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暴露女友小倩中医推拿-医冠禽兽两个都是医生

“娉婷郡主,请看!”

此画一现,整个使团呆愣住了,面面相觑,好久没出声,别说娉婷郡主,就是两国的其他使臣,包括风玄烨在内,还有那慕容俊和南宫锦,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大家的脸上闪过惊诧,愕然……

“这是什么东西?”

娉婷郡主的声音响起来,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使臣团哗然,议论纷纷,对着画纸上的东西指指点点,有人说像酒盏,有人说像葫芦,可再仔细的看,又都不像,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大殿上除了坐在使臣团这边的人,坐在其他位置的人都看不到,不由暗自猜测着,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竟然连三国的人都认不出,这些人可都不是泛泛之辈,尤其是风玄烨和慕容俊,既然可以成为西域的大王和太子殿下,必然很有能力,怎么连个东西都认不出来呢?

一阵风吹过,大殿上热闹起来,交头接耳的讨论声,看过的相互议论这是什么东西,没看过的,便猜疑是什么样的东西让三国使臣都为难了呢?

高座上的霄皇,看着眼下的局面,脸色越来越难看,充满怒意的眼光扫向座位上的沈雨幻,她周身罩着疏离的光芒,脸上神色淡淡的,眼眸清澈,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大殿上议论成一团的人,好像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光她的事。

可是那副画偏偏是她画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

霄皇南宫霄被挑起了兴趣,缓缓的声音响起。

“阿六,把画递上来,朕要看看风灵的皇姨画的是何物?竟然让三国的人都犯了难?”他狭长的眉稍轻挑,略带皱纹的脸上分明是一脸的不相信,一个区区小丫头,能画出什么没见过的东西!

阿六立刻领命,把画纸拿到上首,递到皇上的手上。

只一眼,南宫霄的眼瞳便幽深下去,心底闪过一种说不出的不安,这东西看着似乎很简单,却是他们没见过的东西,他可以肯定这个东西没人见过,可是为何这个女人能画出来,难道是她编攥出来的,可是又不像,怎么会凭空画出这样的东西来呢?小巧玲珑,有点像葫芦,却又不完全像,那小巧的口边,有长长的卡子,还有一个铁圈,虽然这东西小,但是却给人很震撼的感觉……

“阿六,把这幅画拿下去让大家一起看看!”

霄皇的声音一落,那一直安分坐着的二公主南宫蝶早按捺不住了,腾得站起来,“三皇兄,快给我看看,究竟画的是什么东西?”

阿六便把画捧到公主和皇后娘娘等面前,等到大家都看完了,便捧着画下了高首,往使臣团的对面走去,王爷,丞相,还有朝中的一品大员,每个人都看过了,最后整个大殿上的人,你看看我,他看看你,希望有人能认出这是什么东西,不过最后只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诧,再五其他了。

静谧过后,众人把眸光一起移向那闲闲的喝着茶的女人,她对于自己造成的风波,就好像全然不知似的,一双俏人的美目中流淌着冰寒的溪水,唇角一勾,淡淡的扫向娉婷郡主,既然她胆敢招惹到她,那么就不可能让她全身而退,最重要的是,这些在座的人别想动到她的头上……

“娉婷郡主,你可认识此物?”

清冷的声音一响,娉婷郡主一震,随之脸上浮起潮红,心底暗骂自己无脑,刚才让哥哥出头就好了,她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颜面,这下好了,自己的自负害得她下不了台面了,不过娉婷郡主绝对不是吃素的,眼波一转,唇角勾出不屑的笑意。

“你这根本不是东西,是胡乱画的,要不然为何这大殿上谁也认不出?”

娉婷郡主的话音一落,有一半的人恍然大悟的样子,很多人赞同了娉婷郡主的话,但仍有一半的人持着质疑的态度,既然能画出来,如果没见到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画的出来呢?

所有的人都望向沈雨幻。

沈雨幻忽而笑了,那笑阴森森的,脸色很冷,“是不是只要娉婷郡主认不出的东西,都归根于没有这个东西,本宫对于娉婷郡主的理解能力深表怀疑,既然是本宫和你斗智,难道会随随便便画一个东西来给你认吗?必然是极少见的东西,既然少见,大家没见过也不稀奇,难道这就表示没有吗?如果没有,本宫又是如何画出来的?”

一迭连声如刀锋般锐利的话,娉婷郡主脸色蹭的红了,气势上立刻输人一等,沈雨幻说的话原也没有错,两个人在斗,如果随便画一样东西,即不表示她没脑子,当然是画少见的东西,既然少见,没见过也是正常的。

“那么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娉婷郡主的话音一落,众人脸色接浮起希冀,想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沈雨幻冷睨了大殿上的人一眼,这些人中,有多少人暗藏祸心呢,今天她就让他们明白,这世间有多少事是他们掌控不了的,慕容俊,南宫瑞,风玄烨,夜澈,还有南宫霄和皇后娘娘,甚至于穆子璃,似乎每个人都有一个见不得光的动机,但是最好别惹到她。

“手雷!”

“手雷?”大殿上此起彼落的声音,多少道抽气声,手雷?好怪的名字,它是干什么的?眼中闪过迷惑,困扰,沈雨幻并没有让他们想的太久,清绝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手雷乃军事武器,战争中常见的东西,它的爆发力很大,你们别看它只有这么小一点,但是却可以抵上多少个人的杀伤力,本宫打个比方吧,如果拉掉它的铁环,这座大殿在眨眼间便可变成废墟!”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很多人脸色难看极了,尤其是三国的使臣,脑海中唯有一个念头,这女人好可怕,她说的话是真的吗?虽然有所怀疑,可看她的神情,却不像撒谎,如果这是真的,天哪,使臣团的人只觉得头皮隐隐发麻,每个人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死亡笼罩在头顶上的阴骜。

她究竟是谁?为何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还有这个东西她真的会做吗?

众人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不但是大殿上的一干人,就连穆子璃也是一脸的高深莫测,身形一顿,抬头望向沈雨幻,缓缓的开口,“雨儿会做这种武器吗?”

沈雨幻抬眸,唇角一勾,便是冷笑,凉凉的望向穆子璃,心却一阵抽痛,穆子璃,原来你也想要这个天下,是吗?那你对我的好都算什么?是不是也和洛星辰一样,因为知道我是天女,所以你也?沈雨幻不敢往下想,生生的压住心里的异样,对着穆子璃也疏离了许多。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