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掐乳头的长篇故事,爱上女蒲团2

会议室内,余邃和赵峰分坐圆桌两侧,时洛面无表情地半坐半蹲在一旁的沙发上。

气氛尴尬又诡异。

余邃又换了一套私服,简简单单的T恤和休闲裤,看上去比时洛大不了多少。赵峰看着脸上还带着几分少年气的余邃总有点错乱感,两年不见,余邃除了头发长了些,还是一副少年模样,这就马上是俱乐部老板了?

相比余邃和时洛的休闲着装,赵峰穿的三件套就有点太过正式了,赵峰自己似乎也觉得别扭,他脱了西装外套,笑了下:“有些事电话里说不清,还是得当面谈。不过Whisper,你提的那件事真的不太好办,实不相瞒……”

“谈这些……”余邃打断赵峰的话,偏头看了看时洛,“选手本人没必要在场吧。”

“没关系没关系,别的俱乐部都是暗箱操作,但我们IAC喜欢开诚布公地来,我们更希望尊重选手本人的意见,就这么说吧。”赵峰一笑,含沙射影,“我们是不会违背选手本人的意愿,强行让他去其他俱乐部的。”

余邃听了这话低头一笑,并不在意。

时洛皱眉骂了一句脏话。

余邃看向时洛,两人目光交会,不过片刻就分开了。

余邃看向赵峰:“可以,那就谈吧。”

“是这样,你联系过我以后,我马上就跟我们总部那边沟通过了,大家一致的意见是——”赵峰表情坚定,满嘴谎话但面不改色,“不同意,我们不可能让Evil转去你的次级战队。”

赵峰正色道:“就算是让联盟官方人员介入,他们也肯定是支持我们的做法。Evil表现稳定,虽然偶尔有小违纪,但从来没犯过重大错误,没理由让这样一个优秀的选手突然被降级,这是赛区的损失。”

“这点不用担心。”余邃想也不想道,“买下时洛后,他依然会效力IAC,真正的转会程序会在预选赛结束后进行,如果我的战队无法打进联赛他可以毁约,由他本人选择继续留在IAC或者是去其他战队。”

“不可能。”

“那太好了!”

时洛赵峰同时开口,余邃侧眸看向时洛,时洛一时有点尴尬,他心烦道:“这算什么意思?预购?购买后寄存?”

“怎么说话呢?!”这样还能不花钱地留时洛一段时间,白捡着一个便宜,赵峰非常满意,笑道,“Whisper考虑得很周全啊,Evil确实没必要去次级联赛转一圈。行,那这个就先不讨论了。”

赵峰看向余邃:“这只是个预先承诺,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高层也不想放人,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一切问题都是尊重选手自己的意见,去留还是由Evil选手自己定,他现在的态度是无所谓,既然如此……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是生意人,价高者得吧。”

“明人不说暗话,时洛现在的签约年费是这个数。”赵峰比了个八,“我们这边肯定是要提一下签约费的,Whisper你这边?”

赵峰紧张密切地盯着余邃,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下面如何把控局面,一步步激得余邃开出超过一千万的高价来,然后自己坐收渔利,借此赚个盆满钵满。

余邃道:“一千五。”

时洛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

赵峰默默咽了下口水。

赵峰和时洛视线交会,眼神都有点复杂。

早上的时候,赵峰说的拍价最终价就是这个数。

千算万算,没想到余邃完全不按正常套路出牌。

时洛这会儿很想问问余邃,你玩斗地主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开场先扔王炸。

赵峰本以为这次叫价要耗尽自己半生功力,毕竟是从八百万开始磨,上千万都是个坎,不想余邃上来就叫了最终价,赵峰狐疑地看向时洛,甚至怀疑这即将泼出去的水提前跟余邃通过气了。

时洛一眼看出赵峰怀疑自己什么,他磨牙低声道:“……没有!”

没有通气就好,赵峰被这一千五百万晃得头有点晕,他想笑不太敢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语调平稳,片刻后道:“一千五百五。”

时洛眉头拧起。

什么情况?不说最终价是一千五百万吗?

余邃随之道:“一千七。”

时洛忍不住道:“不……这什么意思?”

申请一个次级联赛的名额不单纯要消耗选手自身职业积分,还需要向联盟提供巨额保证金,然后花天价购买联盟硬性提供的比赛场地,再斥巨资购买基地进行装修,还要签约正式注册的选手……万事俱备经过联盟工作人员逐一核实这些并通过后,新战队才算是正式成为被联盟官方认可的俱乐部,才具备了正式参赛的资格。

这也是赵峰不解余邃为什么不干脆买正式联赛战队的原因,麻烦就算了,花的钱也是如流水,消耗太大了。

时洛清楚余邃很有钱,但这次组建俱乐部对他来说绝对也是要伤筋动骨的,这会儿不知剩了多少家底,还要这么拍?

“你别打扰我们,刚才说了,让你选个价最高的啊。”赵峰脸色逐渐发红,他忍着逐渐上扬的眉毛,道,“一千七百五。”

余邃道:“一千九。”

赵峰眼睛兴奋地闪着光:“一千九百五。”

余邃道:“两千一。”

赵峰手心冒汗:“两千一百五。”

余邃直接道:“两千五。”

时洛不可置信地看向余邃:“两千五?!”

