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和小姑子一晚干十三次,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

孙泽说完,姜砚诧异,自己现在失明状态,也不知能不能继续……

“右手。”思索后,姜砚伸手。

孙泽将右手覆在姜砚掌心。

“孙泽,湖省孙家庄人。二十一岁,兰台大学大三学生……”孙泽的个人信息映入姜砚脑海。

姜砚了然,望闻问切,不仅中医,就连算卦也是行得通。其实古往今来,神算子大多以瞎子居多。

“可以算。”姜砚将手掌收回。

“姜大师,现在开始?”孙泽有些殷勤的提醒。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了……

姜砚调了下坐姿,打开孙泽的个人面板。

被查询人:孙泽

三日气运:52,低下。【视频】

健康运:未解锁

事业运:未解锁

财运:未解锁

……

姜砚熟稔的打开气运视频。

装修高档的电影院前,孙泽捧着一束玫瑰,在耐心等待。其四周是人来人往的的小情侣。孙泽买的是八点电影票,只是从七点到七点五十,他都没等到林彤。孙泽一边踮脚,一边慌乱的拨打电话。

电话无人接听。

八点十分,孙泽正纠结要不要继续等待,一个身着浅蓝裙子的靓丽女子出现。两人似是在争执着什么,靓丽女子露出一副抱歉的表情,接着指了指身后,其身后是一个长相帅气的青年。

在看到青年后,孙泽满眼失望。

三十秒的短视频戛然而止,姜砚收回目光。靓丽女子正是之前一起过来的林彤,当时林彤也算了一卦,只是她的气运都是和另一个陌生青年有关。

这是明显的三角恋。

“怎么样?”姜砚算完,孙泽有些期待的询问。他已经将玫瑰订好,电影票买好,就等着明天晚上的约会了。

“不太好……”姜砚摇头。

“感情.事情不能强求。”思索后,姜砚继续补充。这注定是一场流水无意的感情滑铁卢。

“怎么不能强求?我也没强求啊。”姜砚说的含蓄,孙泽瞬间不乐意了。他和林彤刚确定了恋爱关系,现在不是挺好嘛。

“我有点事,先走了。”其实孙泽对姜砚的卦象一直半信半疑,他再次过来就是想买个心里舒坦,现在心里不舒坦了,他不想继续呆下去。

孙泽走的十分果断。

姜砚听着孙泽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无奈笑了笑,他眼盲心不盲。孙泽的结局不想改变,这大概就是三日气运的‘运’了。

姜砚感觉自己的道学理解力再一步提升。现在大门打开,思索后,姜砚没有立即关上。他在楼上宅了四天,现在只想透透气。

就这样,姜砚摸索出一副墨镜,接着坐在店门口的摇椅上,晒起太阳。

……

“有自己的店就是好,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桔子旅馆门前,杨红梅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向姜砚。

现在临近十一,大猴山游客渐多。姜砚关店四天,至少损失一千多的利润。这么大的店面……真是浪费。赵平海在旁边整理东西,闻言,朝姜砚方向看了一眼。现在烧烤摊的生意黄了,连带着,两家邻里关系越来越差。

“别管他,这是我做的价格调整表,下周十一,咱们把房价提到五百怎么样?”赵平海收回目光。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十一旅游上。

“会不会太狠了?”杨红梅看了眼,现在旅馆普通标间是200/晚。这提到五百,直接翻了一倍多。

“人多,没事。”赵平海摆了摆手,他们前两年加过价,不过顶多是加到二百五,三百这种。五百不少,不过谁让现在的游客人傻钱多。

两人又嘀咕了一会,有游客结账,杨红梅过去处理。整个吧台只剩赵平海一人。

赵平海做完工作,又看向姜砚。今天天阴,姜砚戴着和墨镜躺在外面,再加上周身气质,显得十分闲适帅气。

“学城里人的作风……”赵平海暗自嘀咕了一句,接着从吧台抽屉里翻出一副墨镜。

这是SK墨镜,当初花了一千多,赵平海平常很少戴。

赵平海将墨镜带上,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赵平海长得胖,皮肤差,看起来就像一个干枯的橘子皮。

