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快点帮我吸吸涨得厉害,他的手覆盖了她的柔软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双更,14章没看的记得往前倒一下,早安啊OVO  霍刃这时有些慌乱。

他只有唱歌不得其门而入,碰到唱歌这样好听的新朋友更有些开不了口。

“抱歉啊,”他小声道:“我唱的不好。”

“没事啊。”池霁笑着安慰道:“又不是表演,不过你不方便的话,也没事的。”

霍刃犹豫了几秒,还是认认真真地给他唱了一首《不如不忘》。

这几个月他都有扩充曲库,最近几年的流行歌也学了很多,但这时候因为紧张的缘故,还是优先选自己最熟的。

池霁坐在旁边安安静静听完,还在回忆和理解歌词的意思。

霍刃唱完陷入羞耻状态,解释道:“我一直唱的不够好,也不知道该怎么提升。”

“你音感很好,”池霁认认真真道:“我听你唱歌的时候,脑子里可以把乐谱补完,完全没有偏差。”

“……谢谢你。”霍刃低头端详着歌单,无意识地握紧了纸页:“老师说我唱歌没什么感情。”

“其实我也能听出来一部分。”池霁想了想,问道:“你为什么在开口的时候,要把自己放到旁观者的位置上?”

“什么?”

“唱歌是一种诉说。”池霁慢慢解释道:“我的老师说,‘没有共鸣的歌声在诞生时便已死亡’。”

他和霍刃一样都是十五岁,说话时内敛小心,其实也有些害羞。

“共鸣?”霍刃没有跟上思路:“和谁共鸣?”

先前在钟老师的教学里,唱歌要调动自己内心的情绪,但这句话听着有点空泛。

“和唱歌的角色共鸣,”池霁站起身,把自己先前唱歌的那册曲谱拿给他看:“也就是,唔,要入戏。”

霍刃翻看了几页,这时候才知道他唱的那几首歌都来自于这本音乐剧。

《SPRING AWAKENING》,春醒。

因为是音乐剧剧本的缘故,里面不仅夹着曲谱,还有人物介绍、故事简介、对白和笔记。

他翻看的很快,渐渐面露惊讶之色。

池霁的笔记本电脑就放在旁边,这时候顺手拿来检索他刚才唱的华语歌歌词。

“嗯?你能看懂吗?”他笑的有些羞涩:“我回国之前本来打算参加这场演出,可惜时间不够了。”

霍刃看到剧本里□□热烈的台词,这会儿也有点脸颊发烫,把剧本放到一旁道:“我那天听了好几首,意象和歌声都很美。”

池霁把电脑屏幕侧了过来,给霍刃看《不如不忘》的台词。

“我……应该能帮到你。”他解释道:“你看这首歌,讲的是失去和分离以后的后悔与焦灼。”

霍刃隐约有点懂他的意思,继续听他分析歌词里的意境。

与其说是意境,更像在剖析每一句歌词背后的故事。

“比方说这一段,『曾经触手可得的紧拥,如今都像个笑话』。”池霁用铅笔头对着这行歌词,慢慢地引导着他往下理解:“你想想,你站在这个唱歌人的角色里,内心是很留恋又自嘲的。”

“还有这一行,『我无法回首,转身背对你,却又在想不如不忘』。”他放下刚才的害羞,完全投入到分析情景的状态里:“这一段是很矛盾的心情。你想要表达好这首歌,就要在内心读懂这个唱歌人的情绪和角色,把自己完全代入进去。”

霍刃把他讲的每个字都记在了脑海里,半晌还是有些疑惑。

“我想问一下,为什么老师能知道我有没有感情?”他纠结这个问题许久,难得遇到一个可以解惑的朋友:“我感觉……我模仿能力还可以,可是老师摇头说根本不对。”

池霁在聊到自己的时候都有些内敛,一说起自己喜欢的领域,就认真的很可爱,细声细语的和他慢慢讲。

“因为唱歌是一种诉说,是你在诉说,不是替别人陈述。”

“没有感情只有技巧,很细微的轻重缓急就无法表达,”池霁说到这,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要不,这周末你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诶?”

