清欢心里都产生了一声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陆清欢。”

就在陆清欢发呆想着自己为什么和林沐烟水火不容的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你是?”

陆清欢回过头。

一个没穿校服吊儿郎当的人走到了她面前。

男生不知道是哪一届的,不过样貌很帅,耳朵上还带着耳钉,一看就是一个不良少年。

陆清欢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没靠近。

“我是傅鸣谦啊,你都不认识!好歹我也算是校霸一枚,这么不给面子。”

傅鸣谦!

陆清欢仔细看了看。

哦,果然是一班的傅鸣谦。

上辈子她们俩基本没交集,大学也没在一起上,只是后来在杂志上陆清欢偶尔的看了他的照片。

对比现在青涩的脸,陆清欢忽然对上了号。

“原来是傅鸣谦啊。”

陆清欢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来傅鸣谦据说是去当了演员,选秀出道,一炮而红,不过他没走流量的路子,反而去上学进修,出演话剧,最后因为一部古装权谋剧家喻户晓。

不过看着现在这个二世祖的样子,难怪陆清欢没法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找我干嘛?”

陆清欢问道。

“那个...找你吃饭啊,有空不。”

看着爽朗不羁的二世祖,突然害羞犹豫了起来。

陆清欢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要干嘛!”

下意识的发问,陆清欢还往后退了一步。

后来的傅鸣谦听说非常任性,阴晴不定,还记仇。

一天天挂着一张忧郁无话的脸。

尽管他现在看着非常阳光帅气,但是陆清欢还是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什么表情,老子我是坏人吗?我就是想找你聊聊天,这里不方便讲话。”

傅鸣谦指了指身后。

因为一班二班的世仇,这会儿他跑过来,学习委员早就摆出了一副仇视的态度。

陆清欢回过头正好对上她那双恐怖的眼睛。

吓了她一大跳。

“行吧,等我有空再说吧。”

陆清欢摆了摆手。

她今个没空。

早就约好了姜茉去距离她们最远的三食堂吃石锅拌饭,所以她今个还真没时间。

“成,那你给我留个手机号,到时候我再找你。”

傅鸣谦也不纠缠,转身掏出了手机。

乔盛言在二班的队伍里,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底。

早在傅鸣谦出现的时候,他就一直冷漠的盯着对方。

听到他要约陆清欢吃饭,还要手机号的时候。

脸色就已经变得非常不好看了。

要知道,到想着为止,他还没有陆清欢的手机号呢。

乔盛言冷哼了一声,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烦躁。

“对了这个给你,拿人钱财□□,到时候我的电话你可别不接。”

傅鸣谦看着想要的东西到手,心情非常愉快,随手就扔给了陆清欢一盒小蛋糕。

蛋糕的外包装非常的漂亮,一看就价值不菲。

陆清欢认得这种蛋糕,市内最有名的一家店,每天限量出售,要排好久的队还不一定能买到。

“谢啦。”

白送的甜点不拿可不是她陆清欢的性格,更被说是这种限量甜点。

“不客气。”

傅鸣谦大手一挥,非常潇洒的走了。

乔盛言的脸更黑了。

“哎呦还是巧克力味的,不错不错。”

打开包装,盒子里面整整齐齐摆着精致的十枚。

陆清欢不小气,先是分给了姜茉苗涵,这两个自己新交的损友。

“哇,这么可爱的甜点。”

姜茉看到外包装的时候,感觉心都要化了。

“嗯!一枚可以买一大盒费列罗了,能不可爱。”

苗涵认得这个点心,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打算回寝室吃。

“乔盛言..”

陆清欢看了一眼身边的拿着树枝的乔盛言。

想着自己也吃过他甜甜圈,礼尚往来也应该分他一枚。

“巧克力的,很好吃。”

乔盛言正安静的站在一旁,把之前的一切尽收眼底,他的黑眸落在陆清欢手里精致的点心上,没有说话。

又不说话。

陆清欢撇了撇嘴。

不吃正好,自己省了。

“陆清欢,点心真好看,能不能分我一个,我之前看过这种点心,要排好久的队才能买到。”

后排一个小姑娘胆怯的拉了拉陆清欢的衣袖。

眼睛一刻都没离开点心,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爱。

“成,这个给你。”

陆清欢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不然之前也不会让孙嘉悦她们在她身上吸那么多血。

小姑娘看着是真的很想要尝尝,不过一枚点心,陆清欢不在意。

乔盛言的脸色忽的一下子冷若冰霜。

他忽然意识到,之前在他家楼下,或者在网吧。

陆清欢对他表达出来的善意。

也许不过是因为他是她的同学,或者更多了一层同桌的身份。

亏他还以为...还以为她搬过来。

乔盛言垂眸,然后放下手里的树枝,默默的离开了队伍,离开了礼堂。

...

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下,排练接近尾声,双旦晚会正式到来。

这一天二班所有话剧组的人员都忙疯了。

换衣服做造型,抓紧最后一刻时间背台词。

尤其是女主角姜茉,紧张的差点把陆清欢的手臂抓掉了。

“清欢,你说万一我在台上忘词可怎么半啊。”

姜茉穿着已经换好的衣服,坐在后台的一角,手里还拿着台词本子。

“好了没事没事,我们练习了这么久,你就差倒背如流了,放心,相信自己好不好。”

陆清欢跟着排练,把姜茉所有的努力都看在眼里。

她知道这丫头晚上回寝室还会去阳台偷偷背台词。

就怕吵了她们睡觉,每天裹着两个大棉袄半夜在阳台吹风。

这丫头好胜心强,除了要想把演出演好,里面还掺杂着和一班的恩恩怨怨。

听说一班出演女主角的和姜茉同一个小区,两家一直不对付。

所以她很希望这次可以在双旦晚会上打败对方。

作为她的好朋友兼室友,陆清欢也是真的很希望演出顺利。

“没事,你就放平心态,会好的。”

陆清欢摩挲着姜茉的后背,试图让她镇定一点。

“不好了不好了,我去让人搬钢琴,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钢琴突然坏了。”

陆清欢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姜茉的心情,负责所有道具的同学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

“怎么回事,学校的钢琴怎么突然坏了,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学习委员一听,险些没有晕过去。

这次上台,就她们的话剧是爱情剧,需要钢琴配乐。

可是怎么偏偏这会儿就坏了。

“不好了不好了,刘晓佳找不到了,手机也打不通。”

“什么!”学习委员这会儿是真的要晕过去了。

刘晓佳不是别人,正是负责弹钢琴的人。

这距离上场不到四个小时,配乐组一下子钢琴和人都出了问题。

“怎么办啊,清欢,没有了钢琴,我在台上说台词该多尴尬啊。”

姜茉坐在旁边都快哭出来了。

“清欢,你说我们是不是完了。”

“没事没事,你别着急,更别哭,哭了这妆就白画了。”

陆清欢皱了皱眉,心里感觉这事有点不太对劲。

哪里就这么巧,临上场就出问题。

“可是这马上就要上台了,现在到哪里去找钢琴和弹钢琴的人啊,怎么办啊清欢!”

姜茉努力克制不让自己流眼泪,可是心急焦虑慌张让她的眼眶还是红了出来。

看着这么努力的姜茉,陆清欢心也跟着一下子揪了起来。

“没事没事,我来想办法。”

陆清欢拍了拍姜茉的手,然后快速的拿出手机打给了家里的张妈。

“喂,张妈吗?你马上让人把家里的钢琴送到学校来,越快越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