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姐妹一家欢,宝贝我要尿在你里面

“先生……?”林若渔见他不动,又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江临渊缓缓睁开狭长双眸,漫不经心地打量了林若渔一眼。

修士耳聪目明、五感惊人,江临渊身为大乘期修为的魔尊,即使在昏暗无光的房间里,也能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这条天下独一无二的天池锦鲤,化成人形时是个小女娃的形象。

方才,她蜷缩在那里,是又白又软的一小团。浑身上下还散发出一股炙热澎湃的灵气——那原本是属于他的内丹之力。

天池锦鲤负气含灵,本身便可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

此时又有了他的内丹加持。这小女娃一个人便比得上这若叶大陆之中最富含天地灵气的山脉、河流。若是让她这样出去,只怕还行不了半里地,她就会被修士捉拿回去,当做灵源囚禁起来。

所以,江临渊才用大法力化避尘无根水做衣裳,掩盖了她四溢澎湃的灵气。

此时再观,她穿着的不过是普通的内门童子服制,脑袋两边还各顶着一个圆圆的小揪揪,那张还没他手掌大的小脸蛋却粉嫩白皙、吹弹可破。

她微微侧着头看他,一双黑黝黝的小鹿眼带着一丝茫然与懵懂。那娇娇怯怯、欺霜赛雪的模样,似乎他说话声大了一些,就会把她给吹散了。

呵呵!冷漠薄凉如魔尊江临渊都不得不承认这小鱼精化成的人形,竟然还生的十分好看。

“咳!”江临渊咳嗽了一声。

“先生……”林若渔听到声音眼睛一亮,轻声又问,“您可还好了?”

江临渊凤眸微眯,站起身来把混元阴阳鼎与修罗尺一并拎了起来,又叫上林若渔:“此地不宜久留,走了。”

“啊?!去哪儿?”林若渔连忙追问。

江临渊眉头微蹙,似乎在头疼她的问题。

林若渔见他不语,就自行踮起脚尖朝着窗外探头看去。

远处山峰上硝烟阵阵,极有可能是刚才的雷电造成了山火。而山下似乎更有嘈杂之声,依稀可以听见还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莫不是……漂亮的眼睛倏然瞪大,林若渔忙压低声音问:“先生,难道……有人趁火打劫?!”

趁火打劫,呵呵!江临渊心底冷笑,这个成语她用得倒是十分贴切,还真是孺子可教也。

于是,他也压低了声音,回道:“是的。”

天哪,真的被她猜到了!林若渔拉住了江临渊的袖子,又问:“先生,是土匪吗?!”

土匪?呵!

“嗯。”江临渊缓缓点头,神情意外郑重其事,“此处山匪凶狠,若不赶紧下山,你我小命休矣。”

林若渔面色古怪的抬眼瞥他。

骗鬼呢!

明明这个世界与她原来所在的世界不同,她刚刚见到的人都能飞天遁地、腾云驾雾了,他一个堂堂大魔头还会怕什么山匪?!

魔头先生还真是个大魔头,不是好人呢!

其实吧,林若渔之前十二年的人生都是平安顺遂、平淡无波的。

记忆中那昏黄温暖的午后,她的祖奶奶抱着她坐在软软的摇椅上,给她讲那些远去的、动荡的故事,四周弥漫着樱草花的香气,淡淡的,却又历久弥新。

祖奶奶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说:“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我的小鱼儿向来是个有福气的……”

年幼的林若渔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摇摇晃晃的摇椅摇得她昏昏欲睡。

说来也怪,自林若渔出生起,甬安府便风调雨顺、太平富庶,几年都没有出过大案了。

最严重的案件,莫过于狂风吹跑了张三家的衣服,被李四偷偷藏起来了;王五家的小孩儿在赵六家门前摔了一觉,两家争执了半天,直吵到了知府衙门去了。

衙门里的捕头眼见着堂下乱哄哄,手握紧朴刀眼角抽搐,心中愤懑英雄无用武之地……

今日,林若渔一下子见到了如此多神奇刺激的事情,从一开始的震惊、恐惧,到现在她渐渐回过神来,倒是意外的生出些跃跃欲试的情绪来了。

“哦……”她也没有戳破江临渊有故意吓唬她的嫌疑,顺势装作急切道,“先生,那我们快跑吧!”

“嗯。”江临渊也冷冷地应了一声。

他身高腿长,几步就已经来到了书房门口,推开了门。

“咕噜噜……”

这时,空旷的大殿上却忽然传出了一道古怪的声音。

江临渊一滞,俊秀的眉头立时蹙了起来。回头,却见到那小鱼精红着一张小脸,欲言又止。

什么声音?