“我和谢谢约了去时都大剧院看音乐剧,就在基地旁边,很近的。”池霁眼睛亮了起来:“刚好有多的票,你也来怎么样?”

霍刃下意识地想要推辞:“不太好吧?”

“刚好是原声版的《春醒》哎。”池霁抱着乐谱眨眼道:“你不是很喜欢这些歌吗?”

霍刃都不确定谢敛昀和自己算不算的上熟,这会儿有些为难。

“就这么定啦,你是我回国交的第一个朋友,周六一起去玩~”

“好,好的……”

等他道谢完抱着东西回了楼下,把大小通知单帮老师发完,谢敛昀刚好拎着U盘出来。

“走啊,一起去多媒体室。”他随手揽过霍刃的肩,带着他往前走:“还早呢,没到你练琴的时候。”

龙笳叼着桃子迎面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哟呵?”

霍刃强咳了一声:“谢哥你搂太紧了。”

“霍霍怎么也是我房里的人,”谢敛昀吊着眼梢看龙笳:“想抢啊。”

龙笳顺水推舟跟他胡闹:“不用抢,霍霍跟你是逢场作戏。”

两个大男孩其实这几个月也算熟了,互相损了几句继续各走各的。

霍刃到了电梯门口还被谢敛昀搂着肩,这会儿终于想起来了池霁的事情。

他一五一十的把前后说给他听,谢敛昀还在揉耳朵:“好啊,是多一张票,前排位置可好了,还能看到他们互摸。”

霍刃:“……?”

“不过话说回来,”他看向他拎着的U盘:“你不是宿舍有电脑吗?”

“哦,宿舍容易摸鱼。”谢敛昀显然也是被自己整服了:“我今天摸了一上午,再不干活死线得烧屁股。”

霍刃去多媒体室完全是为了扩充知识面,平时古典音乐专辑一打开,边听边学其他方面的知识,大脑小脑一块用毫不耽搁。

谢敛昀过去是为了继续编曲,不然在宿舍就是玩一天连连看都没法进正题。

他们两并排开了机,过一会儿便开始各忙各的,戴着耳机互不干扰。

霍刃学完了这一段乐理,揉睛明穴时顺便隔着玻璃板看了眼谢敛昀在忙什么。

纯英文的编曲软件连着开了四五个窗口,曲线折线和大小色块复杂组合,白色小光标便像麻雀似的在这其中上蹿下跳,速度快到几乎看不清。

谢敛昀写了没两段又心痒痒想喝点甜的,一手给助理盲打短信催他去买,看向霍刃道:“好玩么,是不是看起来特别牛逼的样子?”

霍刃趴在玻璃屏的边缘看了一会儿他的屏幕,忽然道:“你调这一段鼓点,是不是为了平衡贝斯的效果?”

谢敛昀:……?

他短信发了一半卡住了,突然忘记自己发到哪里。

“你这都看出来了?”谢敛昀随手指了一段:“这是什么风格?”

霍刃也不确定这是两三行要连在一块看还是分开逐行读,跟认拼音似的皱眉看了一会儿:“爵士?”

谢敛昀:……??

霍刃以为自己回答的不够清楚:“Bebop?”

谢敛昀迅速把自己随便SOLO的这段删除,咳了两声道:“前后不搭,我乱写的。”

不是,这小孩上个月刚读完软件入门,现在连调协都看得懂了?

他最近也没教他什么啊,宿舍里住的这是什么小怪物啊?

助理打电话过来:“谢谢你什么意思,让我给你买个九分甜的妹子稍过来?妹子那是能随便买的吗——你才十七岁你知道不知道?!”

“奶茶!是奶茶!我手滑打错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