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舔舔舔舔吸吸,老师好痛不要进入

江衍时隔多日再回到宿舍,沈之禾见到她先是愣了下,而后便扑了上来,表情有些生气,埋怨道:“你去哪了!微信也不回信息!”

“呃……”江衍噎了下,从她恢复记忆打开微信便是铺天盖地的信息,刘秘书只帮她请了假却没说是什么事,与她稍微亲近些的同学都有发来信息,其中沈之禾发的最多,光是语音电话就是一天一个,每次都是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见到这么多信息刷屏,说不感动是假的,她想,其实这世界上也是有人真正关心她的。

想到这,江衍朝她微微笑:“前段时间出了车祸,一直在恢复期,就没有和外界联系。”她之所以隐瞒救人被打失忆的事是因为她忽然觉得这么说似乎有些无病呻吟,而且脑震荡失忆未免有些太过奇异,要不是她自己亲身经历,或许她自己都不相信。

“什么?!伤哪里了我看看!”沈之禾拉着她的胳膊欲要察看伤口,被江衍止住了,她轻描淡写道:“没事了,都好了。”这话说的,就像受到伤害的不是她一样。

“好了就好。”沈之禾明显松了口气,嘀咕了一句:“还以为你想不开去殉情了呢,现在想想你也没这么傻。”

听了她的话,江衍忽而想起某个午后她们的一次谈话,她问道:“之前你说……说我当局者迷,是不是想说她其实不喜欢我?”

沈之禾没着急回话,静静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时间长到对方都要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就听到她幽幽的说了句:“现在看清了吗?”

她这话说的含糊不明,原因无他,因为她并不能确定江衍是否还对前任藕断丝连,虽然她对对方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很是惊讶,可还是不清楚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提起的。

是想伤口撒盐以毒攻毒,还是想开了要放下了,沈之禾更希望答案是后者。

“……”江衍默了默,绷着一张脸,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沈之禾没着急催她回答,静静的等待她的回答,过了许久江衍的表情才逐渐缓了下来。

“我以前觉得喜欢一个人只要对她好就够了,拼命的…对她好,可是我现在才发现,也许你的爱对别人来说太过沉重。”

“不喜欢你的人不管你如何对她好结果都是一样的,感情勉强不来……还不如放她自由留给彼此一个体面的收场。”她说这话时的声音有些空灵,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出来的,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她在家想了几天,自取其辱的回想曾经那些点点滴滴,所得到的答案。

她努力了五年,宁希最后还是没有喜欢上她,甚至于想远离她,她不明白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也许……错的人至始至终都是她自己。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江衍忍不住抬眼去看她,沈之禾盯着她怔愣走神,她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将她拉回到现实中,沈之禾这才说:“我只是……没想到这才多久你就大彻大悟了。”

江衍轻笑了一声,没再说话,心绪却飘渺了起来。

宁希的新房子在江衍走的第三天小助理传来消息,在市中心某个黄金地段新建的楼盘,询问宁希是否有时间去看房子,宁希当时正在超市买东西说了两句之后便草草的挂了电话。

她在这里住了五年,换一个房子意味着要去适应新环境。那个人说她不会再来了,那她还有换房子的必要吗?

江衍那边一直没传来动静,没有重新加好友也没有再见面的迹象,整个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宁希将袋子随手放在桌上,打算回房间换件衣服,无意瞥了眼次卧的方向,门是虚掩着的。

她没记错的话……那扇门从江衍走后就没有再打开过,她走过去将门关上。

脚步鬼使神差的停下了,宁希再度转身去看那扇被她关上的门,犹豫了几秒钟,伸手将它打开。

摆设布置还是和之前的一样,没有挪动过丝毫。

可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宁希四处扫了一遍,目光最终停在窗边的画架上,画架只剩下一个木板架,之前夹在上面的画纸不见了,上一次进来时还看到上面夹着一张起草的画稿。

桌上的素描本也消失不见,还有之前看到过的一些画稿统统消失了,很显然江衍来过,并且将它们带走了。

房间里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书籍,关于江衍这人的东西像是被人抹去一般,不复存在。

宁希站在原地怔神,许久过后,紧紧蹙起的眉头微微松懈了些,而后轻声叹了口气。

转身退出房间,换好衣服重新回到客厅,将桌上的袋子拉过来,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无意间碰掉了什么,发出叮的一声落在瓷砖上掉进桌底,宁希弯下腰去捡,从桌下摸出来一个金属东西,仔细一摸是一把钥匙。

她可不记得在桌上放了什么钥匙,待她拿出钥匙这才认出是大门的钥匙。

家里的钥匙除了宁希之外就剩下江衍手上的一把。

这人是将钥匙还她了。

看来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要从她的身边离开了。

宁希望着手里那把钥匙,她想她应该高兴的,应该高兴的才对,可是心里像是少了什么空落落的。

真是见了鬼了,宁希深吸了口气将钥匙随手丢进抽屉里,将刚买回来的速食打开放在桌上吃了起来。

吃过后将一次性盒子丢到垃圾桶里,提着垃圾袋出门丢垃圾,楼道尽头的垃圾桶保洁阿姨正在套新的袋子,保洁见到她朝她笑:“小姑娘,看你有点眼熟哩!”

