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50岁的女人好紧好爽,干女儿的小穴

今苒苒知道殷时渡会提盛恺。

原男主是个标标准准的霸道总裁,原主从前追盛恺用过很多方法,却都没能在这位总裁心里砸出涟漪。

原主没辙,气馁过后还是放不下,于是选择彻彻底底倒贴,当了个舔狗。

这么算下来,原主就是一直跟在盛总裁屁股后头的今家假千金。

殷时渡只说今苒苒喜欢盛恺,这是给她留足了体面,称得上很有风度了。

现在该执行第二个点了——

这么善良的人不多见,不对他卖点惨实在可惜。

今苒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从前我性子比较极端,喜欢一切热烈的东西,包括人和事。我认为别人仰慕的东西,就该属于我所有,其实就是享受别人也仰慕我的感觉。”

她自我剖析得头头是道,“现在,我从高处狠狠摔下来才知道——”

说着嗓音颤抖,双眼含泪,“我知道现在的一切,都得靠我自己承受,可是我最近实在太累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我四周。观众们骂着叫我滚出娱乐圈,连我的家也要抛弃我,整个世界都在讨厌我。”

殷时渡显然没有料到她情绪会突然奔溃。

他静了一秒,表情愕然,“今小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对不起,我失礼了,我不该把这些负面情绪传递给你的。”

今苒苒嘴上这样说着,眼泪却噼里啪啦掉了下来,她咬着唇似在隐忍,又终于伤心不已地痛哭出声。

“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以为的依靠并不属于我,我肆无忌惮的底气,从此再也没有了。你懂吗,从云端摔下来的那种感觉,好像世界前一秒在对你微笑,下一秒就冷漠地看着你被毒液腐蚀,而你从前为之骄傲和信任的一切,却都是将你推向深渊的助力。”

殷时渡本在想她是不是走错地了,他这里不试戏。

只不过看她哭着还这么有条理,也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他,令他渐渐沉默下来。

今苒苒的共情能力很强,她将自己带入原主,设身处地全情投入“述衷肠”。

发现房间静悄悄地,对面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不得已抬头。

许是泪眼朦胧,她似乎看见他面无表情望着自己,沉默不语的像是换了一个人。

“殷医生,我……”

今苒苒抬手去揉眼睛,一张纸巾立刻附了上来。

他象征性按了按眼角,便收手让她自己擦,“手上有很多细菌,还是拿纸擦卫生一点。”

还真是职业病式的关心啊。

今苒苒擦着眼泪,嘴角忍不住微微弯起。

等她再次睁眼时,视线里只有殷时渡关切的面容。

而且他面对哭泣的自己绷直了身体,整个人坐立不安,显得比她还要无助,“好些了吗?”

今苒苒在内心欢呼一声,卖惨效果初见成效。

他一个大男人略显无措的模样,竟然有点可爱。

今苒苒红肿带泪花的眼里弥漫出笑意,“和你说完好多了,我知道订婚的事情很唐突,还请你不要生气。我目前要留在国内,这是相对来说比较稳妥的方法。”

这话说得比较自私,你今苒苒是比较高贵么,为了自己牺牲别人的幸福?

如果是其他人,早跳出来指着今苒苒鼻子骂了。

今苒苒也是特意没把话说完,如果以后真合作了,她想知道殷时渡内心究竟更在乎什么。

殷时渡回得很快,不解道:“那为什么偏偏是我——这样一个人呢?”

他全然没有为自己考虑的模样。

并且今苒苒还听出了他话里对他自己的质疑。

所以这场联姻,他并不在乎她的名声如何,反而觉得自己不够好?

今苒苒得到这个认知,内心是有些激动的。

因为拟定的第三点,就是要表达对他的同情。

她食指弯曲着划过下眼脸,叹气道:“你最近的事我也听说了,挺为你抱不平的,殷医生你这么好的人,怎么能被那种人那样轻视践踏呢?”

殷时渡愣了一瞬,脸上升出些涩然,“见笑了,楚少爷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将气出在我身上。而且,他说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并不代表他有权利将其公之于众啊。”

今苒苒愤然之下,快语道:“他这属于侵犯你个人隐私,什么走投无路,我看就是狗急跳墙。还有殷家也真是的,怎么能向着一个外人呢,明明做错的是那楚什么津,你什么都没做,你爸怎么能让你向那个没素质的人道歉?!”

“他们……我父亲他……”殷时渡听罢想解释什么,可说着只能低下头去。

看得今苒苒于心不忍,觉得自己很像在挑拨离间,“殷医生,你没事吧?”

