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姐姐被我搞了,姐姐满足高考弟弟

不少围观的学生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想法就是江然在做梦,想让大名鼎鼎的凶神教他学习,还不如指望今天星期一放假差不多。

而且居然这么直接?

刚刚他们听到谈野的问题,都以为是顺口问的而已,没想到两三还真回答了。

谈野问:“多想?”

旁边的同学都从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面无表情,在这种情况下讨论这样的话题,不觉得有点不好吗?

地上的人早就被无视。

孟白日催促道:“谈哥,快上课了,想不想赶紧回去问吧,这一节可是老张的课!”

话音刚落,他就收到了冷眼。

“就是很想。”江然一边转身准备走,一边回答:“你成绩这么好,当然想你教我了,不过我要先回去上课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操场。

临走前,谈野又看了眼那个男生。

落在后面的孟白日心想,谈哥可真是双标,刚刚他说回去怎么都没个反应的。

袁丁偷偷问:“哎,刚刚什么情况?”

孟白日和他说了一下,两个人齐齐看向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的男生,对方脸色阴翳。

能想到用教人做条件去威胁别人偷拍别人的,这样的人怕是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事。

“今天谈哥心情好。”孟白日上前拍拍他的脸,“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袁丁也说:“有这么多心思,多用在学习上,就不至于考现在的成绩了,想去教人,有本事先考到第一。”

孟白日摇头:“那他没有机会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一点面子都不给,尤其周围还有不少人围观的情况下。

最后还是男生忍不住跑了。

自然又是引起一阵嘲讽。

广场走过之后就是行政楼,行政楼有两栋,然后再走一段距离才进入高三教学楼。

“他刚刚想让我拍你,到时候后面话还没说完,也不知道是想拍什么。”江然说。

“不用搭理。”谈野冷声。

他休学不过一学期,满打满算加上暑假也就是半年而已,学校里就有人敢这么做了。

“那你教我吗?”江然转头问。

他刚刚说的时候其实是没有把握的,因为他知道谈野脾气大,班上同学都不去问问题的。

问题都不问,题目能教吗?

江然觉得自己想得太乐观了。

“教——”谈野故意拖长了调子,看他紧张的表情,又继续:“什么?” 

江然:“……”

谈野说:“不教怎么样?”

江然有点沮丧:“不怎么样。”

他还能逼着别人教自己不成。

谈野轻笑了声,顺着风声传进江然的耳朵里:“小同桌,你知道小美人鱼吗?”

江然点头:“知道。”

但是突然提这个干什么。

谈野勾唇,懒洋洋地笑:“这告诉我们,想要得到自己的东西,是要学会付出的。”

江然:“……”

说哲理就说,突然提这个童话好奇怪,难道谈野这个大魔王还想要他的声音吗?

江然转了转脑瓜子:“对了,我可以给你钱,像请家教老师一样的。”

上次刷卡之后谈野应该缺钱的。

江然越想越觉得有可行性,脸上也不由自主带了点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

谈野:“……”

他微微倾身,凑过去:“老子不卖身。”

江然愣了一下,听懂了,耳廓一下子就红了点,“你别瞎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谈野大笑几声。

江然实在有点恼羞成怒,接下来也不问了。

从行政楼路过的时候,他意外看到了路清徐,他和自己的同学站在一起打闹,丝毫看不出之前ktv的那一幕。

江然觉得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才对。

路清徐也看到了他,脸色一变,狠狠地瞪了眼后就转开视线,快步离开了原地。

“路清徐你去哪啊?”

“你突然咋了?”

路清徐没有回答,他原本对于江然的态度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因为在路员和卢敏谈恋爱后,从种种迹象表明,卢敏的这个儿子是个笨蛋。

之前暑假时,路清徐住在家里,卢敏去他家和路员吃饭,看到他,不止一次提到江然时唉声叹气。

江然再怎么不开心还不是没用。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被他看到被威胁的场面,所有的难堪都冒了出来,仿佛是公开处刑一样。

路清徐三两步就跑到了楼上,站在走廊上看下面,江然和谈野走在一起。

一个小傻子,居然谈野还不发脾气。

真是有毛病。

-

越临近月考,就越忙碌。

晚自习时,江然写了几道题,不由自主看向身旁的谈野,他今晚不知道为什么来上晚自习了。

他正拿着笔在转,偶尔上去写一下,几张试卷刷刷的,看得江然又是震惊又是羡慕。

这要是他,怕是今晚都睡不着了。

他能激动得把老师发的试卷和教学资料书写一整晚,才对得起这样的能力。

大概是察觉到他在看自己,谈野十分嚣张地在一道大题上写了几个步骤,得出了答案。

“想学吗?”

