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女友被别人灌浆,铃口珠串尿道

第二天一早,易斯薇便回了易家。

她到的时候,洪敏芯正在厨房里手足无措的煎着鸡蛋,

“妈,我回来了。”易斯薇走进厨房。

洪敏芯早听到了开门的动静,只是全副心思都在锅里,还没来得及同女儿招呼。

“我来吧。”易斯薇从她手里接过铲子,将锅里的鸡蛋翻了个面。

看着女儿都比自己熟练的姿态,洪敏芯有些讪讪,“妈没用。”

洪敏芯并不是从小就娇生惯养,只是自嫁给易海平以来,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太太,哪里用的上亲自顾及这些生活琐碎。但如今家里没了佣人,这些家务活儿,生疏至极又如何,还不是得重新操劳起来。

“爸爸还是在书房吗?”将煎好的鸡蛋装进盘子里,易斯薇轻声问。

“对。”洪敏芯有些犹豫的开口,“你爸说,准备申请破产了。”

易斯薇一下子竟有些端不稳手里的盘子,“已......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洪敏芯眼眶渐渐泛红,“哪还有什么办法,该找的人都找了,可这时候,哪个不是避咱们如蛇蝎。”

都说逢困境方识人心,果然不假。

易斯薇指尖轻.颤,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妈你别哭,会有办法的。”

看了眼楼上紧闭的书房,易斯薇端起早餐盘子,“我把早饭给爸送去。”

见到推门而进的易斯薇,易海平收好桌面上的文件,笑容一如往日般慈和,“斯薇回来了?”

易斯薇假意嗔怪,“爸,我都回来好一会儿了,你才知道啊。”她将餐盘放在冯海平面前,“还给你做了早餐,快吃。”

在女儿面前的易海平不显丝毫的愁苦情绪,见着那被煎得黑糊的鸡蛋边,笑着说,“这鸡蛋煎的还真不错。”

听出他话里的揶揄,易斯薇努努嘴,“没太掌握得了火候嘛,要不然你吃那小笼包,那是我从外面带回来的。”

易海平却将那煎蛋夹起来咬了一口,感叹道,“嗯,好吃,不愧是我宝贝女儿做的。”

看着他发间那触目惊心的银丝,易斯薇鼻间一堵塞,爸爸那么好的一个人......

吸吸鼻子散去酸涩,易斯薇强撑着笑说:“还有那粥,我妈亲自熬的你敢信?”

易海平闻言笑着摇头,几下子将早餐吃完,转身问女儿,“今天没去公司?”

易斯薇顿了顿,继而神态自若地说,“最近没什么通告,轻松着呢。”

易海平这辈子只得易斯薇这么一个女儿,娇生惯养的养大,哪能猜不透她的心思,此刻见她神情淡淡,便微沉了心绪,“家里的事情是不是影响到你工作了?”

“没有,”易斯薇否认道,“只是公司让我休息几天调整情绪罢了。”

对于易斯薇进娱乐圈这件事,易海平当初是不那么愿意的,在他看来,女儿心思过于单纯,哪能应付得了那圈子里复杂的圈圈绕绕。

他总说,你不用那么辛苦,爸爸赚的钱能养你几辈子。

可一番思量终究没能抵得过女儿的喜欢,最后他无奈的妥协,想着演员就演员吧,反正有他护着,也不会出了什么事儿。

可如今……却是自身都难保。

“爸,”易斯薇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踌躇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开口,“你知道……周淳安这个人吗?”

“周淳安?”易海平看了女儿一眼,“你问他做什么?”

易斯薇心跳有几分加快,看父亲的表现,他是认识这个人的。

“就听人提起过,说是这人还挺厉害的?”易斯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易海平没做多想,轻声感叹,“周淳安呐,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后生。”

“你可能不认识他,但一定听过周建恒的名字。”

易斯薇惊讶,“恒丰地产?”

易海平点点头,“对,周淳安就是他的儿子。”

“可是,”易斯薇一惊,却又不解,“他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周询泽吗?”

文锋娱乐的少东家,周询泽,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富二代,热搜常客,平均三个月换一任女朋友,不过,不管是网红还是明星,他那审美出奇的一致,钟爱胸大艳丽型。

“我也是听一位老友说起,周淳安不是周建恒和他现在这位妻子所生的孩子,在几年前才被周建恒认回了周家,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周建恒其实还有一个儿子。”

易斯薇低声喃喃,“难怪……”

“什么?”易海平没能听清女儿那低声嘟囔。

“哦,我是说难怪有人说他有钱呢。”易斯薇收了恍然的神色,向易海平解释。

易海平听此却摇了摇头,“这周淳安可不是靠他的老子发家的。”

“我听说,这孩子从高中开始就玩儿股票搞投资,毕业后直接和人一起做起了房地产生意,而且,许是真的天赋异禀,他操盘的第一个项目就赚得了上亿的利润,谁能想到那时候他还就只是个大学生呢。”

“也正是这样才惊动了周家,将他认了回去。有了周家的助力,这孩子更是不得了,一路众横捭阖,他前几年成立了宏安资本,如今已是踏足了文化旅游,娱乐,电商,高新科技等各种业务,总之,什么来钱他就做什么,饿虎贪狼一般。”

易海平说着,也叹为观止的摇了摇头,“听说今年才二十五岁,后生可畏啊。”

所以,他确实是有能力将自家脱离出如今这泥潭的是吗?

