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96年大学女友12p,一摸下面就有感觉

楼清焰至今还记得,当年曾看过一段对顾长熙的采访。

在一个非常出名的访谈节目上,主持人询问顾长熙有没有什么梦想,后者非常认真地思考了半天,说:“想唱歌。”

主持人以为他还没说完,非常有风度并且一脸耐心地坐等,结果两人冷场数秒……

等他反应过来,就见顾长熙也在那儿迟钝着,两只眼里似乎在说:“怎么卡壳了?”

主持人才哭笑不得地意识到,这家伙的梦想就是那三个字。

想唱歌。

如今看来,经年累月,从未变过。

顾长熙的来意很简单,他希望vocalcords能通过以前的录音为他制作一套音源库,让他再听听自己唱歌的声音。

“可以吗?是不是挺难的这个,如果不能现场录制音源的话。”经纪人替他问。看来两人早就了解过这方面原理。

郑峰看向楼清焰,后者回答:“是有点难,不过我亲自操刀的话,应该没问题。”

经纪人虽不知他的身份定位,依然满怀感激道:“那就太谢谢您了。”

顾长熙看起来一刻都等不下去了,索性楼清焰也没有事,干脆叫来vocalcords运营部负责音源的同事一起,直接开始工作。

由于这次是基于录音制作音源库,与现场录制很不一样,因此楼清焰先带他们开了个会,做一个简单规划。

同事们对他也很熟悉了,虽然属于编外人员,但洛衣衣新声源的录制是他全程带下来的。更何况,他还是全国上下无人不识的八卦中心。

可是面对顾长熙时,他们根本没法淡定。

尤其是他拉下衣领解释自己不能说话的原因时。

一个妹子突然撞到了座位跳起来,失控地问:“是完全不能说话了?”

顾长熙摇摇头,用一种非常难听的气声,说了几句口齿不清的话。在场所有人表露茫然,没有一个能够听懂。

妹子猛地冲出了会议室,她长长的头发甩向紧绷的空气,像是一下子将什么东西打得粉碎。

“小优!”

又有一个妹子站起来,冲出去找她。

之后,会议室里沉默了一阵子。

直到楼清焰开口:“有将近十年了?我记得是在《哈利波特》电影完结的那年你离开的。那时候我才十五岁。”

顾长熙颔首。

楼清焰也不欲多说,“直奔正题吧,我给你们说说这个基于录音的音源库怎么做。”

“首先你们也知道,音源库不仅仅是记录音节音色,更要提取声音里的特征,构建声学参数模型。这个声学参数模型是决定成曲质量的关键,也是vocalcords的最核心技术。”

“现场录音,可以要求声优直接表现各种各样的特征,是一种主动式的建模。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基于过往语音数据提取特征,也就是被动式的建模。它对语音数据的数量、多样化、音节覆盖率等等都有要求,也就是说,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收集数据。”

建立音源库不是简单的事,他当初伪造录音、制作《墨尔菲斯》时那么麻利,是因为需求太小,只用建立需求的部分。这次不一样,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库。

“顾哥,周姐,你们那边可以提供多少段录音?”他看向顾长熙。

这第一个问题,不仅让同事们感到无从下手,更让顾长熙的经纪人面露难色。

“毕竟已经过去九年了……对了,长熙虽然说话少,可是唱歌多呀,歌声不能拿来用吗?”

“唱歌和说话的语音特征差异很大。”楼清焰摇摇头,“你先把已有的发来一份,我们需要进行分析,看缺失哪些。你们放心,就算实在不全,也不是说不能做,只不过这个音源库制作歌曲的局限性会很大。”

经纪人说:“要不,我去发动发动粉丝?我寻思着,应该还有些人记得长熙吧。”

顾长熙猛地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放心,不告诉他们真相。”她缓缓地说,“长熙,没有别的办法。”

收集录音是个慢活儿,急不得。楼清焰也没多在意,他只是在这里兼职帮顾长熙一把而已。分派完任务就回到佳辉大本营,继续监督谢晋他们干活儿。

鬼畜动画软件已经完成了初步搭建,正在进行功能细化,他并不是完全清闲,还要承担一部分测试工作。

别看楼清焰天天在外头乱跑,他最重视的还是自家大本营这个项目,因为这关系到谢晋团队成长到什么地步、能否完成他后续的计划。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都窝在佳辉指导自家人工作,日子过得风平浪静。

网上却一点也不平静。

《墨尔菲斯》带来的影响依旧在不断扩大,如今,国内已经公认这是一首当之无愧的神作,却不仅仅是国内。

别忘了,这首歌的首发是在日本。

一周后,虚拟歌姬大赛冠军之夜正式播出,无数观看了这期节目的日本人,为这首歌疯狂了。

《墨尔菲斯》在日本一夜爆红。

日本人将它带到了Twitter、ins、Facebook、youtube……《墨尔菲斯》被推送到了全世界,在一整个国家用户的疯狂安利下,这首歌再也不可能默默无闻。

虽然它长达十分钟,歌词仅有哼唱,但它绝对属于歌曲范畴。那还等什么,赶紧让它上榜,上电台,上唱机啊!