“咕噜噜……”声音又响,林若渔飞快的捂住了肚子。

好、好丢脸啊!

这次江临渊算是看明白了。

“饿了?”

“……嗯。”

感觉到先生都快要朝天翻白眼了,林若渔忙补充:“我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这委屈巴巴的语气。

真是欠她的!

江临渊用力闭了闭眼睛。掏呀,掏呀,许久才从袖中找了一颗药丸丢给她。

林若渔好奇的接过,嗅了嗅,是一股淡淡的清香草药味道:“这是什么啊?”

“毒不死!”

林若渔犹豫,来历不明之物,岂可随便入口?但是,“咕噜噜”肚子又叫。这声音听在林若渔的耳中,简直可称得上是震耳欲聋了。

卿本佳人,奈何肚饿……

反正毒不死!

林若渔心一狠,眼一闭,张口就把那黑黝黝的药丸子给吞了。

嗯?……甜甜的!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原来是颗糖丸子呀!

江临渊默不作声地看着面前小小的人儿,视线冷漠地扫过她的脚下。

浑圆小巧的脚趾头不安的蜷缩在白袍下,因为没有穿鞋袜,她只得踮着脚尖,腰肢纤细如弱柳扶风。

真是娇气!

也不知道为何突然起了慈悲心,江临渊从一旁的书架下拽出了一双靴子直接丢给了林若渔:“拿去。”

这小鱼精身娇肉嫩的很,就他刚才捏了她的……那一下,雪白处便留下了殷红的指痕。房间虽然昏暗,但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嗯?哦……”嘴巴里含着糖丸子,在脸上鼓起了一个小小的包,林若渔看着丢过来的鞋子,很是自然的就伸出小脚去。

怎么?还要让他给她穿鞋?!江临渊面无表情地想。

“啊!多谢先生呀。”下一刻,林若渔回过了神来,接过鞋袜飞快地套上了,嘴上还不忘加了一句,“先生,您人真好。”

原本那靴子拿在手上看起来大了许多,但是穿起来却意外的合脚,这引得林若渔又诧异的眨巴了两下眼睛。

——他拿出来的这些衣裳、鞋袜穿在她的身上,都分毫不差,仿佛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这先生实在神奇,他如何就知道她的尺寸?

江临渊眼见那雪白小脚一闪而过,隐没在清风履云靴里,只垂下眼眸淡淡道:“走了。”

这清风履云靴乃是上个月妖王送他的生辰贺礼。

此靴轻如蝉翼,行走高山间也可如履平地,若稍用灵力加持更可日行千里。这对金丹期以下、尚不能御剑飞行的修士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不过,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最特别的是,当初妖王送于他时还曾笑语,穿上此靴者便会体态轻盈,可做掌上舞。若他赐予手下妖娆苗条的女修,可增不少情趣。

江临渊拿到这件贺礼不置可否,直接就搁置在书架下落灰。今日倒是便宜了这条小鱼精。

“嗯。”林若渔脆生生点头应道,真是乖巧的不得了了。

***

空畅山位于北川荒芜之地,乃是若叶大陆魔修的聚集之所。其山高巍峨,怪石嶙峋,又形如一座空旷的孤坟而得名。

这空畅山有九座奇峰,其中又以灭世峰最为有名。

灭世峰高不可攀,如一把利剑刺破苍穹,江临渊的无绝宫就建在其之上。而方才的这间书房他不常用,只因为其下靠近忘川,且与灭世峰仅差了一个山头,所以被决明、辛夷专门用来养鱼了。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已过,风雨渐歇。下过雨的深山泥泞不堪,山路陡峭难行。

林若渔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江临渊的身后,走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

她自小娇贵,家中出入皆有车马轿撵,如此这般大黑夜的走山路,对林若渔来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她原本还担心自己会体力不支,走到半路会成为先生的累赘。没想到,她这一路走来虽算不上轻快,但总算是没有拖后腿。腹中甚至有一股热乎乎的感觉,特别是走到了山中的背风处,她竟然还有余力观察周围。

于是,林若渔渐渐便发现走在前面的江临渊走的漫无目的、毫无章法。

他一下子带着她往山上走了一段,停了停。下一刻却又往下走去。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少趟了,只走的她都快要晕了。

他不是说要赶紧跑路的吗,如今又为何在这山中兜兜转转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32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