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网友见面一直做,院长在办公室办了护士长

高尔夫球场向来很大,今天是工作日,来的人不多,这片就只有他们这里一堆人。

江然并不是说假的。

他怕谈野不相信,又解释说:“我学过两年的高尔夫,刚刚他们说那些人都是临时抱佛脚的,所以我应该比他们厉害。”

江然说话语速快了点。

说到这里,他望向谈野,和他对视。

谈野忽然笑:“你怎么这么聪明。”

旁边听了一耳朵的孟白日忍不住了:“谈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夸江然呢?!”

张立华也搭腔:“对啊,江然你真的会打高尔夫吗?”

孟白日插嘴:“我们江然好歹是在学校里学过两年的,吊打他们还不容易?”

谈野立马目露凶光朝两人看去,“急什么,鼓励同桌加油不重要?”

“…………”

行吧,孟白日无话可说。

张立华挠挠头,压根不懂这什么发展,他不在一班,也只是偶尔见到江然,平时江然根本就不出教室的。

对面成虎的小弟们忍不住了,大声叫道:“你们磨磨唧唧这么久,定下来谁上了没有?”

其他人附和道:

“看样子是那个好学生要上。”

“看模样就知道是个书呆子,没几两肉,我看连高尔夫都是第一次见吧。”

“学习比不过好学生,这种还能比不过?”

离得不是很近,江然说话又斯斯文文,比较轻,他们那边只能根据情况猜。

谈野扭头,眯眼看向对面一群人。

少年眸光锐利,暴戾的情绪混在眼睛中,轻轻一眨,又陡然消失,毫无痕迹。

“这样,你们输了,叫他爸爸。”

谈野忽然将手放在江然肩膀上。

虽然只是很轻松的一句话,却让成虎一下子怒火中烧,这可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成虎:“你放屁!”

谈野:“你放。”

围观的孟白日忍不住哈哈哈笑起来。

谈哥真的是光说话就能把人气吐血,这种戏码他每次都觉得看不够。

就连江然都唇角勾了起来。

他有时候反应慢,往往理解意思后已经迟了,别人的话题都转了,所以情绪逐渐归于沉默。

成虎骂道:“我他妈会输?”

他可是为了这次特地练了一个月的,当初谈野说让他选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赢定了。

成虎又挑衅道:“你们输了呢?”

小弟们:“叫我们爸爸!”

“没出息!”成虎一巴掌拍过去,“谈野,你们输了——就给我们这个数!”

他右手伸出来。

他们混社会的最爱的还是钱,但大多数家境都很普通,所以平时威胁同学收保护费都是常事。

成虎不担心谈野没钱。

就谈野经常开的那辆改装后的摩托车拿出去卖个二手的,都能拿到不少回来。

他可都惦记很久了。

江然只是有点不好意思,低声问:“干什么让他们叫我、叫我……爸爸?”

谈野挑眉:“不喜欢?”

江然实话实说:“我就是觉得他们不好看,我以后不能有长得丑的儿子。”

而且他才高中,为什么要有儿子。

谈野都愣了一下,然后放肆大笑,他这个小同桌真是有时候说的话都是金句。

周围的同学都憋不住。

“你不用这么实诚,这是对你的肯定!”

“对对对,你儿子肯定比他们好看一百倍。”

“不用担心基因问题!”

虽然帅哥见过很多,但江然在他们心中还是可以排得上前几名的,是那种清隽的书生气,斯文正经,而且浑身的气质和一般人根本不一样。

江然呼出一口气。

谈野终于停下来,想揉他头发,还是忍住了:“输了也没事,还有我。”

江然心想你就别装了。

刚刚孟白日都和他说了,谈野高中没打过高尔夫,而且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打高尔夫的样子。

谈野收到了同桌的不信任眼神。

他不解释,只是扬眉一笑,从孟白日手里接过高尔夫球杆,单手挥了挥,递给了江然。

孟白日说:“江然你别紧张。”

时隔一个暑假没碰,江然都有点手生了。

他比划了几下,才找回了曾经的手感,抬头看向对面:“你们要怎么比?”

成虎一瞪眼:“什么怎么比,看见那个洞没,发球台在这,谁能挥杆次数最少把球打进那个洞里就算赢。”

江然看了下,点头表示知道。

高尔夫比赛很少有人会一杆入洞,职业赛都是近千分之一的概率,所以一般要挥打多次。

成虎勉强算是个新手,挥杆的次数肯定比不过自己。

江然说:“来吧。”

成虎咧嘴:“来啊,待会可不要哭着找老师,”

他摆手,其他人自觉后退了一些,都紧张地盯着前面的江然和成虎。

谈野定眼看着前面,以往看起来乖乖巧巧有些软的江然此刻却仿佛发着光。

“妈的我感觉我都恨不得上场了!”

