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饭店送饭的小女孩妞妞,我和几个老妇的性一经历

本来班上同学是同情江然的,结果被班主任这么一说,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以前哪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德胜一个冷眼扫了全班:“都笑什么啊,你们是作业太少还是想考试?”

同学们赶紧低头。

等张德胜离开后,后门重新关上,一班再度成了一个封闭的教室,然后炸开了锅。

“哈哈哈哈哈一百道题!”

“我敢打包票刚刚谈哥肯定是难以置信的,十道题对一百道题,老张是不是江然亲戚?”

“太难了太难了!”

“一百道题我估计也不用多长时间吧,写英语题目就比较容易了。”

这节晚自习原本是英语老师的,但是英语老师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宿舍了,让课代表看着的。

江然摸了摸额头。

这么久以来,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以前的学校老师哪里会管他们,下课之后就什么都不理了。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还连累谈野也跟着受罚,要不是因为他,也不会发生这事。

想到刚刚的情况,江然从头到脚都觉得羞耻,还好后来没有怎么样。

十道题,他的十道题恐怕不一定比得上谈野的速度。

虽然想起来有点夸张,江然对谈野的成绩还是非常相信的,也对自己的笨更有体会。

唉。

谈野看他低着头不说话,以为是小少爷这么当众被训难以接受,看了会,问:“哭什么?”

江然以为他不在和自己说话,毕竟他又没哭。

直到谈野靠近了点,又问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是在和自己说,啊了一声,有点茫然地抬头:“我没哭……”

他才不会因为这种事哭。

江然很少哭,上高中之后就更少了,就算卢敏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之后,他也习惯了。

谈野:“……”

好不容易关心一次还是假的。

谈野一时间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他哼了一声坐正了,心想自己真是太闲了。

江然以为他生气了,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晚自习给你传纸条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传纸条。

第一次就被逮到,真是运气不好。

江然有点怅然,特别是想到之前孟白日和袁丁传了无数次的纸条,还往后面传,从没被抓到。

他看来不适合开小差。

谈野转头,玩味地看他:“一百道题,哎,小同桌,你说我今晚是不是要累死在这了。”

江然抿唇:“我下课去和老师说。” 

谈野撑着手肘,“然后老张又给我加一百道题?”

江然:“……”

突然觉得非常有可能。 

-

这么一耽搁,没多久晚自习下课,

和谈野关系好的男生全围了过来。

孟白日直接把自己的椅子转过来背对黑板,一脸好奇:“谈哥,你到底写了什么,纸条上有什么啊,把主任给气成这个样子?”

“我都看到主任的脸,就差没冒火了。”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而且不止是生气吧,肯定还是觉得自己污蔑人被打脸了。” 

“晚上真留下来做题吗?”

王犇说:“老张每天晚上都回去得很准时,要带娃,怎么可能留在这里看着。”

谈野没开口,同学们已经议论了好几种。

袁丁就和他们不一样了,他偷偷问后座的江然:“你传的纸条,你写了什么啊?”

江然犹豫说:“没写什么。”

袁丁一脸不信,“没写什么教导主任能气成这样,你就和我说说实话,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江然:“真的。”

袁丁:“江然你不把我当兄弟。”

“……”江然回忆了一下,“我就写了想让谈野有空的时候教我做题。”

后面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

他当时犹豫了好久,在后面加上了一句,问他想要什么。

袁丁睁大眼,“就没了?”

旁边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一班同学也控制不住惊讶道:“就这么简单的?”

这算什么有问题的话?

难道是教导主任以为他们开小差实际上是想学习所以才恼羞成怒地离开的?

这样想好像也很合理。

孟白日问:“谈哥,真的假的?”

谈野往后靠在椅子上,面对众人的目光,挑了挑眉:“你猜。”

“……”孟白日无语了会儿,“我不猜,不过只要给我看看纸条就可以了!”

说着他开始在桌上看。

当时教导主任是直接拍桌子的,但是现在桌上一眼看过去,除了有些乱的试卷外,压根没有纸条。

江然也想看纸条,但也没看到。

大概是围观了一会儿,居然什么劲爆消息都没有,大家又各自散去了。

等人都离开后,江然才轻声问:“纸条呢?” 

谈野漫不经心:“扔了。”

江然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他之前看谈野在上面写了什么东西,以为是什么重要的,现在看来被他扔了应该不重要。

谈野:“你就不想看?”

江然:“你不是扔了吗?”

谈野:“……”

-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江然去了办公室。

二班班主任问:“你们班主任刚刚出去了,现在不在,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江然说:“想问问题。”

二班班主任也是一班的语文老师,点点头,“你是在这里等,还是回去等会再来?”

江然决定回去。

刚走出办公室没几步,身后就传来叫声:

“江然!”

江然回头,看到路清徐站在阴影里,只露出一半的身体和脸,看起来有些不太清晰。

路清徐:“我有事要问你。”

江然没说话。

路清徐上前一步,从楼梯走上来,离他更近了一点,压低声音:“那天你看到什么了?”

