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三国之征服皇后公主,摸着她的奶 好大

安乐瞬间有种糟糠妻被抛弃的感觉,顿时一阵气苦,又说不出我是你老婆这种话,想解释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

他挫败地比划一下,反而问蒋鸣玉:“这些事你都不知道吗?”

蒋鸣玉深深地看着他,缓慢地摇头。

这么想想也够惨的,只不过昏了一段时间,醒来发现多了一个老婆。

安乐抓抓头,干脆把问题甩出去,说:“你去问你家里的人吧。”

说来他也是被蒋家人坑了,什么冲喜男妻,就是给蒋鸣玉找一个活诱饵吧。

这么想着还有点生气,要不是他胆大心细、有勇有谋,换成原主的话,说不定早就被厉鬼拿去祭天了。

安乐不敢抱怨,他还有点怕蒋鸣玉,只能用一双哀怨的眼睛瞪着对面的人。

蒋鸣玉默默地由着他瞪,没有多说什么。

安乐这才发现这个人的性格有点冷,不像暖玉而像翡翠,平静而清冷,跟他吃东西时的狂热反差太大了。

说起吃东西,安乐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惊出一身冷汗,脱口就问:“我的鸡呢!”不会被吃了吧?

蒋鸣玉:“……”听起来像在开车,但又没有证据,他低头弯腰,从床下抱出金羽大公鸡放在床垫上,大公鸡满脸委屈,眼巴巴地看着安乐。

安乐连忙拍拍它的脖子,狐疑地看向蒋鸣玉。

蒋鸣玉为自己解释:“刚才天亮它想打鸣,被我阻止了。”

先不管用什么方法阻止的,安乐明白蒋鸣玉是担心公鸡啼叫吵到当时睡着的自己,出自好心,自己错怪他了,这才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

晨光美好,从窗户看过去,可以看见树木随风摇曳,所有的禁制全部解除,花草树木活跃起来,这是安乐穿越后渡过的最宁静的一个早晨。

“至少告诉我名字。”蒋鸣玉的声音像水滴玉盘。

“安乐。”

蒋鸣玉点点头,看着安乐,皱了皱眉,说:“你很特别。”

安乐:“?”这是什么霸总宣言,下一句就要接“你很特别,女人我看上你了”之类的吗。

再说这里最特别的人应该是蒋鸣玉自己吧。

就在安乐想仔细询问的时候,蒋鸣玉突然脸色一变,短促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然后翻身上铺,拉过被子盖好,闭上眼睛。

安乐被他迅猛的动作惊呆了。

接着有人直接穿过外面的喜堂,闯进他们的卧室。

安乐抬头一看,是他最开头遇到的那个助理。

安乐刚醒,还坐在床上没来得及起来,而蒋鸣玉安静地躺在他身边。

于是助理领着一帮猛男站在卧室的门口时,就看到两个人盖同一张被子的景象。

助理微妙地挑起眉毛。

安乐:“……”这个我可以解释。

他迷惑地瞪着装睡的蒋鸣玉,刚想开口说话,就感觉他放在被子里的手被人碰了一下。

有人勾住他的手指,轻轻地拽。

安乐把想要问的话吞回去,改为瞪着助理,帮蒋鸣玉掩护,说:“你们怎么不敲门的,这里还有个病人。”

助理用目光审视了一圈安乐,又看向闭着眼睛的蒋鸣玉,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只花三天就解决了,果然找对人了。”

安乐一想到就是这个助理推他进火坑的就非常不满,说:“这三天差点出事,这么危险的事情不提前告知,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助理微笑:“当初你答应得非常坚定,还签了合约,中途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后果自负,与我们无关,白纸黑字,需要我拿出来给你看看吗。”

奸商,安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原主也太好忽悠了。

“反正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助理揶揄地看向并排的两人,说,“还有闲情逸致享受生活,哪里危险了。”

……有口说不清,被鬼追着跑哪里有空享受生活。

“而且,我们不是给你派了帮手吗。”助理指指在一边发呆的公鸡,说,“它是吃灵泉水灌溉的谷米长大的,你不觉得它比普通的鸡都聪明?”

这倒是,这次幸好有这只公鸡陪伴,几次报晓也救了他的命。

助理好死不死补充了一句:“肉也比普通的鸡好吃。”

公鸡脖子抻直就要昏过去。

这些人为什么都喜欢吓唬一只鸡?

傻子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这个房子里有鬼他们早就知道,安乐恼火地对助理说:“前面的事算我认栽,现在总可以走了吧?”

