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从头到尾都是肉的小说bg,村长和寡妇苞米地

成虎他们离开后,几个人试了试高尔夫,就觉得没意思,这种活动不是他们喜欢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兴奋,顿时撺掇着说要去庆祝,最终决定去唱歌,才高中的学生并没有很多的去处。

孟白日打算得很好:“现在还早呢,我们这边能打到车吗?回去也就中午了吧,还是晚上再去玩,这个天气吃烧烤还是可以的。”

虽然已经不是暑假那样的热了。

光唱歌多无趣。

有工作人员过来,江然都说了几句话了,回来的时候孟白日他们还在讨论烧烤的事。

谈野看向江然,“哎,会唱歌不?”

江然十分直接:“不会。”

他虽然会听歌,但不会去学,平时如果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不是在做题就是在画画。

卢敏很久以前是让他学点兴趣,当做特长的,后来看他想要当美术生才恼羞成怒,两个人冷战了很久,最终卢敏退步,这才得以继续。

“这可不行啊。”张立华听见他的回答,“怎么可以不会唱歌,没事,今晚包你学会一首。”

孟白日也出声:“我这人别的会的不多,但我会唱歌,人送外号一中情歌小王子。”

谈野一脚踢过去,“做白日梦呢。”

孟白日赶紧跳着躲开,“谈哥你不能这样,我这个外号可是女生们公认的嘞。”

“我看是你认的妹妹们公认的吧。”

“别说了,这小子一点正形都没有。”

众人嘻嘻哈哈地准备高尔夫球场。

成虎这个人自己来得早又没有结账,孟白日他们都觉得无语:“这种人还当什么大哥,他兄弟们不会都被穷死了吧。”

江然看了眼,低声说:“要不我结吧。”

他之前就知道这些同学家境就算富裕,也不可能花太多钱在高消费上面。

谈野并没回答这句话,而是挑眉问:“你觉得这话被他们听见会怎么样?”  

江然愣了一下。

他往后看了看,那边孟白日他们正在和张立华说结账的事情,每个人都主动开口参与,然后又在说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吃咸菜馒头了。

虽然这么调侃自己,还是很开心的。

和他以前的生活不同。

江然上的私立学校个个是富家子弟,最喜欢在这种类似的事情上面好面子。

他还在想,谈野已经递了一张卡出去。

江然没看见那张卡长什么样,心想自己这同桌应该也是花了挺多钱的,不会接下来也要穷吧。 

“走了。”

身后不远处,孟白日小声说:“我很想知道,今天江然出去的时候,谈哥是什么想法。”

张立华说:“担心?”

“怎么就担心了……”孟白日忍不住反驳,“虽然他今天情绪表达不明显,但我已经认识他这么久,我已经察觉到了,他今天还挺开心的。”

“你观察这么细致。”张立华附和。

孟白日一点头:“那当然,谈哥肯定对我们相当不满,我们真是一群不合格的兄弟,唉!”

“看不出才你还有自知之明。”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我这是在自我检讨中,谈哥看到我们就差没皱眉了,我怀疑回去后要——”

“那你写个检讨吧。”

孟白日正要摆手,突然听出来声音不对,一转头就看到谈野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后面。

周围的同学都满脸“你完了”的目光。

“……”

谈野施施然从他身边离开。

-

晚上八点,众人齐聚ktv。

才走到楼下,家里孙姨给江然打了个电话,江然只能迟点去:“你们先去,我待会再回来。”

谈野眯眼,“要是不来……”

江然说:“我当然会来的。”

他现在并不像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对谈野很害怕,而且也知道他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但人很好。

偌大的江家别墅里只有几个人。

卢敏一向扑在工作上,平常的话除了应酬之外就是和路员出去约会,她在外面也有别的房子,江然不在家的时候很少回家。

江然问:“是发生了什么吗?”

家里看着冷冷清清的,他都习惯了。

两个人一起上了楼,孙姨低声说:“这个是画室啊,上次有人想进来,我就一直跟着,怕不小心碰到,这次让少爷回来就是问问要不要锁起来。”

江然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而后就皱起了眉,心里也猜到孙姨说的是谁了。

心里涌上一股不开心。

他伸手推开画室的门,江然一般画完后会整理好工具,所以看上去比较整洁。

上次的那幅画还在画架上。

江然想了想,“锁起来吧。”

孙姨说:“这样也好,钥匙少爷带着吧。”

省得到时候别人还找她要,逼的紧了她又不能不给。

江然嗯了声,他收拾了一些简便的工具装进袋子里,然后把房间门锁上,回了学校。

学校宿舍每个人的私人空间还是足够用的,桌子下有柜子,可以放一些东西。

然后他才去唱歌的地方。

临近九点,街上的车辆还是很多,江然一路从大厅进去,顺着去找孟白日之前说的包厢。

这里的包厢排序不知道怎么排的,他来来回回差点迷路,正要回头看看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嬉笑声。

江然走了几步,一愣。

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他是知道的,所以看到那边几个穿着皮夹克的男生染着各种颜色的头发时,就知道不对劲。

江然有点犹豫,停了下来。

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那边,那边的人不转头是看不到他的,多走几步就不行了。

江然准备从另一边离开,结果下一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居然是路清徐被推搡到墙上。

为首的黄毛男生瘦高瘦高的,手上还拿着一支烟,不时吞云吐雾,周围人则嬉嬉笑笑。

“怎么,几天没见,不认识了老子了?”

