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儿子趁父亲睡觉干继母,皇兄施琉璃

因为大家的怨气太大,帖子流量直线飙升,在一众讨论百强赛的相关贴中脱颖而出,甩了其他帖子好几条街,傲视群雄。

开始还有人问:“简秋然是谁啊?是大神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后来就变成了:“这不是血洗单人副本,刷新公告数十条的四秒一刀流大佬秋高气爽吗!”

“这个秋高气爽是虚拟世界首位玩家,不骗人,他翻墙去隔壁女生板块找人捏脸的帖子还在呢,你点进去看看就能看到标志,据说以前超级牛逼。”

“啊啊啊我记得这个白狗蛋,它当时伙同主人洗劫了流金山一夜暴富,我还收藏过以它头像p的财神图![图片][图片]”

“这白狗蛋是我得不到的狗,稀有S级崽子啊!我酸不动了。”

一夕之间,秋高气爽和白狗蛋这两个名字在论坛乃至在游戏中彻底火了。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两个魔鬼,相约表示遇见了就避开点。

有了名气就有人开始研究他们是不是名副其实。正巧,官方为了观众享受竞技赛乐趣,特意将全程录影留念,百强赛之前的视频一场一个金币就能看到。

有人花大价钱买了秋高气爽的视频,本来想看看他是怎样以战士身份走到现在的,结果整理着整理着就震惊了,直接跑到论坛发帖,标题就叫:“全服最非酋的男人——秋高气爽。”

其他人:“???”

他们表示不服:“秋高气爽非酋?你是在逗我吗?你忘记他的崽子是稀有S级了?你忘记他的崽子打劫流金山了?他要是非酋我这个非洲人算什么?黑炭吗?我都不配为人了是不是?”

面对大家的质疑楼主也没慌,而是直接贴出自己整理的对决名单,上书:“自己看吧。”

对决名单长长一张,占据整个电脑页面,往下滑了滑还有半截。

大家一一看完了纷纷表示:“没问题啊?这次参赛玩家突破八位数,筛选百强比赛次数多是正常的,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说人家非酋吧?”

楼主提醒:“别看次数,你看时间啊!”

众人秉承着怀疑看完,然后卧槽了一声,全都震惊了。

原因无他——秋高气爽的比赛时间全部在中午!而且是一场连着一场,根本没有休息时间!

看着这份对决名单,再说他是欧洲人好像都是嘲讽。

毕竟官方很早就说过了,因为竞技赛人数过多,系统将开启魔方竞场采取随机匹配方式,两者pk赢者上升一级跟同样赢的玩家继续pk,输者下降一级跟同样输了的玩家继续pk,多线报名者系统自动规避保留休息时间,规则公平,全程录像。

看看,什么角度什么状况都想到了,估计系统都没想到还有秋高气爽这么非酋的、脸黑到被忽略遗忘的人。

太惨了,这感觉就好像上学时接连补课,密集的作业将你压住,连个上厕所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要是这么高强度的比赛,早就扑街没命了吧。

太惨了,秋高气爽真的太惨了。

帖子里的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情:“哎,秋高气爽也是不容易,一想到他不间断的比赛连休息时间都没有,我就难过的笑出声。”

“是啊,太不容易了,心疼秋高气爽嘻嘻嘻嘻嘻。”

其他人:“嘻嘻嘻嘻嘻。”

秋高气爽:“ :) ”

其他人:“嘻嘻嘻嘻嘻。”

其他人:“……”

等等!刚刚飘过去一个什么东西?

正在扭曲的幸灾乐祸的众人怀疑自己眼花了,赶紧往上翻帖子查看。

秋高气爽四个大字混迹在里面,描红带着标志一眼就能看见——高仿号好弄,但是这后面首位虚拟玩家的标识可是官方盖章的!也就是说这是真人!

刚刚还捂嘴偷笑的众人全部沉默了。

热热闹闹的帖子转瞬结冰,只见点击次数不断飙升,不见回复楼层出现。

直到管理员过来锁定帖子,用最后回复终结了这次嘲笑:“秋高气爽玩家时间有限,自动申请压缩比赛时间,如有异议,玩家也可以向官方申请。”

众人:“……”

魔鬼就是魔鬼!居然是自己申请的!!

这个帖子虽然锁定了,但是玩家热情高涨总有聊天的地方。他们一改幸灾乐祸的心情,遗憾又习以为常的感慨着魔鬼。还有人怀疑秋高气爽是不是游戏老总亲戚,一个小帖子居然还用管理员亲自解释。

总之就是酸,酸的牙疼!

