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吃皇叔的蘑菇,gl道具红丝绒

九月一日是开学的日子。

陈小眼早上六点给他打了个电话,那时候霍刃还在对着电视屏幕练舞。

U盘是找助教老师借的,伴奏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够听见节拍。

“霍霍,”陈小眼嗫喏道:“今天,今天就要开学了。”

霍刃嗯了一声:“你加油,以后作业不会还是可以问我。”

陈小眼想了半天,又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霍刃,你好好过啊,有难处一定跟我们讲。”

霍刃抽出毛巾擦干脖颈上的汗,语气反而是在安慰他:“好。我会的。”

他挂掉电话,重新面对这个同样需要动脑的场合。

先前两个月更像是服从性和自律性测试,不管舞跳得好还是不好,唱歌音调准不准,只要能按时按量训练达成目标就可以留下来。

不拼天赋,不考能力。

霍刃先前已经做到了一个小时跳四千五百个,如今再跟着U盘里的视频跳舞,哪怕肢体跟不上那些快速的动作,体力也刚好能支撑他练完两个小时。

他还记得龙笳在第一轮筛选考试里的成绩——七十分钟八千个,遥远到有种不真实感。

还要练,继续练。

裴如也拎着文件袋走过来,身后跟了好几个助教在汇报情况。

他脚步一顿,看清舞蹈室里男孩的面容。

“他是?”

“是霍刃,第二轮甄别结束以后就每天在这里练,跳完作业的舞还主动学其他男团的舞,”Aya想了想道:“好像还挺认真的一孩子,天天上午练三个小时,下午还再加练跳绳。”

新阶段舞蹈课也开始教分解动作,其他训练生的跳绳全都还了回去,除了他。

裴如也看了一会,淡淡道:“训练生的体质监测开始了吗?”

“不是下次甄别结束以后再测试吗?”

男人扫了她一眼。

“那我们提前时间,这周就安排上,”Aya立刻反应过来:“平面带妆测试呢?”

“不急。”

霍刃这个月终于轮到了其他舞蹈老师,带着他们从基本功学起,跳的是爵士。

舞蹈室大部分男孩都有舞蹈功底,也还是被纠正一遍又一遍,细节上的小瑕疵都挺多。

卫老师才十八岁,看着就是从小练舞的人,身体精瘦眼神有力。他上课时严谨又敏锐,课间偶尔会和训练生们开开玩笑。

“还是卫老师好啊……我跟裴老师上课连着跳了两个月的绳,压腿都是我跟舍友私下压的……”有人感慨道:“卫老师一上来就教我们这么多,真是过年了。”

卫老师这会儿烟瘾犯了,摸了两下兜抽回了手,看着他们道:“裴老师只是心情好过来坐坐,他就算要动真格教,那也得等你们进了CORONA才有可能。”

“啊?他咖位这么大的吗?”

旁边有人把话堵了回去:“你放屁呢?裴如也三个字你不认识啊?”

“是挺放屁。”卫老师嘟哝道:“我还想裴哥教我几句呢,等的着吗。”

有训练生跳的骨头都快断了,这会儿存心多聊聊天拖延时间:“卫老师——裴哥好帅啊,他二十几啦?”

“十九。”

“卧槽——”

“人家在美国长大的,发育早骨架好,”卫老师把话堵了回去,敲敲玻璃墙道:“都起来,继续练。”

等课上到末尾,有助教老师探头进来:“A班吧?下了课排队去七楼,给你们安排体检和营养测试。”

学生们躁动起来:“一块体检吗?”

“不光一块检,还会当众把你们的体重爆出来。”卫老师笑的幸灾乐祸:“要去厕所赶紧去。”

B班学生刚体检完,这会儿还有人在穿衣服。

男孩们被吩咐脱到只剩内裤,光着脚轮流站上体重秤。

米老师在旁边闲闲围观,还跟着点评几句:“胖了啊,不行。”

“你这也不行,还得瘦。”

秤是电子体重秤,把脚尖脚跟贴在电片上再握着一个环,体脂率BMI和日常卡路里消耗数量都会显出来。

“代号姓名?”

“S035,霍刃。”

医生记着数据,当着其他人报了出来。

“身高177,体重99,去抽血吧。”

旁边站着的大男孩一脸不可思议:“我记得你,你每顿吃两碗饭哎?凭什么啊?!”

“凭他还在长身体。”米格敲了下男孩的脑袋:“轮到你了,赶紧上去。”

抽血结果当天下午就出来了,还附赠了一篮子的药片。

“缺钙缺铁,缺维ACDE。”总务一脸费解:“你是从小到大都挑食吗,啥情况啊?”

霍刃有些茫然:“这些药都要吃?”

“不是药,是补剂。你狂练不补,猝死了算谁的?”总务说话虽然毒,还记着给他写了个服用的小纸条:“小孩,按着这个吃啊,别胡来。平时不舒服及时去医务室,听到没?”

