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群交性爱故事,三根肉帮进进出出小雪

田叔末在外间说了一会儿话,再进屋的时候如霜正坐在灯下做针线。他上前从身后抱住她,如霜不太习惯,针差点儿扎在他身上:“你干嘛”

“媳妇儿陪我说说话吧,这东西多伤眼睛,明儿白天再做。”当然要是不愿意说说话,做点儿其他事他也是愿意的。

“你说什么我听着呢,这是给大嫂肚子里的宝宝做的,他们不是要走了吗”如霜说着问他:“你觉得这个锦鲤用这这个颜色的好还是用这个颜色的好......哎哟,你干嘛”田叔末居然在她脸上啃了一口,不轻不重的力道。如霜连忙捂着脸。

“我不高兴了。”田叔末还赌气呢:“早上那个小屁孩儿赖着你你都不推开他,我在旁边都生气了你也没看见。现在你又给其他人做衣裳也不理会我。”他翻起早上的旧账。

如霜哭笑不得,放下绷子,转身双手放在他脸上像是搓圆子一样揉了揉:“你今年贵庚啊,还跟个小孩子一样计较。”

“我就计较......”田叔末企图冲破双手,吻上带笑的红唇。小白兔拼死抵抗奈何大灰狼攻势凶猛,最终只能缴械投降,丢盔弃甲,任由敌军攻城掠地,呜呼哀哉。

闹腾了一阵大灰狼心满意足,站起身来:“我出去给你端些热水洗洗。”

小白兔背过身去不理会他,哼!

田叔末也不在意,哼着歌儿出门,进了厨下就看到他娘打趣的眼神:“悠着点儿,明儿可得早起。”

“您放心,误不了事。”田叔末勾勾唇:“娘你也别老盯着我,二哥这还单着呢,又要出门,您不着急啊,万一他在外边找一个,留在外边......”

“他敢!”方林容柳眉倒竖,让儿子出去的前提是他有一天能回来,现在想想不安定因素可真多:“不行,我得去和他说说,外边那些那边女的哪儿有家里知根知底。”

“对对对,您赶紧去和二哥说说。”田叔末甩锅成功,开心地催促他娘。不多时外边就传来他娘呼唤二哥的声音。

死道友不死贫道,二哥你就自求多福吧。

第二日一早田叔末就接受到来自哥哥的怨气:“你也太狠了,在娘面前瞎叨叨什么呢,她昨儿守着我念了大半宿,我连做梦都是她的声音,夜里还吓醒好几次。”

“这可真不怪我,自从结婚娘就开始紧密注意我和如霜,一点儿私人空间都没了。你反正过几天就走了,提前享受满到溢出来的母爱多好。”田叔末拍怕二哥的肩。

田仲华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白疼你了,这两天白给你挖地了,就会给我挖坑,今后别指望我帮你。”

“别介啊,二哥,咱俩谁跟谁啊。”田叔末企图蒙混过关。

田仲华翻个大白眼,用行动阻挡弟弟的告饶。

两兄弟在这儿闹腾,那边如霜拿出昨晚做好了三件肚兜给落英看。这还是昨儿洗过澡后再做的。

“弟妹这手艺真是绝了,你瞧瞧这鱼都快活了。”落英简直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才珍重地收起来:“真是太谢谢了,弟妹放心,我今后一定给孩子说这都是他婶婶的手艺。”

“不值得什么的,只是这一阵有些忙,等今后宝宝要出生了,我再给他们做披风,做得大些也能当包被用。”

“那我就觍着脸替孩子接了。真是麻烦弟妹了。我是怎么也没有这手艺,只能靠着你了。”

“不过都是些小事。”如霜没有居功,折让落英越发觉得这个弟妹很是不错,打心里觉得今后一定得和她好好处。两妯娌说着话来到祠堂前边,进了门就闭上嘴。祭拜祖宗是件严肃的事儿,众人都肃穆以待。

田大光上前去上了一炷香:“今次丰年田家添丁进口,特向祖宗禀告。乞怀感恩,多赐福安。跪!”

