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和儿子发生关了怎么办,地铁公交肉文

有关周培曼的江湖传言不少,她在影视表演教学方面的实力自然不会有人怀疑。与此相伴的是,女人有些古怪的脾气也广为人知。这不是《霜月百里》两位副导演第一次和周培曼合作,但却是他们头回见到女人这样被人回怼过来。不由得,两人看向符意舟的眼神也带上了那么一点敬佩的意思……

身为剧组的选角导演,处处被周培曼这个“顾问”压一头,不管对方是不是很有名气,时间久了他们肯定会不爽。尽管两个导演也觉得周培曼刚才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听到符意舟用这样的语气和周培曼讲话之后,他们还是忍不住在心底里暗暗的爽了一下。

“你——”周培曼话还没说完,另一个身材微胖的导演赶紧笑了两下打起了圆场:“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在副导演看来,“破厄”这个角色是全剧中最大的一个花瓶,有些演技最好不过,但若是非得二选一的话,那么还是外表比较重要。看到符意舟长相之后,副导演就已经在心里定下了个三四分。为了不叫眼前这个少年彻底惹毛周培曼,直接被轰出去失去试镜资格,他赶紧赶在女人说话之前和符意舟谈了起来。

“符意舟,你过来拿一下剧本,准备一会就来试一下这个角色。”一边说着,那名副导演便从桌上的灰色文件夹里面抽了几张A4纸出来。但还没等剧本到符意舟的手上,周培曼就突然伸出手去将副导演拦了下来。

只见女人朝着符意舟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么有自信的话,那就试一下不一样的剧本吧。”说完之后,她便从自己面前的文件中抽了一个出来,然后示意符意舟接过。

周培曼是一个有些小心眼的人,这一点在暑假的时候,苏念宵的经纪人就给他重复了八百遍不止。所以看到女人特意抽出来的纸后,苏念宵的心底就替符意舟感到了不妙。余光看到自家艺人这紧张的样子,苏念宵的经纪人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目光移走。

符意舟一脸淡定的走到了前方,从周培曼的手中将剧本取了过来,接着入眼便是……一大片的雪白。

看到纸上的东西,《霜月百里》的两个导演迅速达成了共识:符意舟这一次是真的得罪了周培曼。说来这个女人也是有够狠心的,她给符意舟的剧本讲的是破厄刚刚生出灵智,趁着魔主破开封印的时机出逃的那一段。这一段剧本里没有一句台词,全部都是关于眼神和心理方面的描写。

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着实是有些难了。

试镜的准备时间有限,拿到剧本之后,符意舟就站在试镜间的一边认认真真的将那段不长的文字反复阅读了起来。坐在最前方的周培曼手指轻轻的有节奏的在桌上敲打着,作为一名颇有资历的影视从业者,她当然知道《霜月百里》剧组打的是什么主意——选一个花瓶“破厄”,满足颜控观众。等拍摄人物心理活动比较复杂的片段时,直接用摄影等技术敷衍过去。

事实上上一世的《霜月百里》剧组也的确是这样做的,要是符意舟不是周培曼的学生,或者他不嘴硬的话,女人大概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一马。但谁叫符意舟真的这样做了呢?

“好了。”一会之后周培曼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接着坐直了身子朝符意舟说,“准备时间到。”

听到周培曼的话,符意舟淡定的将手上的剧本放到了一边,一点也没有新人面试时该有的紧张感。他重新走回了房间的正中心,接着朝主位上的三人笑了一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和符意舟这淡定的模样不同,这间房内剩下的所有人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甚至包括周培曼在内。只刚刚那一眼,她竟然从符意舟的身上看出了一种专属于巨星的气质来,这一刻女人的内心告诉自己——仅仅凭借这符意舟这张脸,还有周身的气质,他哪怕真的一点演技都没有,也能够爬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符意舟是一个天生的巨星,对周培曼而言,这是一个可怕的发现。

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等到符意舟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几分仙气几分妖气,还有天真带来的懵懂与残忍,这些气质在符意舟的身上诡异的纠缠和融合在了一起。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刚才那个“花瓶”,而是游戏中的剑灵破厄。

符意舟慢慢的仰起头将四周环视了一圈,明明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只是一间再简单不过的试镜间,但这一眼愣是被他看出了几分苍凉的意思来。配合着屋内开的有些过头的冷气,现场一下就变成了雪山之巅,或是深谷之底。符意舟伸出手来微微弯曲了一下手指,接着又从指缝间向外看去。不知多了多久,少年的嘴角忽然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他自由了。