赵平海看了下姜砚,又看了看自己手机形象,顿时感受到了万吨暴击……

赵平海将墨镜骂骂咧咧的摘下,接着化郁闷为动力,再次投身到房价表上。

……

赵平海郁闷无比,大姜风水店,姜砚吹的十分清爽。也不知是不是戴墨镜的原因,从中午到下午6:00,大姜店共接待了七名游客,其中三个买矿泉水,剩下的则是算卦。

现在‘免费算卦’的A4纸取消,游客需要每单需要支付五十元卦资。姜砚有微信提醒业务,不用担心游客跑单。

“你这段时间气运很好,少去有水的地方就可以。”下午六点,姜砚接待第五名算卦游客。这是个六十多岁的妇人,气运值61,除了河边洗手的时候差点跌倒,其他都是中规中距。

“叮,微信到账,五十元整……”姜砚算完,手机震了一下。这是个爽快的客户。

“小老板,你这眼睛?”算卦结束,妇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用右手在姜砚面前划拉了一下。

此时姜砚穿着条蓝牛仔,白短袖。旁边挂着‘随缘算卦’的牌子,再加上周身气度,颇有神算子的味道。要不是姜砚墨镜,妇人也不会找姜砚算卦……

“过敏了。”姜砚无奈笑了笑。他还纳闷今天算卦生意好,没想到是因为自己瞎了。

今天接待五人。要是时间倒退五天,他的任务早就完成了。

这就是‘运’啊。

“过敏?”妇人晕晕乎乎。

姜砚认真点头。

妇人心情复杂的离开,姜砚呆到七点,接着关门歇业。现在的秋老虎太多,他坐了一下午,已经被咬了三个大包……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姜砚吃饭,睡觉,看店。日子过的极其规律。可能是失明,姜砚发现自己心境开阔,越来越沉得住气。要不是失明行动不便,倒十分享受这样的日子。

这两天,姜砚又相继接待了七名游客。游客接待的不少,但信仰值按照1:1兑换成了【三日气运】,姜砚赔本赚吆喝,一个差价也没赚。

姜砚郁闷了。剩下的1450不好赚呀。

第七天夜晚,姜砚简单洗漱,正准备上床睡觉时,面前场景一换。枞木方床,床头柜,吊灯……自己能看到了?

姜砚眨了眨眼,接着将吊灯打开,眼睛短暂的不适应后,恢复如常。

姜砚抬头,现在凌晨零点。这段时间,姜砚已经模糊了时间观念,他以为离惩罚结束还有三小时,没想到要比猜想的提前。

姜砚将窗户打开,阵阵凉风吹进。

失明这几天太多不便,姜砚不是受虐狂,这只是新手任务惩罚,他无法想象中级,乃至更高的任务惩罚。

姜砚打定主意,在接下来的任务中,自己要严格再严格的完成了。

“嗷——”姜砚在这杂七杂八的遐想,楼梯处响起窸窣的脚步声,一个黄色身影满脸疑惑的上来。

现在大金脸上毛茸茸,但身上就像铲子推过,有些扎手。姜砚给大金检查了一下身子,上面的跳蚤小虫已经全部消失,身体恢复的很好。

“嗷——”在姜砚检查的同时,大金一眨不眨的盯着姜砚。

“我已经好了。还有……这段时间谢谢你。”姜砚明白大金的意思,笑着说道。这段时间,大金功不可没。

大金似是听懂,有些不好意思的扭了扭头。大金性格傲慢别扭,经过这件事,双方距离拉近。

姜砚撸了一会狗,大金回后院。

姜砚睡不着,换上睡衣后,朝一楼走去。大金懂规矩,除了几个高架上的商品掉落,整体货架跟失明前一样。姜砚翻了一下账本,现在账目全乱,他明天需要重新好好整理。

姜砚在一楼走了一圈,准备上楼,在路过拐角区时愣住了。拐角区放着副食货架,上面是巧克力,鱿鱼丝,小鱼干之类的袋装副食。副食区货架整洁,但小鱼干框里明显少了一大块。

姜砚挠了挠头,要是没记错,他失明前几天刚补了一次货。这几天没有吃小鱼干。现在……鱼干卖完了?