路清徐微低着头,眼中闪过嫉恨,手上握拳,最终开口说:“怎么会不认识李哥。”

被称作李哥的男生猛地吸了一口烟。

他身后的红头发男生立刻上前,动作粗鲁地把路清徐的头强迫地抬了起来。

李哥随即吐烟到他脸上。

路清徐忍不住,咳嗽起来。

“李哥不找你,你是不会主动吗?”有人嘲讽说:“你之前求帮助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个意思。”

路清徐脸色当即一变。

他深吸一口气:“我这段时间也孝敬李哥不少了吧,难道不够吗?”

不远处的江然愣了愣。

孝敬?路清徐有什么需要孝敬别人的?

江然又想起来一件事,成虎他们今天想要钱,不会路清徐给这个李哥是钱吧?

明明看起来都是才十六七岁的。

“谁会嫌多呢。”李哥笑着说。

上了他的船,可就别想轻易下去了。

“要怪就怪你自己。”一群男生们大声笑起来,“今天怎么就敢来这里玩,碰上咱们李哥心情好。”

路清徐狠狠地瞪了那个人一眼。

那个人一开始愣了下,随后骂骂咧咧:“妈的你小子什么眼神,看不起你爷爷我?”

他一动手,路清徐也挥了一拳过去。

大概是没想到路清徐会突然发飙,几个混混呆了几秒后就加入战场,叫声和骂声交织着。

不过一会儿,路清徐就被打败了。

他被人拽着头发,脸色疼得有些扭曲,被李哥用力一掌拍向了右边。

然后就对上了江然。

路清徐一瞬间的愣神,难堪和屈辱在眼中闪过,他也没想过居然会被江然看到。

江然也没想到正好被看到。

他虽然不喜欢路清徐,但他更不喜欢李哥他们欺负别人,一看就很不好惹。

也不知道路清徐怎么惹上的。

江然拿出手机,冲那边叫了一声:“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了!”

“什么?”

“谁敢报警?”

等混混们齐刷刷地转头时,就只看到一个转身跑开的背影,显然是他叫的。

是真是假还不一定。

江然头一次跑得飞快,也是巧合,没多久就看到了孟白日定的包厢,直接推门进去。

里面音乐震天响,暗色灯光变幻颜色。

桌上摆放着一些桌游,还有瓜果饮料等,酒的话就只有啤酒,加上还有江然在,不能太放肆。

江然一进去,下意识地捏了捏耳朵。

里面的人齐刷刷地看过来,孟白日偷偷问:“你要是觉得吵我们声音放小点,没事的。”

江然摇头:“其实你们这个不算什么。”

孟白日想了一下就想通了,“也是哦,有钱人玩什么不行,那你有事就叫——”

他正想说叫他们,就看到谈野的眼神,硬生生地把话咽了下去:“——就找谈哥。”

“好。”

孟白日指了指,“谈哥在那。”

江然顺着往那边看。

包厢开的是夜店风的灯,谈野倚在沙发上,闪光离开时,他整个人都隐在黑暗里。

随后,又亮了几分。

和旁边疯狂欢呼的同学们相比,他反而过于安静了,嘴角噙着一丝痞气的笑,几不可见。

江然坐到他旁边,但是中间隔了距离。

都可以坐得下别人了。

江然又看了下谈野,他手上拿着一罐不知道是可乐还是啤酒,仰头一灌,自带野性。

实在很具有迷惑性。

谈野放下手中的东西,忽然偏过头,右手横搭在沙发背上,指尖刚好到江然的脖颈后——

“看我很帅?”

“……”江然说:“你好自恋。”

谈野轻笑了下:“我长得这么帅,自恋怎么了,小同桌,你是不是很不服气啊?”

他用手指戳了戳江然的后脖颈。

江然下意识地动了动。

谈野原本还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之前有一次江然就表现出不怎么喜欢碰他的情绪,只是这次明显和上次不同。

就像是……敏感点。

他玩心起,又戳了一下。

江然立刻转过头瞪着他,把他的手拿开,“不许乱碰。还有,为什么要叫我小同桌,我又不小。”

明明大家都一样大。

谈野微微倾身过去,离得近了声音便清晰:“那你跟我说说,你哪里不小?”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