“那你上吧。”

张立华和孟白日小声说话。

成虎等不及,凹了造型让小弟拍摄下来,那边的几个女孩子也都欢呼起来:“虎哥加油!”

成虎更觉得如虎添翼。

他比划了好几次,终于一杆打出去,意料之中的没有进洞,然后又连续打了七次才进去。

“……”

江然都不忍再看。

“嘿嘿。”成虎扛着球杆回来,还挺自豪:“乖乖认输回家写作业吧。”

他之前偷练是十次才进洞,今天还算是超常发挥了。

江然才不想搭理他,径直走到他刚才的位置,把球放在发球台上。

他回头看了眼。

谈野对他点头。

江然其实还是很紧张的,深呼吸几次,一杆打出去,动作标准,和成虎刚才的造作完全形成两个对比。

“离洞还挺远的呢。”

“搞半天也就花架子多。”

谈野冷眼扫过去:“你们要是不想闭嘴,我有的是办法你们闭上。”

一群人才安静下来,小声嘀咕。

江然一点也不担心,眯眼看远处,心里思索着,等了几秒才重新挥杆。

这次依然没进。

孟白日感慨:“江然这样子真像电视里那些职业选手,不过他更帅。”

他看到谈野非常淡定,心想大哥都不急,自己急什么。

而且刚才成虎居然打了8次,这么多次简直就是耻辱,亏他还偷偷练过,也太废物了吧。

孟白日不禁对江然充满了信心。

他刚抬起头,就看见小小的球在空中划过一条线。

成虎本来都搬了个椅子坐在那了,看到这个球,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去看。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有点长他人气势,又赶紧坐下去。

“进了!”孟白日激动地跳起来。

“什么?!”

成虎视力没他好,听见叫声猛地一拍大腿,疼得他扭曲了一张脸。

江然抿唇笑,拿着球杆走回来,声音里带着兴奋:“我赢了。”

一中的同学反应过来:

“江然只用了三次就进洞了,成虎你看看你打得什么几把玩意儿?”

“害,还是咱们江然厉害。”

“卧槽江然你也太牛批了吧,我宣布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江哥了!”孟白日说着就要冲上去。

他还没出去就被谈野拽了回去。

“……?”孟白日一脸懵逼。

谈野走到江然面前,“感觉怎么样?”

江然说:“真好。”

他第一次感觉赢起来这么好。

对面的成虎整个人都不好了,还坐什么椅子,直接踢到一旁,还砸中了他的一个小弟。

小弟们不敢触霉头。

谈野表情冷漠:“叫吧。”

对成虎他们来说,赔钱都比叫爸爸要好,结果自己下套把自己给套了进去。

成虎眼神凶恶,故意开口:“还没结束呢,三局两胜,这才第一局,这么着急输给我?”

谈野嘲讽:“你怎么不说五局三胜?”

成虎被他气得不行,转头对准看起来比较好欺负的江然,威胁道:“小子,你敢让我叫吗?”

江然啊一声:“你都输了为什么不叫?”

他思路一向很简单。

成虎:“…………”

他的小弟们已经被激将得直接开骂了起来,似乎想要否决掉之前的赌约。

成虎脸色十分难看,看向谈野,微微一愣,后背猛然汗毛直竖,这才想起来谈野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含糊不清叫了声。

谈野似乎不满意,“哑巴了?”

“——爸爸!”成虎呛红着一张脸叫出来,而后又放话:“谈野你不要太嚣张,有本事你等着!”

他直接掉头就走。

谈野吹了声口哨:“你还会回来的是吗?”

骂骂咧咧的一群人终于离开了视线内,张立华和孟白日两个则是拿着球杆自己去试了。

半天他们俩终于认清事实了——

“看着江然那么轻松就赢了,我还以为难度不高……”

孟白日忍不住吐槽,你妈的为什么他比成虎打得还辣鸡。

……

江然倒是对他们叫爸爸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有点好玩,以前在私立学校他很少经历这样的事。

成虎挥杆八次,他只用了三次。

江然微抬头,问:“我刚刚打得怎么样?”

谈野看他求表扬的模样,轻笑了声,恭维说:“小同桌,你怎么这么厉害,有空教教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