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我的老婆与黑人教练-农民工同住一起方便吗

被点了名的殷小楼呼吸一滞,她现在自然知道这人熟悉在哪里了,这运气着实有些背,竟然来就撞上了周宣惟的人。

周穹把殷小楼垂首沉默当初了心虚,又催道:“还不快滚回你的位置当差去!”

还好没认出来,殷小楼心里吁了一口气,正想将挂在身上的周宣尘给抛下,却没想到这个喝醉了的人幽幽醒了过来。

周宣尘身子还是软软地依靠着两人,头晕眼花一动差点就扑到了地上,一双狭长的凤眸盛满了醉意,此时半睁着眼看着周穹。

周穹也略有心虚,不管什么说周宣尘再落魄再不受待见好歹也还是周家的公子,但周宣惟的地位已定,皇帝身边得宠的奴才地位也比失了宠的臣子要高不是,这样想着周穹也没说什么道歉的话。

“是我让这个小兄弟送我回府的。”

“这……”周穹故作为难,“三公子,你也知道最近周家加大了守卫……”

周宣尘不等他说完就又道:“我就是看他合眼缘,只不过一个小小的侍卫,周侍卫长点个头的事情,不用我去叨扰二哥吧。”

周宣惟被周宣尘给搬了出来,周穹的酒也醒了几分,周宣惟最在意的就是名声,自己不能白白给他弄个管教不好下属的帽子戴上,立刻又笑道:“三公子哪里的话,这侍卫能入三公子的眼那是他的福分。”

周宣尘一个小小的府邸哪里能和家底雄厚的周家相比,这小侍卫犯蠢他可就管不住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张管事颇为心疼周宣尘,不想再在这里多留,多待一刻对周宣尘来说都是在凌迟。

清醒了不少又拿周宣尘撒了气的周穹也还挺满意,顺着就点了点头。

不等他们离开,周穹就带着人大摇大摆地错开了三人,完全没把周宣尘这个周家的三公子放在眼里。

周宣尘说了那几句后就又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殷小楼沉默地架着周宣尘,好像还算是因祸得福,能正大光明地离开周家了。

张管事此时看着殷小楼的眼神有些怜悯,在周家本家当值和不受待见的周宣尘手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回来的。”

殷小楼沉默,她一步都不想再踏进周家的门了。

出了周家的门,外面停着一辆朴素的马车,殷小楼与张管事合力将周宣尘放到了马车里。

刚把周宣尘放下殷小楼的手就被狠狠拍开,刚才还昏沉沉的周宣尘突然睁开了双眸,一双凤眼冷漠地看着殷小楼。

“滚开。”

吐出这两个字又昏睡了过去,不同于愣了一下的殷小楼,张管事连忙上前将周宣尘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放好。

周宣尘不喜欢有外人碰他,要不是自己年纪已经逐渐大了,生了场大病,身体大不如以前,也用不了临时叫了个人来。

“你出去驾车。”张管事吩咐。

殷小楼一下为难了起来,她知道他们要回哪儿去,但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走,低着头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走。”

张管事的注意力都在周宣尘身上,没注意殷小楼声音是否奇怪,只是在听到她的说的话时脸上沉了下去。

殷小楼有些忐忑,也没有不安,张管事想的却是他们这边竟然已经在周家沦落至此了,周家的人竟然连周宣尘的府邸往哪走都不知道了,想到这里脸又黑了几分。

但他不是个难相与的人,也不会把气撒到一个小小侍卫身上。

“在里面看好公子。”说完他转身就去了车头,不一会马车就动了起来。

殷小楼牢记着周宣尘刚才的话,也不离的太近,偶尔有点颠簸的时候把他朝里面推一点以免他掉下来。

马车行驶了好一段时间才停下,殷小楼经过今晚的那么多事一点睡意也没有,帮着张管事将不省人事的周宣尘给扶了下来,她这才看清面前的这个大院子门口连个守夜的都没有,只得一路跟着张管事将周宣尘给扶进去。

偌大的一个院子却没几个人在,等到了周宣尘房前才有人将殷小楼给替了下来,张管事一心都系在周宣尘身上,殷小楼趁无人注意到自己,悄悄从来的地方离开了。

拢江现在很不安全,不仅是周家,而且现在又多了个执天教,她之前忍痛的时候听他们提到了百面郎君,大意可能与自己有关,百面郎君千万种面貌男女老少都可幻化,殷小楼第一个就想到了殷九章。

但是她怎么都不太能把殷九章和这个响亮的名号联系在一起,再想想穆三娘,好像也很符合毒娘子的这个名号。

殷九章在锦川是出了名的无赖,偷鸡摸狗没有什么他不做的,穆三娘可是个连两个铜板都要追着人讨债的主,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如果他们真的与星辰教会有什么牵连,而且玉岐山怎么可能会和星辰教的人搅和到一起。

躲在之前住的那个院子旁边不起眼的小树丛里,这里早已人去楼空,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朝哪里去,拢江安卢这一带基本都是周家的天下,而且现在还有个执天教在寻自己的下落,感觉去哪里都很危险。

文卿那里去不得,且不说有个文澜在那里挡着,执天教连周家都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出入,她还不想给文卿带去麻烦。

段琦玉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微微有些丧气,但季修晏不在如果东方临没有赶来她也不敢贸然去找段琦玉,这时候她反倒希望段琦玉能走多远走多远。

而殷九章和穆三娘,她就更不知道去哪里找了。

转身缩进了树丛深处,目前只能靠自己了,结果刚一转身就撞到了一堵肉墙,吓得她差点叫出来了赶紧捂住了嘴。

定睛看去见是殷九章刚好挡在了自己的退路上,一瞬间绷紧的神经在放松了下来。

“三……”

“嘘!”殷九章示意她噤声,带着她朝树丛的更深处钻去。

这里的树丛多年没有人打理荒芜一片,殷九章在前面走着,给殷小楼挡去了不少横七竖八的枯枝和蛛网。百度一下“沉香令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2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