殷时渡摇着头,却没抬眼,只低声说:“父亲他一直都喜欢能独当一面,遇事沉着冷静的人,也就是大哥那样的人。他觉得我性格太软,不可能成什么大事,也不指望我插手公司的事,所以早早就让我选其他兴趣发展。”

原书中殷时渡是个配角中的配角,作为推动男女主关系的存在。 

作者对他并没有过多描写,就说殷时渡和男女主在大学时关系很好。

在男主失去最亲的奶奶时,却误以为女主和殷时渡偷偷好上了。

这么特殊的时期,被最好的朋友和最喜欢的人同时背叛,正好男主父母又一直劝他出国,男主心灰意冷,一句话没说就出国了。

后来男女主重逢,经过‘今苒苒’也就是原主的不断催化,男女主关系剑拔弩张又情愫暗生。

原主疯癫被送出国的当天,两人终于忍不住吐露心声,发现回忆哪里不对,靠殷时渡出面才解开了曾经的误会。

误会化解后,男女主本来还有些隔阂。

没过多久,收到殷时渡的死讯,两人感叹了一番世事无常,终于抱在一起冰释前嫌了。

这么看来,自己和殷时渡还真是一对难兄难弟。

不仅都有‘助力’男女主感情线的光荣使命,还都下场凄凉。

这也是她选择殷时渡的另外一个原因:都很惨。

不过殷时渡现在所说的殷家内幕,和选择当医生的原因,还是她第一次听到。

原来,他是被家庭当方面放逐了。

殷时渡不仅可怜,还这么不设防地向她倾述,让今苒苒有点后悔戳中他伤心事了。

殷时渡扯着嘴角,艰难地对今苒苒露出笑容。

他带着点颤音说:“父亲不认可我没关系,我只求能待在他和大哥身边,有一个家就好。但他给我的也仅此而已,家产和我没有半分关系,将来若是讨厌我了,可能会随时赶我走,到时候我就是个一无所有的流浪汉。”

他着重强调了“一无所有”这几个字。

今苒苒恍若未觉,蹙眉不赞同道:“殷医生你年轻有为,才28岁已经是主治医生了,我看了你那个什么9例序贯式——”

她悄悄瞥了眼手机屏幕,又定声道:“双肺移植临床总结这么厉害,我虽然不懂,但你将来肯定在医学界大有可为,不能这么否定自己。”

殷时渡眼神有些复杂,“……”

传言殷时渡软弱可欺,今苒苒却并未这样认为。

毕竟要对这世界一切事物保持清醒的善意,需要智慧,更需要强大的内心。

她没有想到殷时渡内心这样自卑又敏感。

今苒苒想了想,又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只占据我们人生很小的一部分,而理想和人生目标,才是我们独立存在于这个世界最为别致的符号。”

殷时渡面色纠结,像是在深思。

今苒苒说完自己给自己点了个头。

他以为她在乎金钱地位,就差明示着说自己是个穷光蛋别来粘我了。

她怎么跟个缺心眼似的,长篇大论地来给他上课讲什么理想和人生。

殷时渡沉了一口气,才让自己语气保持平稳,“理想?那你选择不出国留下来,是因为有什么理想吗?”

今苒苒决定也真诚相待。

她直视着他郑重说出那两个字:“演戏。”

殷时渡表情有瞬间莫名,很快又恢复了笑意。

只是在某个角落不期然传来一道绷不住的“噗呲”声。

今苒苒:“……谁在笑吗?”

殷时渡不着痕迹地咬了咬牙,微笑着指向对面的墙壁:“……隔音不太好。”

今苒苒哦了声,想说声音好像不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又听殷时渡接着说:“所以你想留在国内继续演戏,而且不想受到今家的控制,所以想找我——” 

殷时渡指着自己:“这个想对家人表明自己无意争锋的人,共同度过面前的难关?”

今苒苒忍不住拍手,总算说到正题了,“用合作来说,更为准确。在婚约期间,我们各自都是自由的,无论是身体还是感情,互不干扰。而订婚后,我能专心拍戏,你和我这么一个无依无靠的人订婚,你父亲不会再觉得你有任何想和你大哥争家产的心思,无论你是想独立生活还是享受家庭,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还有一点她没说,那就是远离原男女主。

殷时渡没怎么听,表现得很有兴趣,“听起来真不错啊!”

今苒苒不经夸,翘着眉毛笑道:“等我们两心想事成,双方都可以提前终止这个合作。只需要一年,这是我给自己定的时间,你觉得怎样?”

“合……作。”

殷时渡左手去捏耳垂,止不住想发笑,只得掩饰着低头。

今苒苒却误以为他同意了,连忙伸出手,顺势去握他右手,“合作——愉快。”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