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爸爸咋在车上了我,变身h小说

非秦从早上九点起连面两个半小时,直到快要中午休息吃饭,脸色越来越难看。

“感觉不对。”

“型不对。”

“肢体不协调。”

“……”

非秦嘴上把持住了没太毒舌,然而他是出了名的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一张冷冰冰的臭脸让人看了打寒战。

多数演员表演完,瞧了他脸色,话都不敢说,灰溜溜就走了。

一上午就留了两个人,甄睿和奉霄骐。

岑如是,谢济开这两个最被看好的都被否了,不过应该还会给他们协调一下另外的角色。

甄睿留下是因为他肢体和外形特别合适,奉霄骐则是那股子不驯服的劲感觉最贴近。

即便如此,还是和非秦的期待值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内心烦得不行,把个矿泉水瓶拿在手里捏的咵咵响。

“这年头找个男二难如登天了是怎么?”

非秦心里直嘀咕。

其实也难怪,他这个角色要年轻人,这就刷掉了一大票实力派中年演员,有实力的青年演员里也很难找到拥有青春气息和矛盾颓靡的叠加气质的。

非秦对型的要求大于演技,是以他一早上看下来,原本看好的都被刷了,倒是留了两个外界看来是纯偶像派的演员。

导演的臭脸让刚表演完的展茗哆嗦了一下,同手同脚地走出去了。

外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柏栩川运气不好,抽到一个末位签,他后面就剩下四个迟到的,还有三个直接弃权跑了。

柏栩川于是和展茗打了个照面,见着他愁眉不展的样子,疑惑:“展茗你这……导演骂你了?”

展茗有气无力摆摆手:“骂倒是没骂……”就是表情看起来像在说‘你逗我玩呢’?

“反正你小心一点。”

展茗看看柏栩川,默默产生了一种废物之间惺惺相惜的感情,拍拍他的肩:“好好演,我在这里等你出来。”

柏栩川满头问号,刚想说不必了吧我俩也不怎么熟,就见门打开了,叫他进去。

展茗出去之后,非秦把捏扁的矿泉水瓶投进身后的垃圾桶,问旁边的催场还有多少人。

“还有最后一个。”

“一个?”非秦也说不上是解脱还是失望,手掀了掀之前那堆简历,厚厚的一打就剩下几张了。

“最后一个是万象恺锋的柏栩川。”

又是个偶像。

非秦心想反正是最后一个,耐心点吧,就把目光投向门口。

待看清了那年轻人的外形,他眼神突然凝住,像发现了宝藏一样死死盯住。

他长相极为精致夺目,素颜,长身玉立,一身素白衣,黑腰带,额前绑着细发带,整个人干净得像是从泉水里捞出来的,还散发着泠泠的凉意。

其他工作人员也无声吸气。

都知道柏栩川,但毕竟不是谁都亲眼见过他真人。今天第一次看到的,都有种“卧槽难怪他就是传说中的顶级流量”的感觉。

对于电影演员而言,外形的合衬与演技的到位几乎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缺一不可。只要演技不是太无药可救,外形就能在选择演员的时候起到决定性作用。

毕竟教资质一般的人学会演戏,比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一眼看去就让你眼前一亮的人要简单。

当然,那种实在是天生面部肌肉僵化,感情模块受损的就只能忍痛放弃治疗了。

眼前这个当然是最出众的,外形亮眼到让人舍不得放弃。

非秦想,长成这样的人不让他出现在大荧幕上太可惜了。

如果走在路上看到,就算柏栩川是个素人,他可能都会去问问他想不想拍电影。

但他是个偶像反倒麻烦,之前已经拍过不少电视剧了,很多演员就是这样被带坏了习惯,还不如素人好□□。

非秦脑子过热之后赶快喝了口水冷静一下,寻思着也不能把对演技的要求放得太低。

而且眼前的年轻人虽然外形符合,但气质还是有点太周正了。

灯光暗下来,柏栩川定神,摆起手势。

音乐响起后,他就不再去看周遭导演和工作人员的脸,不需要再顾及旁人的反应,只需要全心全意地跟随着音乐充分舒展。

——不得不说,全身心投入到自己擅长的事情中能带来极大的幸福感。

他把自己不能掌控的试镜想象成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下的舞台,充分展现着自己的技巧性和灵活性。

