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妻子被领导干得大叫,高辣文锅炉房老头和兰诗曼小说

今天是有间客栈营业的第三天,除去昨晚到达的李殊明夫妻之外,还有另外两位住客。

鉴于李殊明夫妻二人昨晚提前到达,他们将会住两个晚上再离开,第一天的住客黄芯芮住了一个晚上,还要到了李殊明的微信,她今天上会带着不错的心情离开客栈。

节目组并没有规定他们非得在某个时间点起来,不过大家也都非常自觉,八点左右爬起来,林立舒大概平时爱睡懒觉,手机闹钟响了三五遍后才爬起来,一看隔壁的床位,得了,他室友又成了早起的榜样。

今天的早餐依旧很丰盛,咸菜、粥配大包子,李均和夏安敏两人蒸的是大肉包,他们客栈一共八人,不会不够,女孩子胃口小吃得少,一至两个足矣,而男的则胃口大一些,可能要吃三个以上。

姜衡胃口不错,不过他表面依旧冷酷又沉默,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殊明和夏安敏吃过早饭就到周边玩去了,与李均共同准备早餐时,夏安敏从他口中得知周边有好几个可以玩的地方,荔枝园是其中一个,还有已经开放一半的花卉园,中午还可以到隔壁开发旅游业的村落里吃一顿当地的农家菜,一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昨天上午来的黄芯芮却没有这个待遇,而她也不需要了,每个明星的人设不同,想要的也不一样,在镜头前向观众展示的内容自然各有所异。

上午送走了黄芯芮后,姜衡松了口气。

姜衡昨天给李均四人写了客房服务的排班表,昨天大家共同出力,也算是学习期间,也就没分,但之后的几天他们的时间都有了规划,今天由梁芷缘和林立舒负责,明天就是李均和何宛星,安排很合理。

每一周的安排也都是节目组事先跟他沟通,然后他再根据节目组的需求当好这个客栈的老板,没有所谓的台本,但却有流程。

黄芯芮离开后,客栈就恢复了宁静。

上午的工作安排也相对密集,梁芷缘和林立舒两人负责今日的客房打扫,而姜衡则带上李均和何宛星到镇上取他之前订制的东西,两天时间应该也制作完了。

从他们待的青水村到青阳镇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返程时还能顺便捎上今天中午到来的住客,是一位男士,女住客下午才到,这个是从机场来的不用他们接送。

今天开车的是李均,姜衡想都没想就直接坐在副驾驶座上,刚系上安全带,他就觉得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太快了点,还好李均在调整座椅并没有注意到他小小的自我疑惑。

算了,不重要。

照着导航,三人去了镇上,一路上风光无限,何宛星是个标准的城市女孩,看着微风拂过一片又一片绿油油的稻田,连连感叹自然风光是多么多么的美,简直美不胜收。

大约是何宛星身上没有“我就是冲着某些目的而接近你们,想从你们身上得到什么”的气息,姜衡还是愿意跟她多聊了几句。

“姜老师,你们出外景时,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地方?就您觉得非常漂亮,无论去几次都不会厌烦的那种城市或者是景区啥的。”

姜衡还真在仔细回想:“我去过的地方很多,拍电影都比较辛苦,我记得当时在美国拍《无法无天》时,本来应该是两个月的进度,我们花了四十五天就拍完了,根本没有时间像游客一样到处走走看看。要说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应该是拍《在岛上的三十三天》的岛上,我们是去马尔代夫的一个新岛拍的,那里的天空蓝,水很清澈,就是晒了点,我当时为了拍这个戏身上几乎全部晒伤,没有一处完好的。”

“姜老师能去那么多地方,也真好,我就还没去过马尔代夫,也不会游泳。”何宛星感到十分遗憾的叹了口气。

姜衡:“你还年轻,大把时光,随时都可以去,不着急。”

何宛星想了想也对:“也是哦,均哥,你呢?你去过最美的地方是哪儿?”

李均没立即回答,他说:“我想想啊。”在何宛星和姜衡都以为李均不会回答时,他却开口了,语调不高不低,“应该是小时候和家人的第一次旅游吧,那时候旅游可没现在方便,没有高铁,也没强大的智能手机,我家人他们也很忙,能抽空带我出去玩已经很不错了,记忆中那座山很高,景色也很美,我们早上还爬起来看了日出,算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何宛星:“哇,那也是很棒的回忆,我小时候也经常爸妈出去旅游,家里还放了很多照片。”

李均没再说什么。

姜衡能从他的语气中听一点淡淡的感伤,李均这次没回头看他,沉默地开着车。

何宛星一路上叽叽喳喳,像是上了一个月暑期学习班后出来放风的小朋友,姜衡偶尔会看李均几眼,总算发现了李均的不对劲,说完旅游那段话后,他一路沉默到镇上。

前两天的李均就算不说话,脸上也会挂着礼貌性微笑,而现在的他却像是盖上一张透明的薄膜,隔绝了他与这个世界,姜衡有些看不清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姜衡订制的好像是画框,因为有布盖着,看不到内容,他们将一画框搬上车。

