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忍不住了现在就想要你,办公桌下舔花瓣

美食街上没有秘密,电视台来的事情,只一个上午的时间就传到了赵思诚两口子的耳朵里。等到丁无忧送电视台的人出来的时候,一抬眼,就从围观的人群里看到了赵思诚和钱燕,还有他们身后一言不发,跟得很紧的梁白。

丁无忧甩了个白眼,当做没有看见这三个倒人胃口的。她客客气气的送着电视台的人到车前。这时候钱燕尖锐的声音就陡然冒了出来:“这美食街这么大,店这么多,怎么就拍个快倒闭的呀。这是给了多少钱啊?有猫腻吧?”

电视台的人脚步一顿,看向丁无忧,这很明显就是来找茬的了。一些工作人员还年轻,忍不住探头探脑的张望,看看丁无忧又看看人群里的钱燕,露出了看热闹八卦的眼神。

而一些年长的则皱眉头。不管里面有没有猫腻,被人这么大声的当众说出来,也是在难看得很。

丁无忧深吸了口气,她拍拍带队那人的肩膀,这人以前跟她是同事,也是杨苏派下来负责联络两边的节点人物。他看了眼这阵势,对其他人露出一个笑容:“大家忙了半天,一会儿小丁老板请客,带咱们出去吃顿好的。”

工作人员看见这模样,自然也知道不便掺和。而且杨苏所在的盛世传媒跟电视台关系向来不错,也没必要为了看热闹惹得主顾不高兴,所以也都笑嘻嘻的应了。

钱燕见状,拧着眉毛。紧跟着,一个男声就扬了起来:“自己有店怎么不在自己店里做?是因为厨师手艺不行,怕做出来让人笑话吗?”

丁无忧脚步一顿,抬头看着人群。梁白站在钱燕身后,他个子高瘦,背着手看着丁无忧,又挑衅的看一眼跟在后面姗姗来迟的沈一刀。

沈一刀没什么表情,她稍稍的扬眉,正想说点什么,丁无忧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我们店还没有正式开张,东西还没有配置齐全,不在店里请,是对来客的尊重。再说了”说着,丁无忧露出个嘲讽的笑,“你天天跟在老板娘的屁股后面,难道是因为你是她儿子吗?”

这话照葫芦画瓢的还回去。

话音一落,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爆出了一阵哄笑声。

钱燕咬牙切齿,梁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两人都望着丁无忧,丁无忧啧了一声,就扭开头,说:“走吧。”其他人点点头,依次往车里钻。

钱燕挽着袖子,正要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梁白急忙扯了她一把。钱燕脾气暴躁,扭头正要连梁白一起骂,却正对上梁白阴冷的眼神。钱燕觉得自己后背冒出了汗水,惊疑不定的看着梁白。梁白已经收敛了自己的表情,他看到丁无忧正准备上车,急忙上前一步。

“无忧!”那声音着实有点情深款款的样子,梁白虽然看着阴沉,五官还是可以,否则当初丁兆军也不会看上梁白当自己的女婿。他做出风度,就显得情深,他对丁无忧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师父的本事我学了个全,小丁你不要听外人的话,只有我才能帮你把杂食居发扬光大。”

“至于她”梁白的目光停在沈一刀身上转了一圈,“她就是个没本事的,否则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的店子怎么还没开起来。你还不明白吗?”

回答他的,是丁无忧回转身,拉着沈一刀上车后,毫不留情的关车门声。

周围人的窃笑声声声传来,钱燕也从之前被梁白瞪视的惊惧变成了恼怒,高声喊:“以为你还有点用处,结果呢!还不是一样让人看我们笑话。”

梁白忍了忍,不说话,倒是旁边有人笑:“看看这不客气的劲儿,还真跟训儿子似的。”

哄笑声传来,隔着车窗玻璃都能听见,丁无忧下意识的看了眼后车镜,她正给人指路,听见声音,忍不住走神。但随即后脑就被轻轻的拍了下,沈一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没事,小舟还在那边守着呢,他们不敢动的。”

丁无忧没有说话,她之前确实是担心的。她的舅舅和舅妈不是个人样,逼急了就爱狗急跳墙这套。丁无忧是气不过,当众下了钱燕的面子。但是事后又有点后悔,毕竟现在家里就剩下个憨货周小舟。

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没想到沈一刀轻易的看穿了她的伪装。这让丁无忧有些恼羞成怒,她回头瞪了沈一刀一眼:“要你说,我知道的。”

沈一刀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着,把手缩了回去。她垂着眼睛,手掌在衣服上小心的擦了擦,抿着嘴巴,坐得笔直。

“你这个人!”丁无忧给前面的司机师傅指完路,就扭头过来,看着沈一刀,把她的手拉过来在掌心里握着,“我才不担心,我们店被他们砸光了都不怕,还正好可以让他们赔偿。只要你在,我们杂食居就在。”

端坐着的沈一刀浑身僵硬,慢慢的仰头看着丁无忧,随后终于放松下来,露出了一个笑容。

而其他人也纷纷打趣:“小姐姐做得这么好吃,开业了我们肯定是要再来的。打不打折啊。”

沈一刀一拉唇,露出一口白牙,眼儿弯弯的:“我只负责做菜。”

丁无忧大手一挥,一副江山豪迈的样子夸下海口:“都打折!咱们杂食居童叟无欺,说了打折就一定打折。”

都是些年轻人,气氛立刻就火热起来。

丁无忧在该花钱的时候从来不知道吝啬,大家吃饱喝足,丁无忧作为陪客,也少不了要敬酒,只是一杯过后,沈一刀默默的把丁无忧的那杯满上。有人来敬酒,丁无忧浑然不觉的举杯,喝下。入口不是白酒的冷冽,而是白水的温吞,甚至还带着点温度,不至于让人喝得不舒服。

丁无忧扭头看了眼沈一刀,沈一刀也正扬头,朝她眨了下眼睛,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一个笑容。

这笑容又可爱又狡猾,配上沈一刀那张漂亮的脸庞,带着难以言说的生动鲜活。丁无忧也跟着下意识的笑了起来,她把杯子放下,沈一刀就再跟她满上一杯。丁无忧于是举杯,对在座的人说:“我敬大家。”

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

丁无忧的手下垂着,她感觉到身边若即若离的温度,丁无忧嘴角勾出一点笑,她反手抓住了沈一刀的手,喝下了整整一杯。

过了没有几天,一个叫b市记忆的节目开播,里面详细介绍了大家记忆中的b市。而美食街作为b市绕不开的地方,也成了重点介绍对象。

这一天夜里,万家灯火点燃,外面是热热闹闹,人声鼎沸,内里的三个人并排坐在一起,抬头看着电视屏幕。

平心而论,沈一刀的场景并不多,但是小姐姐帅气又挺拔,专注的模样很好看,做好菜以后的笑容又极富感染力。可惜这是电视不是电脑,否则的话一定会有弹幕舔颜。

丁无忧悄悄的把眼光从电视移到沈一刀的脸上,以前她就知道沈一刀好看,透过了电视,这种感觉似乎被加上了一层滤镜。

……

说不定,就是滤镜呢?这一定是电视台的阴谋!

丁无忧想着,悄悄打开了m音,上面放着沈一刀做菜的小视频,随着节目的播出,下面的点赞和评论也越来越多。这是早就跟杨苏那边商量好的策略,丁无忧知道这里有水军,也有真实的用户。可丁无忧还是难以遏制的拉开了笑容。

她知道她的策略已经发挥了效用,杂食居开张的时候到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20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