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大手撕开她的衬衫,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bl

叶离今年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是个说成熟,也没那么成熟,说天真,却也不太天真的年纪。

他出生在一个复杂又庞大的家庭中,身边的一切都不是他选择的,别人没法想象和感同身受的生活将他塑造成了一个外表温润、内里狡诈,难以对其他人产生同理心的冷漠君主。

他将自己封闭在自己一手创立的国度中,这里没有数不清的麻烦、没有聒噪的言语、也没有虚伪的面孔,更没有除他之外的鲜活生命。

活了二十八年,能让他萌发出“我想要”这个想法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少到他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年幼到过马路还需要牵着大人手的那个时候,他想要的是妈妈。

青涩到身体才刚刚开始发育的那个时候,他想要的是自由。

也许会有人觉得,叶离的一生很悲哀,也很痛苦,其实他本人从来都不这么觉得,因为他想要的东西,最终他都得到了。顾家人想把他绑在九城,想利用他的身份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们以为叶离就是一个孩子,只能任人摆布,他们看不起他,可最终呢?叶离才十五岁,就摆脱了他们,现在他二十八岁了,顾家不仅没法掌控他,反倒成了叶离唾手可得的战利品。

在顾家人眼里,叶离是怪物,在别人眼里,叶离是疯子。

外人以为叶离回来是为了争顾家的家产,顾家人以为叶离回来是为了报复,其实他们猜的都不对,他回来,只是因为觉得无聊,恰好有人给远在国外的他发了一封邮件,觉得这边还算有意思,他就回来了。

多年没出现的弟弟乍然回来,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更让人无法接受的,还是他的所作所为。他云淡风轻的对付那些人,用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别人争家产是为了能把家产握在手中,他却好像一点都不在乎顾家的家业,他回来以后,顾家的资产缩水了一大半,眼看着就要被他折腾垮了。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叶离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这些让他的两个哥哥抢到头破血流的东西。

他回来,就是为了折腾他们,等折腾够了,他也就要回去了。

这确实是叶离原本的计划,他在国外打拼了那么多年,早就看不上顾家的这点资产了。这边的事情都结束以后,他打算直接回A国,那里有他自己打拼出来的产业,还有他的朋友,他的妈妈也葬在那里,对他来说,那边更像是他的家。

但也仅仅是像罢了。

当没有牵挂的时候,住在哪里,对他来说都一样,所以,他更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去,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牵挂,有了必须留下的理由。

只有那些没有体会过爱情滋味的人才会问,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当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大脑、眼睛、心脏、甚至连最纤细的毛细血管都会告诉激动地告诉他,对,就是这个人,我要这个人。

爱情也是人类的本能,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当时间到了、缘分到了,自然而然的也就学会了。

叶离的性格虽然冷漠了一些,但他也是个健全的男人,都已经过去三天了,他要是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陈渔产生这么多陌生且奇怪的情绪,那他就可以从总裁这个位子上卸任了。

一见钟情。

这个成语出现在叶离的脑海里,他垂下眼睛,轻轻的在心里默念这四个字。

他这是,一见钟情了啊。

坐在事先预定好的餐桌边上,叶离拿着菜单,嘴角又忍不住的翘起来,由于心情太好,他还无意识的用脚尖点了两下地,陈渔默然无语的看着他。

【根据数据分析——】

不等系统说完,陈渔默默打断他,“别分析了,这回不用你分析,我自己就能看出来。”

如果心情也能实质化,那么从叶离身上冒出的粉红色泡泡应该已经淹死陈渔了,陈渔不知道叶离在看菜单的时候想到了什么,但他能大致推断出来。

从他家走出去的时候,叶离像是一个帅气的邻家大哥,带着焕然一新的面貌回到他学校门口的时候,叶离身上散发出来的贵气与强势几乎吸引了整个学校的注目,然而现在,陈渔看着仅靠脑补就把自己美上天的叶离,觉得他可能不止体重接近二分之一成年猪,脑子也接近二分之一成年猪。

……

叶离自己美够了,他抬起头,十分灿烂的对陈渔笑了一下,“这里有你想吃的吗?”

