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_大胆哥神之公交车爆头

慕青将语微带回灵隐寺的时候,慕夫人与几位夫人正在禅室听慧明禅师讲佛。

“你好自为之!”慕青临行前,皱着眉对语微说道。

语微在心里将慕青骂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要不是他横插一脚,这会儿说不定自己早已跑出圣山天高任鸟飞了。

慕夫人在寺庙吃了斋饭后便带着芸儿和四姑娘等一众人回到山下的小别院。

两个小姑娘疲累了,被安置在房间睡觉,几个丫头跃跃欲试,想溜出去玩耍一番。

“今日谁也不能出去!”院子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两个侍卫,拦住小丫头们不让出去。

“凭什么?咱们上次来,夫人都准许出去游玩呢,你们凭什么拦住我们?”一个丫头叫道。

“大公子吩咐,所有人等,没他允许都不许出门!违令者,按逃奴论处!”两名侍卫面无表情说道。

“……”

众丫头败兴而归。

语微看看那八九米高的院墙,默默跟着回到房间。

“都是她!我看见大公子押她回来的,她一定是想逃跑的。”外面传来春杏的叫嚷声。

“你不要胡说!阿微姐姐只是去找恭房了。”春菊反驳道。

“你们这些小蹄子是不是想死啊?夫人和姑娘们都在休息呢,你们就这样大吼大叫的?”一个婆子呵斥道。

几个丫头悻悻散去。

第二天一早,所有丫头都领略了一把什么叫称心而去败兴而归了。

大公子命令所有人全部回府,当然,也包括慕夫人在内。

“白白跑出来一趟,连胭脂铺子都没来得及逛逛。”春梅嘟囔着,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语微不知道慕夫人与她长子的相处模式是怎样,反正,对于长子慕青的决定夫人她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语微坐在临霄院的风亭里,摸着齐王给的玉牌问于婆子:“干娘,府里丫头的赎身银子是多少?”

于婆子放下嘴里的蜜糕,睁大眼睛瞪着语微:“你这丫头想赎身?”

“嗯,”语微嘟嘴道:“一辈子做奴仆,以后生了孩子还是奴仆,世世代代都做奴仆,再无出头之日了。”

于婆子叹口气:“谁说不是呢,可有什么法子?老婆子我孤身一人,这辈子算是没指望了。”

“不过,阿微啊,在咱们府里还是算不错了,只要不犯错,一辈子待在府里比外面强多了,至少不用为生计发愁,傻孩子,别想那有的没的,你都没见识过外面饿死人的时候。”

于婆子拍拍语微的脑袋,“万事都没有吃饱饭大啊。”

“我知道,干娘,我就好奇如果丫头赎身是怎么赎的啊?”

“怎么赎?自然是家里亲人拿了银子过来赎啦。”

“要是没有亲人呢?”语微焦急问道。

“没有亲人还赎个屁啊!”于婆子翻个白眼。

“难道就没有自己挣了银子给自己赎身吗?”

“奴才哪有银子?就是有,那银子也是主人给的。”于婆子点着语微脑门:“别想着主人赏赐你一点东西就动歪心思,那些赏赐,你若是赎身了,必然一样不落地留在府里,只有主人同意,你才能带走呢。”

原来是这样啊。

唉!她还真就打了那些赏赐的注意了。

一晃,夏去秋来,眼看又快到金秋节。

府中最近请了一位宫中女官,教习几个大点的姑娘学习宫中规矩。

“咱们府里,就数大姑娘慕烟最为端庄秀美,想必以后是要做娘娘的了。”李嬷嬷悄悄跟语微说道:“据说,天子登基以来,替先皇守孝三年,最近孝期刚满,估计要广纳后宫了。花都好多官员家中有适龄的女儿都要参加遴选呢。”

天子?想必就是月薇姐姐口中的那个她曾爱上的那人。

语微心中嗤之以鼻。

自古君王多薄幸,入宫去哪有什么好?无非跳进一个更大的火坑罢了。

当然,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她最近沉迷凝炼花露,势必要飞跃过这府中十来米高的围墙。

这都两个多月了,大公子安排的十几个侍卫一直分班在府内外巡视,特别关照着临霄院。

“夏大哥,今日又是你巡逻啊。”语微笑语盈盈地看着从院外经过的几个侍卫中的一个。那人十七八岁,长得最帅,人也很腼腆,只要语微跟他打招呼,他就臊红了脸。

“啊,是、是语微妹子,”夏羽挠挠后脑勺,红着脸说道:“今日王大哥请假,我替他班~”

“夏大哥,我这里有点果子给你们尝尝。”语微将手里的小提篮递给他。

“不不,妹子,你可饶了我们吧,那天接了你的几个石榴,大公子罚了我们一人十军棍呢。”

一个小个子侍卫后退几步,仿佛语微手里拿的是毒蛇猛兽。

“……”

好吧,大公子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语微悻悻地回到院中,将那篮子果子放进厨房。

为今之计还是练好花灵之力,到时候只好翻院墙逃跑了。

那面湖里的荷花叶子逐渐枯老,慕飞公子一早便带了几人划了两艘小船在湖里采藕。

“语微,这些藕给你们。”慕飞划着小船来到柳树岸边,对着站在风亭里看热闹的语微几个丫头叫道。

春菊快活地捡起慕飞扔在岸边的莲藕,顾不得弄了满手泥水。

慕飞跳上岸,扯过缆绳拴在树上。

“语微,船上还有些鱼虾,你拿去做好,今日午时大哥过来吃饭。”

语微闻言皱了皱眉头。

又要过来吃饭,真把临霄院他妹子的院子当成他家会客的国宾馆了。

自从有一次慕飞让她做了一顿鱼之后,慕飞隔三差五地叫人捕鱼扔给语微做,然后赖着吃完才走。

还有一次,直接叫了他大哥过来一起吃。

这不,现在直接把自己当厨子使唤了。

语微让春梅春菊抬了鱼虾筐子,进了厨房收拾。

厨房今早就领了一些牛肉和一只鸡,还有一些蔬菜。加上这些鱼虾,应该能整治出一桌丰盛的菜了。

将那条大鱼剔骨去皮剁成肉糜,加上蛋清搅粘糊,挤成一个个雪白的鱼肉圆子飘在水盆里待用。

剩下的鱼虾做了一个糖醋红烧,一个清蒸蒜蓉。

几节晶莹雪白的藕削皮,塞入糯米撒上桂花在锅里蒸煮,八成熟后加入蜜糖熬制成蜜.汁桂花莲藕。

取牛肉一部分被剁成肉糜,加入酱油鸡蛋葱姜搅拌成糊,在油锅煎了十来个鸡蛋大的小肉饼。

剩下一点牛肉糜夹在切成片的莲藕里,粘上面糊放进油锅炸成香喷喷的藕夹。

那只鸡就做一道红烧吧,反正厨房里还有前两日采到的一些蘑菇。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2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