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后妈比我大三岁,用嘴吧帮女婿解决

竞技场的时间是七点半至九点半,路杭回到寝室的时候,就见向淮之只戴着一边耳机,操控游戏人物手起刀落把对手一剑送出了PK场景。

“牛逼牛逼。”路杭把书包放到床上,抱怨道,“你说现在这些大人都怎么想的?过个生日要把全家人都叫来,围一大桌,跟吃年夜饭似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先是问学习再问感情,搅得我连饭都吃不香,赶紧趁我爸去厕所的时候跑了……你今晚跟谁打的竞技场?没我在,是不是疯狂掉分……我操?”

路杭看清向淮之队里的人后,把那些碎碎念都咽了回去。

九点半,竞技场准时结束,所有等待中或是在战斗的队伍一瞬间全被系统赶到了竞技场传送人这儿,一时间城头站满了人。

向淮之开了口,在对队里的人说话:“走了。”

他说完之后没给队里人反应的机会,直接解散了队伍。

[当前]小甜景:谢谢哥哥带我打JJC!哥哥掰掰!*^o^*

这对话框突兀地冒了出来,让身边的所有玩家都愣住了,好半会都没人飞走,还在城头挤着。

向淮之头也不回,第一个离开了场景。

路杭咳了两声,装嗲:“谢谢哥哥带我竞技场~”

向淮之:“你是鹦鹉精?”

而且调子学得一点也不像,如果是小甜景,必然得在最后一个字那拖个长长的尾音。

他听了两个小时,险些神经衰弱。

“我就学一声,你别攻击我。”路杭搬了椅子坐到他身边,“老向,你有情况啊!你居然带小甜景打竞技场?!她装备齐了吗?你为了带妹,连分都不要了?”

“狐仙洞不依赖装备。”向淮之道,“没掉分。”

“没掉分?”路杭想了想,“哦,她号积分重置了,你们匹配到的都是菜鸟吧?有游戏体验吗?”

说是菜鸟也不准确,前三把的对手确实不强,但遇到春肖她们后,再匹配到的就都是两千五百分以上的对手了。

不过自从小甜景渐渐熟悉狐仙洞的PK技能应用后,他们一把也没输过。倒是她好几场都差点被闲人阁的人阴死,好在有了前车之鉴,每当一场战斗快打完时,小甜景就开始满地图的跑,誓死不出现在敌人的施法范围里。

不得不说,这小狐仙的操作,比他想象中要好得多。

“跟1v1没差。”向淮之道。

路杭的电脑是常年不关的,九侠里有个场景叫蓬莱仙境,在蓬莱仙境中挂机,每三分钟能获得一次经验,虽然少,但聊胜于无。他坐到电脑前,看了眼挂机时间里收到的好友消息。

“怎么可能没差,景景妹妹这么健谈……”路杭看着新收到的消息,皱眉,“相思不顾怎么密我来了……哎老向,她居然问我你和小甜景是什么关系?这我该怎么答?”

向淮之挑眉:“你还加了相思不顾?”

“是啊,之前她想拉我去闲人阁来着,我嫌那帮派破事儿多,就没去。还好没去,不然我和小景景现在得多尴尬。”路杭抬眼问他,“你快说,我要怎么回答她?”

向淮之把号丢到蓬莱仙境,起身去洗漱,丢下一句:“朋友。”

[好友]路迢迢:他们是朋友啊,怎么了?

[好友]相思不顾:不可能。

[好友]相思不顾:小甜景刚刚还在竞技场跟心向往之告白了。

操,还有这事?!

路杭回头看了眼正在洗漱的向淮之,啧啧摇头。

小伙子,不老实啊。

[好友]路迢迢: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

[好友]相思不顾:什么?

[好友]路迢迢:先是朋友后是妹,最后变成小宝贝。

[好友]相思不顾:……

[好友]路迢迢:我反正事先跟你说一声,小甜景最近经常跟我们下本,如果你们帮里的人强P开到我兄弟头上来……

[好友]路迢迢:你知道的,渣男脾气都不好,为了泡妹,他指不定做出什么来呢[闭嘴]

正在漱口的向淮之猛地打了个喷嚏,心想,快入冬了。

——

周末,景欢提着一袋子的食物和酒回了学校寝室。

他刚走进寝室,就听见高自翔在喊:“快快快!奶我一口!不然我要被BOSS集火了!靠又没奶中……你到底会不会玩狐仙洞?!”

陆文浩:“艹,你行你奶啊!这破门派技能范围就那么小,三个血池能吃到一个你就该拜菩萨了!再说,技能没有冷却时间吗?你当我36D随便挤挤就有?”

高自翔凉凉地说:“我看你胸前那两坨也确实不比36D小。”

“放屁,你揉过了?”