陈渔沉默的盯着他看了一秒,然后从善如流的合上菜单,他让自己靠在后面的椅背上,这个姿势看起来很放松,又好像是他已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他把菜单递给一边的侍应生,眼睛却还望着他对面的叶离。

他小幅度的扯了扯嘴角,“嗯,我男朋友带我来过一次,这里的海鲜味道不错。”

听到这句话,叶离的表情就不是那么灿烂了,陈渔的心情倒是变好了一点,他若无其事的拿过红酒杯,认真品尝起红酒来。

*

过去三天加在一起,都没有今天这顿饭中陈渔提起他男朋友的次数多。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叶离会觉得不快,第二三次听到的时候,他会觉得烦闷,等到了第五次第六次,他就没感觉了。

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来,陈渔是用他那个男朋友做挡箭牌,企图让他知难而退,但叶离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在他那为数不多的优秀品质当中,极富耐心和临危不惧,应该是他最厉害的两点了。

陈渔提起他那个男朋友,叶离会跟着附和两句,然后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引到他想说的事情上,他转移话题的手段很高明,一看就是谈判的高手。陈渔被他带偏了好几次,都是说到中途他才发现自己又中招了。

如果是别人,在意识到的时候应该就很生气了,毕竟没人喜欢自己被牵着鼻子走,可陈渔不一样,他非但不生气,还觉得有点好玩。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了。

他捡回家的这个男人很厉害,也很优秀,如果他没有对自己产生别样的感情的话,陈渔也许愿意冒一点风险,和他继续做朋友。

只可惜啊,现在是不行了。

想到这,陈渔眼中的温度退却了一些,不过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看起来好像还更加柔和了,没人看得出来陈渔内心的想法,所有人都会被他的表象迷惑,除了叶离。

叶离观察着他的眼睛,发现原本还兴致盎然的他,突然就失去了那点兴趣,他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下一秒,陈渔拿起餐巾,稍微擦拭了一下唇角,然后就说道:“已经八点了,我该回家了,要是让我男朋友知道我这么晚还在外面,他会担心的。”

陈渔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眼神还真诚的要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一幕,叶离有点想笑。

幸好,他还记得这是什么场合,没有真正的笑出来,不然陈渔肯定会生气。

本来叶离就没想压迫的太紧,今天他这么做,只是想让陈渔明白自己的想法,顺便给他递出一个信号,就是他不会乖乖听陈渔的、再也不出现,正好相反,他以后会经常出现在他身边。

聪明人之间不需要语言,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互相之间就都明白了。关于敏感的话题,这俩人什么都没说,但该明白的、他们都明白了,坐在回程的车上,陈渔按下车窗,凉风灌进来,他望着车外的风景,车里的人和系统则都在望着他。

没人说话,每人心里想的都不一样,陶助理还在理清他们三个人之间复杂且诡异的关系,叶离望着他的侧脸,希望能够看清更多他的真实想法,系统则开始默默的偷听陈渔心里在想什么。

宿主如果喜欢上虚拟世界中的角色,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造成的后果可大可小,大的话,任务完不成、宿主的精神也会受到重创;小的话,就什么影响都不会出现。

这两种情况都很极端,最常见的情况是,宿主爱上了虚拟世界的角色,但心里知道他不是真实的,只是一个被记录下来的、曾经存在过的人物,勉强完成这个任务以后,宿主会失魂落魄一段时间,短则一个月,长则一年,等这段时间过去,宿主才可以重新开始工作。

不管怎么样,耽误工作都是必然的,系统有些担心,不过偷听了一会儿以后,系统发现,陈渔根本就没在想跟叶离有关的事。

他脑子里想的都是面粉又挨饿了,不过早上临走的时候,他给面粉的碗里倒了比平时多一倍的猫粮,只要面粉中午没有暴饮暴食,晚上就饿不着。

以后他会越来越忙,给面粉做猫饭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少,在家待着的时间自然也会越来越少,面粉一只猫待在家里,是不是有点孤独?要不要找一只小母猫来陪它呢?

母猫发/情期到了很恐怖的,说到发/情期,面粉好像还没绝育?现在秋天了,天气不冷不热,正好就是绝育的好时机,要不过两天,带面粉去把蛋/蛋切了吧?

啧,面粉太精,要是发现目的地是宠物医院,它肯定不去。也好办,到时候找个有洞的纸箱放家里,面粉肯定会爬进去,趁它不注意的时候,迅速扑过去,把纸箱粘好,然后端起纸箱,就可以去医院了。

哈哈哈,我好机智!给自己点个赞!

…………

系统默。

好吧,看来是它想多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