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和妈妈在厨房里干,姐姐慢点我疼

这回过来拍摄,虽然说是条件艰苦,但苦也是苦林忆这样的龙套以及底层工作人员罢了。像是李星州这样的以及影片的男主角陈乔旭,那基本照样能保持在首都星时候生活的水准。

荒星作为第一军团的主力部队驻扎地,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土地都是平民禁止进入的,真正在这里生活的普通居民大多数也是为了配套为部队服务的普通百姓,许多都是在别的普通小星球活不下去的人。

过得好的谁来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受罪不是。所以听说有人专门还要过来拍戏,不少人都觉得奇怪。

实际上这种到实地拍摄的行为在这个时候也的确是够特立独行的。因为特效之类在当下的帝国科技水平中,完全可以做到保真,肉眼都是很难看出来的。顶多就是有些细节上会有一些小bug,小到可以忽略。

因此帝国现在出的很多影视剧里面,主人公甚至只需要出一张脸,智脑就可以将剩下的肢体语言都弥补了。拍一部戏整个也就是一两天左右的时间,速度惊人。

当然这样流水线化的操作手法几年来遭人诟病,且因为要防止智脑的发展水平过于快速而引发人类和智脑的危机冲突,智脑对于情感的理解与学习能力始终是受到限制的,尽量让它们无法真正与人类相似。

这样一来,智脑所根据剧本演化出来的剧情内容在情感表达方面显得尤为不足。也就是帝国的影视作品本身就偏向于含蓄矜持,对演员要求不高,才让这样快餐化的拍摄占据了主流。

不过也不是没有不满现状想要改变的人,比如《荒原》这部影片的导演弗雷德,他完全沉浸在艺术世界中,无论是对影片还是对演员的要求都与其他导演截然不同,这也让他获得了一个狂人的称号。

林忆在来路上的三天时间里面已经将弗雷德先前的作品以及履历都看了个透彻,完全清楚了弗雷德的路数。这就是一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只想要拍出合乎自己心意作品的艺术家。

虽然弗雷德还有喜怒无常的名声在外,但在林忆看来,这样的人反而是最好相处的,因为他们的情绪表达直接而真实,不掺和半点圆滑世故。

这趟过来,小A本来想要带着自己的机器躯壳跟过来照顾林忆,林忆本来也没反对,不过临了出发之前被告知他携带行李的份额无法涵盖小A,便只能作罢,让小A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留在家里放卫鹊那边了。

本来林忆以为这是龙套演员的普遍待遇,不过等到下了飞行器以后看到卸货仓里出来的众人的托运行李,连底层的小助理都带了智脑配套的机器外壳来,他就知道自己被诓了。

林忆面无表情地自己背上行李,站在了等待军队检查的队伍之中。

拍摄的很多内容都需要在军用建筑中进行,虽然不涉及机密内容,可是所有进入的人员都还是受到了严格的检查。

排在队伍里的很多工作人员,若是alpha还好,像是beta或者omega现在别提多难受了。

第一军团里面最不缺的就是alpha,平时又是大大咧咧惯了的,聚集在一起时形成的对其他几个性别的压力巨大,让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很不自在。

这就是当时说的拍摄中需要克服的一项重要内容,像是军队里的alpha们都要日常注射一定的药物来抑制体内的激素水平处在平稳阶段,长期下来身体已经适应这样的药物作用。而抵达荒星拍摄的工作人员与演员们即便是注射了相应的药物也很难做到完全适应这样极端的环境,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造成体内的信息素分泌紊乱,影响整体健康。

相比较下来,这样的负面作用对林忆则完全不起效果。

其他人排在队伍里面,目光所及天是灰色的,空气是闷的,连地都好像在震颤着让人难以立足。面对身边荷枪实弹满脸严肃的军人,几乎所有人大气不敢喘,都老老实实地接受着检查。

像是李星州这样的omega则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环境,早已经走特殊通道进去休息。

唯有在林忆眼里,军人们身上散发出出来的alpha的威压完全不起作用,天是通透的,空气是清新的,脚下的土地也让他觉得真实而踏实。至于守卫的士兵们,林忆偶尔与他们对视时也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三头六臂。