赵峰脸和脖子都红了,他舔了舔嘴唇:“两、两千……两千六!”

眼看着余邃还要再跟,时洛忍无可忍怒道:“成交!!!”

会议室内瞬间安静了。

余邃一怔,赵峰呆了。

赵峰脸上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

这……怎么回事?

成交?!

不是在抬余邃的价吗?怎么在自己这成交了?

而且自己去哪儿卖身能拿来两千六百万?俱乐部老板听说时洛要转会后,做的唯一挽留只是同意把时洛的签约费提高到一千万,剩下的一千六百万要从哪儿来?

赵峰反应过来,顾不上其他了,脸色煞白地起身急道:“时洛你怎么回事?!”

时洛也急眼了,他站在沙发上怒道:“你怎么回事?!两千六!你疯了吧?你看我哪儿值两千六?!”

赵峰吼道:“那是Whisper开的价!”

“那是你抬的!”时洛实在忍不住了,“两千五百万!你怎么不去卖老婆呢?!”

赵峰现在确实很想卖老婆了,他胡搅蛮缠道:“不行,你说的不算……我们IAC根本就不想续约了。”

时洛怒道:“你刚才还说尊重选手意愿呢!”

赵峰气不打一处来,控制不住地翻旧账:“时洛,咱们早上怎么说的?”

“你还敢提早上?那是谁说的抬到一千五以后就算了的?”时洛压不住火了,“我一开始多嘴了吗?没让你吃亏吧?差不多就得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你……”赵峰语塞,他心虚地看了余邃一眼,不敢再多说出什么来,他脸憋得紫红,半晌道,“总之……这不行。”

“凭什么不行?”时洛一脸暴躁,彻底放弃了,“两千六百万,快点儿地打我卡上!我这辈子就是IAC的人了!”

赵峰气得浑身发抖:“我去哪儿弄这么多钱?!”

时洛吼道:“我管你呢!”

“现在……”默默看着两人对喷的余邃缓缓道,“这是流拍了?”

时洛和赵峰语塞。

时洛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嘴快了,他闭上眼,恨不得让时间倒带。

怎么就……没控制住呢?

时洛咬唇,想要跟余邃解释自己根本没想伙同赵峰坑他,但……

时洛薄唇紧闭。刚才赵峰一次次抬价是不争的事实,这会儿已经说不清了。

每次都是这样。

又说不清了。

“要不……”赵峰亦觉得颇下不来台,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他勉强让自己不太失态,委婉地想送余邃出门,“我、我们和Evil有些细节没沟通好,转会的事先搁置吧,以后有缘再说,就……就这样吧。”

余邃起身道:“我大概明白了,其实没什么,赵经理刚才可能也是因为舍不得时洛,情绪稍微激动了点,正常。”

余邃道:“当年和NSN谈时洛的转会手续的时候,我也不是很平静,可以理解。”

时洛闻言偏头看向余邃,眼睛突然红了。

当年和NSN谈转会合同时,余邃同NSN周旋了整整一个星期。

时洛刚开始也是歇斯底里地同余邃闹,砸主机摔键盘,把余邃的车钥匙丢到池塘里,堵着基地大门不许余邃出门,跑到NSN基地撒泼打滚,甚至还想让NSN经理觉得自己是个狂躁症而拒绝自己。

但还是拦不住。

余邃就是可以屏蔽时洛的一切干扰,继续同NSN经理详谈转会的合约细节。

逐条逐条,余邃全亲自和律师审核过。

时洛记得正式签合同那天,自己怒火攻心失去理智,在NSN基地门外,捡了一块砖头用尽力气砸进了NSN基地的玻璃窗内。

NSN基地内,只有余邃受伤了。

余邃随手抹了下被碎玻璃划伤流血的额头,签下自己的名字,跟NSN经理和队长顾乾低声道:“以后拜托了。”

时洛事后也后悔过当时的冲动,想去看看余邃的伤,但等他下定决心再回到FS基地时,偌大基地只剩了满地狼藉。

人早走了。

时洛眼睛发红地看着马上要离开IAC基地的余邃,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两年过去,自己再次把一切都搞砸了。

一切都被自己搞砸了。

“既然只是一时冲动,那我可以当最后一次叫价没发生过。”余邃继续道,“你的最后一次叫价作废,以我最后一次出价为准,怎么样?”

时洛一怔。

赵峰眼睛瞬间就亮了。

余邃最后一次出价,两千五百万!

赵峰忙点头,喜形于色:“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啊!”

“不过……”余邃看着赵峰,又道,“因为时洛在预选赛之前都不会来我这边,等我们这边万事俱备的时候,我猜测他在IAC的合约也到期了,所以这个价格,算是我给他出的签约费,就不算转会费了。”

赵峰一窒,这不等于自己什么也拿不着了?

余邃又道:“但出于感情层面的考虑,还是该给IAC一点补偿的,两百万,如何?”

赵峰眼睛一转,忙拍板:“那就这样了!!”

余邃点头,他看向时洛。

时洛双目赤红。

余邃表情没方才淡然了,他迟疑的看着时洛,欲言又止。

半晌余邃低头用T恤下摆擦了擦手机屏幕,低声道:“……等新俱乐部一切安置好,我来接你。”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3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