宁希以为这是被人出来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可能我是大众脸吧。”

保洁想了想,笃定道:“不可能!我肯定是在哪见过你!”

宁希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口嗯了声转身就要回去,就听到保洁在身后翻动纸张的声音,她说:“哎!我就说我记性很好吧,小姑娘这上面是不是你啊?”

被人叫住,宁希只好转过身,刚要说什么就看到保洁手上的画稿,表情有些凝滞,“阿姨,这张画可以给我看看吗?”

“好的嘞。”保洁把画递给她,宁希一眼就看到右下角的波浪号,这是江衍画的,她以为对方是把画带走了,没想到直接丢了,果然说到做到。

保洁嘀咕道:“画的蛮好看的嘞,怎么要扔掉啊。”

“阿姨,这是在哪捡的?”宁希将画重新卷起来交给她,保洁没有接,而是将放在推车角落的另外一叠画稿拿出来,指着刚绑好的袋子说:“呐,就这里捡的,画的多好啊,扔掉怪可惜的。”

那一叠画稿中宁希认出了其中几张,都是曾放在画架上的,现在被主人丢弃在这里。

保洁见这小姑娘盯着她自己的自画像走神,表情也不大自然眼眶微红的样子,有些被吓到,开腔道:“小姑娘你哭啥,阿姨把这些纸还给你,别哭了,啊。”

“……”宁希回过神,下意识的要去抹眼泪,发现根本就没有眼泪流下,迎上保洁关切的目光,温声道:“不用了。”

“嗨!不好意思啥呀。”保洁将所有的画稿一股脑塞给她,“怪好看的,扔掉多可惜啊,你不要我也是拿去卖废品,一斤才几毛钱呢,多不合算啊。”

宁希只得呆愣的将那一叠画稿收下,保洁推着垃圾车走了,嘴里还念叨着:“以后贵重物品可不能瞎丢啊,垃圾桶里脏兮兮的,不是每次都能捡回去的。”

贵重吗?已经不贵重了吧,倘若是贵重的东西又怎么会丢掉。

宁希盯着怀里的画稿,她丢掉画稿的心情也和当时自己丢掉有关江衍东西时是一样的吗?

-

X大的毕业演出定在六月十八号这天,地址就在学校的大礼堂,江衍从后台偷偷往观众席上看,有眼熟的面孔也有陌生的面孔,就是没有那张熟悉的面孔。

她想,宁希不会来了,毕竟当时邀请她时对方也是用含糊不明的语气,仔细想想不过是搪塞,自己却当真了,再一次嘲笑自己的天真。

负责后台的学妹看到江衍站在那发呆,走过来向她搭话:“江学姐,该去化妆啦。”

江衍回过神,朝学妹点点头,“好的。”

“加油哦学姐!”学妹做了个打气的动作,她早就听说这次江学姐的表演是自弹自唱自编的歌,不知道会是什么风格呢。

……

宁希以为今天又是满满通告的一天,刚到公司魏峰却告诉她今天放假一天,她还有些没缓过神来,魏峰提醒道:“今天是江总的毕业演出,不去看看吗?”

这件事江衍早就在前两个月就提醒过他,虽然当事人忘了,但他还是很尽责的履行BOSS下达的指令,只见宁希那双眼睛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钟,似乎在想这话的准确性,最后没说什么,打了声招呼便离开公司。

难得放一天假,她似乎并没有特别想去看毕业典礼的心情,招来一辆出租车把她送回家。

新房子的事最后还是算了,既然江衍的态度很明确,她也再没有理由要搬走,反正买房子的钱她早就已经一起打到江衍的卡上了,家里按照她的喜好重新归置了一遍,唯独剩下次卧那间房没有动过。

每次回家,她总觉得少了什么,也许是那份烟火气少了,归于宁静,再也没有人会在她打开门的瞬间立马迎上来欢迎她回家,也没有热气腾腾的饭菜迎接她。

关于毕业礼,宁希能想到的就是她大学毕业那天,那时候宁希还没有成名不用去忌惮狗仔的偷拍,江衍买了一大束花送给她,那天的她笑的很灿烂,就好像经历人生大事的是她一样,同学还偷偷拍了一张她们俩同框的照片发给她。

江衍一直以为她们没有合照,其实有的,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再次打开那张照片,宁希心里五味杂陈,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她已经不记得了。

江衍呢?从照片的表情来看,肯定是开心的。

正盯着屏幕发呆,电话打进来了,宁希看到屏幕上的名字,犹豫了一秒钟,接通电话。

声音清浅的唤对方的名字:“程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21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