编舞将古典舞和现代舞做了完美的结合,在艾辰那个大隐隐于娱乐圈的舞蹈鬼才改编下力求最大限度展示柏栩川个人的优势:柔韧度、舒展度、力度与节奏感。

灯光自然不能和舞台相比——但大理石的地面和冷光的反光意外地制造出了一种近似于冰面的质感;

而青年的步伐如此灵巧蹁跹,倒是让人生出一种他真的在冰面上舞蹈的错觉。

面试的房间内,所有人呆呆地注视着舞者,有那么几个瞬间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

非秦的笔尖不由自主在简历上跟随着青年舞动的节奏点了点,内心激动。

不管怎么样也一定要将他留在剧组试一试。

这样的条件,怎么能一直浪费在小荧屏上?

音乐最后戛然而止,灯光下的舞者也停驻在舞台中央,缓缓收势,转向导演的方向,深深鞠躬。

柏栩川弯下腰,内心祈祷着导演仁慈点,抬起头却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

他都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却又不好东张西望,只得轻咳一声:“导演?”

非秦好似突然梦中惊醒:“哦,完了吗?”

柏栩川试图从非秦脸上阅读出差评。

但是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导演脸上分明写着好评!

莫非有戏。

他察言观色道:“还准备了一段,嗯,沈河与沉星的对手戏。”

非秦点点头,却没有让他立刻展示:“先留着,下午……”

柏栩川踏出来还有点懵,这是,这是初试过了的意思?

早上那么多人出来都愁眉苦脸的,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啊……

他一开门,看见信守诺言等在门口,约他一起回家的展茗。

展茗已经准备好了一箩筐安慰的话,见他出来赶忙把手放在人肩膀上,引经据典:

“失败是成功之母嘛,我们偶像出身的要做好演员确实比人家电影出道的差远了,起点就不一样当然要花更多时间来弥补啦,不要气馁下一个胜利在前方等着我们……”

柏栩川:“说什么呢。”

展茗:“我在安慰你啊,这么明显没听出来?”

柏栩川静静地看着展茗:“可我没被淘汰啊。”

展茗:“哈?”

他嘴巴张得老大,看上去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柏栩川继续道:“导演让我下午好好准备,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展茗:“……”

甄睿和奉霄骐虽然被留下了,可是他们都说导演只是点了个头就喊了下一个啊喂!

他现在看柏栩川的目光仿佛看着一个异域生物,良久哀嚎着抱着脑袋跑了。

柏栩川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爽完之后他四下找了找,没有看到贺衍之的身影。

早上刚开始面试的时候分明看到人进去了,后来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事走开了。

柏栩川有点遗憾,本想问问他中午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麻烦了人家这么久,是该表示一下的。

*

贺衍之从三十三楼下来,抬腕看表,已经到了午休的时间。

再推开试镜房间的门,里面摆设已经恢复到了早上开始前的样子。非秦拿了文件夹整跟副导演商量着什么,见贺衍之进来,啧道:“你回来晚了,最精彩的节目错过了。”

“哦?我错过了什么?”

副导演想解释,非秦把柏栩川的简历抽出来,空中晃了晃。

贺衍之定睛一看,上面写着:“3/4沈河”。

他嗤一声笑了出来,副导演欲言又止,非秦见他一点不吃惊,意外道:“你不会告诉我你早有预料吧。”

贺衍之沉思:“早有预料倒也说的不对,只是觉得他应该挺争气的。”男人目光扫了扫简历上非秦因为激动画出来的那些点点,问,“找谁跟他搭的戏?”

非秦摇头:“没找人跟他搭戏,他不是准备的跟沉星的对手戏?你不在我怎么找人跟他演。下午可别走开,想让你跟两个人分别搭戏试试感觉。”

贺衍之瞟了眼副导演手里的名单:“不是留了三个人。”

非秦一边往外走,一边扬了扬手里文件夹:“是留了三个人,但是如果这小子排在前面,最开始那个爱豆我就不留了。”

是这样的,如果要为外形契合选人,就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贺衍之回头看了眼房间,冷冷的灯光照在大理石地面上,空旷的空间现在非常安静,仿佛看到那个笑容明亮的年轻人站在中央盈盈鞠躬。

不知怎么他想起了一周前在夏如轩诊所楼下撞见的那个哑巴少年,以及他平坦的胸膛前晃荡的那一串狼牙项链。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