“……”

肯定是又要说付出代价。

江然默不作声地转了回去,低头继续写自己的题目。

谈野一顿,忽然心情就不好了,他歪着头想了几秒,踢了踢前面孟白日的椅子。

孟白日正在偷偷玩手机,差点跳起来:“卧槽谈哥你干什么,万一我被你吓得心脏病发怎么办……”

谈野抬了抬下巴:“什么时候考试。”

孟白日心想你不是都知道的吗,还这么明知故问,真是闲的,“应该就是下个星期四和星期五,上次袁丁进办公室听到老张说的。”

谈野扬唇哦了一声。

江然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居然离月考就剩这么点时间了。

他又看向谈野,有点犹豫,摸不准自己还要不要问,因为谈野一直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但是成绩最重要。

想了想,江然脸皮薄,学孟白日他们传了张纸条过去,慢吞吞地往那边送。

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紧张。

谈野偏过头,伸手拿了那张纸条,打开看了后,低笑一声,在后面写了什么。

后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

“晚自习不好好学习在干什么!”

是教导主任的声音。

教导主任自从上次抓到了几对情侣后,就越来越投入这项工作,尤其是晚自习,经常在外面巡视,从一个教室到另外一个教室,就在后窗注视。

晚自习教室里开空调,后门关着,大多数同学都不会看窗外,再加上天黑,有时候也看不见。

而且教导主任是会往后靠,不会直愣愣地站在窗户正前面。

他这么一吆喝,教室里的同学都被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

教导主任背着手大步走到里面,停在过道上,“谈野,晚自习时间,你刚刚手上拿的什么东西?啊?”

他虽然上次夸了谈野,但是碰到这种事还是要说的,虽然谈野成绩好,但他事迹太多。

班上同学又都转过去看角落。

教导主任十分严厉:“还有这位新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你和谈野坐一起,晚自习时间怎么打扰人家,你们是来学习的,要是不想学就回家去。”

教导主任对江然没什么印象。

江然第一次被训得这么厉害,脸都白了一分,微低着头,抿紧了唇,没有辩驳。

谈野站起来,“主任说完没?”

教导主任没他高,矮胖矮胖,他一起来就直接看不到江然的身影了。

谈野低头看他,面无表情。

虽然看上去怪正常的,教导主任就觉得有点生气的样子,他咳嗽一声:“你别急着维护人家,我还没说你,虽然你成绩好,但是不代表可以乱来,学校这么……”

说话间,后门处又进来班主任张德胜。

他扬声打断:“主任你怎么大晚上过来了?这么生气,是发生了什么事?”

教导主任被打了个岔,忘了自己刚刚说到哪了,就重新说:“你自己看看,他们两个晚自习不仅说话,还传纸条,这是晚自习该做的事吗?”

张德胜瞄了眼高高的谈野,他自己也没人高,“谈野你站着干什么,先坐下先坐下。”

等人坐下了,他又说:“主任说的话记住没,晚自习传什么纸条,有话要说不能下课再说,非要急这一刻?”

还被教导主任逮到……

教导主任也点头:“对。”

江然正要道歉,却听到谈野的声音:“当然急了,非常急的事。”

“你这什么态度!”教导主任气得不行,“谈野,你是不是还想休学回去啊?”

谈野脸色沉了沉,又转瞬即逝:“主任,我实话实说,您耽误这么久时间,我都可以做十道题了。”

太嚣张了!

教导主任鼻子差点气歪,指了指谈野,又指指张德胜,“你看你教的学生,我倒要看看什么事这么急!”

他伸手就把桌上的纸条拿了过去。

谈野刚刚在他说话的时候就放在桌上,也没阻止他,懒洋洋地靠在桌子上。

“晚自习传纸条……”教导主任念念有词,打开一看,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张德胜察觉不对劲,凑过去要看:“主任,这上面写了什么啊?”

教导主任脸上红白交加,直接把纸条往桌上一拍,转过身快步离开了,还把后门关出了好大一声响。

来时风风火火,离开时怒气冲冲。

班上同学不明所以。

张德胜也看清了上面两行不同笔迹的字,一下子就明白了主任为什么离开了。

他咳嗽一声,说教:“谈野你就不能给我省点事,江然跟你坐,我就是想你学学他的性格,别整天无法无天的,刚刚直接说,不就没事了?

班主任这么一说,同学们都心痒难耐,好奇纸条里写了什么东西了。

张德胜继续说:“再说了,这事至于搞得像地下革命一样的,还有谈野你回的什么话!你们两个都耽误了班上同学的自习。”

他瞪了眼谈野,转向江然:“江然你引出来的事,今晚放学给我留在这多做十道题,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回去!”

江然睁大眼,这得好长时间才能做完呢。

他悄悄看向谈野。

张德胜眼尖捕捉到他的小动作:“你看谈野干什么,看他也没用,救不了你,他也得留下来,做一百道题!”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