他还是有点心存侥幸。

其实路清徐对江家的事不怎么清楚,也不知道为什么卢敏这么不喜欢他儿子,仅仅是因为一个笨的原因的话,似乎又不太对。

因为他之前偷听卢敏和路员说话,好像是和江然的父亲有关,不过后面卢敏似乎不太想说。

江然并没有开口。

本来路清徐不来,他都快忘了这事了,现在被这么一提醒,他看了看路清徐。

自从路员和卢敏谈恋爱后,感情进展很快,路清徐很多衣服都是卢敏买的,所以往常他碰见路清徐的时候基本都是没穿校服的。

因为有秋季外套,只要学生会检查时说一下自己带了,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但是他今晚穿的是校服。

江然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想法,不会是之前被威胁,都没钱了吧。

路清徐捕捉到他的目光,咬牙切齿:“你如果敢把那件事说出去,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江然这才知道他原来是来警告自己的。

他虽然迟钝,但不至于太傻,“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想理你。”

路清徐咬牙切齿:“你妈一直想嫁给我爸,你说如果我说了什么后,嫁不成了她会做什么,我可不知道。”

江然疑惑地看着他:“嫁不成?” 

他想问路清徐说的是不是真的。

路清徐露出一个笑容。

然后听见江然的声音:“我本来就不喜欢你们,嫁不成了最好,你们都离开我家。”

他第一次看见路员的时候还是觉得还好的,虽然卢敏说他的家境一般,但是他不干涉卢敏的选择。

直到时间久了,路清徐被带来家里吃饭。

当天他从学校回家就发现自己的房间被进去过,还少了一样东西。

江然去楼下问,却被路员三言两语挡了回来,最终还是路员替路清徐道歉,东西也没被还回来。

“对了。”

江然想起来,“你以前拿我东西,希望赶紧还给我,不然我就把事情说出去。”

他怕路清徐打他,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迎面撞上从厕所回来的宋桥,宋桥看了眼楼梯口那里,问:“刚刚和你说话的是外班男生吗?”

江然嗯了声:“以前认识的人。”

宋桥倒是没想到江然在这里还有认识的人,不过他也没看清是谁,只看到两个人离得还挺近。

他点点头回了教室。

江然在他后面回去,看到谈野趴在桌上睡觉,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多瞌睡,放轻了脚步。

他莫名想起孟白日之前吐槽一些人的,嘴上说着不学习出去玩,实际上熬夜奋战。

谈野应该不至于这样吧?

江然的确没看到谈野熬夜,晚上睡觉就属他最准时,他们宿舍有他在,熄灯后说话次数都很少。

他要是有这么聪明就好了。

-

第三节晚自习下课后,袁丁和孟白日两个去逛了小超市,回来时手上拿着一堆吃的喝的零食。

学校小超市虽然不大,但生意很好,里面零食多不说,离他们也近,价格又不贵,经常下课就成群结队的去,不止男生,女生也是。

孟白日买了一袋薯片一袋棉花糖,回来看到谈野在睡觉,江然在看书,想了想,就把棉花糖放在桌上。

“安慰安慰两位。” 

薯片是他最爱,舍不得,这袋棉花糖是顺便买准备送给女生的……

袁丁吐槽:“你让谈哥和江然一起吃一袋?”

孟白日想了想这个画面,谈野和江然一起把手伸进同一个袋子里,这样的画面似乎不太好看。

不过他飞快地摆手:“这大袋子里面有一个个小袋子装的,不用担心什么。”

塑料袋的声音很脆,一下子就把谈野弄醒了。

谈野掀了掀眼皮,盯着棉花糖看,出神了半天,忽然看向旁边的江然。

江然连忙摇头:“我不吃,你吃吧。”

不过他没想到谈野居然喜欢吃棉花糖,看来就算是脾气暴躁的人,也可能喜欢吃甜甜的。

想起奶酪蛋糕,他更确定了。

角落里安静几秒。

谈野将棉花糖随手扔进了桌洞里,也没拆开。

孟白日看看他又看看江然,摇摇头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上课铃已经响了。

这节晚自习是化学老师的。

他搬了个椅子坐在讲台后,捧着本书看,也只有学生讲话声音太大才会抬头看两眼。

教室里静悄悄的,只有才有翻书声。

江然把化学试卷找出来,准备整理一下错题,来这里之后他才学到还可以做个错题本。

一节晚自习四十分钟,一张试卷上半重写半抄,时间很充裕。

临近放学,教室里细碎声音多了起来,

江然刚抄完题目,腿上突然扔了个东西,低头一看,是之前孟白日给的棉花糖,里面就剩三个小包装的了。

他转过头看了眼谈野。

谈野:“吃了。”

江然摇头,经过之前的教训,他是不敢在晚自习上乱开小差了,准备把东西放好。

谈野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江然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小幅度地点点头,心想他是不是突然想起来要分同桌点吃的?

他偷偷撕开橡皮大的棉花糖,慢吞吞地吃完,然后才发现空空的袋子底部有一个纸团。

江然惊讶了一下,拿出来打开。

没想到居然是他第一节晚自习传的那张纸条,只不过这个在他问的那句话下多了一句话。

——小同桌,这么说,你什么要求都敢应?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