原主颈部的腺体是被刻意手术损坏的,几乎整个都被剥离出他的身体,这在初期的时候给原主带来了不小的痛苦。不过到目前为止,原主体内紊乱的激素已经回归到了正常状态,随着很多属于omega的激素下降,又有合适的锻炼在,林忆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在不断变好。

omega激素的存在反而是个掣肘。

大约一个多小时,整个检查才算结束。

军队人员将他们带到一处独立的建筑后,又严肃地用模拟画面宣讲了整个荒星他们能够进入的地方有哪些,而如果非法闯入禁止入内的区域又可能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荒星作为一个边缘星球,其实是当年帝国的一颗实验星球,整体环境与地球基本一样,许多地区还保持着生物的多样性独特风景。

林忆听得漫不经心,反而对画面中的一些美妙景色感兴趣些。他要跟整个剧组在这里呆半个月左右,拍摄的内容却不多,很多时间应该是可以自由支配的,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有自由去转一转。

也就当成一个度假旅游了,林忆心态好的不得了。

而军部办公室那边,宋钦凇正在看后台录入进来的查验数据。屏幕上面每个人的影像与动作不停往下滑过。

宋钦凇打了个哈欠,双手抱胸有些不耐烦。

一旁的同僚喊他:“吃饭去啊?”

宋钦凇道:“去什么去,喝瓶营养液对付就得了,食堂那饭能吃吗。”

食堂的饭菜营养不错,是专门为了军人训练而提供的,同时也是要解决营养液无法带来饱腹感的问题,只是这个口味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要说从前部队里头的士兵们还不觉得如何,可前些天的《我们来自何方》里头林忆做的红烧肉的滋味那叫一个好,好到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吃的都是猪食,而且还似乎吃得挺欢实。

由于这个原因,这两天军团的食堂里的用餐人数都直线下降,把管理后厨的智脑可愁得不行了。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愿意开启实境体验往嘴里塞虚假的肉,也不愿意吃一口后厨智脑做的真是的红烧肉。

《我们来自何方》虽然把林忆做饭的整个过程都播出了,然而他用了什么调料又具体放了多少进去,这些却是很难探究的。

后厨智脑学着做了几次,味道都有些不伦不类,少有人捧场。

同僚咧了咧嘴,无法反驳宋钦凇的话。

宋钦凇的视线懒懒散散地落在屏幕上头,看着那一张张脸闪过去,正准备哈哈气起身走了的时候,忽然看见屏幕里闪过的一张脸和名字,人整个就精神了一下。

他手动把时间往前拉,让画面定格在使他精神一振的内容上。

姓名:林忆。

宋钦凇当然认识林忆,他这几天天天吃人家做的肉,能认不出这人是谁吗?

他心心念念着亲口吃一吃红烧肉,甚至想过过阵子回到首都星以后如果亲自上门用什么说法请林忆帮自己做一盘肉会不显得突兀,结果没想到这么巧,林忆自己送上门来了。

在首都星不知道怎么说,这会儿在自己的主场上能找到的理由借口还不多吗?

这会儿林忆两个字在他眼里都直接自动幻化成红烧肉了。

宋钦凇哈哈笑着拍桌而起,将身边的同僚吓得差点拔.枪,“宋钦凇,你搞什么?”

“我吃肉去。”宋钦凇摩拳擦掌,推开凳子就往外冲,比新兵蛋子还莽。

与此同时,军队的检查已经结束,林忆在队伍靠后的位置等着剧组工作人员安排入住事宜。

军队这边提供的住宿基本没有单人间,能住单人间的也就是几个主要演员和重要的工作人员,剩下的人都要按照四人一个房间的标准住集体宿舍。

因为剧组里面各种性别混杂,不同性别的人生活在一起恐怕有很多不方面的地方,所以在安排宿舍的时候也会考虑到这一点,让abo三种大类区分开来。

不少omega都是两人一个四人间。

故而,当林忆看到自己与三个alpha分配到一个宿舍时,便越发感觉到了这股刻意针对。

即便在林忆的眼里,abo三种性别的差距基本为零,但这种欺负到他头上的事情,他没道理咽下去。

“我有一个问题,”林忆往前一步,看向负责后勤的剧组工作人员道,“为什么在房间如此充足的情况下,我被分配到有三个alpha的房间里?”    