“好,谢谢。”

“一定要补钙!”总务忍不住又啰嗦几句:“你才十五,缺这么多东西将来会越长越丑的,知道吗?”

霍刃觉得他特像以前初中熟悉的老师,忍着笑道:“好好好。”

等总务把门关上,谢敛昀在上铺探头看他:“你营养不良?”

“……有点吧。”

“平时训练体力居然跟得上?”

“这儿伙食很好。”霍刃实话实说:“而且水果不限量。”

“也是。”谢敛昀悠悠叹了口气:“我控糖控的脑子都要炸了。”

霍刃看了眼他电脑旁边放的乳酸菌饮料。

“我知道这玩意儿糖量超了,”少年辩解道:“我不喝甜的写不东西出来,这不能算!”

他把PSP扔到枕头旁边,下床时顺手给霍刃也扔了瓶:“百香果味的,尝尝。”

笔记本就放在桌上,软件页面如同斑马线纵横着条纹,按键全都是英文。

谢敛昀戴着耳机在那噼里啪啦地敲着鼠标键盘,手速快到像在网吧玩CS。

电脑屏幕上的数道条纹跟着连贯推进,大小格子虚虚实实不断变化,就和编程一样。

霍刃遥遥看到界面,觉得有些好奇,问道:“我可以看吗?”

“当然可以,”谢敛昀停了一下,歪戴着耳机继续敲着键盘:“不过你这会儿看不懂。这个软件叫CUBASE,七楼教材室里有使用手册。”

霍刃听话的真去借了。

这书简直是十成新,隔壁柜子里两本武侠小说都被翻烂了,这边书页上一个褶儿都没有,名字叫《CUBASE与NUENDO:从入门到精通》。

他回宿舍撕了张报纸,给这本教材贴了个封皮,用餐时间边吃边看,看完还有空午睡一个小时。

谢敛昀表面天天除了敲电脑就是玩PSP,其实每天都有看眼他书签的移动速度。

这书厚的跟砖头似的,霍刃一个星期全部看完,还整理半笔记本的学习心得。

谢敛昀心想自己这舍友也是邪了门了,不玩手机不看小说也不跟妹子聊天,跟得道登仙似的天天除了学习看书就是练琴跳舞,七情六欲压根不存在。

“哎,你还有别的爱好吗?”

“爱好?”霍刃以为前辈在关心自己,拘谨道:“以前会练字,最近没什么时间。”

“周末公司放假也不出去玩?”谢敛昀不死心道:“龙笳他们都组队去新开的游乐场了哎,你不和他们一起去?”

霍刃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点点头道:“我找了一本新的《实用电子音乐基础教学》,挺好看的。”

谢敛昀倒回了床上,放弃跟他对话。

怪物,这小孩绝对是个怪物。

霍刃渐渐觉得宿舍氛围有微妙的变化。

变化体现在前辈的话变多了。

他们先前几天都像是平行线上的行路人,一天的交流不超过两句。

但是在他看完那本教材之后,谢敛昀再敲电脑时会开扬声器,见他站在旁边看还偶尔解释几句自己在做什么。

霍刃不问多余的问题,跟着看了几天就把学的内容和软件对上号,还找了个空自己去多媒体室把功能全都试用了一遍。

他们住的宿舍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客人很多。

一大部分都是过来攀谈结交的其他练习生,有些人早就知道谢敛昀是谁,厚着脸皮讨签名,基本上都能被满足心愿——谢敛昀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大笔一挥写个TO签,字迹龙飞凤舞很洒脱。

一小部分是和谢敛昀很熟的朋友和老师,偶尔他的经纪人也会过来,询问目前还在合作的项目进度。

有些朋友也在学编曲,过来聊天时会抱怨这事踏马的难到爆炸,根本不是人学的东西。

谢敛昀头都不抬:“是你乐感不好,赖不了别人。”

等那朋友吐槽完走了,霍刃帮着打扫零食袋易拉罐,半晌才问道:“乐感是什么?”

“调性,节奏,力速,结构,多了去了。”谢敛昀歪戴着耳机,抱着电吉他在调弦:“唱歌要有,跳舞要有,编曲更要有。”

“不过以大部分人的资质,还轮不到谈什么先天的乐感。”他老成的嗤了一声,翻着电子邮箱道:“说白了,听得不够。”

“该听什么?”

“古典乐,流行乐,披头士灵魂乐乡村朋克重金属,有什么听什么。”谢敛昀懒洋洋道:“好好听个两三年,自己就知道提乐感两个字该不该害臊。”

“原来是这样。”霍刃笑道:“那我先走了。”

谢敛昀知道他要去视听室,敲着键盘头都没回。

“你先从古典音乐开始。”

“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