而吓唬完人的简秋然早已退出论坛,继续学习升级课程去了。

自从晋级百强赛以来,虽然后续比赛导致他很忙,但有了目标的日子总是更有盼头。简秋然也一直保持着上午游戏锻炼、下午学习升级的步伐,一日复一日从来没有打乱过,有时间了甚至还能再跟白狗蛋打一架,充实又自在。

等他偶尔抬头发现窗户霜痕明显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一个月又过去了。

这个时候气温越来越冷,天气预报发布寒流预警,光秃秃的枝桠垂在窗外裹了一层白霜,仿佛已经入冬的初雪,看着就冷。

简秋然很少出门,竟然现在才发现。

他抽空翻出自己的秋冬季衣服,空调也再度开启吹出热风,保持着卧室的温暖——这样手不会僵,打键盘也会舒服些。

简秋然揉揉手,继续埋头学习。

马林坐在身边,从最初的咬牙切齿绝望、到后来的勉强过关认命、再到现在的欣赏夸赞感慨、心情宛若过山车起伏,五味杂陈。

好在现在都熬出头了,这位拼命三郎也终于可以出师了。

又过了几日,当简秋然成功突破自己的防火墙时,眼睛刷的亮起,侧头看向马林。

往日成熟稳重的青年难得这么喜形于色,马林看了也跟着露出笑容,点头道:“简先生成功了。”

简秋然抿抿唇,到底没控制住露出笑容,清俊的脸庞仿佛初雪融化,柔和了棱角显得越发温柔。

这是自从见面认识以来,青年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他坐在桌边,穿着浅灰色的高领毛衣,内敛低调一如他的性格,可他的笑容却仿佛打破这种沉闷,带着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像是破土重生的嫩芽,充斥着希望的光芒,美好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本来在偷偷啃桌腿的小白虎愣住了,盯着青年的神色看了半晌,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咔哒一声断裂,连往日毅力压制的暴戾情绪都安分了。

等它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涨大变成成年虎的模样,直接将桌子顶起来了。

刚刚还在笑的青年惊讶的看着他,墨色的眼眸折射着灯光的暖意,薄唇微启:“想打架吗?”

大白虎:“……”

那口气顿时泄了,大白虎不高兴的重新趴下,将毛绒绒的脑袋埋进前肢里。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不高兴了,反正就是不爽。

马林见他们像往常一样闹,忍不住笑着摇摇头,转过身收拾了一会电脑才猛地反应过来,再次转身看向大白虎。

大白虎依旧保持着那副姿态,白软的腹部一鼓一鼓的,似乎还在生闷气。

马林猛地站起身:“小主人你、你成功了?!”

大白虎抬头,露出深棕色的兽目看他,眼神疑惑。

简秋然也看着马林,完全不理解他激动的点在哪里——毕竟游戏进入虚拟世界以来,白狗蛋靠着马林开的便利时常变身成为大白虎,还能进入全盛时期的战斗模式,只是变成大白虎有什么高兴的?

马林激动的手脚无措,盯着大白虎的兽目断断续续道:“不一样,今天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他念叨着,却又无从解释,只能胡乱抹把脸,蹲在大白虎面前问:“小主人,你现在什么感觉?脑袋疼不疼?精神还好吗?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吗?你还记得自己名字吗?”

大白虎看着他,动了动耳朵,一本正经回道:“感觉很好,脑袋不疼,精神也好,来治病,我叫……”

它顿了顿,突然露出疑惑的神色:“我叫……”

它又试着说了一遍,神色也由疑惑转为暴戾:“我叫……”

马林一惊,连忙阻止:“不用想了。”

大白虎嗷呜一声,因为急迫,深棕色的眸色已经转黑,此刻的它呆滞又暴戾,眉宇间煞气翻涌,爪钩入地三分狠狠抓挠着,愤怒又不安的重复道:“我叫……我叫……”

“你叫白狗蛋。”旁边有道声音幽幽的替他补充。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大白虎就仿佛被刀戳破的气球,瞬间瘪了下去,哼哼唧唧的撇开头,不爽道:“马上就是四强比赛,我帮你获胜就不是白狗蛋了。”

简秋然淡定补刀:“我也帮你想好删除白字,就叫狗蛋了。”

大白虎当场炸毛,呲牙盯着青年,气势汹汹。

这个混蛋!要不是马林拦在前面,它一定跳起来就是一个成年版弹力虎!

马林见它恢复,忍不住叹息一声,起身感谢简秋然。

大白虎:“……”

它只是懒得跟对方计较而已!哼!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