无数的国外媒体闻风而动,追根溯源寻到华夏,希望买到歌曲的版权。

于是,他们看到了Fire的版权声明和公益传递概念。

并将这个概念传回外网,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事实证明,外网网友凑热闹的能力丝毫不下于国内,公益歌曲的概念被传开后,竟然渐渐兴起一股潮流——听歌做慈善。

整件事是从一位脱口秀主持人开始的,他在自己的节目里播放了这首歌,节目结束后,晒出播放时段的收视率,将这个时段的盈利捐出了一半。

其实他绝对捐多了,版权声明里只要求捐赠歌曲本身带来的盈利。但这是一个极难计算、仁者见仁的数值,既然他想捐这么多,谁会不乐意呢?

“你们知道吗,当我使用这首歌曲时,我获得了如此珍贵的信任,并且没有辜负它。”

他表示:“这感觉真是该死的爽翻了。”

是的,爽翻了。

“也许我不是在做慈善,是在享受与作者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约定。远方的朋友,无论你知道与否,我完成了它。”

“两个选项摆在面前,偷盗或者善良,任择其一。我只想告诉那些偷盗者:无论如何,这辈子请一定体验一次善良的感觉。你会为它着迷。”

“无与伦比的神作。但有一点错了,最令人感动的地方不是旋律,是所有人对真挚感情的信任。作者毫无保留,听众不遗余力。我们相隔遥远,我们的心却贴近。”

顺着这股千里迢迢飘过来的洋流,fire这个名字火到了外网。

微博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fire的评论区多了不少英文回复。全是沉迷听歌的歪果仁在询问词曲创作者信息。

楼清焰并没有利用这股势头去做什么。潮流是短暂的,成果才是长久的。

国内,vocalcords1.0发布后,因为其逆天的效果,一度引起热烈讨论,下载量也突破预期。

软件名气不如歌曲那样传播飞快,音源库也只有一个洛衣衣,第一批用户还在酝酿作品,它的发力在后边呢。郑峰也不着急,局面已经打开,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vocalcords的发布,新苗科技直接占领虚拟偶像产业上游,行首地位彻底稳固。

趁此机会,新苗提出了虚拟偶像企业峰会的概念,召集国内的企业在一起开会,共同讨论三件事。

第一,虚拟歌姬新特色的挖掘。第二,Vtuber模式的引进。第三,统一行业标准,建立一套从前台到后端、从现实到电子、大到管理、小到文件格式统统涵盖的虚拟偶像标准化协议。

这些议程的字里行间,无一不显露巨大的野心。手握新的音源库软件,也就能够决定歌姬新特色挖掘的方向,从上游把控整个行业的发展。制定统一标准,更是暗含一个企图推向全球的野望。

楼清焰提出要参加这次峰会,被郑峰以“只邀请相关企业”的名义拒绝了。

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郑峰不是拎不清的人。

他可以肯定,银行债务这个小小的浅水滩,困不住楼清焰这条注定腾飞的巨龙。

也可以肯定,等到——甚至不等飞起来的那天,楼清焰就会再次入局,成为虚拟偶像领域最强劲的对手。

毕竟,他之前对这行的狂热,长了眼的都能看见。

郑峰有时会想,也许佳辉的倒闭是值得庆幸的,否则vocalcords这块大蛋糕落不到他手里,如今出来抢夺行业话语权的,可就是佳辉了。

楼清焰确实没有立场参加这次峰会,也就没有坚持。

也许有一天——他自己也不敢确定——他真的会重新入局虚拟偶像。

但那个时候,这一领域的格局,就再也不是歌姬、主播和网红了。

这一周里,浪潮迭起,暗流涌动。

顾长熙粉丝突然开始大量收集录音的举动,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翻起多大水花。

一周后,楼清焰、顾长熙、经纪人周姐,连同vocalcords运营部那几位同事,再次聚首。

顾长熙带来了大量录音文件,数据分析表明,这些录音的数据量、多样性、音节覆盖率,都完全满足声学参数模型的需求。

接下来就是工作量的问题了。

又过了一周,谢晋这边的鬼畜动画软件初步完工,楼清焰忙着带他们进行测试,逐渐忽略了另外一边的工作。所幸他早就把相关事项讲得清清楚楚,那边的同事也只当他是个外援,并不依赖他。

等他再次得知这件事的消息,是那个叫小优的妹子兴冲冲打来电话:“楼哥!长熙的音源库完成了,今天就进行测试,你要不要来看看!”