小鱼干成本加起来不过一百块,姜砚疑惑了一下,再次上楼。

现在凌晨一点,他不打算熬夜了。

姜砚迷迷糊糊的睡着,夜色中,一个橘色身影偷偷潜伏进来,身影先是左右张望,接着叼起两包小鱼干熟稔离开。

姜砚睡的安稳。在身影出现的同时,大金竖起耳朵听了一下,见一楼整体正常,只能满脸疑惑的睡觉。

……

姜砚沉沉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

姜砚推开窗户。大猴山山道,青山,游客……面前场景如常。姜砚感觉有几个世纪没有见到。

姜砚十分珍惜复明的日子。简单洗漱了一下,来到后院。

姜砚之前开垦了一个五平米左右的黄豆地,现在黄豆种子已经长到了半人高。上面结满了黄豆穗,每串黄豆穗颗粒饱满,鲜翠欲滴。姜砚看了一下,黄豆地还有两三天彻底成熟。这完全违背了植物生长规律……

姜砚打开手机京宝,下单了一款三百块钱的豆浆机。

黄豆和豆腐豆浆最配。姜砚不会做豆腐,只能每天榨点豆浆了。这是系统出品的黄豆,蓦然的,姜砚对豆浆机十分期待。

……

“老薛,你身上怎么弄的?又起了好多。”

“不知道……你帮我看看,后背还有没有?”

“我给你拍张照……你看!”

姜砚在期待着豆浆机,镇江花海小区,薛峰则烦躁的抓着胳膊。这是他从龙聚别墅出来的第七天,此时自己手上,耳朵,胳膊上全是一些小红点。

这些红点最先出现在胳膊上,薛峰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两天火速蔓延,昨天出现在背上,今天连大腿内侧都长上了!

此时妻子罗丽将薛峰衣服捋上去,给他拍了两张后背,递过手机。

薛峰看了下,好家伙,昨天还是星星燎原,今天已经长成火龙果了!薛峰头皮发麻,他的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罗丽将薛峰衣服捋下来。这么多红点,别说薛峰,她也看的头皮发麻。

“我一会过去。”薛峰想了想。他这两天抹了点红霉素,不管用。到他们这岁数了,还是多跑跑医院比较好。

薛峰自己开车到了镇江中心医院。抽血,X光,尿检。薛峰把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一遍。

“一切指数正常,应该是换季过敏。多喝水排毒就行。”皮肤科主治医生看着薛峰化验单,有些疑惑的分析。数据显示正常,但薛峰这些红点确实奇怪……

“你可以去京市做个全面检查。”思索后,医生补充。

“谢谢……”薛峰晕晕乎乎的离开。他在纠结,回去要不要继续使用红霉素……

“薛峰?”

薛峰刚刚走到医院门口,一道诧异声迎面传来。薛峰抬头,来人长裤长衬衫,正是前几天一起喝酒的老王。此时老王戴着墨镜口罩,再加上一身秋装。完完全全的全副武.装。

“你这是?”薛峰将老王上下打量,满脸疑惑。

“别提了,全身过敏。”老王一边说着,一边摘下口罩。老王圆脸,吃的胖,笑起来像个弥勒佛。此时弥勒脸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小红点。这红点长的太快了!

薛峰将袖子捋上去。两人是同款红点……

薛峰晕晕乎乎的回家。他今天有个全体会议,现在自己这幅鬼样子,只能让副经理代开。

“老王也有?你们该不会去什么不干净场所了吧。”罗丽帮薛峰按摩了肩膀,在一旁吐槽。这身上长的,像极那种不干净的病。

“不干净?”罗丽本是随意一说。薛峰瞬间想起七天前的龙聚别墅。薛峰信风水,柴家从摆设到气质都阴的不能再阴了。仔细回想,自己第一个红点就是六天前开始长的。

薛峰认真想了下,之后给其他四人发微信。跟他猜测的一样,除了老王,其余四人也或多或少也有不少红点。

“怎么了?”罗丽疑惑。

“可能真的不干净。”薛峰一本正经。他们都是第二天起的红点。前一天的活动范围除了福满楼酒店,就是柴明德别墅。几人是福满楼常客,这身别墅更像在别墅里染上的。

这是薛峰的猜测,他还没告诉其他人。

“呀……”薛峰在这杂七杂八的想着,肩膀瞬间吃痛。

“怎么了?”薛峰疑惑抬头。

“你自己捏吧。”罗丽满脸怒容,老夫老妻了,薛峰敢对不起他?罗丽又捏了几下,无比委屈的回往房间。

薛峰有点不明所以,女人真是太奇怪了。

‘福运环绕,紫气东来’

蓦然间,薛峰想到了姜砚。他有直觉,要真是中邪。或许……姜砚能够解决?