易斯薇愣着神,心跳一下一下,愈来愈快。

“斯薇,斯薇?”

易海平的嗓音传进耳里,易斯薇回过神来,“怎么了爸爸?”

“你发什么呆呢?”易海平皱眉看着她那恍惚的模样。

“没有,我就是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做。”易斯薇端起空盘,“爸爸我先出去了,你自己休息。”

走到门口,易斯薇又回过身来,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易海平,“爸,申请破产的事情,先别急好吗?”

易海平一愣,“你妈告诉你了?”

易斯微点点头,“先等一等,或许……”事情真的有转机呢。

*

回到房间,易斯薇从包底翻出了那张黑色的名片。

卡片冰凉的面上流转着些许暗光,易斯薇看着,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想不通,周淳安如此厉害的一个人,帮助自家的唯一要求竟然是和他结婚?且就算他所说的是真的,自己就真的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嫁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吗?

几番踌躇,易斯薇拉开书桌的抽屉,正要将这卡片放进去。

却又心念一转,再次犹豫。

她咬着唇,打开手机的拨号页面。

细白的的指尖落在手机屏幕上时,易斯薇定了定神,将那一串数字迅速的拨出,果断得仿佛担心自己下一秒就要反悔似的。

拨号声一下一下的像是弹打在人的心上,易斯薇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喂,你好。”

低沉嗓音响起时,易斯薇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掌心的手机。

她喉间发紧,“你好,我是易斯薇。”

“易小姐。”易斯薇一愣,觉得他那低沉嗓音似乎柔和了一些。

错觉吧......

易斯薇掐了一把大腿间的嫩肉,却因为没控制好力道给痛得“嘶”了一声。

“怎么了?”周淳安也听到了她这边的动静,关切问道。

“没什么,”易斯薇有些尴尬,又接着直抒正题,“你......昨天说的那件事是认真的吗?”

结婚两字太过敏感,易斯薇都不知道要如何说出口,含糊其辞着。

周淳安倒是回答得毫不犹豫,“嗯,当然。”

易斯薇有太多的疑问,索性道,“那见面谈吧。”

“好。”周淳安应下,随后与她约定好了见面地点。

这是一间雅致的西餐厅,易斯薇由服务员领至包厢时,房间内只有周淳安一个人,他穿着一身黑色衬衫,领扣松开两颗,隐约可见其优越的锁骨。

见着易斯薇,他站起身来,替她拉开座椅,一副温文尔雅的绅士模样。

易斯薇心存疑虑,他这样子,着实与爸爸口中那铁血商人的形象大不相符。

周淳安将菜单递到她面前,“看看想吃什么。”

易斯薇点了几样自己素来常吃的,将菜单推了回去。

周淳安看了眼她的勾选之处,随后笔尖几个轻划,将菜单给了等在一旁的服务员。

服务员带上门走了出去,房间内只剩下相对而坐的两人。

不知道是因为面前这人存在感太强还是怎样,易斯薇莫名的觉得有些坐立难安。

她清了清嗓,打破这难言的静谧。

“为什么是我?”

她这话来得突兀,周淳安却一下子便领会到了她的意思。

他十指交叉着放于桌面上,目光逡巡在她的面上片刻,后淡声说,“我是你的粉丝。”

还真是看上了自己的脸?

易斯薇暗里思索,又抬眼看他,“那为什么一定要……结婚?”

周淳安轻笑,似乎毫不意外她的问题,“每个有钱的单身汉都会想要娶一个妻子,不是吗?”

他用《傲慢与偏见》里的话来开玩笑,如果这话的对象不是她,易斯薇可能真的会以示礼貌的笑一下,但是现在,不能。

“我是在很认真的问。”易斯薇肃着一张脸,有些不满。

被她带着小情绪的视线一盯,周淳安也就正了神色,他淡然开口,“我被家里催婚了。”

易斯薇:“......”

“所以,如果一定要结婚,我当然要选一位自己喜欢的。”周淳安理所当然地说。

被他如此轻描淡写的吐露出“喜欢”二字,易斯薇有些震惊地瞪大了眼。

周淳安慢条斯理的解释,“你长得......挺符合我的审美。”

易斯薇收回惊讶的神色,面无表情的想,破案了,这人确实是个自己的颜粉。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