楼清焰瞅了眼忙碌的工作室,打算拒绝。

“楼哥来吧,长熙不是你童年偶像嘛,这是多么伟大的一刻,一定要过来见证!!!”妹子语气强烈。

“好吧。”楼清焰还真挺想去看看。

vocalcords运营部的大会议室里。

楼清焰是到的最晚的那个,他进来时,其他人早已在里面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你迟到啦!”大家对他发起强烈谴责。

“好吧好吧。”他举起手来快速走过去,坐在顾长熙的旁边。

刚一坐下,就用余光瞥到,顾长熙一双手在桌子底下不停地拽裤子,攥紧又松开,松开再攥紧……

楼清焰原本心情颇好,看到这一幕,突然一怔。

他是不是低估了顾长熙对这件事的执念?

小优,也就是那天跑出去的那位粉丝妹子,心情似乎已经调整过来,自告奋勇要当操作电脑的人。

软件界面投影到幕布上,制作歌曲的操作非常简单,无非是输入伴奏、输入歌词、选择音源库、合成。

歌曲是顾长熙当年的成名曲,将他一举带火、火遍大江南北的一首神作,时至今日依旧百听不厌。

在众人焦灼的心态里,前奏显得实在太长了。

终于,前奏慢下来,顾长熙独特的声线淡淡响起,这个声音流畅、自然、充满美感,与人声一模一样,毫不违和。楼清焰一下子就听出,这套声学参数模型是迄今最成功的一个。

小优妹子捂着嘴,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和她一起哭成狗的还有一身职业套装形似精英女性的经纪人周姐。

周姐激动地掰顾长熙的胳膊:“长熙——”

后者却沉默了。

不是不能说话的那种沉默,是从眼睛里、面容里、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股沉默。

甚至是倦意。

周姐愣住了。

歌没听到一半,顾长熙起身走人。

“长熙!”

楼清焰叹了口气,没说话,也站起来离开了。

同事们都懵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成功吗?这歌不是挺好听的?”

但是,随着一首歌全部放完,他们也渐渐沉默下来。

音准一丝不错,音色极为完美。没有无意义的呼吸声,没有气不足,没有技巧不够,没有失误。要说普遍意义上的好听,那么,它是“好听”的。

小优不服气地说:“这只是刚刚合成的初版而已,还没有经过后期调整呢。你们等着,我很快就调好。”

“算了。”经纪人说,“达不到要求的。”

“这是声音合成,这不是唱歌。”

*

楼清焰在侧门的安全通道出口里找到了顾长熙。

后者抱一台笔记本电脑,坐在那里低着头,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和刚才一模一样的软件界面。

这时,电脑里突然传出一句歌声。

“你好,请教你两个问题可以吗?”

楼清焰惊异地发现,这是顾长熙在用软件和他对话。

“你想问什么?”

电脑唱道:“虚拟歌姬演唱的效果很好,为什么换成我就不可以?”

“人们对虚拟歌姬的要求很低,可是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

机器终究只是机器,更别说只是一台弱ai机器,它的最高智能也就是个修音功能,最多把合成音修得像自然声一样流畅。

可是顾长熙却要求它灵活、充满力量、富含感情……

楼清焰又道:“而且歌姬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她们以后的歌声会往高难度、高技巧发展,与普通歌手区别开。”

顾长熙打字的手噼里啪啦不停,电脑又唱:“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啦啦啦啦啦……”

他直接打了一段墨尔菲斯的旋律。

“你说那个啊。”楼清焰明白了,“你是不是特别疑惑,同样是电脑合成的音乐,为什么普通曲子冷冰冰的,那一首却格外能挑动感情。”

顾长熙又打了一段旋律。楼清焰真佩服他的才华,就这几个短短的音符,居然给了他一种满脑子问号的感觉。

他笑道:“你知道吗,《墨尔菲斯》是个失败品。”

“哐铛铛——”

本来好好的旋律一下子乱了套。

楼清焰在他身边坐下,说:“如果你去听网上那些墨尔菲斯的翻唱,就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越是优秀的歌手,越唱不出触动人心的感觉。”