……

“应该不用晒干……算了,就这么榨吧。”大姜风水店,姜砚第二天下午就收到了豆浆机。

现在黄豆成熟,姜砚将机器认真清洗了一下,剥黄豆,接着一股脑的装进豆浆机里。

风水店后院,大金和小白蹲在豆浆机旁。姜砚将两人的小饭盒准备好,就这样,一人两狗的看着豆浆机运作。

“滴滴,滴——”豆浆机‘轰隆隆’的转动着,十分钟后,提示音响起。

姜砚将豆浆盖打开,阵阵香气传来。

“嗷呜——”此时不仅是大金,就连小白也直起身子,嗨皮的摇着尾巴。姜砚将豆浆晾了一下,给两狗一狗倒了一碗。

大金和小白认真的吃起来。姜砚给自己倒了碗,面前豆浆干净雪白,姜砚认真打量,接着小口抿下。

“好喝!”这是姜砚喝下的第一反应。面前豆浆醇香甘甜,没有任何腥味。胃部和四肢仿佛被泉水洗礼,五脏六腑无比温暖。

姜砚又喝了两口,此时脑海中除了好喝还是好喝。

一碗三百毫升的豆浆半分钟喝完。姜砚舔了舔嘴唇,有些回味无穷。姜砚转向大金和小白。此时大金面前的豆浆已经空空,只有小白在忙不迭的舔舐着。

小白脸小,盆子大,再加上来回的摆动的小尾巴,模样十分可爱。

姜砚打开薄荷,拍摄,发送。视频发送成功,姜砚返回主界面。他的个人界面多了点赞和留言,姜砚打开第一个视频。

这是小白咬皮球的视频。

此时有72个赞,9条评论。姜砚打开评论区。

“妈呀,小金毛太可爱了。”

“奶白奶白的,这金毛长的挺好,是赛级金毛?”

“看着有点像。”

………

评论留言不多,除了几个夸赞,就是对小白品种分析。姜砚只分的清拉布拉多和金毛,不懂分级,他也不在意。

姜砚只是分享小白日常,这是一种心境上的历练。

一人两狗吃饱喝足,姜砚守到凌晨,接着拿上狗绳狗套,带大金小白去后山遛弯。两狗在后院闷了一个月,现在接触大自然,顿时像脱缰的野马,玩的十分嗨皮。

姜砚没敢去人多地方,而是来到人迹罕至的空旷处。姜砚对大猴山地形熟悉,也不用担心迷路。

姜砚遛了两小时。大金小白玩的过瘾,只是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大猴山以猴子众多得名,根据山林管理处统计,大猴山至少有五百多只野猴。这些野猴聪明,很少来到游客区。除了零星几只,野猴和游客井水不犯河水。

姜砚是在一处空旷地遛狗,大金追皮球玩,小白咬着尾巴。玩耍中,一颗山杏砸向小白。姜砚以为是山杏自己掉的,耐心捡起。可之后,山杏越砸越多。

姜砚才发现,在最近的山杏树上有一只野猴。要不是小白躲的快,肯定会砸的满头包。小白胆小,只能躲到姜砚怀里。

树上野猴‘咯吱,咯吱’的大笑。

姜砚从递上捡起树杈,吓唬了一下野猴。野猴胆大,又一颗山杏砸了下来……

整颗山杏树有三米高,姜砚见野猴不下来。只是郁闷退让。在退让途中,大金眼疾手快的冲了上去。

姜砚懵了,野猴也懵了。

这是一只一岁左右的小猴子,大金冲的太快,直接朝小猴尾巴咬了一口。

小猴疼的哇哇叫,之后迅速跑开。

大金VS野猴。大金胜利。

大金朝野猴逃跑方向‘嗷’了两声,接着像一只常胜将军,跟姜砚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家。

姜砚明白过来,大金要比想象的还要护犊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