景欢:“……”

这他妈是什么限制级对话。

他把袋子放下,瞥了眼空荡荡的简易饭桌:“锅呢?”

陆文浩匆匆瞥了他一眼:“欢欢你来了?这么早?等会哈,马上,我们在下25人本。”

景欢:“你怎么又在玩九侠,不是删号了?”

“你知道的,我这学期没什么课,天天无聊得要死,就买了个号来陪这傻逼下本。他的队伍马上要打服战了,缺一堆材料。”说到这,陆文浩哼哼两声,“结果他不感谢我就算了,还天天嫌弃老子操作!”

高自翔:“不是,你知道他买了个什么门派的号吗?狐仙洞!这他妈不是故意搞我?让他转门派他还不乐意……”

景欢手上一顿:“狐仙洞怎么了,不挺强的?”

“强的都是别人,就他,连血池都不会放……”又一个血池放空,高自翔忍无可忍,“打完这个本你就给老子去换门派!”

景欢懒得听他们吵架:“意思我出吃的喝的,还得等你们这两位大爷打完游戏才能吃上饭?”

“不不不,马上结束了,再等十分钟……不,五分钟。”高自翔说,“我们的锅被102寝室借走了,还得去找他们拿。”

景欢后悔了,他就该自己买个锅和底料,在家里自己煮了吃完事儿。

他重新拎起袋子,转身就要走。

“哎欢欢,你要去哪?”高自翔赶紧叫住他。

“回家吃火锅。”

“别啊!”高自翔说,“我们马上打完了,哥!你就坐一会,五分钟绝对搞定!”

景欢抬手看了眼表:“五分钟没打完,我把你们网线拔了。”

说完,他把袋子丢到洗漱台上,打开宿舍大门。

陆文浩:“不是说五分钟吗,怎么还要走……”

“拿锅。”景欢头也没回。

景欢到102敲门,里面大半会儿才有响声,门被打开,一股味儿从里面传了出来。

景欢忍不住微微皱眉,克制住了捂鼻子的冲动。

“哟,景欢,你怎么过来了?稀客啊。”开门的是他们专业的同学,一起打过篮球,不熟。

景欢:“嗯,来拿我们寝室的锅。”

“哦对,我马上给你拿,等一下啊。”对方转身走进宿舍。

景欢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别的不说,光是厕所门外丢着的那一堆臭袜子,就让他没了大半胃口。

那人很快回来了,他把锅递给景欢:“不好意思啊,本来想早点还的,打游戏打忘了。”

“没事。”景欢拿了便准备走。

“等会儿,景欢,刚好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男生问,“下周末,我生日,就在对面的酒吧随便过过,你一块过来呗?”

就他们这关系,其实真没到能邀请对方参加生日的地步。

但景欢长得帅啊,只要景欢来了,那就是个活招牌,整个专业的女生他都能约来。

景欢笑了笑,语气客气又疏离:“有事,去不了。”

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不给后面的人第二次邀请的机会。

景欢边上楼边打量手上的锅。

他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锅盖上那一抹橘红色……该不会是102吃火锅蹭上的辣油吧?

锅是他搬出去前被借走的,算来也有两星期了,这他妈还洗得掉?

干脆重新去买一个得了。

他想了想,决定先看看锅里面的情况再做打算。他走到楼梯间的窗口边,把锅放到窗沿上,顺手打开了锅盖。

只见一只黑中带橙的异物正安静地躺在锅中央,尤为瞩目。感觉到动静后,它迅速在锅内转了一圈,证明了自己的活力。

景欢毫无防备地跟它正面交锋,先是呆滞几秒,然后腿蓦地一软,差点站不住。

他张嘴想叫,却发现此时他被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用最后的力气,猛地把锅抛到了天上!

景欢这辈子最怕的东西就是虫子,就连游戏中看蜘蛛模型他都会觉得抗拒,更别说那玩意儿就活生生在他手指边缘!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快休克了。

锅被摔到地上,发出清脆刺耳的碰撞声,蟑螂从锅里爬出来,找不着路似的四处乱窜。景欢被吓得火速后退,紧跟着一脚踩空,心脏都仿佛停了一拍——

他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景欢松了口气,还好……不至于摔死。

身后的人也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极快,为了防止景欢继续跌落,他迅速伸手抱住了景欢的腰,把人稳稳托住。

“没事吧。”后面的人问。

这声音非常熟悉,景欢几乎是下意识脱口:“没事,谢谢哥——”

两人同时一顿。

景欢立刻回神,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狗逼心向往之,天天在他耳机里叨逼叨的,害他现在听谁的声音都他妈像他。

他转过头,跟身后的男生打了个照面,真挚诚恳地说:“……谢谢哥们。”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