“这首歌本身是实验性歌曲,一群研究人类情感机制的科学家,发现了音乐对情感递质或激素分泌的促进作用,然后耗费漫长时间,用临床实验的方式,一点点将这首歌排列组合出来。”

“你没听错,这首歌不是写出来的,是排列组合出来的。它的旋律已经是激发情感类化学作用的最优解。人声演唱很多时候会为了表达情感而牺牲准确,破坏这个最优解。所以这首歌只能是计算机歌曲。”

“很失败对不对?它的创作初衷是为了发掘人类情感,却不能容忍带有一丁点情感的演唱。”

楼清焰看着他:“你很喜欢这首歌?怎么样,幻灭了吧。”

他两手往后一撑,“人生啊,从小到大,不就是一个个幻灭组成的吗?我是世界上最独特的人,我会成为最优秀的存在,我站在高处发着光,没有人可以不喜欢我……我走进了现实却还揣着梦想,我绝不绝不随波逐流,我永远相信热泪盈眶,相信努力的意义……我至少可以坚守人格,我能背起生活的重压,我的心态依然年轻,我把持得住生活的分寸……”

“成年人早就不谈梦想啦。顾哥,有时候放弃的话,是不是会让自己好过点?”

顾长熙的电脑,安静了好长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却又唱道:“我曾做过一个梦……”

楼清焰以为他又要和自己说话。

歌声却没停下来:“我曾做过一个梦啊,我曾做过一个梦啊……”

一句推着一句,一层层的歌词向前挤压。

每一句的旋律都不相同。

电子合成音稳得就像已经那样唱了一百年,可是旋律已经撕吼起来。

无论那嘶吼多么摧心剖肝,始终冲不破合成音稳定的外皮,于是叫人越听越压抑,越听越暴躁。

下一秒,顾长熙竟然扯开嗓子直接唱出了声。

楼清焰再也呆不下去了。

一直跑到再也听不到那魔鬼歌声的地方,他才喘着气停下来。那个旋律不仅仅在攻击合成音的外皮,亦在攻击他的内心。有时候他真的分不清楚,到底是地球上的人太过天真,还是他太过丑陋。

戴康时,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猜想砸进全部身家,放弃大量有前途的学术课题,被他稍微一忽悠就轻易咬饵上钩。

梁彦楚,常年奋斗在第一线,不知见识过多少黑暗,时至今日未改当初警校宣誓的坚持。

谢晋,不声不吭埋头苦干,一切行为都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却永远凝望着一个不敢触碰的梦。

顾长熙,被现实一次次打击得体无完肤,看不见半点希望的曙光,到现在依然没有放弃。

江覆,只因为多年前一个微不足道的帮助,便倾其财产,义无反顾。

可是这些人,到底在坚持什么?

楼清焰拿出手机,想给妙峰山打电话、给梁彦楚打电话、给谢晋打电话,甚至回头去找顾长熙,向他们问一个答案。

最后,他只是登陆许久没登的微博大号,发了一个傻兮兮的问题。

“我只送出一块小熊饼干,为什么换来了一整瓶小熊饼干?”

不到一分钟,特别关注传来提醒,江覆自从退圈后一直长草的微博,突然更新了。

“全世界都得到拯救的滋味大概是甜的,那个手捧饼干的孩子再也没有忘记过。”

楼清焰放下手机,心想,这世上到底有什么再也不可能忘记的事?

虽然没想出答案,可是他的步伐一点点倒退了回去。回到安全出口的门外,顾长熙依旧坐在里面,鬼哭狼嚎的歌声已经停了。

“我曾经也是一个有坚持的人来着?算了,就勉强再坚持一下好了。”

他推门进去,对顾长熙说:“起来吧,地上凉。”

顾长熙似乎一动也不想动。

“顾哥,你还相信梦想吗?”

楼清焰看得出,顾长熙其实早就站在绝望的边缘,他潜意识里或许已经绝望了,只是不肯放弃“相信梦想”这个坚持。人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迟早会发疯。

“我是搞科技研发的,顾哥,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对‘科技’的解读,”他蹲下身来,看着他说,“梦想天空的人可以飞翔,失去双腿的人可以再站起来,聪明的人可以过好自己的生活,慈悲的人可以让世界变得更美……”

“科技是一种途径,一种降低梦想门槛的途径,它最浪漫恢弘的样子,就是能够拆除一切不可抗的外力,将梦想堂堂正正摆在你的面前,让你只需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就可以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他对顾长熙伸出手,“来,顾哥,我带你走走看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