姜衡见李均脸色还是淡淡的,站在他身边时,随口问在试彩色铅笔的何宛星:“天气真热,星星想不想吃冰淇淋,我请客。”

何宛星举着一支红色的彩笔铅笔:“想啊,做梦都想,太热了。”

订制画框店铺的隔壁就有卖冰淇淋的小店,姜衡问他们要什么口味。

何宛星要的巧克力味的甜筒,姜衡自己要了个原味的他下意识给李均拿了个香草味,付了钱后,把甜筒递给他。

李均看到甜筒上的写着的口味,藏起来的笑容又再次浮现在脸上,李均剥掉上面的盖子再抬头时,姜衡迅速将头扭开,咬了口甜筒。

啧,太甜了。

李均看到姜衡面无表情的脸,只是笑着啃甜筒,然后又慢慢隐去,什么都没说。

三人还要去超市完成其他采购任务,吃完甜筒后直接上车。

何宛星问姜衡能不能多出来几次,可以买冰淇淋!

姜衡:“我会算你旷工。”

何宛星:“老板您可真严肃。”

李均心说姜衡的严肃仅存于表面,不过刚吃到甜筒,他就不拆姜衡的台了。

青阳镇有一个大型超市,人还不少,他们有一张购物清单,都是姜衡写的,刚在车上时给李均看过,主要是问他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他们推了一辆购物车,采购的都是日常用品,还有一些手工用品,彩纸、剪刀什么的。

李均情绪稍稍平复了一点,回归到节目中:“买这些有什么用处吗?”

姜衡:“下午你就知道了。”

李均猜测有可能跟下午即将到来的女士有关。

除了买这些手工用品之外,采购单上就没有多少东西了,但当姜衡看到啤酒后,一件件往购物车里搬,何宛星则去零食区拿了一堆零食。

李均:“……”他觉得采购单是节目组的规定,但啤酒和零食是他俩自行决定。

假装不知道的李均也去了调料区拿了一堆罐头和泡面,有老干妈、橄榄菜、榨菜、酸笋,除此之外还有两大袋泡面,一袋是老坛酸菜,一袋是麻辣味。

姜衡看到橄榄菜有点眼熟,他警惕道:“你买这个干什么?”

李均说:“要是不想做饭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就着这些下饭,这不刚好配您的啤酒么。”

姜衡沉默一下,默默把一件件啤酒放回到货架上,只留下两件,他又看了李均一眼,发现对方只是看着他笑了笑,然后把橄榄菜放回货架上,姜衡这才松了口气。他知道,健身的人能不碰酒就不碰最好,他只是想趁着经纪人不在放飞自我一段时间而已!

不过,他为什么要憷李均!?

姜衡决定当无事发生。

摄像师全程将他们的这一小段互动记录了下来。

蔬菜区和肉类区的品种也很丰富,他们买了些在村里买不到的。

结账后,三人推着两车东西到停车场,上车前,姜衡要问他俩要不要去洗手间,何宛星摇头说不去,不过李均却说要去。

他俩就结伴去了,摄像师正坐在车上喝水,没跟着去,到这里已经可以选择不跟拍了,进洗手间拍摄肯定会被路人揍,还是做个文明人士。

今天的姜衡戴了顶渔夫帽,在逛超市的时因低着头,并没有路人认出他,避免了不少麻烦。

两人一同去了负一楼的洗手间,这个时间点地下停车场人很少,到处都安安静静的。

前往洗手间还需要走一段通道,他们按照着路标指示走,通道还有好几个分岔口,跟走迷宫似的。

姜衡走在前头认路,李均走在他后面,前面的通道越来越暗,指示他们通往楼上,这里的灯光好像坏了,有点昏暗,几乎看不清人脸。

姜衡刚要迈脚上去,右手却突然被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拽住,一个没注意被比他矮了五公分的李均抵到了背后的墙上。

两人的距离猛然拉近,姜衡被李均的一双凤眼凝视着,他的呼吸不由一滞:“……”近距离看,李均长得还挺不错的。

然后这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失去了之前的温柔,语气中蕴含着愠怒:“姜衡,你最好把我们的事情想起来.”

姜衡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差点吓着,猛然推开李均:“要是想不起来呢?”李均瞪着他,他想不起来,他也没辄,姜衡嘴一硬又说,“我根本不认识你,而且,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实,你是想借着我的名气红吧,想红想疯了么。”

李均冷笑一声,再次把姜衡按回墙上,发疯似的说:“对,我疯了。”他趁姜衡没防备,用力咬在他唇上。

姜衡一吃痛,想甩开李均,可是这回他却甩不开,李均死命的抵着他,直到他们的嘴里都尝到鲜血的味道,双眼通红的李均才像扔破抹布一样甩开他。

像破布被扔开的姜衡捂着发疼的嘴角,满嘴鲜血的铁锈味:“……”

李均挺直着背消失在他视线范围内。

姜衡用力朝他的背影吼道:“李均,你有病吧,咬我一嘴的血!”

通道里隐隐约约传来回应:“对,我有病。”可你又没药。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