助理还是保持着完美的笑容,说:“那就要问我家先生了。”

他绕到蒋鸣玉的床边,蹲下来,在蒋鸣玉耳边轻声说:“先生之前卧床不起,老爷子实在很担心,就找人算了一卦,说先生需要消灾旺运,最好的方法是娶妻冲喜,老爷子就帮先生找了一个命格绝佳的媳妇,又替先生买了一幢风水极好的别墅,不知道先生这几日新婚生活过得怎么样。”

他说着看了看安乐,笑道:“本来我看这间房子鬼气散去,以为先生已经好起来,谁知道现在一看,先生仍然昏迷着,看来冲喜也没什么用啊。”

安乐感觉被子里勾住他小指的手僵硬了。

冲喜怎么没用,太有用了,他要是昏过去一段时间,人家给他找了个老婆,他气都要气醒了。

那个助理继续气人:“可能是时间不够效果不好,要不你们在这里多住几天?”

蒋鸣玉比安乐想象的涵养要好得多,他终于睁开眼睛,只是冷冷地看了助理一眼。

“太好了,冲喜还是有用的,先生醒了。”助理毫无诚意地表示庆祝,蒋鸣玉不装他也不装,于是他对两个人说,“先生可能饱了,但夫人这几天这么辛苦应也饿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这个提议倒是和安乐的心意。

他和蒋鸣玉在被子底下交握的手默默分开,两个人一人一边低着头下床,都不去看对方一眼。

安乐去浴室清洗了一番,他昨天将醋涂在脸上,感觉自己就像一条醋溜带鱼。

他照镜子的时候发现额头上有些红色的痕迹,不像是醋留下的,还有点发热。

安乐直觉猜测是蒋鸣玉做了什么,但又记不太清,也懒得再探究,三下五除二洗了个澡,急急忙忙地走出去。

一是他再也不想在这间别墅里待了,二是他也确实是饿了。

安乐踏出别墅大门的时候,精神还有点恍惚。

他回望身后豪华的房子,彩漆白墙,当初主人设计它的时候倾注了不少心血,也灌注了不少的期待,可谁能想到在这间房子的阴暗处,曾经藏着恶魔。

反正他是不想再来了。

这还是安乐穿越后第一次走到大街上,他看着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简直想哭,连街边非法占道的破共享单车都让他心生感动。

助理派车送他们去了一家高级餐馆,蒋家果然是有钱,这车把安乐卖了都买不起。

蒋鸣玉一路沉默不语,不发表任何意见,支着下巴看向车窗外。

安乐莫名觉得自从他知道自己是他从天而降的媳妇之后,态度冷淡了许多。

等到他们三个人坐到饭桌边上,助理才正式进行了自我介绍。

助理姓崔,名叫崔唤,是蒋家家主的秘书。蒋家的家主就是崔唤口中的老爷子,也是蒋鸣玉的伯父,但安乐记得他在网络上看过的照片,这位家主看着年纪并没有很大,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得这么老。

既然安乐都在鬼屋里滚过一圈了,崔唤也不再藏着掖着,把一切都告诉安乐。

蒋家原来是个风水世家,祖上以替人相地定宅、招福避祸为业,曾经还非常有名。

这倒是让安乐愣了一下,看不出来啊,他还以为蒋家是纯商人呢,毕竟在商圈赚了那么多钱。

崔唤笑了笑,解答他的疑惑:“这几代蒋家人才开始做生意,毕竟替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嘛。”

有祖传勘测风水的手艺在身,蒋家的生意自然越做越大。

虽然进军商业,蒋家人依然继承了老天爷赏给他们的天赋,每隔一段时间家里会出现对玄学方面非常敏感的奇才。

蒋鸣玉就是其中一个。

“我家先生从小病弱真的没有骗你。”崔秘书这么说着,安乐偷偷看了蒋鸣玉一眼,蒋鸣玉垂着眼眸,不置可否。

“先生生来体质特殊,平时要用戾气养着,才能维持健康。”崔唤说得简短,安乐感觉没有听懂,到底怎么个特殊法?但显然崔秘书并不想多说,只是道,“反正需要进食狠厉的东西,越是阴邪,越是晦气,越好。”

安乐心想,我见识过了。

“如果不吃,人就会很虚弱。”

这个他也懂,不吃就会饿嘛,肚子饿了能不虚弱吗。

“因为进食的原因,先生无意间替人解决了不少难缠的问题。然后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人慕名来找他驱邪。”

安乐一阵无语,别人以为他是抓鬼的天师,其实他只是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这不是很好吗,来找的人越多,说明送上门的食物越多啊。

崔唤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但是前段时间,先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将上门求助的人全部都赶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肯出门。然后因为很多天没有东西吃,陷入了昏迷。”

安乐:“……”

所以,饿得昏过去,其实是自己作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