落英和如霜上前跪下,田大光又将如霜的名字写于族谱之上,供奉于祠堂之中,表示着如霜正式进门。

仪式之后如霜扶着落英站到一旁,方林容上前上香,祈求祖宗保佑子孙安康,尤其是要出远门的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也不能照顾,只能寄希望于祖宗神灵,安慰自身罢了。絮絮叨叨说了好半晌的话,才从祠堂出来。田叔末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山上的事情多,出了祠堂就扛着锄头上了山。田仲华虽说先前说不帮他,又看不过眼,跟着弟弟上山去。

田伯军夫妇回来还要去看他牺牲的战友亲属,也闲不下来。如霜跟着方林容回家,坐在院子里就开始修复那幅画。修画比现绣还要艰难,她拿着小篦子细细地将杂乱的抽丝理顺,又将劈好地细线嵌进去做暗纹状,一丝一缕都不敢马虎,半个多小时也不过就粘合了四五厘米。揉揉酸痛的脖颈和眼睛,她站起来向远处看去:“娘,那是不是咱们家的瓜地,好像有人!”

方林容听得她说话,走出来远远望过去,好像是有人在她们家地里:“我去瞧瞧,你一个人看着家。”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还有人敢动人家的东西?

如霜胆子小一见她出门就赶紧跟着去将门拴上,站在檐下看着方林容过去。那人像是有所察觉,跳下田沟没两下就跑得没影儿了。

方林容回来气得不行,手中拿着几个瓜:“也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这么讨人厌。”每个瓜上边都被划了一条口子,一竿子的瓜全都只能摘回来。

“我瞧着他朝西边跑去了,娘你没看见他长什么样儿吗?”

“蹿得比猴儿还快,等我追到小河沟,他一个猛扎子下去,我就瞧不见人影了。要不是我水性不好,今天绝度不让他跑得了。不过看起来像是岁数不大,不知哪儿来的熊小孩儿。”看着那些瓜,她真是心疼都不行,一个个的都还能再长长呢。

“别生气了,咱们收拾出来中午加盘菜吧。”如霜说着就要动手。

“你别沾手了,还得补那画,要是毁了怎么跟刘老他们交代。”方林容不让她动手,自己在井边去洗,越洗越为那个没抓到的小孩儿不高兴。

只说那小孩儿从水里冒了头,抖了抖水,躲在芦苇从里,等着衣裳稍微干了一些,胡乱拿着穿上,跑到一个人家门口,敲了敲门:“你要我给你做的事儿我做了,你把东西给我。”

“没让她们发现吧?”

“没有。我跑得快。你快把东西给我。”小孩儿有些不耐烦了。

“你只是给她划烂了,没有自己带一些回来?”

“我娘说了不能偷拿别人的东西。”小孩儿说着生气了:“你快点儿把东西拿出来。”

那人撇撇嘴转身进了屋子,拿出来一小瓶东西:“专治喘疾的,要不是看你可怜才不给你。”

“才这么点儿,只能吃一次吧?你说了要给我吃一疗程的。”小孩儿急了。

“这哪儿能怪我呢,你自己才做这么点儿事儿呢。这样吧,他家柴火垛不是堆在后檐,你翻墙进去,把那柴火垛给点了……”

“那不行,燃了火把房子点着了怎么办,那一大家子人呢。”小孩儿人虽不大却也知晓厉害,万万不答应。

“你放心他们那儿柴屋离正屋好几间房呢,燃了火他们还能不知道起来,井就在院子里边,打了水就能浇灭,我也不想伤人的,只是看他们不顺眼让他们到倒霉。”

小孩儿还是不太愿意,那人不高兴了:“嘿,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那你也别来我家拿药了,让你娘病着算了……”说着就要关门。

小孩儿连忙推着门:“你等会儿,你先给我一半的药……我今晚上就去!”

那人想了想:“我可是看在邻里邻居才帮你的。”不多时拿出几瓶药来:“都拿去吧,答应我的事儿可不能忘了。”

小孩儿抱着药点点头。那人看他背影消失了才呸了一口:“有些人的脑子还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死乞白赖的嫁给一个知青。现在人家回了城就跑得没影儿了,一个孩子有娘生没爹养的,药都过期好久了还当个宝贝。”

“小雨你站外边做什么,进来吃饭了!”

“来了。”她关上门嘴角轻轻勾起,一转头就看见她大嫂,疑心她听到了什么,恼羞成怒地喊道:“你阴森森地站在我后边做什么?”

“你做什么事儿了,是不是和田家有关?”

“我做什么了,再说跟你有什么关系?认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可是我们林家的人,不是他田家的二儿媳妇了。少有些吃里扒外的心思,我大哥那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苏梨花听了她的话不由自主地瑟缩一下,很快又站直了身体:“我做了恶事,得了现在这样的报应,你可得看清楚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要是做了什么可得当心了,别哪一天报应就降在你头上!”

“你咒我!”林小雨还想同她掰扯,苏梨花却不搭理她自己回了屋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