那个工作人员对林忆的发问没有好脸色,他本身就收了上面的意思,越是折腾林忆越好,这会儿哪里会在意林忆的反对。

“这就是剧组的安排,你爱住不住,不住睡在大马路上也没人管你。”

有个和林忆分配到一个房间的alpha嘿嘿笑道,“和我们住怎么了,你个连信息素都没有的omega,我们还能做成什么?”

其他两个alpha也跟着猥琐的笑出来。

林忆轻笑一声,目光在他们三人身上略一打量,斟酌道:“你们能恶心到我。”

也不管那个几个alpha是怎么瞬间变了脸色,林忆的视线转向那个工人人员,等看清他胸前的名牌后说,“阿尔奇是吗,我拒绝与alpha同住,请另外给我安排住所。”

阿尔奇脸色不耐,语带威胁:“这是已经确定的安排,无法改变,你如果不住,那就自己想办法在这里呆十五天,剧组不会对你负责,林忆,你脑子放清楚一些,这里是荒星,不是首都星,没有随时开门的旅馆给你住,如果你坚持不与室友同住,那么希望你做好一会儿面临室外温度下降到零下五十度的准备。你来荒星拍摄之前签过的同意书中已经保证了就算你在这里被冻死我们也不需要负责。”

林忆当他在放屁,他抬脚往外走,阿尔奇见他真敢离开,以为林忆是赌气逞强,心中略微得意起来。

林忆要是这个时候离开,他是不可能忍受外部室温急剧下降的,到时候他就得转头过来求他放他进入宿舍,那会儿他想怎么磋磨对方不都行?

然而阿尔奇的这些个自我想象还没有结束,就见林忆的脚步停在了大门边上,然后抬头一下按响了门口红色的警报按钮。

所有人都被忽然响起的警报声音吓了一跳,阿尔奇回过神来,满脸怒容地冲林忆喊道:“你疯了?”

林忆按的是与军队连接的紧急按钮,不用一分钟军队那边就会有人过来查探。

剧组过来拍摄本身就是千难万阻,要不是导演弗雷德本身有些关系,恐怕都难以取得拍摄许可。剧组的工作人员对待军部的人都是诚惶诚恐,就怕对方不高兴。

现在林忆这无缘无故按人家警报,到时候怎么解释?

阿尔奇想到这里,都没空想林忆胆儿怎么肥成这样,满脑子的汗就憋出来了。

不等阿尔奇想出对策,管理这栋建筑的智脑先出声了。

“检测到室内并无危险情况,是否解除警报?”

“是!”阿尔奇赶紧喊道。

“不,”林忆道,“根据帝国宪.法第五十二条,和一百零六条,我申请军部向我提供援助。”

帝国宪.法第五十二条,omega在身处危及生命的环境时,有权要求特殊保护。帝国宪.法第一百零六条,军队不可忽视平民求助。

智脑接收了林忆的声音,立刻给出了回复:“如您坚持,三十秒后我将为您提出申请。”

阿尔奇咬牙道:“马上解除申请!”

到时候要是真的惊扰了军部,不管林忆如何,他自己先就没有好果子吃,很有可能连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林忆淡淡道:“既然剧组这边无法安排我的住宿,你也说了外面的温度会下降到我无法忍受的地步,那么我只有向军部求助,这合法且合理。”

阿尔奇脑袋嗡的一下,全然没料到林忆还能反过来要挟他。

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就是这样,阿尔奇也不知道怎么几句话的功夫自己反而就被林忆制住。但要是他不立刻安抚林忆的话,这事情闹来军部的人可就不好收场了。

“剧组可以安排你的住宿,把申请解除!”阿尔奇皱眉看着那已经剩下十几的智脑倒数。

“安排我和三个alpha一起住?”林忆反问。

“让你和omega一起,”阿尔奇说,却见林忆微微挑眉,并不像是满意了,再看那倒计时已经跳到了个位数,他不得不在心惊肉跳中快速道,“该死的,我会让你一个人住单间,快点解除申请!”

林忆微微一笑,对智脑道:“请建筑管理员帮我收录这段对话,作为解除申请的前提。”

智脑顿了顿回应道:“已收录。”

这下阿尔奇连反悔的机会都没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42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