破厄的诞生是为了困住魔主不错,但这又何尝不是在困住他自己呢?看见这道封印松动,剑灵终于将千万年不曾移动的目光投向了那个陌生的世界。

这段剧本本来就不长,符意舟的表演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直到他鞠躬走到一边将纸张重新拿起,周围人这才缓过神来。周培曼抿着嘴一言不发,看到她这幅模样,副导演赶紧将符意舟的简历收了起来,“好的同学,你的试镜结束了,现在可以回去等待通知。”显然他是怕周培曼缓过神来后再为难符意舟,所以就抓紧时间敲定了第一轮的结果。

“嗯,好的。”符意舟朝对方点了一下头,像是一点也不为此而激动的样子。接着少年就如同正在逛菜市场一般随性的走了出去,紧跟着他苏念宵和三人打过招呼之后也一道溜了出来。

显然此时这个未来国民偶像还没有从符意舟给他带来的震撼之中走出,“……电影学院的新生都是这个水准?”苏念宵出门之后一脸困惑的向自己经纪人问道,“我要不就……不报名了吧?”

“你敢!”紧跟在苏念宵身后的经纪人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你这个室友……的确还可以。”想了半天之后他终于将这句难得的夸奖说了出来。只是……看着符意舟的背影,苏念宵的经纪人心里却一直在打鼓。

他带了苏念宵这么多年,实在太了解自己家艺人。因为从出道开始便人气爆棚,站在娱乐圈顶端的缘故,苏念宵身上那股直来直去的劲头始终没有被磨掉,这颗赤子之心也是苏念宵粉丝一直以来所喜爱的。

因为性格原因,苏念宵在娱乐圈里面的朋友不少,其中也不乏抱着目的而来的,当然这些人都被经纪人识破,并且挡在了一边去。

但是苏念宵这个新室友,经纪人却觉得自己一点也看不透。可不论如何,为了苏念宵好,经纪人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控制一下艺人的交友了。

……

符意舟离开之后没多久,今天剧组的试镜工作便全部结束。和一直冷着脸的周培曼打过招呼告别后,两位副导演便抓紧时间将刚才那一段试镜录像向地球的另外一端发了过去。

符意舟刚才的表现只有惊艳两个字可以形容。在没有见少年试镜之前,副导演就已经决定,哪怕这人是个花瓶,自己也要收下。而现在看了他的表演之后,他们更是害怕符意舟一不留神给跑了。

《霜月百里》的总负责人也就是这部电影的导演现在正在国外开会,其实第一轮试镜的资料是不用给导演看的。只是想到周培曼和导演的关系不错,他们害怕女人先一步给对方说些什么,便赶忙将刚才的东西给导演发了过去。

这两位副导演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大洋彼岸,除了导演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看到了这段视频。

视频发去的时候正是B国的早晨,一栋高达百层的摩天大楼内,《霜月百里》的导演正在酒店的咖啡厅里坐着。他刚打开电脑没多久,转头就遇到了一个熟人。只见来人穿着一件银灰色的西装,琥珀色的瞳孔里映着落地窗外暖色的朝霞,他整个人的气质温和而高贵,就像是百年前油画中的贵公子一般。

事实上男人的确被戏称为误入娱乐圈的贵公子。他十五岁出道,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成为了国内第一小生,人气、奖项都无人能比。除了影视圈成绩极好以外,他本人的文化课成绩也非常优秀,目前正就读于国内排名第一的大学,总的而言完美的不像是一个真人。

看到男人之后,坐在位置上看电脑的导演先是一惊,接着赶紧站了起来伸出手去对他说:“宿先生早上好!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您。”这几天影视年度研讨大会正在B国举办,《霜月百里》的导演和眼前这位姓宿的先生都是受邀嘉宾。不过大家的活动范围都不同,酒店又实在太大,偶遇起来的确不怎么容易。

两人早就认识,也曾有过合作,见导演和自己打招呼,男人也走来同他握手寒暄到:“原导早上好,怎么现在就开始工作?”

导演看了一眼自己桌上的电脑,笑着对来人说:“最近新片《霜月百里》正在试镜,副导演给我说看到了一个很合适的演员,所以就把视频发了过来。”

“这样啊……”男人笑了一下,但还没等他将后面那句“我先不打扰了”说出口,余光便不小心瞄到了视频上的画面。

“……符意舟?”他不由眯起眼睛喃喃道。

“是!”导演看了一下桌上的资料,接着有些吃惊的问道:“您认识他?”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